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六章 失踪

第四十六章 失踪

  圣姑在光线照过来的一刹那,瞬间消失,只留我举着镜子站在原地。

  解铃看看我,目光落在我的裤衩上,靠,刚才让圣姑摸的,撑起了小帐篷。他走过来,把我手里的镜子拿下来,放回原位,缓缓道:“这东西不要随便乱动。”

  他拿起神龛上的火柴,把几根长蜡点燃,火光透亮,厅里有了光线。

  “你看到了什么?”他问。

  我犹豫一下,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解铃笑:“是不是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这种圆光镜最是通灵,能映照人心欲望。道家修炼破妄,一般都要借助此术。你想女人了,看到的是女人吧?”他笑嘻嘻地看我的下身。

  我有些尴尬,也暗暗长舒一口气,解铃这么误会也好,不能让他发现我和圣姑的秘密。

  “其实这些都是幻术,道家和佛家一样,到了某一境界都需勘悟。悟什么呢,不过是为人一生的喜怒哀乐,红尘世界的困苦富贵,这些终究都是镜花水月。这光影之中,最是虚幻不实。这面镜子对于我这样的修行人,是难得机缘,不过对于你这样的普通人,却是极危险之物。和嗑药差不多,一个不小心就陷入迷津不可自拔。”解铃娓娓道来。

  我赶忙把衣服和裤子穿上,他提鼻子闻了闻,我知道他闻出了我抽烟的味道,可他笑笑没说什么。走到窗台,推开窗,外面吹进一阵轻轻的风。

  “你去哪了?”现在气氛有点尴尬,我赶紧找个话题。

  “还记得郑老师给了我们一份青少年宫范雄教室的地址吗,我去打听了一下。”

  我马上来了精神:“怎么样?找到她了?”

  解铃摇摇头:“这个班级已经取缔很长时间了,范雄和青少年宫解除了合同关系,她现在下落不明。”

  “取缔?为什么?”我惊问。

  “那边的负责人没说太详细,我看他是有难言之忍,只说范雄犯了青少年宫的条例,具体我也不清楚。”

  我有些失望:“线索断了。”

  “也不算断。”解铃说:“我找到一名曾经和范雄学过画画的学生电话。已经联系过了,学生的家长同意我们做一次家访。”

  我真是惊讶了,问家长怎么会这么痛快就答应陌生人的拜访要求。

  解铃坐在藤椅上,倒了一杯茶,抿了口说:“这个学生出了问题,一直闷在家里不见人。家长着急上火,只要摸准这个脉,就能让他们见我们。”

  正聊着,我电话响了,居然是单位主管打来的。他在电话里给我一通骂,问我想不想干了?我也不知从哪来的胆气,对他狂吼一声:“老子不干了。”随手挂了电话。

  我呼呼生闷气。解铃悠哉又倒了杯茶:“老罗,不干就不干吧,以后跟我干。”

  我看他一眼,想说跟你一起驱邪捉鬼跳大神?那是正经职业吗?可这话在嗓子转了一圈,没说出来。

  解铃这个人精看出我的不屑,呵呵笑:“现在说这些还早,解决范雄的事情再说吧。我考察过很多人,有几个确实适合和我搭档,但他们都人各有志,我就发现你小子不错。虽然性情我不喜欢,但有种闷劲,阳气也硬。跟我干,别的不说,挣钱养家是没问题。”

  我干笑两声,对他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很不舒服,有意说道:“解铃,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不考虑成个家?”

  “成家?呵呵,”解铃笑:“成家和岁数有关吗?”

  “现在许多人都是到岁数了,家里催的急,然后相亲,找个差不多的就结了,都这么个套路。”我说。

  解铃半躺在藤椅上,双手枕脑,两条腿叠在一起,悠悠地说:“我吧,比较反感用世俗的年龄来划分和规定必须要做什么,拜托,这是我的人生。没人有权力规定什么时候必须干什么,按部就班有按部就班的苦恼,随缘自有随缘的自在。人活在世间,没那么多规矩,只要不要触犯一些基本做人原则,不害人不伤己,这就行了。”

  “你这态度可有点玩世不恭。”我说。

  “是吗?那好啊,我不恭就我自己不恭,传宗接代种族延续不还有你这样的人前赴后继吗,不差我一个,我就活我自己的。我不害人也不伤己,其他的只要自觉舒坦就可以了。”他翘着脚尖说。

  “那你不努力不上进了?天上不能掉馅饼。”

  “我早出晚归,天天拿命跟你们玩,你哪只眼看我不努力了?这人吧,如果发懒,你拿鞭子抽都没用。其实懒和勤快这里有个非常重要的心态问题,想明白了就顿悟了。”

  “什么?”我问。

  “那就是你首先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了目标,你才能活得有方向,要不然还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他站起身,到厨房熬药,探头出来说:“晚上再喝一剂就差不多了,明天咱们一起去拜访那学生的一家。”

  我躺在行军床上,看着黑黑的天花板,想起刚才圣姑那盈盈一握,下身顿时充血。这一晚上,我都陷入了对圣姑的YY里。我知道这不对,可怎么也驱除不了她在我脑海里的影子。

  第二天起来时,睡眠不足,眼睛黑了两个圈。不过发烧感冒是全好了,解铃配的方子确实不错。他看我笑:“是不是昨晚圆光镜里的幻觉又来了?老罗,你要真跟我干,我还得特训特训你,你这定力确实成问题。”

  我打个哈欠没理他。

  那学生住在东城区一个富人区里,小区配套齐全,鸟语花香的,门口还有物业门岗,进门得登记。我们进到小区,来到一栋楼的楼梯口,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已经在等候。看到我们,他走过来握手,显得非常客气:“不知哪位是解铃?”

  “我是。”解铃说。

  “鄙人姓梁。”

  解铃笑:“梁先生你好。”我也在旁边问好。

  这位梁先生客气地说:“我比你们岁数大,你们叫我梁哥就行,我也管你们叫声兄弟。小解,你的事我已经打听过了,朋友说如果你都没办法,那天下就没有人能治得了我儿子。”

  说到这,梁先生声音颤抖,明显动了情。

  解铃嘴角微微翘起,我知道他有点不高兴,他问道:“你向谁打听我的?”

  我恍惚记起,解铃治罗小米的时候,也问过我同样问题,谁告诉关于他的信息。我当时说铜锁,他这才释怀。解铃似乎很不喜欢抛头露面,尤其不喜欢被陌生人调查自己。

  “昨天你打电话过来,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我自然就要调查调查。”梁先生嘿嘿笑:“最后还是李怀昌告诉我的。”

  “李怀昌?”解铃疑惑:“我不认识这个人。”

  “他儿子你一定认识。叫李大民。”梁先生笑:“李怀昌这个儿子很厉害,经常研究超自然神神鬼鬼什么的,他认识很多这个圈里的人。我向他打听你的时候,大民一下就叫出你的名字。说你很厉害,有大能力,能够帮助我。”

  我观察到解铃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想来这个李大民和他关系或许很复杂。他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很强,笑笑说:“好吧,去看你儿子。”

  我们往门洞里走,梁先生介绍他儿子的一些事。他儿子叫梁小秋,今年九岁,这孩子从小就不太正常,特别闷,不爱玩,天天一个人拿着蜡笔铅笔什么的,在纸上墙上涂鸦,碰哪画哪,家里弄得不成样子。梁先生的夫人,也就是梁小秋他妈,脾气有点燥,遇到这样的事,就打孩子,一打二打,这孩子性格更闷,有自闭症的倾向。

  梁先生请教了专门的儿童心理学家,人家告诉他,孩子不能打只能疏导,如果他喜欢画画,莫不如就报一个画画特长班。一是可以系统学画,进行针对性疏导;二是可以能让孩子接触到其他的同龄人。

  梁先生在青少年宫给孩子报了一个绘画班。老师就是范雄。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梁先生每天下班后,都要到青少年宫陪孩子一会儿,下课后顺便把孩子接回家。这天,他因为工作加班耽误了,到青少年宫的时候,已经过了下课的时间。他怕孩子在门口等急了,赶紧过去找,路上还在盘算,一会儿请儿子吃肯德基来赔罪。

  可到了教室门口,却发现玻璃大门上锁,走廊空空,一个人影也没有。

  梁先生当时以为事情不会太大,或许孩子让哪个老师领到办公室休息了。他便给范雄打电话,手机关机。这个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他找到主任,主任又通知了其他科室的老师,可是谁也没看到梁小秋的影子,楼上楼下,腿都跑细了,也没找到他。

  梁先生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儿子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