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八章 镜像

第四十八章 镜像

  梁先生当时听了有些发懵,什么叫建立新世界。这样的名词可有日子没听过了。

  我和解铃看着满厅的玩具建筑,多少有些明白了。

  梁先生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带我们到了后面的院子。进了院子,我才看清楚,满院沙子布置得井井有条,形成一个个沙丘和沙垒,这些沙丘之间有人工挖掘的道路和水渠,有的坑里居然还蓄满了水,飘着玩具小船。打眼望去,整个院子,完全就是个微缩王国。

  梁先生说,这个地方他和儿子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布置出来的。利用后院的地形地貌,进行细致规划,先是绘图,再是施工,一点点完成了这个世界。

  解铃看得聚精会神,问梁先生可不可以走到里面看。梁先生有点为难,这里毕竟是他一沙一石建立起来的,进去乱走踩坏了怎么办。

  可他还是答应了解铃的要求。我就别跟着裹乱了,就算让我进去,也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解铃非常小心,走进了院子里的沙丘世界。顺着主干道,往里绕,他这么一走我观察出来,这小小的后院世界,还真是行径复杂,地势环环相扣。而且说不清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地方的布置绝对不是随心所至,似乎大有深机,和我见识到的许多城市风格都不一样。我没有城市建筑这方面一丁一点的知识,这仅仅是一个直观感觉。

  我惊讶地问梁先生:“这里是你规划的?”

  梁先生抽着烟斗笑:“我可没这个本事,这是我儿子梁小秋绘的,我只是具体实施。”话里话外带着自豪。

  这时,解铃从里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可我看到他的眼神,有着从来没有过的深邃。

  “发现什么了?”我问。

  解铃摸着鬓角,看看我,又看看梁先生。我们都被他看愣了。片刻,解铃才说道:“这片院子,应该是一种镜像世界。”

  我和梁先生听傻了,尤其梁先生,好半天说不出话。他抽了口烟,问道:“小解,这是什么意思?”

  解铃没多说什么,指着厅里的大群玩具建筑,反问:“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梁先生详细说了起来,梁小秋想要建立一个想象的新世界,他开始以为就是孩子之言,可难得儿子能开口说话还这么好兴致,就当陪着玩了。可一实施起来,他发现梁小秋的计划极为庞大。

  不是简简单单用玩具搭几栋楼,用沙子挖几条道,梁小秋还专门为这个世界,系统设计了旗帜、货币、法律和习俗,甚至琢磨出一套粗糙的语言。

  我听得目瞪口呆之余,说:“他一个孩子,怎么会了解这些东西?”

  别看我快三十岁了,你让我凭空架空一个想象世界,还要系统地设计这个世界的规则,我知道我这个智商肯定是玩不转。别说我了,我相信很多成年人都没有这个能力。

  梁先生道:“其实梁小秋设计的这些规则都是很粗糙的,甚至都很幼稚,别看我说的热闹,其实也就是比幼儿园过家家复杂一点而已。但我佩服的是孩子敢想敢做,而且极富逻辑性和条理性。我和儿子在设计规划中都有具体的分工,我负责语言和政治。儿子负责信仰、社会习俗和与邻国之间的外交,以及邻国的自然特征设计。”

  解铃走进厅里的微缩世界,由衷感叹:“你儿子是个天才。”

  梁先生自豪笑笑,烟斗抽的更猛了。

  我问:“他的这种变化就是从范雄绑架之后才出现的?”

  梁先生神色随即晦暗:“不错。以前我儿子闷闷的就知道画画,而现在似乎思路更系统更富有逻辑,更关键的是,我能感觉到他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大气象。这一切变化既让我惊喜,又让我担忧。因为他的表现,”他顿了顿:“完全不像一个孩子。”

  解铃忽然问道:“这是什么?”

  我和梁先生走过去,我看到在一片玩具建筑之间有一块区域,上面摆满了风格完全迥异于现代社会的建筑群。全部都是低矮房屋,古香古色,另类独特。梁先生说:“梁小秋负责想象世界的社会信仰,这一片建筑就是信徒们修行敬神的地方。”

  解铃蹲下身,指着一个圆顶建筑说:“老罗,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看的眼熟。”我说:“好像在哪见过。”

  “这建筑有个学名,叫做精舍。”解铃看我说。

  精舍?精舍……一道闪电掠过我的大脑,我想了起来,猛地一拍大腿,精舍!我靠!

  前些日子,我妹妹罗小米中了邪,据她说,中邪这段时间曾经到了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在那个地方,看过圣姑讲法,而讲法的地点就是在一间精舍里。

  当时她还画了出来,难怪这么眼熟。

  我的头皮猛地一炸,打了冷战,双腿发软,保持不住平衡就要往后倒,我下意识伸手一扶。梁先生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我,我这才清醒过来,刚才那一扶差点碰到了玩具建筑,我这么大份量,肯定撑不住。

  一看到这栋建筑,我又愣了。这个建筑应该是个钢厂车间,重工业风格,上面竖着高炉和烟囱。看到高高的烟囱,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赶忙围着这个玩具车间的周边查看,最后停在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离钢厂车间距离不远,看上去像是荒郊野外,只有零星几栋低矮的房子模型。我把解铃叫过来:“你看!”

  解铃纳闷:“怎么了?”

  我拉着他,站在那些矮房子的前面。此时他、矮房子、后面高高的烟囱恰好成一条直线,我说道:“看出来了吗?像什么?”

  解铃猛地惊叫一声,他这么沉稳的人,能做出这样的反应那是非常罕见的。我们同时说道:“郑老师的那幅画!”

  范雄曾经赠给郑老师一幅摄影作品,主体是一栋废弃老宅,远处是高高的烟囱。此时此景的玩具群,和那幅作品竟然完全吻合!

  解铃笑了,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笑。这里简直充斥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梁先生也觉察出古怪,问我们怎么回事。我和解铃心照不宣,没有讲,只是说看着有点意思。

  梁先生那也是人精,有点恼羞成怒:“我说二位,这就不地道了吧。你们需要知道什么,我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极力配合。而我问你们,你们就吱吱唔唔遮盖子不说。这毕竟牵扯到我儿子的身家性命,我这当爹的有知情权吧。”

  解铃点点头:“梁哥,你先别发火,我们确实有难言之忍。而且,许多事说起来很复杂,匪夷所思,你也不能信。”

  “信不信是我的事,说不说可就是你的事了。”梁先生说话真不客气。

  解铃想了想道:“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把能说的告诉你。”

  梁先生示意他说。

  解铃道:“我想和你儿子沟通一下。”

  梁先生皱眉:“可以,我这边没问题,但到时候要看孩子的态度。”

  解铃指着外面的院子说:“知道我为什么说梁小秋创建的世界是个镜像吗?”

  “不知道。”

  这个问题不单单梁先生感兴趣,就连我的好奇心也提得高高的。

  “我走了一遍院子,对于地形地貌有一些了解。我发现这里存在着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梁先生不知你有没有感觉到,院子里世界的风格和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

  梁先生笑,坐在沙发上:“原来是这个问题,这算问题吗?那里本来就是孩子想象的世界,当然和我们存在的世界不一样了。孩子嘛,随手涂鸦,画出什么都可以理解。”

  “是随手涂鸦吗?”解铃反问:“整个沙丘世界,布置得井井有条,规划严谨自然,道路复杂可又节省路线,这完全是精心设计,根本不是随心所至。”

  “你想说什么?”梁先生皱起眉。

  “我不知道你儿子是怎么设计出来的,你儿子创造了一个,完全脱离现实,完全脱离人类认知层面上的世界,是真正意义上的崭新世界。”解铃说。

  “我不太理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我说。

  解铃道:“人类的想象力是怎么回事呢,无非是在原有认知上进行各式各样的改变,形成新东西。也就是说这个想象力,是不能脱离现实存在的。人类靠想象力做出的任何东西,都不是凭空而出,而是有现实的模型进行参照。我打个比方来说,在秦朝有个想象力极其发达的农民,他想象力再强大,比爱因斯坦强大一万倍,也想象不出二十一世纪纽约的生活。因为二千年后的纽约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脱离他现存的世界,没有任何联系和挂钩,他根本就是想无可想。”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梁小秋制作后院这个沙丘世界的规划,和现实世界完全不挨边?”

  “也不能说不挨边,和人类世界的风格完全迥异。它,更像是人类世界的某种镜像,从宇宙镜子里照出来的人类世界。”解铃说。

  我被他的想象折服,问:“宇宙镜子是什么镜子?”

  “我也不知道。”解铃摇摇头:“我不是量子物理学家,我说的只是自己一个感觉。”

  梁先生一直在思考,许久没有说话,半晌才道:“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小解,我能看出你博学多才,可你毕竟年轻,你凭什么就敢给我们的现实世界下定义?!”

  “因为,”解铃说:“我亲眼见过你儿子设计的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