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四十九章 封印

第四十九章 封印

  解铃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和梁先生顿时惊住。这本来是孩子想象出来的东西,他怎么会见过呢?

  “你在哪见过?”梁先生颤着声音问。

  解铃转过头,看着院子,眼色有些迷茫,进入到很久以前的回忆里:“那是我和师父练功的时候,到了破妄的关口,我在妄境之中,见到过你儿子设计出的世界。”

  梁先生有些不理解:“妄境是什么?”

  “就算是一场梦吧。”解铃道。

  梁先生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他以为解铃故意编造这么个故事来跟他套近乎,以达到和他儿子接触的目的。他磕磕烟斗,站起身说:“走吧,我带你们看看小秋。”

  我们三人又一次来到梁小秋的卧室。梁先生轻轻推开门,屋子里还是那么暗,厚厚的窗帘拉着,一丝光也透不进。

  梁先生刚要说什么,解铃做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他轻轻走了进去,我犹豫一下,也跟了进去。梁先生没有制止我们,抱着肩膀看着。

  我们两个人来到窗台前,绕过大大的画架,我看到有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大男孩正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一手拿着画盘,一手拿着画笔,正在对着面前的画沉思。

  他思考时显出的表情,和眼神里的深邃,让我想起一个人,圣姑。他们都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厚重。

  我看到了他的画,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那是一幅奇怪的画。

  这幅画一看就知道是个孩子画的,笔法很粗糙,类似于涂鸦,画上人不像人,山不似山,只能大约看出是什么来。可偏偏这样画法极是拙劣的画,就因为这种似是而非,却透出一种别样的气象。

  画里的近处是一片红彤彤的颜色,边缘粗糙,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就是技法幼稚,看起来像一团一团的大火燃烧,这些火焰形似一朵朵大红莲小红莲,天空中都弥漫着黑烟和火光。在这片红色中,能看到若隐若现有一些人正在挣扎,这些人不见全貌,只是露出胳膊和腿,这种效果反而有种极为凄惨的感觉。

  远处是连绵的黑山,再远的地方似乎是汪洋之水,因为孩子技法太粗糙,山和水都是颜色差不多的形状,有些分不清楚。在连绵的黑山间,有一群形似蝼蚁的人群,正弓着腰排队前行。这些人都没穿衣服,身体迸发出一种绝望的力量,看上去有点像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纤夫。

  整个画作有一股与众不同的劲道,谈不上恐怖,却让人看了极为压抑沉郁,充斥着一股悲凉和伤感。这幅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是出自一个十岁的男孩之手。

  解铃蹲下来,轻轻用手摸了摸画纸:“这幅画有名字吗?”

  “那你起一个呗。”一直沉默的梁小秋忽然说话。

  在外面的梁先生就是一喜,解铃果然高人啊。这就让孩子说话了。

  解铃看着画说:“我管它叫《阴间》,你觉得怎么样?”

  梁小秋突然抬头看我,用稚嫩的声音说:“你来讲。”

  “啊?”我本来是打酱油的,没有思想准备。这梁小秋的眼神很深邃,倒像个饱经世事的老人,我被他看得一阵慌乱,脱口而出:“我如果起名字,会叫它《极乐世界》。”

  “捣乱是不?”解铃故意说:“就这不毛之地,能叫极乐世界?”

  梁小秋也颇有意思地看我。

  我说:“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到画上的这些人,是心甘情愿受苦的。你看他们行走的方向,去的是大山和汪洋的深处。那里到底有什么,能这么吸引他们?我认为只有传说中的极乐之境才会有这种效果。整幅画确实像你所说,透着一股阴间的死气,不过我觉得这是达到极乐之境前的一个必要过程。”

  梁小秋看着我笑了,解铃也点点头:“罗稻,你到是很有慧根。”

  他问梁小秋:“小秋,你怎么会画出这样的画?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梁小秋眨眨眼说:“这不是我想的,是我看到的。”

  这句话一出,外面的梁先生实在禁不住,走进来探着头看画。从眼神和神态判断,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幅画,那种惊讶和震撼完全掩饰不住。

  他看着自己儿子,禁不住有些害怕:“小秋,这是你画的吗?”

  梁小秋看都不看他。解铃继续问:“你在哪看到的?”

  梁先生在旁边嚷嚷:“这画绝对不能让你妈妈看见,她能疯了。小秋,这不是你孩子该画的,要不然咱们去看大夫……”

  梁小秋皱眉:“你们能不能先让他出去?”

  我过去拍拍梁先生:“老梁大哥,要不你先出去吧,我们病人之间探讨点病情,你别跟着掺乎。”

  梁先生也不是不明事理,现在要解决梁小秋的问题,只能靠我们,他叹口气,步履蹒跚走了出去。

  梁小秋回答解铃的问题:“怎么看到的,我也说不清,是范雄教给我的。”

  “你知不知道你看到的,并不是人间景象。”解铃说。

  这时的梁小秋才现出孩子气:“你说的我不明白,什么叫人间景象?我画的本来就都是人啊。”

  解铃叹口气,摸摸他的小脑袋:“本来我以为你是被夺舍了,现在一看,你就是梁小秋本人。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小孩。”

  “什么叫夺舍?”梁小秋好奇地问。

  解铃笑笑没作解释,他问梁小秋当时范雄是怎么教他的。

  梁小秋对我们似乎很有好感,知无不言,他说当时被范雄带走之后,到了她的画室。在那里,梁小秋见到了一个同龄的姐姐,这个姐姐很好说话,对他很照顾,一直拉着他的手。那个姐姐告诉他,要和他做一个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作冥想。

  范雄开了一间密室,让两人进去。那个姐姐拉着梁小秋的手,两个人面对面盘膝而坐。姐姐告诉他,闭上眼睛,随着她的声音不要拘束想象力,能想多远就多远。

  两个人四只手相握,梁小秋闭着眼睛,渺渺忽忽到了一个梦里的世界。他在那个梦里呆了很长时间,到处游山玩水,认识很多好玩的人,就在他乐不思蜀的时候,被惊醒了,父母老师带着一票人找了上来,那个大姐姐早已不知所踪。

  他回到家以后,对梦里的世界念念不忘,尽可能的勾勒绘制地形图,想复原那个世界。

  听到这里,我心狂跳,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大姐姐长什么样子?”

  梁小秋掀开一页空白的画纸,想了想,在上面画起来。他画出是一个椭圆脸,上面两根辫子,可五官怎么画也画不出来,都似是而非。

  解铃看看我,说:“是圣姑。”

  “小秋,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回答。”解铃说。

  梁小秋郑重地点点头。

  “你是希望保持现在这样怪小孩的状态,还是希望像别的孩子一样生活在阳光下,像个正常人一样茁壮成长呢?”解铃问。

  “我喜欢现在这样,可是觉得不好,不想惹他们大人生气。”梁小秋低低地说。

  解铃点点头:“你有通灵天赋,天生的天眼通。这是大能力,也是大责任大负担。你就像一块异宝,还会陆续招惹其他邪魔,如果任由发展下去,你很可能活不过十五岁。”

  梁小秋眨着眼听着。

  解铃道:“如果你愿意,我会封印你的能力,日后有缘我会介绍一位师父,打开封印带你修行。”

  “你做我师父不行吗?”梁小秋问。

  解铃笑:“我这两下子还做不了你的师父,也就能当当他的师父。”他一指我。我呲牙笑,不置可否。

  解铃嘱咐我到门口把门带上,盯着梁先生别让他进来。他让梁小秋把衣服脱掉,梁小秋很听话,把上衣脱了,露出瘦瘦的身板。解铃让他转过身,我十分好奇凑过去看。在梁小秋的后背上,居然被人画了一道符。

  这道符并不大,十分袖珍,不过拇指盖大小,应该是用朱砂画上去的。上面有字有图,虽然小,不过纤毫毕现。我实在止不住好奇,伸手在上面抹了一把,却发现图案似乎是纹上去的,根本抹不掉。

  解铃微微动怒:“圣姑和范雄有点下三滥了,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此毒手。”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梁小秋现在人没长大,天赋未成,血脉无法供养邪魔。此符为标记之符,梁小秋只要长大后气血充沛,她们马上会知道,即使千里之外也会过来。”

  我快速眨着眼,听得都愣神:“圣姑到底要做什么?”

  “她是在寻找适宜修炼的炉鼎,炼丹夺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