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章 傀儡术

第五十章 傀儡术

  解铃让我守住门口,他从钥匙链上取出折叠军刀,刺破右手中指,挤出血来,在梁小秋后背行指如飞。说来也怪,解铃沾血的手指并没有在孩子的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血液一触就没。写到最后一笔,他的右手做出极为古怪的手势,转过梁小秋的身体,探出一指点在孩子的眉心上。

  梁小秋像是瞬间失去了知觉,闭上眼睛,直挺挺地向后倒。解铃冲我喊:“过来,帮忙,扶住他。”

  我赶紧跑过来,在后面抱住梁小秋。

  外面梁先生听到声音,疾步走过来敲敲门:“小解,小罗,你们干嘛呢?让小秋和我说句话。”

  解铃对我说:“别理他,不要分心,现在我要驱除他体内的阴符,相当于隔空斗法。到时,你将会是这间屋子里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切记,保护好我和梁小秋。”

  我慌了:“怎么保护?”

  “随便。”话音刚落,解铃咬破舌尖,喷向梁小秋的脸上。

  梁小秋全身软绵绵,周身无力,紧闭着双眼,满头满脸都是血点,使的孩子看上去如此娇弱。我抱着他,真是心疼了。

  就在这时,梁小秋忽然毫无征兆地睁开眼。我惊喜道:“他醒了。”

  话音未落,梁小秋胳膊肘向后一拐,正打在我肋骨上,这孩子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一下就把我打岔气,我倒吸口冷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梁小秋慢慢朝解铃走过去,他行走的步伐很怪,右手右脚同时抬起,继而是左手左脚,就是顺拐,而且全身僵硬,走起路来好像提线木偶。

  梁小秋和解铃本来就近,他突然挥动一拳,呼呼带风,直奔解铃的耳腮。

  解铃刚喷过血,脸色煞白,本就虚弱,这一下没躲利索,拳头结结实实打在耳朵上。他吭都没吭一下,摔倒在地。

  我一看形势不对,强忍着疼站起来,从后面一把抱住梁小秋。梁小秋双臂居然一百八十度后转,像是按了轮轴,完全无视关节作用,双手揪住我的脖领子,手上一用力,我像腾云驾雾一般整个人从后面甩到前面,正撞在画架上,“哗啦”一声巨响。

  外面门敲得更急,梁先生高一声低一声喊:“开门啊,开门,到底怎么了?”

  解铃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他似乎缓过来了,动作麻利,出手如电,当下就把梁小秋两个肩膀给卸下来。可诡异的是,梁小秋就算双臂脱臼,照样出手攻击自如,根本无视身体状况。

  最恐怖的是他双眼。完全失去光泽,灰蒙蒙就像假人的眼睛。

  解铃无法近他的身,左躲右避,小小屋子里碰了个乱七八糟。解铃大吼:“这是借尸傀儡术,我把住他,你找线。”

  我摔得晕头转向,根本不理解什么意思。这时,解铃两只手把住梁小秋的双臂,他坐在地上,一个老树盘根,双腿缠住梁小秋的下身。两个人紧紧贴着,开始互相绞力。梁小秋的力量极大,解铃勉强能维持住,无形中“嘎吱嘎吱”作响,解铃脑袋上青筋都暴起了。

  他看着我,艰难地说:“罗稻,草你妹的,赶快找线!”

  我有些发懵:“什么线?”

  解铃长叹一声:“我忘了,你是凡夫俗子,看不到借尸所用的阴气傀儡线,你用刀在我身上随便划个口子,用手沾上血,快!”

  我来不及细想,只好按他的吩咐,把他随身佩戴的军刀拿出来,瞄准解铃比划,实在找不到可下手的地方。

  解铃脸都白了:“快啊,在我大腿上捅一刀。”

  我握住刀把,对准他的腿就要扎下去,这时身后忽然想起一个糯糯的声音:“杀了他。”

  我回头看,身后空空如也,刚才是幻听吧。我陡然醒悟,说话的好像是圣姑。我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她在用某种方式在和我沟通,她一直说解铃是我和她之间的障。

  现在果然是下手的好机会!可我不是傻子,这里是密室,外面有砰砰砸门的梁先生。我要真在这把解铃解决了,我也跑不了。

  就在几念之间,解铃把持不住梁小秋的手,孩子的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咙,“咯咯”捏着。他双眼暴突,脸色都有些涨红。梁小秋此时就像一台孩子型号的杀人机器,脸上毫无表情,小小的手像铁钳一样,使劲往脖子里掐。

  我看着解铃,恍惚中忽然周身寒意大盛,一个女人从后面抱住我。这个女人不是圣姑,我能感觉出来,她是那个叫蕾蕾的女孩。奇怪,不知她什么时候进来的。她身上寒冷如冰,抱着我的身体,在耳边嘤咛,这是障,杀了他……

  我紧紧捏着刀,大口喘着气,额头上浸出丝丝冷汗。解铃脸色已经变得有些发灰,他身体渐渐萎靡,抬起眼看着我。

  就是这个眼神,让我灵台清明,全身打了哆嗦,终于下定决心。我握着刀,对着解铃就捅了过去,梁小秋像是背后长眼,掐住解铃的手忽然抬起,出手如电,“啪”一下把刀撞飞。

  刀落在地上,发出“当啷”的声音。梁先生更急了,那声音跟撕破喉咙的泼妇一样:“开门!开门!”他开始撞门。

  解铃脖子的压力顿缓,他终于喘上这口气,胸口剧烈起伏。没了刀,我也不知怎么给他放血,无意中,忽然手似乎摸到一条看不到的硬硬的线。

  开始以为是错觉,可手顺着滑动,能很清楚地摸出空气里确实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线。

  我眉头一挑,马上喊道:“我摸到线了。”

  解铃吃惊地看着我,那眼神是的意思,这怎么可能。可现在形势危机,也容不得多想,他喊道:“我包里有香,你去撸一些香灰下来,抹在线上。”

  我四下里看,包在哪呢?

  解铃大急:“我想起来了,在外面客厅,快去拿!”

  梁小秋完全就是个不受自身控制的傀儡,再次朝解铃发动攻击。这次解铃不会着道了,单手撑地,躲开一拳,急声道:“快去快去,我在这缠住他。”

  我赶忙来到门口,拉开大门,梁先生看我出来,马上抓住我的衣服,破口大骂:“你们对我儿子怎么了?”

  我心底一股火“腾”爆发了,就在这个瞬间,感觉全身热血直流,我就像突然突破一层心理障碍,再也不做以前那个窝窝囊囊的自己了。

  我抓住他的胳膊,直接拽进门里,厉声道:“看!使劲看!你儿子他妈的中邪了,我们全都生死一线,知道吗?”

  梁先生吓傻了,呆呆看着他的儿子像僵硬木偶一般,快速而凌厉地向解铃发动猛烈攻击。

  我也不理他,快速跑到客厅,拿起解铃的大包再次回来。我推开梁先生,把包放在地上,从里面取出一把长香,使手一撸,顿时撸下来一堆香灰。右手抓着这些香灰,走到房间里。

  解铃看我来了,不再躲避,近身贴打梁小秋,粘住了他。我趁这个机会,来到孩子的身后,凌空一摸,果然又摸到了那条看不见的线。

  我摸着线,手里的香灰往上一扑,香灰纷纷下落,在空气中显出了线的形状。解铃大叫一声:“点火。”

  我摸遍衣兜,找不到打火机,这时有人把打火机递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梁先生。他头发乱了,脸色很难看,看我们的眼神却是无比信任。

  我也来不及细想,接过打火机擦亮点燃,用火苗去烧那根线。

  沾了香灰的隐线,逢火就着,“呼”一声燃了起来。蓝色的火苗猛地窜起,飞快得游走和蔓延开来。我燃的地方是在那条线的中间,火苗以线中心为基点,快速向前后两个方向延伸。这条线一燃开,梁小秋就像断了线的木偶,整个人软趴趴倒了下去,梁先生一把抱住。

  有一条火苗直奔梁小秋后脑而来,解铃掐住火头,双指一撮,掐灭。而另外一撮火苗沿着线的那一端,快速燃去,我十分好奇,想看看那一端到底连在什么地方。

  就算有人控制梁小秋,那么他是在哪里控制的呢?

  火苗窜的很快,越升越高,直直向着天花板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