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三章 阴间笔记

第五十三章 阴间笔记

  我们在大厅转了一圈,又进了里面的侧室,这里是两间相套,外面是吃饭的小厅堂,里面是做饭的厨房,看样子很长时间没人用了,清锅冷灶,不过收拾得倒是很干净。

  一楼没什么可看的,我们直接上了二楼。二楼楼梯入口处是个会客厅,几个人正坐在那里抽着烟窃窃私语,情绪看起来比较激动,我听了几耳朵,他们在讨论购买范雄画作的事宜。

  范雄在业内是小有名气的艺术家,她的作品在国内影响力不大,不过非常受国外收藏家和爱好者的欢迎。她这一死,所有的作品出售,吸引了一批嗅觉灵敏的画商。

  这里人很多,也没人注意到我们,我和解铃溜溜达达往里走。再往里是范雄的工作画室和住宿的卧室。走在走廊的时候,解铃拉住我,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说:“你看。”

  我扫了一眼,立时就吸引住了。照片的背景就在这栋楼的一楼大厅,主体是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在身后。坐着的那位是范雄,而站着的那位,是个长发飘飘很有女人味的女人,我心脏狂跳,她正是蕾蕾。

  照片上的这两个人神态都很奇怪,有种不自然的严肃,尤其蕾蕾,甚至有些木然。只有心如死灰的人才能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个女人眼熟啊,不就是范雄画作《图书馆》的女主角吗,她们关系好像很亲密。”解铃说。照片里,两个女人的手轻轻握在一起。这种握法实在让人不舒服,因为她们是十指相扣。

  如果不是恋人,是不会用这种指头交叉富有很强暧昧和性暗示的握法。

  “范雄果然是个拉拉。”解铃说。

  看着这张照片我心里很不舒服,蕾蕾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已经把她当成了圣姑对我的赐赠。可现在一看,这个蕾蕾居然和范雄还有一腿。让一个女人给我戴了绿帽子,这事听起来都他妈邪性。

  话又说回来,这个蕾蕾到底是什么人?我心里画魂,她几次出现都神出鬼没,如风一样神秘。我怀疑这个女人可能已经死了,来找我的,只是她的阴魂。

  我们顺着走廊来到尽头,这里锁着门,上面有个标牌,写着“画室”。解铃顺手推了推,锁着门。

  我们又推其他门试试运气,无一例外都上着锁。解铃道:“看样子,只能晚上再来了。”

  他这话说得意味深长,我听出来,他这是想做梁上君子,晚上偷着进。

  解铃告诉我,他要下楼去看看,再找找线索。我心里有事,没有跟下去,而是在二楼找个地方随便坐着。会客厅的那些人,还在专心讨价还价,没人看我。我接了杯水,刚喝了一口,忽然发现走廊有道门,轻轻开了一条缝隙。

  我疑惑,那道门刚才推过了,没推动,应该是锁的,现在怎么开了?

  没人注意到这边,我悄悄走过去,顺着门缝往里看。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现在是大白天,不至于闹鬼吧,我顺手把门推开。这里应该是一间杂货室,摆放着一些废弃的桌椅还有画笔草图废纸之类,充斥着陈年颜料的味道,有点熏人。

  房间不大,一眼就能看透,空无一人。这就奇了。我走进房间,把门带上,一步一步往里进。

  这房间有个很大的承重墙,造成拐角,我拐过去才发现,居然有一架木梯搭在墙上。顺着木梯抬头看,天花板处,居然开了一道暗门。

  房间里光线很差,有些阴森,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想上去看看。扶着木梯,我爬了上去,从暗门里探出头去,看到四周黑糊糊的,这里应该到了阁楼。

  看了几眼,没看到什么东西,我有点害怕,便想回去,就在这时,一束闪耀的手电光在远处滑过。

  我看到手电光闪动,心里就是一动。本来还想找解铃,可此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总觉得圣姑是属于我个人的隐私秘密,解铃还是不知道为妙。

  我双手撑住边缘,一纵身上了阁楼。这里有股霉变之气刺鼻撞脑,黑森森一片,我眯起眼睛,凭借微弱的光线,向着刚才手电滑过的方向慢慢走去。走了两步,我忽略了一件事情,阁楼是木质结构,全是梁檩榫卯,踩上去咯吱咯吱带响,就算我放轻脚步,声音还是传了出来。

  黑暗中传来一个女人声音:“谁?”

  随即一束光照了过来,光亮非常刺眼,我眼睛一时无法适应,赶紧用手遮住:“别慌,是我。”

  “你是谁?”

  模模糊糊中,我看到一个短发女人,半蹲着慢慢走过来。我揉揉眼,好半天才适应光亮,慢慢看清眼前女人的长相。我吓得魂儿都快飞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下面的地板发出“咯吱”特别刺耳的声音。

  “喂,稳着点,你别把天花板坐塌了。”她说。

  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范雄画中那个神秘至极的蕾蕾。

  她摸着自己脸,看着我惊骇的神情,疑惑地说:“我长得很吓人吗?”

  “蕾蕾?”我尝试着叫了一声。

  “你认识我姐姐?”她说:“我不是黄蕾蕾。你到底是谁?”

  我快速眨着眼,仔细看看她,她还真不是蕾蕾。蕾蕾是长发的,而且几次从后面拥抱我,那是一种很独特的感觉,确实不像眼前这个女人。

  “这个故事很复杂。”我说:“那你是谁?”

  那女人没理我,手里好像拿了一本厚厚的牛皮笔记本,她走过我身边,那意思要从阁楼下去。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惊叫一声,怒道:“你干嘛?”

  “你拿的什么,我看看。”我说。

  “不用你管,这是我姐姐的东西。”她开始挣扎。

  我看的就是你姐姐的东西!我一直对蕾蕾很疑惑,她到底是人是鬼,现在终于有了线索,岂能放过。这女人别看小辣椒一样,可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我稍稍一扭她的腕子,那笔记本登时落在地上。

  她手疾眼快用另一只手去抢,她快我更快,一把抄在手里。

  我背过身,挡住她的抓挠,凑到微弱的光线下看,笔记本很厚,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钢笔字:阴间笔记。

  这字我认识,绝对是范雄的笔迹。我翻到下一页,页面上写着一句话:死亡,是永远的终结,还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

  我心怦怦跳,这里肯定记载着范雄很多的秘密,我迫不及待要翻开下一页,这时手腕一阵剧痛,这个女人居然上嘴咬了我一口。我疼得大叫:“你属狗的?”

  “谁让你抢我东西?”她气急败坏。

  “这是你的东西吗?这是范雄的笔记,和你姐姐有一毛钱关系?再说了,你说你是蕾蕾的妹妹,谁能证明,身份证带了吗,我看看。”

  “那你又是干什么的?”她说:“你就是个强盗,小偷。”

  “切,报警抓我吧。”我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这本笔记绝对不能外流。这么隐秘的资料,就算日后传出去,我也得过第一手。

  我没理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以往如果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我肯定唯唯诺诺,她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哪来的勇气,居然都能当面调戏了。

  她刚刚是从阁楼深处出来的,想来那里应该还有好东西,我再搜搜。我猫着腰往里走,没走两步,忽然听到后面有哭声,回头看,那个女孩干脆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哭得泣不成声。

  我动了恻隐之心,又走了回来,说道:“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能信任你吗?你知道吗……”她抬起满是泪痕的双眼看我:“我姐姐死得很冤,我就这么一个亲姐姐,我一直在调查她的死因。”

  我坐在她的旁边,犹豫一下,慢慢说道:“我和你说个秘密。”

  她看我。

  “就在最近,我见过你姐姐几次,她的……她的状态很不正常,我也在找她的线索。”

  她一把抓住我,擦擦脸上的泪:“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答应我,不能说出我的这个秘密。另外,我们信息共享,你要对我坦诚。”我说。

  她急切地说没问题,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我手忙脚乱接通,里面传来解铃的声音:“你小子跑哪了?”

  我随机应变:“我在厕所。”

  “在厕所?我怎么听到你的铃声从天花板传出来。”

  我顿时张口结舌,赶紧道:“听错了吧,我马上出来。”赶紧挂了电话。我看着眼前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我的秘密,你尤其不能对电话里这个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