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四章 离于爱者

第五十四章 离于爱者

  这句话一脱口,我就知道自己莽撞了,眼前这个女孩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我急忙道:“你别想用这个要挟我。”

  我心怦怦跳,暗暗后悔自己的不谨慎。这个女孩来历诡秘,怎么能轻而易举和她说这么多呢。我不再理她,想进到阁楼深处看一眼就走。谁知她重重踩了踩脚下的天花板,喊道:“喂,我们在这呢,快来啊。”

  我怒目相向:“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是个有秘密的人,我也是有秘密的人,我们应该坦诚地共享信息,这是你说的。”她狡黠地看我,“还有,里面的东西我找过了,全是破烂,唯一有点价值的,就是这个笔记本。我觉得你还是现在出去比较好,你那个朋友好像挺精明,让他逮住你就不好看了。”

  我把笔记本揣进里兜,看都没看她,慢慢走到出口,顺着楼梯下去。她赶紧跟在后面。

  到了下面的杂货室,我闷头往外走,让她一把拉住:“喂,我们说好的,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把你电话给我。”我拿出手机记录下她的电话号码:“晚些时候我打给你。”

  来到门口我正要推门出去,忽然想起一件事:“你怎么进来的?”

  “我有钥匙。”那女孩晃晃手里的一串钥匙,她的声音随即黯淡:“是我姐姐生前给我的,阁楼的秘密也是她告诉我的。当时她的举动已经开始反常了,如果我早看出来,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悲剧。”

  “这栋楼的门锁你都能打开吗?”我问。

  “应该是,我没试过。范雄活着的时候,这里我从没有不来。收到范雄的死讯后,我才赶过来碰碰运气。”

  我扭动门把手,把门推开,顿时吓了一跳。解铃在走廊站着,双手抱着肩膀,靠在墙上,颇有兴趣地看我。

  那女孩像小狐狸一样,在我身后低声说:“这就是你的朋友吧?怎么样,我说过他很精明的。”

  “怎么回事?”解铃问。

  我沉住气解释一番,说刚才看到门开了,进去查看,发现这个女孩正在找什么东西。

  解铃看她,疑惑地问:“你是范雄画里的那个女人?”

  “那是我姐姐,我是她妹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她问。

  解铃沉吟一下,问:“你姐姐现在在哪?”

  “她死了。”女孩说道:“我过来就是为了找她被害的证据。”

  “有没有兴趣我们聊聊,或许对你有所帮助。”解铃说。

  “好吧。”那女孩看了我一眼,说道。解铃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能让陌生人很快就接纳他,并产生很强的信任感。

  我暗暗祈祷,这个女孩不要这么不靠谱把我给卖了。我怀揣着对解铃不轨的秘密,像做贼一般,一直处在天人交战的边缘。我现在对解铃的感觉很复杂,既感激他,又觉得他是圣姑的障碍。

  我们三人来到外面,找了一家露天咖啡屋,坐下来喝着咖啡聊天。

  这个女孩本名叫黄珊珊,她姐姐的名字叫黄蕾蕾。她们两个是一奶同胞的亲姐妹。据黄珊珊说,她这个姐姐非常内向,而且心思很重,有许多秘密就连她这个亲妹妹都不知道。

  “你们看到走廊的照片吧,”黄珊珊说:“肯定会好奇为什么我姐姐会和范雄拍那么一张手握手的照片。”

  其实我和解铃心里都有数,这两个女人生前肯定是拉拉关系。不过,我们谁也没说。

  黄珊珊沉默良久,慢慢说道:“我是在高三时候,才发现姐姐是拉拉的。我姐姐很漂亮,照片你们也看到了,当时有很多男孩子追求她。”

  黄蕾蕾也算是红颜薄命,遇人不淑,刚上大学时结交的两个男朋友都属于人渣,尤其第二个。黄蕾蕾是很重感情的人,既然交了男女朋友,她就倾注自己全部的能量去爱,甚至还用自己不多的零花钱贴补男友。男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这么漂亮的大姑娘爱他,却偏偏不满足,到处劈腿,寻花问柳,有一次干脆让黄蕾蕾堵在被窝里。

  黄蕾蕾一时激愤,情绪激动之下,失踪了好几天。这件事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老师差点报了警,后来有一天,她出现了。陪她一起回到学校的,是个陌生的女人。

  那女人正是范雄。

  她们两个怎么认识的,一直到现在黄珊珊也不清楚。就知道从那之后,黄蕾蕾和范雄就好上了。她们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不用黄珊珊说,我都能猜出大概,同居是肯定的。

  黄珊珊说,我姐姐曾经为了范雄自杀过。

  有天晚上,她接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妹妹,我走了。这短信没头没尾,看上去那么吓人。她赶忙打电话过去,一直占线。她又打给姐姐同寝室的同学,人家告诉她,可坏了,你姐姐现在就站在宿舍楼天台,要往下跳。

  黄珊珊当时马上要高考,家里看得严,这大半夜的她要出门去姐姐的学校,不可能不让家里知道。没办法,她告诉了父母,三个人急匆匆打了车直奔学校。到的时候,发现楼下的人群已经散了,黄蕾蕾正在寝室哭。

  就在那天晚上,黄家父母知道自己大女儿自杀的原因,了解到她的性取向。父母简直暴跳如雷,比听到她自杀还要过激。不但如此,这件事之后,整个学校都在风传黄蕾蕾的事情,到处都是背后议论的同学,那种环境下,黄蕾蕾根本无法生存。她只好办理了休学,回到家被父母严加看管起来。

  黄蕾蕾就是在那个时候,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花季少女,像晚秋的山花一样凋谢憔悴,衣服也脏脏的,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盯着范雄的照片落泪。

  范雄曾经来找过黄蕾蕾,但被黄家父母拒之门外。范雄便委托妹妹黄珊珊给姐姐带去一张明信片。这张明信片,黄珊珊看过,上面第一句话,她至今记忆犹新。

  范雄写的是:蕾蕾,因为你,我人生中第一次体悟到什么是爱。

  在黄珊珊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恋人之间的情话,而我和解铃对视一眼,觉得此中却大有深意。

  据郑老师说,范雄在上学期间,还并不懂人类的感情,像机器人一样。自从她认识了黄蕾蕾之后,因为两个人的恋情,让范雄明白了人世间爱的感觉。

  明信片里面是深夜路灯的图片,范雄这样写道:夜路太黑,我一直在寻找光明,还好有你,让我走出迷茫。我不需要路灯,我不需要神,只想跟着你,到哪里都行。

  这张明信片送到黄蕾蕾的手里,她看过之后,一句话没说慢慢地撕掉。从那之后,一直到黄蕾蕾病愈,范雄再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我和解铃谁也没有作声,在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凄美的爱情故事。我有些失神,作为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没有小姑娘活得精彩,活得丰满。

  后来,黄蕾蕾还是没有继续学业,托亲戚的关系,她找到了一份还算稳定的学校后勤工作。也可能是巧合吧,她再一次遇到了范雄,老情人见面,迅速又好上了。不过有时和妹妹私下谈心,黄蕾蕾对这份死灰复燃的感情感觉并不太好,她对妹妹说,范雄好像变了一个人,比以前更加冷酷,也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黄蕾蕾对妹妹说,范雄经常会念一句佛偈,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不无心碎地发现一件残酷现实,那就是,范雄已经不会爱了。更令她悲伤的是,她却深深爱着范雄,比任何时候都要爱,都要炽热。

  就在某天深夜,黄蕾蕾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服毒自杀了。

  她是死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一个人安安静静躺着,身旁放着一瓶喝空的敌敌畏瓶子。警察鉴定,没有暴力痕迹,系自杀身亡。等到黄家一家人赶到的时候,尸体已经拉走,交由法医解剖。比较古怪的是,现场不让他们进入,警察重重封锁,对于个中细节也是讳莫如深。

  老黄家一家人以为这里有猫腻,是不是蕾蕾的死牵扯到什么大人物,才让警方内部和谐。通过一些内部人脉的打听,这才知道原来警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黄蕾蕾死得很蹊跷。

  她是死在一口木质的棺材里,死的时候双手结成莫名手印,胸前还画着莫名的符咒。警方认为她死的有点邪,很可能和某种邪恶的信仰有关,这样的案子肯定是要封锁的。经过调查之后,警方找不到一点相关的线索和范雄有关,排除了范雄的嫌疑。

  可妹妹黄珊珊却凭直觉感觉到,姐姐的死和范雄肯定有很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