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六章 密室

第五十六章 密室

  不知为什么,我对黄珊珊有了一定的好感,心里有话也愿意和她分享。我是不是拿自己当她姐夫了?咳,这都哪跟哪啊。

  我和黄蕾蕾之间的关系很奇怪,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她就是阴魂。她几次附着在我身上,我们虽然没有交流,我却能感受到那种很深沉很温暖的感觉。现在知道了她的死因,我更加觉得她不会害我。这小女人红颜薄命,让人生生玩成了重度抑郁,就算死了,也被妖人驱使。她其实很可怜的。

  我把这一切都归罪于范雄,我和她不共戴天之仇。她害我家人,现在又残害无知少女,一笔笔账都给她记得。现在得到她的死讯,我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隐隐有种预感,她根本就没死,不知猫哪呲牙偷着乐呢。我要把她揪出来,先左右开弓十个大嘴巴,打完再说剩下的事。

  我把我失恋的事情也和黄珊珊分享,她告诉我,慧慧这样的女孩分了就分了吧,没什么可惋惜的。她说了很多贴己关怀的话,听得我心里热乎乎,不禁想,我要有黄蕾蕾这么个女朋友,又有黄珊珊这样的小姨子,姐夫我夫复何求啊。

  我们聊着,不知不觉天色朦朦黑了下来,一个人影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这都几点了,还聊那,你们两个真是相见恨晚。”

  来人正是解铃,他把工具包背来了。他说:“走吧,也到饭点了,请黄小姐餐一顿。饱餐战饭,咱们好干活。”

  这条文化街,别的没有,饭庄酒楼有的是,都是全国各色美食,我们找了一家川菜,多吃点辣的,排排寒气,晚上干活不至于打瞌睡。吃完之后,没急着走,又要了茶水,闲聊着。

  我和黄珊珊心照不宣,没有把范雄留下的《阴间笔记》告诉解铃。解铃真是鬼精,察言观色很厉害,疑惑地说:“你们两个好像有奸情。罗稻,看你平时那么屌丝,没想到也是泡妞的好手,说说,怎么把我们家珊珊泡到手的?”

  黄珊珊沉下来:“解铃,你要再没正经,我用茶泼你了。”

  解铃嘎嘎乐:“真是怪了,凡是女人都说我不正经。我招谁惹谁了,成万人恨了。”

  我打圆场:“行了行了,酒足饭饱,干活吧。”

  我们三人溜溜达达从饭店出来,沿着街面慢慢走着。晚上,路旁亮起路灯,昏黄一片,此时又下了蒙蒙细雨,落在青石板上,感觉非常的好。

  兜了个大圈子来到范雄画室门前,我们在对面的屋檐阴影下窥视片刻,大门紧紧上着锁,里面黑着灯,应该是没有人了。

  黄珊珊还是第一次干这事,有点紧张,低声说:“我们怎么进?”

  解铃没说话,挥挥手,示意我们和他走。我们三个顺着胡同绕到画室的后面,从这里看过去,墙上长满了爬山虎,窗户紧闭,朦胧细雨中,整栋楼透着一股阴气。

  解铃推推窗户,上着锁。这里收藏的都是可以卖钱的画作,晚上没有人守夜,还真的要防点小偷。

  可能是太过紧张,黄珊珊显得非常冷,双手抚着肩膀,一张嘴吐出白气,不停跺着脚,小脸都冻白了。

  “怎么办?”她问。

  解铃呲牙笑笑,指指二楼:“出来的时候,我在厕所窗户上做了扣,就等晚上再来。我们只要爬到二楼就能顺窗户进去。”

  说着,他暗暗冲我做了个眼色,眼光瞄向黄珊珊。我顿时明白过来,赶紧说道:“珊珊,你就别进去了,现在要爬到二楼,你一个女孩太危险。”

  解铃看我说来说去不得重点,他在旁边道:“这样吧,你把钥匙暂时给我们。我们真要在里面发现什么,肯定第一个通知你。”

  黄珊珊眼睛里露着狡黠,挤出笑容:“少来吧,要去一起去,钥匙我必须拿着,不会给你们的。谁知道你们两个臭小子会不会暗地里捣鬼。”

  解铃笑:“我活了几十年,除了师父叫过我臭小子,你还是头一个。行啊,钥匙你拿着就拿着吧,爬楼小心些,摔个好歹我们可不管。”

  “用你管。”黄珊珊说。

  解铃把包斜跨到身后,抓着外墙的管道,一点点往上爬。我看了一下,其实也不算难爬,墙上都有凸起物,能够落脚支撑的地方很多,只要胆子大,谁都能上去,不需要特别的技能。

  他爬了上去,我示意黄珊珊跟上。我告诉她,我在最后一个,就算你掉下来也有个垫背的。

  黄珊珊看我嘻嘻笑,这女孩还真就不简单,学着解铃的样子,也开始往上爬。我跟在她的后面,大概十来分钟,我们到了二楼,踩着凸出的屋檐,小心翼翼来到厕所窗户。解铃已经进去,打开了窗,把我们先后拉了进来。

  我全身都湿透了,胡乱用手擦了把脸,解铃小心翼翼打开厕所门,外面黑漆漆没有光,他侧耳听了听,低声说:“没有声音,出来吧。”

  黄珊珊好像特别爱和他斗嘴,说道:“看看你们胆小的样子,这里根本不会有人来,大大方方出去得了。”

  解铃道:“没人来?如果范雄的阴魂还在这栋楼里徘徊怎么办?”

  黄珊珊轻叫了一声,抓住我的胳膊,女孩脸色吓得煞白。

  解铃没理她,从包里拿出小手电,缓缓擦亮。光线很弱,能照出一米就不错了,他慢慢走到走廊里,黄珊珊拽着我紧紧跟在后面。

  这里也不知为什么那么黑,即使没有开灯,也有点黑得不正常,像是外面的月光根本照射不进来。这是一种绝对的黑,如雾气一般充盈在走廊,空气极度阴寒,简直哈气成冰。

  “大家小心点,”解铃说:“这里阴气很盛,和白天简直是两个地方,有古怪。”

  “什么古怪?”黄珊珊这时吓得像小猫一样,根本不敢高声说话。

  “《咒怨》看过吗?”解铃说:“说不定在阁楼或者某个地方,藏着一具已经腐烂的女尸。”

  这种黑暗的气氛下,说着这种鬼话,就连我都冒寒气。黄珊珊根本不敢反驳什么,吓得噤声,紧紧依在我身边。

  我们顺着走廊,一直来到尽头。这里有扇门,解铃举着手电照照,正是挂着“画室”标牌的房间。

  “开锁吧。”解铃对黄珊珊说。

  黄珊珊从兜里掏出那串钥匙,哆哆嗦嗦来到门前试验。这么多钥匙,也不知是哪一把,有的钥匙插进去转都转不动。她实在是太紧张,转不动还要左左右右的强扭,解铃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来吧,你这样胡搞如果把钥匙断在锁孔里,咱们今晚乐子就大了。”

  黄珊珊让在一边,解铃很沉稳,不缓不急挨把钥匙进行试用。这一试时间就不短了,我在旁边等得相当急躁。这时,只听“吧嗒”一声,锁开了。

  解铃看看我们,轻轻一推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他打着小手电往里照,光芒扫过,我似乎看到一片粉红色,还没来得及细看,忽然灯灭了,我们陷入深深的黑暗中。

  “怎么了?”我颤着声问。

  “没电池了。”他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摸出一根蜡烛,用打火机点燃,缓缓升起一团火苗。“还是这个靠谱。”

  解铃举着蜡烛走了进去,我也跟着进去,黄珊珊跺跺脚,虽然害怕也只能跟在后面。

  这间画室感觉上空间很大,甚至有空旷的感觉,抬头上看,天花板极高,整个房间的形状极为古怪,像是一个大大的鸟笼。

  地上堆满了颜料桶,白色画布,还有一堆堆废纸,比较怪异的是,靠着墙,居然有一排排古代水墨画风格的屏风。我们走过去看,屏风上画着中国传统的梅兰竹菊,还有仕女游乐之类,底子都是粉红色,这就是我刚才在门外所看到的。

  这些屏风看样子画出来的时间很长了,颜色有些沉积,部分粉红色变成了暗暗的土黄,透着一种略带神秘色彩的古老沧桑。

  解铃看着看着,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凝重。他慢慢靠近,细细观察这些屏风,脸都要贴上去了。

  他手里蜡烛的火苗直窜,我看得真担心,这些屏风都是画布围成,沾火就着,他可别失手把这里给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