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七章 眼睛

第五十七章 眼睛

  “屏风后面有东西。”解铃说:“罗稻,帮个忙,搬开屏风。”

  解铃把蜡烛交给黄珊珊,我和他一起把这块屏风搬开。屏风后面,果然露出一样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张画框,斜着靠在墙上,外面蒙了一张大大的白布。这张画框特别大,仅仅搬开一块屏风还不足以让它全部露出来,我们又接连搬动了三块屏风。

  这些屏风非常沉重,不知是用什么做的,累的我一身臭汗。

  我擦擦额头,整个画框已经露了出来。黄珊珊举着蜡烛站在旁边,火光幽幽而燃,屋子里的气氛很是诡秘。解铃走上前,拽住白布一角,使劲一拉,整块布拽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东西。

  东西一出来,我们都惊呆了。这是一幅油画,色彩浓郁饱满,一开始我真没看出到底画的是什么,只觉得在烛光下,满幅画的色彩犹如缎带一般,一条一条,有金黄色,有暗红色,好像镶嵌着流光溢彩的矿脉流淌在岩层之中。

  整幅画在视觉效果上居然是动态的,冷不丁看过去,所有色彩都在流动,花花绿绿,迫人的心肺,像是化工厂排出的污染原料。这种饱满的情绪,透着现代化的绚烂和背后末世的凄凉。

  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也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头晕眼花,好像中暑或是晕车,就觉得胃里翻涌。我不能再看,赶紧避过脸,扶着墙干呕了好一会。

  黄珊珊好不到哪去,她也受不了这样的冲击。蜡烛可是在她手里拿着,她一转过身,画作前的光线顿时暗下去,所有的一切霎时消失在黑暗里,如同一场光怪陆离的大梦。

  解铃打了个响指:“灯来。”

  黄珊珊背对着他,把蜡烛递过去。我慢慢侧过脸,看到解铃举着蜡烛蹲在这幅画面前,看得聚精会神。

  这小子的神经难道是不锈钢做的?我忍不住问:“画的是什么?”

  解铃沉吟片刻,缓缓说道:“如果这是出自范雄的笔下,我可以肯定,这就是那套传说中的系列画作,《眼睛》。”

  “啊?”我惊叫一声。

  我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深吸一口气,也凑过去看。入眼还是波澜起伏的饱满颜色,而且这幅画充斥着一股味道。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我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只是脑海里下意识泛滥出一种味道的感觉。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很类似当初我看到二哥罗二米得病时那样,浓浓郁郁腥气十足的麻风病梅毒味。这种味道逼近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我实在是受不了,跑到窗边拉开窗户,探头出去,“哇”一声吐了,呕出很多清水,努力压制住,这才没把晚饭都喷出去。

  直到现在,我也没看清到底画的是什么。

  解铃用白布重新把画蒙起来,表情很严肃:“这些画,你们不能看。”

  我筋疲力尽,坐在地上气喘吁吁。黄珊珊还好一些,走过来说:“范雄我真是服了,到底是什么人能画出这样的东西。对了,你怎么没有反应呢?你看清楚画的是什么了吗?”

  我也好奇,看解铃。现在能说清画的内容,只有解铃了。解铃皱着眉,想想说:“这不是一套系列吗,我还要再看看其他的画。咱们把所有的屏风都搬开。”

  我擦擦嘴站起来,和解铃一起把那些屏风都搬离原位。我惊讶的发现,在屏风后面,围绕四面墙体一周,斜靠着大约六七幅被白布蒙盖的画框。

  解铃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吧,我要细看看。”

  他举着蜡烛来到一幅画前就要掀白布,黄珊珊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些画非同凡响,她走到门口,转过头不再去看。

  我还好奇,站着不动。解铃也不理我,他一口气把所有的白布全部掀开,登时所有的画都露了出来。

  他站在房间中间,举着烛火,幽幽光亮下,只见满室色彩流动。

  这些画互相靠得极近,在用色上许多色彩很是接近,这就造成了一种视觉幻差,看上去好像一股或是几股鲜艳饱满的颜色从这张画慢慢流到那张画,乍看起来就像是跳跃的邪恶精灵。一张两张也就罢了,七幅画作全部都是这样,流动的色彩使房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色彩漩涡,幻起幻灭之处,解铃竟成了整个风暴的风暴眼。

  他一回头,对我喊了一声:“出去!”

  我简直是屁滚尿流,跑出房间,外面是黑黑的走廊。一出去,我就不行了,双腿发软直接坐地上,现在一闭眼,脑海里全是沸腾的油画色彩,脑袋都要爆炸了。

  我感觉一只手拍在肩膀,力道很轻,不用看也知道是黄珊珊,她在安慰我。我心里稍稍踏实,闭着眼靠着墙坐了好半天,才勉强抑制住恶心和眩晕。慢慢睁开眼,看到房间里有闪光灯亮起,黄珊珊在旁边轻声说:“解铃在给这些画拍照。”

  “他要干什么?”我问。

  这时解铃走出来,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掏出一个药丸给我。我二话不说赶紧咽进肚子里,别说,眩晕和恶心的感觉顿时减轻了不少。

  解铃道:“我们是三个人一起来到这里的,我这个人呢比较讲规矩,现在有个重大决定,咱们三个人都要投票,少数服从多数。”

  “你说吧。”黄珊珊道。

  解铃说:“我要把这些画全部毁去!听听你们的意见。”

  “说说你的理由。”黄珊珊说。

  “这些画是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画出来的,甚至可以说这些画都不是‘人’画出来的。你们刚才也看到画了,什么感觉自己心里最清楚,可以说这些画留之不祥,以后很可能会出大事。我想现在就给毁去。”

  黄珊珊看看我:“你的意见呢,罗稻。”

  我咳嗽一声说:“我不同意。”

  解铃有些惊讶地看我。

  “这些画虽然邪门,不过不可否认都是艺术经典。艺术本来就是探索人类禁区,表达深层次情感的方式,如果看到不舒服的就毁灭,我们跟粗鲁无知的八国联军有什么区别。我想历史会做出正确的评判,我们就不要做历史的罪人了,说不定一百年以后,这些画就成了启迪人类进步的阶梯呢。”

  我叭叭叭说完这些,解铃笑:“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想法。”

  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我不想应和解铃,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两个人的目光落在黄珊珊身上,她要投出关键一票。女孩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倾向罗稻,这些画不能毁。”

  解铃看看我们,笑笑没说话,走进里面,把白布一一蒙好。等做完这一切,我才走进屋里,问他这些画到底画的是什么,为什么叫《眼睛》?

  解铃揉揉太阳穴:“看你们这好奇样,我如果不告诉你们,估计晚上都能睡不好觉。我不太清楚范雄是怎么构思这些画的,因为画里……表现的是,用不同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

  “我不明白。”黄珊珊说。

  解铃指着其中一幅画说:“这幅画应该是从某只走兽的眼睛来看世界。”他继续指着:“那幅画是从某只飞禽的眼睛来看世界……”

  “你怎么知道?子非鱼啊。”我说。

  解铃笑:“这几幅画的内容是我揣摩推理出来的。我虽然不是兽,也不是鸟,不过我是一个能由此推彼的人。”

  黄珊珊说:“那你推理总的有个靠谱的基点吧,从1推到2,从2推到3,你必须要先有个实实在在的1。”

  解铃点头:“这倒是,我如此推断的理由是因为这幅画。”他用手点了点我旁边的一幅画。

  这幅画比其他画都要大上一圈,盖着白布,像是被遮盖的棺材。

  我似乎预感到什么可怕的事情,手心有些出汗。解铃说道:“这幅画作表现的内容,我特别熟悉,一眼便认了出来。又联想到这一系列画作的主题是《眼睛》,我也就能很轻易地推断出其他画的内容。”

  “那么这幅画又是从什么眼睛来看我们的世界呢?”黄珊珊好奇。

  解铃沉吟一下,笑笑说:“鬼的眼睛。”

  这句话一出,我和黄珊珊当场就僵在那。阴冷黑暗的房间,气氛本来就诡谲,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真是让人一直寒到心里。我还好点,黄珊珊整个人就吓呆了,她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你说什么?!”

  解铃摇摇头:“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好奇,怎么样,吓坏了吧?”

  我咽了下口水:“我到很好奇,用鬼的眼睛来看阳世人间,到底是个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