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五十八章 铜锁

第五十八章 铜锁

  解铃笑笑说:“你还是不看为好。我已经拍出照片,回头好好研究一下。我很奇怪的是,范雄是怎么画出来的?又是动物的角度,又是恶鬼的角度。”

  “难道她会七十二变?”黄珊珊说。

  解铃大笑:“七十二变,有点意思,或许吧。”他目光落到房间一角,这里有个低低矮矮的门,看上去像是房间里的储物间。他走过去拉了拉,门锁得紧紧的。

  解铃招呼黄珊珊拿钥匙开锁,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我们对于这里的环境已经熟悉了一些,不再那么紧张。黄珊珊用钥匙试了试,哪个都打不开。解铃让她退开,他把钥匙取过来试。确实,没有一把能开这道锁的。

  “打不开就算了。”我说。

  “不行。”解铃和黄珊珊异口同声。

  我耸耸肩:“那怎么办?”

  黄珊珊说:“我有预感,我们离范雄的秘密越来越近了。这里是她非常私密的画室,而画室中还有这么一道隐秘的门,里面是什么呢?!如果不打开看看,恐怕这个心结永远也解不开。”

  “那我们谁能开锁呢?”我问。

  “没办法,只能请出高人了。”解铃道:“我打个电话。”

  他拿出手机拨出号码,时间不长那边接通,解铃问那个人睡没睡,现在在哪。那个人应该就在这附近,我隐隐约约听到他说马上就到。解铃告诉他地址方位,以及爬进这栋楼的方法,随即挂了电话。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小了,我们三个人坐在画室里,谁也没心情聊天。我看看表,这时间就不短了,现在已经夜里一点多。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我眼皮子沉重起来,昏昏欲睡。

  我努力挣扎着清醒,看到解铃背对着我,微闭双目似乎在静神运气,而黄珊珊则玩着手机,刷着微博朋友圈。我看到没人注意到我,干脆先迷瞪一会儿算了。我把衣服合紧,靠着墙坐在一堆破纸板上,闭着眼打瞌睡。一合上眼,马上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也说不上是梦还是现实,我隐约看到画室里有个白衣的女人在走动。这个白衣女人一出现,我立时反应过来,是黄蕾蕾!她怎么来了?正好,她妹妹在这,两个人可以沟通一下。

  我没有感觉任何的突兀和不合理,觉得这一切发生的似乎顺理成章。这时,那个白衣女人慢慢走向我,我整个头颅像是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就觉得她来到我的身边。她缓缓俯下身,在我耳边说了几个字,声音特别黏稠厚重,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门后危险”。

  我正待细想,突然被人推醒,眼前掠过一束手电光芒。我遮住眼,停了一会儿才适应过来,看到屋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个人。

  除了黄蕾蕾和解铃,又来了一个微胖子。他穿着类似冲锋衣材料的黑色防雨单衣,单肩背着包,一笑起来露着小白牙。

  我觉得眼熟,那胖子过来把我拉起来:“稻子,不认识我了?”

  “我靠,你是铜锁?”我说。

  “行,老同学没忘,还有点良心。”

  最开始我能得到解铃的手机号码,就是铜锁帮的忙。“你怎么来了?”我随即反应过来,解铃打电话叫来的开锁高人就是他啊。

  铜锁道:“解爷对我有救命之恩,他一个电话我就是远在天边也得打飞机过来。”说着,他猥琐地眨眨眼,黄珊珊脸通红,骂了一声:“臭流氓。”

  铜锁说:“这美女是哪位?怎么知道我小名叫流氓,握握手认识认识。”

  解铃有点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干活,干活。”

  铜锁对解铃有敬畏之心,特别听他的话。解铃这人就是这样,甭管他怎么拉低姿态,甚至自我嘲讽,还是情不自禁会和他产生看不见的隔膜。铜锁虽然和他有说有笑,可透着客气和距离感。

  铜锁嘿嘿干笑了两声,把包扔在地上,瞅着那扇门说:“就是这个?”

  解铃点点头。

  铜锁把手电递给黄珊珊:“美女帮我照亮,哥哥给你开锁。”

  “你什么时候会的这门手艺?”我在旁边看得惊讶。

  “学呗。多一门手艺防身,以后饿不死。”他说:“你们这是干什么特务活动呢,鬼鬼祟祟,这里是什么地方?”

  解铃道:“你就别问了,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告诉你。”

  我站在后面看不太仔细,就见铜锁把几根长长的铜扦捅进锁眼,一直在那捅咕。解铃举着蜡,黄珊珊打着手电,光线比较充足,时间不长,就听轻轻的“咔嗒”一声。铜锁慢慢扭动把手,“吱呀”一声门开了。

  铜锁把工具收好,包背起来,我说道:“你活干完了,可以走了。”

  “靠你妹的,卸磨杀驴啊?”铜锁骂了一声,随即感叹:“我以前也有过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就是从开一户人家的锁开始的。啧啧,时光荏苒,岁月轮回啊。”

  解铃走过去推门,我一把按住他。他狐疑地看我,我心怦怦乱跳,想把刚才在梦境中看到黄蕾蕾的事情说出来,可就是张不开嘴。

  解铃看我:“罗稻,你最近表现有点奇怪,你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没事。”我摇摇头:“就是觉得这里会不会太危险?”

  解铃拍拍我的手,示意我让轻松,他慢慢推开这道门。门一开,虽然还没看清有什么,可里面透出一股温暖的气息,和外面的温度截然不同,想来这里应该是经常居住的卧室。

  铜锁等不及,从黄珊珊手里拿过手电,往里照。里面确实是卧室,先映入眼帘的是单人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灯光扫到之处,我看到有马桶和盥洗台,这就有点奇怪了。房间里居然没有卫生间,而是把卫生用品都挪到了卧室里,这边睡觉,那边排泄,正常人没有这么干的。

  这时手电光扫到墙角一样东西,解铃赶紧道:“那是什么,再照过去看看。”

  铜锁重新把手电光亮定位在那个东西上,我们一看就愣住了。这是一台又高又大,类似大衣柜的东西。解铃举着蜡烛:“走,过去看看。”

  我不知怎么,一下想起范雄曾经产生的“引力machine”的创意,难道她真的制作出来了?我心怦怦乱跳,跟在他们后面,一起走了过去。

  这个东西大概能有两米多高,上面蒙着一张巨大的白布,把它紧紧包在里面。铜锁拉住白布一角,在解铃的示意下,猛地一掀,手电光亮下,那东西露出了全貌。

  第一眼看上去,这东西像个大鱼缸,四面是厚厚的暗绿色玻璃,透过玻璃能看到里面空空的,只有几根输水管。我敲了敲,玻璃发出“哐哐”的声音,铜锁道:“这是抗压的钢化玻璃,很结实。”

  黄珊珊声音都在颤抖:“这是什么?范雄难道在自己的卧室里养鱼?”

  解铃说:“恐怕这里养的不是鱼,而是人。”

  “啊?”我咽了下口水:“什么意思?”

  解铃走到这东西的旁边,用蜡烛照了照,我们凑过去看,这才发现,在这个“大鱼缸”的旁边,居然搭着一个木头阶梯。梯子的最高处,恰好搭在缸口的边缘。

  我惊讶地说:“范雄不会是自己顺着阶梯走上去,然后跳进鱼缸吧?”

  铜锁啼笑皆非:“你们说的这个范雄真是奇葩,难道她要在卧室里练潜水?”

  “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其他东西。”解铃说。

  卧室的空间并不大,我们分开转了一圈,黄珊珊说:“那边有个衣柜比较可疑。”

  在房间的另外一个角落,竖着老式衣柜。两道柜门用的是雕空玲珑木板,上面纹刻着非常传统的岁寒三友,木头一看就是有年头了,颜色显得有些脏脏的深。

  解铃握住衣柜的把手,慢慢打开,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是在正中,放着一个蒲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