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六十三章 风车

第六十三章 风车

  我想了想,打电话给铜锁。铜锁的声音听来有些萎靡,我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他唉声叹气:“秦丹这丫头等不及了,说要给师兄请乩占卜,叫来几个人带着解铃走了。我本来想跟着去,被她拒绝了。”

  我心念一动:“她说过要去哪吗?”

  “说是去找什么三太子,说我去不方便。”铜锁道。

  他听我在电话里默不作声,便问怎么了。

  我喃喃说道:“我知道三太子,我见过。他神通广大,解铃到了那里,应该可以解决问题。”

  “怎么回事?那三太子是谁?”铜锁大声嚷嚷。我很了解他,铜锁有个最大的特点,好奇心特别重。什么事搞不清楚,睡觉都不香。

  我说:“具体情况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帮我一个忙。”

  “说吧。”

  “见面再谈。”我和他约定好了在肯德基见面。

  半个小时后,他风尘仆仆地赶到,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稻子,你怎么跟娘们似的,就喜欢往肯德基钻。”

  我问他要不要来点什么,铜锁嚷道:“我急得都快火上房了,你赶紧说,三太子到底怎么回事?”

  “那你先答应帮忙。”我道。

  “行啊,你先说吧。”

  我斟酌一下语句,把当初到三太子请乩的事情说了一遍。铜锁听得目瞪口呆,搓着手说:“太好玩了。我要是遇见三太子,能和他交朋友,这位大神对我脾气。”

  我敲敲桌子打断他的YY:“行了,现在该你帮忙了。”

  “说吧。”他道。

  我缓缓说道:“你和我再进一次范雄的密室。”

  “你要干什么?”他吓了一大跳。

  “我要学解铃的样子,跳进水缸。”我一字一顿说着。

  铜锁面孔一扳,十分严肃:“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你如果再挂了怎么办?我可没力气把你的尸体再运出去。解铃死了有地方安置,你死了能把你放哪?如果把我当成杀人犯,我是百口难辨,横不能为了洗脱我的嫌疑,把你毁尸了吧。”

  “铜锁,你听我说,我想试试。试以前我会留下遗书,声明是自杀身亡,和任何人没有关系。如果,如果我真的死在那口水缸里,你就走吧,不用带我出去。”

  铜锁看我表情认真,不像开玩笑,他站起身,走到前台要了一杯咖啡。坐回我的对面,一言不发,用小勺不停搅拌着。

  “说说你的理由。”他抬起头看我,认真地说。

  “两点。第一,我担心那地方会被外国画商毁坏,他们一旦破门而入,什么线索都没有了;第二,解铃就是在水缸里死的,我想那里肯定会有线索,我想尝试一下。”我说。

  铜锁揉揉眉心,突然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这句话问的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他很厉害,平时吊儿郎当,看问题到是很准。我当然不能告诉他,只是沉吟说道:“解铃说过,他和我颇有渊源。为了这‘渊源’二字,也到了该我出马的时候了。”

  解铃从来没这么说过,我这么说,也算是硬找个理由吧。

  铜锁搅拌着咖啡,能看出他心乱如麻。我沉声道:“铜锁,你的任务就是帮我开门,我只要进去密室,发生任何意外,都和你没关系。遗书我已经写好了,你就帮我一次,帮解铃一次吧!他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关键时候你就怂了?”

  铜锁抹了把脸,看看天色:“晚上去吧。”

  天色朦朦黑了下来,铜锁没有开车,而是叫了出租,我们两个人来到了文化街。夜里画室已经关门,我们还是顺着2楼的厕所爬了进去。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微弱的月光。我们小心翼翼顺着走廊来到范雄的画室。到了密室门前,铜锁仔细查看一番:“有人动过门。”

  一句话把我心提到嗓子眼。铜锁用工具捅了两下:“他们没打开,把锁芯反而捅得更歪。他们肯定是找来锁匠了,这人手艺一般。”

  我紧张得有些呼吸困难,推了他一下:“赶紧的。”

  铜锁嘟囔一句,仔细拨弄锁头,只听“啪嗒”一声,门开了道缝隙。这里我已经出入好几次,可此时看到黑漆漆的门缝,还是有心惊胆颤的感觉。

  接下来就要我上场了,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命运。

  我们推门而进,翻手把门锁上。铜锁打着手电,四下里照了一圈,这里和我们走时一样,没被人动过。也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房间里溢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寒气息。

  我把背包放下,开始脱衣服,铜锁用手电照着我,等我脱光了,他赶紧避开手电,骂骂咧咧:“看一个大男人光屁股,真他妈不舒服。”

  我没理他,把衣服裤子裤衩袜子什么的,一股脑全塞在背包里,现在的我完全赤裸。

  水缸里被解铃放满了水,现在依然还在,溢在缸口。我从木梯爬上去,站在上面看,不像是在看一个容器,而像是看一口井的感觉。一片漆黑,似乎深不见底,犹如深渊。我有一种强烈的错觉,这水里通着另外一个世界。

  铜锁在下面用手电照着我,我像是站在舞台光圈中间要表演极限脱生的魔术师。我看看他,他看看我,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就在一天之前,我和解铃也是这样的,现在完全角色颠倒。

  我深吸一口气,扎进了水里。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蟠桃山附近就有大江流过,小时候练就了一身的水性。潜水对于我来说,不算陌生。我凭着一口气,迅速潜到缸底。深度过了两米,能清晰感觉到水压。潜水越深,水压越强,对肺部的压迫就越厉害。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在水下,体力和精力丧失是很快的,不知不觉就会到极限。

  我屏住这口气,慢慢游起来,透过玻璃看向外面。玻璃外的房间整个是扭曲的,铜锁打着手电,亮光刺眼成团,我看不清他,只知道他还在。

  我用手拍拍玻璃,手电光亮晃动,铜锁走了过来。他站在玻璃外看我,用手做了个手势,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不要勉强自己,挺不住就游上去。

  我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不要担心。下一步怎么办?我想起解铃打坐的姿势,我也模仿他,双腿盘起。在水里保持这样的姿势比较困难,半沉半浮在水里,根本没有着力点。我还是尽可能地去做。双腿终于盘起,我双手交叠放在腿上。

  我眯着眼看向玻璃外面,铜锁朝我竖起大拇指,手电光线照着地板,一闪一闪的。就在这个时候,我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天地整个都黑了,那闪闪的光亮,犹如黑夜中的一团月光。

  我的意识模糊起来,甚至有一刹那觉得很奇怪,月光为什么不在天上而在地上亮着呢。

  我慢慢合上眼睛,身心承受着一种朦胧的压抑,四周灰蒙蒙一片。

  隐隐约约中,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房间很空,只有一把高椅,而我就坐在这把椅子上。我模模糊糊看到对面的墙上,有一个白色的纸叠风车,无风自转,一直转着。就这一晃神,我扎了眨眼,发现自己依然还在深水缸里。

  肺里已经没有空气,整个身体就像要爆炸一样。我实在受不了,猛地一蹬水缸底部,飞快向水面窜去。头穿破水面,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瞬间,我差点激动哭了。

  我大口喘着气,双手扶住水缸边缘,这才感觉到全身冷得打哆嗦。

  铜锁顺着木梯爬上来,急切地说:“怎么样?感觉到了什么?”

  我喘了好半天,才把这口气倒过来,问:“我刚才怎么了?”

  “你刚才在水里打坐,特别神奇,整个人飘在水里,就像是飞升成仙。尤其脸上那表情,似笑非笑的。”铜锁急切地说:“你这个样子搞得我都想试试了。”

  我抹了把脸,喘着气说:“我,我刚才走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什么意思?”他快速眨着眼。

  我说:“我好像到了幻境,很真切,是一间非常陌生的小房间,里面就我一个人。我看到对面墙上有个风车,突噜噜地转个不停。”

  铜锁大感兴趣:“然后呢?”

  “然后我憋不住了,就醒了呗。”

  铜锁道:“要不这样,我去取点潜水工具来,你背着氧气瓶子,这样坚持的时间就长了。”

  “去你妈的。”我笑:“要的就是在极限环境里的极限幻觉,背着氧气瓶还有个鸟用。这次我要突破自己的极限,我要看到更多的东西。”

  “好吧,你小心点。”铜锁道。

  我缓了几分钟,猛然深吸一口气,再一次扎入水中。

  水里打坐,很快我又一次进到那个幻境,那个陌生的房间。

  这次我有了准备,心念一动,居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走向那转动的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