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六十四章 极限时间

第六十四章 极限时间

  进入到这个神秘的环境,我没有丧失意识,很清楚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我的手慢慢靠近纸风车,感受着它转动带来那细小的风,轻轻摸了摸,有很明显的触感。在这个地方,我五官感识依旧存在。

  我走到门前,犹豫一下,还是轻轻扭动把手,把门推开。在这里我感受不到危险,心底有一分平和,因为我掌握着如何回去的方法,只要憋不住,意念一挣扎,马上就能回去。就因为这点,我比较安心。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混合了一种逃脱感。即使我在这里为非作歹,干了坏事,也不必有良心上的不安,反正都是幻境,一睁眼就回去了。

  我走出房门,外面是一条红色的走廊。从天花板到两面墙壁,再到地上的地板,粉刷成一水的红色。走廊两头无限延伸,根本看不见尽头,目所能及处,一片黑暗。给我一种错觉,这条走廊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因为它通向无底深渊。

  天花板上亮着灯泡,蒙着灰白色的尘埃,发出暧昧柔和的光。这里怎么看怎么像二流舞厅藏污纳垢做皮肉生意的地方,我扶着墙,想了片刻,想不出所以然。

  不能耽误时间,必须在憋住这口气的时间里找到端倪。我无法确定,再一次进到这个幻境的时候,是出现在陌生房间的椅子上重头开始,还是接着我现在走廊的断档继续下去。

  我没有方向,顺着走廊右手边往前走,经过旁边房间时,犹豫一下,还是轻轻推开。里面的面积和我出来的房间差不多,不过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我怀疑,这个地方是不是只有我自己。如果解铃真的来到这里,他又会在哪呢?这条走廊没有尽头,一个一个房间试验下去,我就是海豚也受不了。

  我向前走了一段,推开至少四五扇门,全都是空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忽然生出个念头,猛然转头,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心生凉意。

  因为我忘了自己是从哪扇门出来的。你会说,忘了就忘了呗。哪有那么简单,这一刻我想的比较复杂,既然来的时候出现在那个房间,那么回去呢?我是不是必须要回到原来的房间才能回去?解铃之所以回不去,会不会就因为他走丢了,也像我此时一样,忘了自己从哪个房间出来的。

  我心脏狂跳,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鲁莽走下去,要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我开始放松意念,先试试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果然有门,就在我放弃意念的时候,周围场景开始模糊抖动,我眼皮子特别沉,肺里缺少空气的感觉特别强烈,我心头一喜,我要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不远处一扇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他戴着口罩,看起来像是医生。他站在那里伸出手,突然朝我挥了挥,那意思是示意我过去。

  我略一惊诧,眼前所有一切随之消失。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回到了水缸里。

  我的肺都快憋炸了,猛地一踩缸底,快速向水面窜去。伸头出去,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那种感觉就像过年一样。别小看这两次憋气,我感到全身的精力和体力在快速流失,身体有一种承受重负荷压力后的疲惫。

  铜锁顺着木梯爬上来,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我摆摆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半天,才说道:“我去了多长时间?”

  铜锁看看表:“三十秒。我一直给你掐时间。”

  “不对劲。”我抹了把脸。

  他问怎么了。

  我愣了片刻,说道:“我到那个地方,感觉过了至少七八分钟,绝对不会只有三十秒。”

  铜锁急得都快挠墙了,这小子好奇心特别重,急着问我经历了什么。我估计我要再不说,他都能脱衣服一起跳进来。

  我把刚才的经历简单说了一下。铜锁眨眨眼,说道:“也好理解,不管你去的那是什么地方,幻境也好,其他空间也罢,时间流失不一样也在情理之中。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空间不同,时间自然也就不一样。”

  铜锁又问我:“你憋气的极限是多少?”

  我想了想说:“小时候到江边游泳,工作以后也经常去游泳馆锻炼,具体时间没测试过,不过在二米深的水底,憋气潜水一分半到二分钟之间,应该就是极限了。咱也不吹牛,这种憋气和把头埋脸盆里完全是两个概念,水下是有压强存在的。”

  铜锁说:“如果你再一次进入那个空间,不是读档继续而是重头开始的话,见到那个白衣人之前,你至少要损失掉三十秒。”

  “是。”我点点头。

  铜锁眨眨眼说:“这样吧,等你体力耗尽憋不住的时候,换我来试试。看看咱们两个是不是出现在一个空间里。”

  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建议也不错。虽然不知道解铃发生了什么,但至少我觉得进入那个空间是没有危险的。觉得不行就回来呗。

  这次我做足了准备,用鼻子深深吸了一下,然后张开大嘴又含了口空气,又一头扎进水里。

  盘膝打坐,意识模糊,我再一次进入幻境。

  一睁眼,我就看到墙上转动的纸风车。

  心说,坏了。

  再次出现在幻境里,居然又是从这间房间开始。难道真的像铜锁所说,重头开始到那个白衣人出现,这之间我要损失三十秒了。到这里,真是寸时寸金,一秒钟的时间都要尽可能的不浪费,更何况三十秒了。我打开房门,走到外面的走廊。依旧是红色,前后没有尽头,空空荡荡。

  我记得我是向右手边走的,我依旧转向右边,我在出来的房间门上用手指甲扣出一个标记。然后顺着走廊走了一段,那人还没有出现。

  我下意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没戴表。我忽然醒悟,到了这个地方自己是什么人,还是我吗?我有过一次刘东阴魂上身的经历,那时候我已经完全变成了刘东,现在的情况会不会也这样?

  我往身上看看,这一看就愣住了。

  我全身赤裸,光着屁股,看双手双腿和双脚,依然是我的身体。也就是说,即使我来到这个莫名空间,最起码也是带着我的肉身记忆一起来的,并没有依附在什么人的身上。

  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道门开了,走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冲我招手。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走过去,有什么花招老子都接着。

  我来到他的身前,他用手指指房间门,示意让我进去。我抹了把脸,直接走进门内,一走进去里面是个玄关,面积还挺大,墙上有一排衣钩,下面挂着许多黑色的衣服。

  那人张嘴说了句话,声音含在口罩里,根本听不清楚。他没说第二遍,而是做了个手势,示意我拿一件衣服穿上。

  我犹豫穿不穿,倒不是说我有洁癖,毕竟光着身子,穿上莫名其妙的衣服,一旦有皮肤病传染呢,裤裆里再藏两个虱子怎么办。那人就站着看我,一脸冷漠,那意思是你不穿就无法进行下一步。

  我想了想,还是走到衣钩前拿起一套黑色衣服,给自己套上。裤子是普通家具绒裤,衣服是套头衫,上面戴个帽子。我下意识把帽子扣头上,遮盖住面容。

  他指了指里面的房间,让我进去。我光着脚踩着地板走了进去,转过屏风,里面的房间面积并不算大,六十来平,完全日式风格。地上铺着榻榻米,四面墙上挂着日式风格的笔墨山水,色彩清晰浓艳,笔构精致细微,有点类似浮世绘。看着很舒服,就是隐隐觉得画里透着一股妖气。

  房间一角,坐着十几个人,令我惊讶的是,全都是穿着我这么一身,黑衣黑裤,黑帽罩头。一个个垂着头,看不清长相,虽然彼此坐着很近,可是没有任何交流,气氛又压抑又诡谲。

  我在后排角落找了个空地坐下,这里光线暗,适合隐藏和观察。我心里暗暗纳闷,难道这些人和我一样,都是在水缸里憋气通灵进来的?

  我们这些人的前面,是一大片空地,大家面向这里,那情景就像一会儿要表演什么节目。我坐着等了一会儿,又陆续进来几个黑衣人,坐在人群中。我心里暗暗着急,时间越来越紧迫,离极限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侧门一开,进来个穿着和服的少女。脸上擦着厚厚的白色粉底,艳红嘴唇,踩着小碎步来到前面的空地上。她手里拿着类似灯笼一样的东西,放在地上。然后轻盈摘下那东西的上端,用扦子捅两下,里面渺渺飘出白烟。我这才看明白,这不是灯笼,而是一种很精致的香炉。

  那少女把香炉盖子扣好,规规矩矩面向我们跪在榻榻米上。她本来垂着头,此时缓缓抬起,煞白煞白的脸就这么看着我们。

  我藏在后面,看得心惊肉跳,这里气氛实在是诡异,处处透着不合情理。

  那少女本来僵硬的面容突然一动,嘴角一咧,一呲牙,露出里面黑黑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