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六十五章 释放

第六十五章 释放

  我被这个和服女人的举动结结实实吓到了。

  我有点历史常识,知道黑齿是日本古代女人的一种扮相,可此时此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脸白如纸的女人,红着嘴唇,突然呲牙,露出满嘴黑黑的牙齿,而且摆出这个动作后一动不动,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像是后现代风格的行为艺术。

  此时此景到不说多可怕,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膈应。莫名其妙的人,做出莫名其妙的动作。整个房间的气氛,有种形容不出来的妖邪。

  那女人呲了会儿牙,慢慢合上嘴,缓缓站起,挪着小碎步从侧门出去。

  我在默默估算时间,生怕到了肺活量的极限而不自知。我有种很可怕的感觉,我沉浸在这个幻境里,会完全感觉不出现实中身体的异样。就是说,就算我在现实世界里窒息死亡,我在幻境里也会继续经历下去。到时候真是死都不知什么时候死的。

  如果我过了自己的极限时间,再想回去的话,会出现什么状况?我的意识还在,而身体已经死亡了。

  极限两分钟,进到这扇门就已经过了三十秒,按照这个时间比例,目前过了现实中的多长时间?

  我打定主意,再等片刻,如果出现的情景还是这么不着调,我就赶紧回去。千万不能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正想着,只见侧门一开,传来“吱吱呀呀”轱辘转动,摩擦地面的声音,从外面居然推进一台医疗床。这种床是医院常用的,下面带四个轱辘。床上平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白被单,被单特别短,只是盖住身体的中央,露出了双腿双手。

  这个人就是刚才的和服女人,此时已洗净铅华,面目瘦削。她全身赤裸,胸部高高耸起,满头黑发披散在床边。推床的是两个穿着灰袍的男人。灰色袍子非僧非道,双臂袖口异常宽大,几乎拖地。他们两人扎着古旧的发髻,面目模糊,像是两团灰蒙蒙的影子。

  床推到空地的中央,两个灰袍人垂手站在一旁。我心里一颤,隐隐有种感觉,正戏要开始了。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油脂香味,应该是香炉里香料发出的。这块空地上白烟飘渺,所有一切都朦胧起来,看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意境。

  我按捺住回去的冲动,静静看着。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直维持着现状。十几个黑衣人坐在角落,前面空地上停着医疗床,床上躺着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两个灰袍人呆呆站在一边,满屋香气翻滚。

  我又等了会儿,房间里还是这般样子,心想去他妈的,老子不等了,现在就回去。

  意识开始消散,我全身发冷,肺部紧紧收缩的感觉在刺激着我,我要回去了。就在这时,场景突然发生变化,从侧门走进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我心念一动,意志猛地一坚定,身上那种不适的感觉顿时消失。我又打定主意不走了,看看再说。行进到这种地步,非常不容易,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又得从头开始。

  那两个白大褂,从地上捧起香炉,围着医疗床转圈。香炉从炉盖缝隙里飘散出股股白烟,随着他们的行进,在空中拖曳出几条细细的烟痕,情景很是诡谲。

  转了几圈,他们把香炉放到地上,然后站在医疗床旁边,紧紧盯着躺在上面的女人看。

  这种情景,有点像举行的什么仪式,古里古怪,根本瞧不出端倪。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觉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房间里不知何时,生出一股淡淡的臭味。这种臭味并不强烈,闻着感觉湿漉漉的,像空气里弥漫着浸泡腐尸液体的水雾。令人很不舒服。有点恶心。

  我的目光落在医疗床上,突然惊讶地发现,床上这个女人身上不知何时长满了斑点。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想起哥哥罗二米,他得了那种病之后,全身长红斑。眼前这个女人皮肤上的斑点,每个都很大,呈暗红色,十分浓郁,和我二哥身上的斑点有些不一样。

  这个女人一直在那躺着,一动不动,这些斑点也不知是怎么出来的。我心念一动,全身随即恶寒,我靠,这不会是尸斑吧?

  我紧紧盯着这个女人,她果然在缓缓腐烂。先是尸斑,而后皮肤肿胀,开始渗出尸水,一滩滩顺着床缘滴滴答答往下落。一个人要腐烂成这种程度,就算是高温状态,也不会分解得这么快。眼前女尸的情景,就像拨快了时钟,她在呈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满屋子都是猛烈浓稠的腐臭味,就算是香炉都压不住这种气味。

  床上的女人已经腐烂成了巨人观,整个尸体膨胀成庞然大物。脸部深紫肿大、眼球暴突、嘴唇又厚又肥外翻着,一张脸扭曲变形,让人实在无法目睹。那两个白大褂把女尸身上的白被单揭下来扔在地上,整个尸体暴露出来,像是泡在深水里很长时间的烂麻袋。

  我虽然看不到身边这些黑衣人的面容,但能感觉到他们和我一样,处于一种极大的震撼和恐惧里。

  房间的气氛实在太妖,墙上悬挂着颜色饱满的精美画作,和眼前这具高度腐烂的黑色尸体形成鲜明对比。

  那两个白大褂开始行动了,其中一个从医疗床下面拿起一个托盘,上面摆着各种工具。另外一个从托盘上拿起手术刀,慢慢走到女尸的头部前,蹲下来,缓缓用刀子割开腐烂的头顶。

  一股浓烈的尸水从创口里喷出来,顺着手术刀往下流,可那人丝毫不以为意,继续割着。

  房间静悄悄的,谁也没说话,真是落根针都能听见。我看得屏息凝神,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

  两个白大褂配合得很默契,这边割,那边马上递过来下一件工具。这是一根细长的铁扦,蹲着的白大褂取过这根扦子,慢慢伸进女尸头顶割开的创口里,细细地拨弄着,似乎女尸脑袋里藏着什么东西,他正在很仔细地寻找。

  拨弄一阵,他做个手势,端托盘的白大褂把盘子放到一边,从医疗床下面又翻出一台相机。他拿起相机对着女尸,来回扭转相机前的镜头,进行对焦。

  两个人,一个蹲着拨弄铁扦,一个站在床旁边拿着照相机拍照。我看了一会儿,发现了规律。拍照的白大褂并不是随手瞎拍,而是等待拨弄铁扦那个白大褂的信号。他们似乎在实验什么,拨弄一阵,就拍一张。整个流程非常严谨。

  相机是拍一张马上就出来一张,不大一会儿,就照了四五张照片。拨弄铁扦的白大褂站起来,脱掉手里的胶皮手套,接过这些照片看了看。然后,他拿着这些照片慢慢向我们走过来。

  我顿时全身一凛,身体有些发僵,能感觉到身边这些黑衣人都非常的紧张。

  那个白大褂把照片在手里全部展开,似乎是让我们看。我揉揉眼,仔细去看,第一张和第二张的照片上是清晰的尸体。而从第三张开始,照片上的内容有点变化了。

  在尸体的上面,似乎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白雾。这个白雾在前两张照片里都没出现过。整个拍照过程,我是全程观看,并没有看到有人把雾气引向尸体。也就是说这层白雾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从尸体内部生发出来的。

  我咽了下口水,真他妈邪性,尸体为什么会蒸发白雾?

  到了第四张照片,更是邪得离谱。那些白雾逐渐凝聚成形,似乎是个人。冷眼看上去,就像有个半透明的白色雾人趴在腐烂的女尸上。

  最后一张,也就是第五张照片,我看了以后差点没吓死。

  那白色的人影已经实体化了,正面朝上,躺在女尸的身上。那是一个脸色苍白没有眼睛的女人,整张脸又细又长,双目空洞,最恐怖的就是那张嘴,张得大大的,似乎在用尽全力张开,像是呐喊,又像是惨叫一般。

  我突然明白了,这个白色人影就是腐烂女尸的灵魂!两个白大褂确实是在做实验,他们似乎通过刺激死人脑子里某个器官,能够放出灵魂。肉眼看不到灵体,不过可以通过拍照记录下来。

  白大褂把照片收起来,挥挥手,一直呆立的两名灰袍人,推着医疗床上的女尸出了侧门。空地上依旧空空荡荡,我到现在没缓过神来,刚才的一切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时间不长,就听门外“嘎吱嘎吱”轱辘声响,又推进一辆医疗车。床上躺着的人已经换了,换成一个男人。他全身赤裸,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白被单。

  一看到这个男人,我惊讶地差点跳起来。他居然是,铜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