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六十七章 回来

第六十七章 回来

  圣姑拍拍那只猫的脑袋,白猫“喵”慵懒地叫了一声。寂静房间里,突然多出这样一声拉长的猫叫,听来像是婴儿在哭泣呻吟。

  我背靠镜子,不敢回头去看,手里紧紧捏着解铃的木偶。

  那只猫叫过一声之后,房间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周围一片死寂。我甚至听不到圣姑的呼吸声,也不知她在做什么。此时的气氛实在压抑,我浑身难受,恨不得一头撞死,实在是憋不住,慢慢回头去看。

  角度很是狭窄,我仅仅能看到一条缝隙。圣姑背对着我,正盘膝坐在案几上。她左手拿着一个木偶,右手提着一只毛笔,蘸着朱砂,正在很用心地给木偶画着脸部的五官。

  看到此时此景,我如遭电击,这一幕简直太熟悉了!我想了起来,当初在雷子自杀的仓房里,有一面古里古怪的镜子,我曾经在镜子里,看到圣姑正在提笔画木偶。

  当时那个房间,她的一举一动,那种气氛,和现在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那只白猫正趴在她的膝头,十分慵懒,眯缝着眼舔着小爪子。

  圣姑画得十分认真,整个过程中身体纹丝未动,房间的气流似乎也让她这种宁静所染,犹如实质般静静流淌。案几上那盏红烛,火苗忽起忽落,无风闪动,真是诡异到没有话说。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慢慢收笔,把手里的木偶立在案几上。我一看就傻了,犹如一道闪电掠过大脑,整个人完全崩溃。圣姑手里所画的木偶,那是一张极为熟悉的脸,我犹如在照镜子。没错,她画的木偶就是我。

  圣姑懒懒地伸个懒腰,那只猫“喵喵”叫着,一人一猫如果换个场合,那是非常和谐的情景。可此时,却散发着无法言说的妖魅。

  圣姑站起身,慢慢走向窗前,推开藤窗,外面无风,空气很好,似乎能隐隐听到远处虫鸣之声。这地方就像在印度或是南亚某处偏僻的山里,避世修行的所在。

  她再回来时,我看到她手里多了一朵玫瑰花。她盘膝坐在案几旁,右手拈动玫瑰花下面的花枝,那花在她手里来回转动。白猫趴在她的脚旁,眯缝眼看着,喵喵轻叫。

  圣姑忽然重重一拈,无数花瓣从茎上飞起,盘旋飞向天空,洋洋洒洒下了一场花雨。下一幕发生的事简直惊瞎我的狗眼,她陡然出手如电,突然抓住猫脖子,往天上一送,那只猫就像被隐形的线勒住,整个挂在半空,全身伸直,四肢乱蹬。猫脖子似乎被勒,发不出大的声音,喉咙里只是“嘶嘶”怪叫。花瓣纷纷落下,落红成阵,落得那只猫满身满头都是。

  白猫挣扎一阵,渐渐不动了。我看得屏息凝神,手心全是汗。这时,出现一幕怪事。在这只猫的后面,出现一个白色的人影,淡淡薄薄,恍若透明,她全身赤裸,披头散发,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

  那个人影渐渐回过身,正面朝着镜子,我看得仔细,她正是蕾蕾。

  她是怎么出现的?看她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鬼吧。我联想起不久前在那间满是浮世绘的房间里,白大褂们做的实验,心底泛起一阵寒意。蕾蕾不会是这只白猫吧?猫死了,释放出灵魂,就是她?!

  她正对镜子,我不敢再探头出去看。蕾蕾和圣姑此时一起看向镜子,我只要稍微露头,肯定会被她们发现。

  等了一会儿,房间里死寂无声,没有任何动静。我紧张到爆,牙床子发痒,全身起鸡皮疙瘩。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觉得再这么等下去,肯定离死不远。

  我慢慢回过头,就这一回头,好悬没把我苦胆吓破。镜子的缝隙中,我看到了圣姑的眼睛。她的脸贴在缝隙上,眼睛一眨一眨,正死死的盯着我。

  我惨叫一声,猛然站起,带的镜子整个摔在地上。

  圣姑却不知怎么,瞬间移了位,此时正远远坐在案几旁,冷冷看着我。

  全身赤裸的蕾蕾张开双臂,如同一股白风在空中漫卷,无数花瓣激起,她缓缓飞向我。耳旁出现嘤嘤的声音:“我会好好爱你的。”

  此时此刻,无比妖媚的气氛简直让人爆炸。

  我实在受不了,把解铃的木偶重重往地上一扔,我要砸碎这邪恶的一切!

  就在这时,我全身一软,意识模糊抖动,身体说不出的难受,又痛又冷。就感觉周围一片混沌,这种感觉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可能一分钟也可能十分钟,突然一下,脚踏实地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感觉全身的感知都在复苏,都在如饥似渴地接触世界。

  我心里很踏实,忽然明白一件事,我回来了,回到现实世界了。

  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这时,有人叫我的名字:“罗稻,罗稻。”

  另外一个人声音:“快看,心电图有反应了。”

  此时的我像是鬼压床,明明知道一切,可就是醒不过来。我努力要起来,要排解身体的束缚,无比强烈的求生欲望在刺激着我。我大喝一声,陡然睁开双眼,一片白花花的光亮,妹妹罗小米惊喜的声音:“我哥醒了!”

  这才看清一切,床边是铜锁、秦丹、我妹妹罗小米、佟雅和她的男朋友大刘,还有大刘的朋友二龙。我还看到一个最为熟悉的人,解铃。

  “怎么样?”铜锁走过来问。

  我看了他一眼,疲惫地闭上眼,全身没有一分力气。我妹妹叫来医生。我感觉到医生在床边走来走去,应该是检查监控的数据,然后又问了我几个问题。他说:“休克那么长时间还能活回来,不容易。一般像他这种病人,即使醒来也会脑死亡,变成植物人的。”

  他让我动几下手指和脚趾,没有大碍,便告诉我这些亲友团,再观察几天,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我叫过铜锁,颤着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拍了拍我的手掌,做了个眼色,我明白了,现在不是讲话的时机。

  大家看我没事,长舒一口气,一起到外面吃饭去了。解铃没有走,病房里空空的,只有我和他。

  我侧脸看外面的天色,已近夕阳,天边是金黄一片。我问他昏迷了多久,解铃告诉我快一天了。

  “谢谢你罗稻。”他冲我笑笑:“这次真是玩大了,没有你我回不来。”

  “我曾经在幻境里见过你的人偶。”我说。

  解铃点点头:“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地方。”他从兜里掏出一页黄纸递给我,我没什么力气,他拿着给我看。

  黄纸上有红笔龙飞凤舞写了四句诗:欲解铃中困,需求稻花香。龙婆八首将,降魔何须忙。

  “这是?”我疑惑。

  解铃道:“我被困在圣姑那里,肉身被师妹带到了三太子的道场。这张纸上的字,是小辉请乩,三太子上身后写出来的乩语。你看,第一句话写的是我的困境;第二句话里的稻花,指的是你。要解我的困境,只有你罗稻。后来事态的发展,确实也应了这个景。”

  我脑袋还有点晕:“后两句呢?”

  解铃沉吟一下:“这里有个渊源,我、小辉、小雪还有五个人,同为道门,属于龙婆班。我们龙婆班的八个人号称八家将。后面这两句诗的意思是,龙婆班八个人凑齐了,就能降魔,对付圣姑,以解公案。”

  他问我在幻境里遇到了什么,我整理一下思路,回想幻境中那段经历,简直如坠梦中。

  正说着话,铜锁和秦丹回来了,秦丹告诉我,包括我妹妹那些凡人都打发回家了,现在咱们几个熟知内情的人在一起参详。

  铜锁先说,他说我那次进水缸憋气之后,一去就不回来了。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急得团团乱转。虽然我说的明白,已经留下遗书死便死了,可铜锁还是挺讲义气,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把我一个人扔下不管。

  铜锁告诉我,他当时撞墙的心都有了。等得实在心焦,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他想把我从水里拉出来。顺着木梯爬到上面,他才发现事情很难做。

  我当时是沉在缸底,两米多深的大水缸,他没有任何工具,根本没办法把我捞出来。

  铜锁说,他当时豁出去了,把外衣裤子一脱,穿着裤衩就要往水里跳。他可不是学我和解铃打坐闭气进另外一个世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我捞出来,别让我死在水里。

  他脱个精光,刚要下缸,就在这时,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铜锁说:“你们还记得放着蒲团的老式衣柜吧,那柜门突然之间,无声无息地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