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七十章 鬼阵

第七十章 鬼阵

  厂房荒废很长时间,周围全是野草,走近了像是进了防空洞,冷气逼人。现在我们人多,又有解铃大神坐镇,也就不感觉怎么害怕。到了大门口,连门都没有,里面黑漆漆深不可测。我们打着手电照了照,隐约能看到满地破烂,墙皮剥落,承重柱都露出来了,完全就是老掉牙的地方。

  手电光下,能看到一条肮脏的黄色警戒线软趴趴落在地上。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解铃问黄珊珊,你姐姐在哪发现的。

  黄珊珊指着这栋楼,牙齿颤抖着说,在四楼。

  铜锁发现问题,他摸着脑袋问:“珊珊,这荒郊野外没人来的鬼地方,你姐姐的尸体是怎么被警察发现的?”

  黄珊珊说,这里也不是没人来,听警察说,这地方自杀的人很多,非常邪。还有一些小青年,闲极无聊,拿着手机DV啥的,跑这里探险。姐姐的尸体,就是被一伙探险小队发现的。

  解铃看看我们,说:“铜锁,保护好黄珊珊,你们两个就不要进去了,在外面等着。我和二龙,还有罗稻进去看看。”

  一听这话,铜锁和黄珊珊都不干了。黄珊珊非要看看她姐姐往生的环境,要是她自己来,还真是害怕,现在人这么多,如果不进去看看,心里始终凝了个大疙瘩。铜锁更是义愤填膺,说解师傅瞧不起他,自己也算见多识广,什么恐怖邪门的事没经历过,还怕这个。

  解铃挠头,也没说太多:“都来吧,大家注意安全。”

  我们五个人进了厂房,里面面积挺大,怎么也得几百平。地上脏得没法说,除了垃圾袋破砖头废报纸之类,居然还有很多酒瓶子,有罐装啤酒有白酒的,铜锁甚至还发现有红酒的,他骂骂咧咧说,这哪像鬼屋,一看就是派对现场。

  我们甚至在这里发现有人睡觉的被褥,脏不拉唧,就像刚从垃圾堆翻出来的。二龙十分正经地说:“这里肯定有流浪汉或是拾荒的住过,这些人很可怜,没地方去只能睡这里。”

  解铃指指楼上,示意上楼。

  他走在前面,我们紧紧相随。楼梯只剩下一节节水泥台,走上去都咯脚。我们很快来到第二层。这里就怪了,面积宽阔,四面墙居然熏得黑糊糊一大片,一看就是当年被大火烧过。我们正要往里走,解铃做个手势,示意停步。

  他表情很凝重:“这里应该就是起火地点,我能感觉到有很多阴灵在。”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解铃从包里翻出一沓厚厚的纸钱,递给我们每人一点,让我们就在楼梯口烧,嘴里还得念叨几句。

  打火机点燃纸钱,一股股浓烟升起来,我们按照解铃的嘱托,双手合十,默默念着,诸位大哥大姐,小弟冒然来此,调查凶案,有怪莫怪。

  火烧得很旺,说来也怪,夜晚本来无风,突然就在这二楼大堂里起了一阵旋风,卷的纸钱满空飞舞,那形势真像是有无数阴灵在你争我夺。

  黄珊珊吓得脸都白了,紧紧靠着我,小丫头一个劲地嘴里念阿弥陀佛。

  烧过之后,我们没有停留,直接上了三楼。二龙眼尖,急切地说:“师父,好像有辆车开过来。”

  我们透过破成大洞的窗户,看到远处的野外,果然隐约有亮光闪动,似乎有辆车正在走夜路,朝这栋厂房开过来。

  解铃趴着窗台往外看看,说:“别管它。按计划行事。”

  我们开始往第四层楼上去,这里的楼梯是带拐角的,上下两节楼梯中间带个平台。走到平台的时候,昏黄手电光亮中,我们看到满地的纸钱。这些纸钱很特别,有的散开,有的扎成一捆,而且花纹式样也和普通纸钱不一样。

  解铃让我们别动,他蹲下身,捡起一捆用手电照照:“这是库钱。”

  我心惊肉跳:“库钱是什么?”

  “在古代,人是棺木下葬,库钱就是塞在棺材里的纸钱,用来吸收尸水。”解铃说。

  “可这里也没有尸体啊。”二龙好奇地说。

  解铃点点头:“这种钱也有种用途,是派送给不知名的孤魂野鬼,上面可以不设名号,随领随取。一般这种钱的出现,都要配合一整套玄学之法,这栋楼肯定有高人做过法,大有玄机。”

  我们听得胆颤心惊,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大学问。

  解铃让我们呆在原地,他拿着手电慢慢顺着楼梯上去,只见光影闪动,很快他就消失在四楼的黑暗里。

  这鬼地方又阴又冷,我们等了片刻,解铃还没有下来。铜锁口干舌燥问我要烟,还没等我掏,二龙先把烟拿出来,给我们一人一根,然后擦亮打火机,主动给铜锁点上。铜锁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行啊小伙子,有点眼力见儿,等我和解铃说说,收你为徒。”

  二龙嘶嘶吸着冷气:“师父说我和他没有师徒之缘。”

  “屁吧。”铜锁说:“你说,我和珊珊有没有姻缘?”

  黄珊珊瞪他:“你还有没有点正形。解铃怎么还没回来?”

  正说着,上面光线闪烁,解铃从四楼走了下来。他脸色非常难看,我们赶紧问怎么样。解铃摇头说:“上面果然被人做了鬼阵,很奇怪,我从来没见过类似的阵法。我的能力根本闯不过去,这个阵法似乎保护着中心的什么东西。看来只能请八家将了。”

  二龙兴奋地直搓手:“师父,到时候我能行吗?”

  解铃没回答他,而是看我:“罗稻,到时候闯阵法,你得打头阵。”

  听他这句话,我好像一脚踏空,全身都飘起来,紧张到爆:“这里还有我的事?”

  解铃点头:“由你来引阵眼。我总感觉圣姑设计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你。”

  我心脏狂跳,想起几次幻境中和圣姑幽会的情景,圣姑到底图我什么呢?

  既然四楼这么邪,就算解铃都上不去,我们只能打道回府。从三楼下来,到了二楼,忽然黄珊珊捂着肚子,脸色变得很差。二龙问:“珊珊姐你怎么了?”

  黄珊珊咬着牙说:“没事。”

  解铃停下来看她,黄珊珊一跺脚:“不行了。”她急匆匆往二楼拐角的一个黑糊糊的房间去。

  我们互相看看,铜锁抽着烟说:“内急这是。女人就是事儿多,等等吧。”

  我们等了会儿,突然就听到黄珊珊刚才进去的房间发出“嘭”一声闷响,随即是女孩“啊”的尖叫。我们赶紧跑过去,就看黄珊珊提着裤子,站在门口,哇哇哭。

  解铃扶住她,用手电往里照,脏兮兮的地上有一块特别大的瓦块,摔个粉碎。他举起手电照向天花板,奇怪的是,天花板是水泥抹成的,根本就不是砖瓦结构。这瓦片是从哪来的?

  黄珊珊擦着眼泪说,刚才正在方便,忽然一样东西砸在旁边,黑暗中本来神经就高度紧张,突然来那么一下,谁也受不了。

  铜锁吓得脸有些发白:“解爷,这乍回事?”

  解铃严肃地说:“这里已经有主了,被好兄弟占了。黄珊珊刚才出恭,对它不敬,它略施惩罚。赶紧走吧,离开这里。”

  黄珊珊把住我的胳膊,一步不敢相离,我们急匆匆来到二楼楼口。突然之间,有一股大力推向我,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双脚顿时失去平衡,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幸好楼梯带拐角,不怎么太高,我一直摔到楼梯小平台上,差点没把翔摔出来。整个人都懵了,心跳成一个,好半天都在懵圈,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二龙和铜锁跑下来扶住我,铜锁伸出手在我眼前晃晃:“完了,这小子摔傻了。”

  我这才回过神,颤着声问:“怎么了?”

  “再叫你英雄救美,推你下来的就是黄珊珊。这丫头中邪了。”铜锁往上面一指。

  我看到二楼隐隐有手电光和人影晃动,不时传来女人的尖笑,“咯咯”不停,又细又阴,就跟鬼哭没什么两样。

  他们两个扶住我,上了二楼。我看到靠近窗户的位置,黄珊珊站在那里,垂着头,看不清五官,就在那自己咯咯阴乐。

  解铃面色凝重地站在对面,他一手持手电,电筒朝上,光线直直照向天花板,另一只手浸在这光里,形成剑指,在画符。手走游龙,我们眼见得一个由光组成的凌空金符隐隐浮现,他剑指一指前方的女孩,同时放平手电,那道金符随着手电光一起射向黄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