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七十一章 真气走岔

第七十一章 真气走岔

  黄珊珊被金符打到身体,周围栗抖,嘴里发着狂笑,高一声低一声,大晚上听得浑身发毛。解铃道:“罗稻,二龙听命。”

  二龙还真拿这鸡毛掸子当令箭,全身一凛,走过去一拱手:“师父,二龙听命!”二龙看我没反应,低声说:“罗哥,我师父叫你呢。”

  我无奈上前,也是一拱手:“罗稻听命。”

  解铃一指黄珊珊:“抓住她。”

  话音刚落,二龙“噌”一下就窜出去,这小子真他妈是二愣子,解铃的话就是最高指示,让干啥干啥。他过去抓黄珊珊,我只好也跟了过去。黄珊珊一直垂着头,看不清面貌,那一阵阵笑声发出来,听得人心里发毛。我和二龙一左一右抓住她。

  黄珊珊陡然抬起头,脸色惨白如纸,五官扭曲,鼻子眼睛几乎都凝到了一起,尤其那张嘴,咧着嘴角,似乎一直能挂到耳边。笑容极其阴毒,绝对不像正常人能笑出来的。

  倒不是说此时的黄珊珊本身有多可怕,可怕的是她这种状态,浑身散发着阴寒之气,加上周围诡秘的气氛,真让人腿肚子转筋。我把住她的胳膊,她猛然一转头,眼睛直直盯着我,冲着我笑,我差点没跪地上。

  解铃慢慢走过来,站在黄珊珊身前,缓缓说道:“我让你一条路,大家各自方便,谁知你非蹬鼻子上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从包里掏出一块黄色手帕,上面绣着金丝,形成一道道螺旋的复杂图案。他把这块黄手帕盖在黄珊珊的头上,一只手摁住,嘴里开始吟咒,声音低沉快速,音节连起来隐隐透出一股大庄严。

  黄珊珊发出极为悲惨的声音,“啊,啊”叫着,听来像是饱受折磨。我紧张得汗出如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二龙到是很坚毅,虽然也扛不住,可咬着下唇瞪着眼一直在坚持。

  突然一股大力传来,黄珊珊膀子一甩,把我和二龙全都甩在一边。她空出两只手一把掐住解铃的脖子,十指坚如鹰钩。解铃的脖子很明显凹下去一大块,他的脸色登时就紫了。黄珊珊脸上忽然露出极为诡秘的一笑,解铃情急之中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拳打向黄珊珊胸口。这一拳势大力沉,黄珊珊整个打飞,撞在窗台上。

  窗台本来就没窗户,露着黑森森的洞,黄珊珊从窗户直飞出去。解铃“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张嘴吐出一口血。

  二龙冲过去扶住他,急切地叫:“师父,你怎么样了?”

  “快,看黄珊珊。”解铃强忍着说。

  这时,就听楼下面传来“嗡嗡”尖锐的汽车报警器,我们趴在窗户往下看,不知什么时候,下面停了一辆轿车。黄珊珊从二楼飞下去,正摔在车顶,车玻璃全是裂纹,报警器疯了一样狂鸣。

  女孩全身摊开,侧着脸躺在车顶,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我脑筋一下就炸了,转过头看解铃:“你,你把她杀了?!”

  “下去看看。”解铃一语未了,双腿发软,如果没有二龙撑着,他能瘫软下去。

  我们几个人连搀带扶,从二楼下来,穿过一楼大堂,来到外面。天色漆黑,刮着冷冷的风,几束手电光照过去。这是一辆银白色的家用轿车,黄珊珊还一动不动躺在车顶,比较诡异的是,透过碎成蜘蛛丝的前车窗看过去,驾驶座上似乎坐着一个人,正仰头靠在车背上,好像在睡觉。

  我们赶紧过去,我和铜锁爬上车顶,小心翼翼黄珊珊搀扶起来。我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微微还有喘息之气。解铃说道:“二龙,你和铜锁把黄珊珊带到路边,打电话通知救护车,她从高处坠落,身上可能有骨折,你们小心一些。”

  “为什么不让救护车到这里?”我问。

  解铃道:“不能让他们看到这辆车和里面的死人,不然报了警,我们都有麻烦。”

  二龙俯下身,铜锁小心翼翼把黄珊珊搭在他的背上,又脱下外衣,盖在女孩身上。两个人一个背一个扶,顺着土路走远了。

  现在就剩下我和解铃两个人,解铃喘了口气说:“你不要怪我,黄珊珊刚才并不是中邪。”

  “那是怎么回事?”我问。

  “她和梁小秋一样,应该是被圣姑的傀儡术给控制了。”他说。

  我惊讶地看着他。

  “圣姑这个手段很阴毒,她操控黄珊珊,让我们以为是中邪,在我吟咒用真气驱邪的时候,她突然发难,使我真气走岔,差点走火入魔。当时情况很危急,我如果不施下重手,很可能就会横死当场,我相信黄珊珊会没事的。”他擦擦嘴角的血迹,很是歉疚地说。

  我没说话,心乱如麻。

  解铃拍拍我的肩:“黄珊珊,她会没事的。”

  我苦笑:“你没事就好。”

  解铃摇摇头:“八家将驱魔我是不能参加了,真气走岔,再布驱魔大阵我恐怕不能活着走出来。”

  “那怎么办?”我急切地问。

  解铃没说话,看看黑暗的天空,喃喃说:“只能冒一次险了。”

  他从包里拿出纸钱递给我,让我洒在车的旁边。我用手电照照,死在车里的应该是个女人,穿着红色衣服,手里不知为何拿着一卷卫生纸,在脚下似乎散落着一个白色的药瓶。听解铃说,这个人已经死了。真是莫名其妙,这人突然之间开着车到这里,服毒自杀。

  我问解铃是怎么回事。

  解铃告诉我,这个地方阴气太盛,而且被圣姑布下了鬼阵,能向外散发一种负能量。不但招惹孤魂野鬼,也能吸引意志薄弱有自杀倾向的人来到这里轻生。在这里死的人越多,鬼阵的威力越大,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阴魂野鬼全部吸收进去。如果不再处理,这个地方很快就会成为鬼城。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居然都有些颤抖:“这个圣姑手笔很大,而且才能通天,我现在越来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是我的一个老相识。”

  纸钱扔满车上,解铃本想超度车里轻生女人的亡魂,可真气走岔,也只能作罢。看样子,只能等八家将聚首了。

  我们慢慢走出去,铜锁来了电话,说救护车已到,他们跟着车到了医院,黄珊珊已经推进急救病房。

  我和解铃打了车直奔医院,经过一晚上的折腾,黄珊珊已无大碍,只发现几处轻微骨折。想想也是寸劲,她从二楼摔下去,下面正好停了一辆车,实际空中坠落距离并不长。黄珊珊已经恢复神智,左臂缠着绷带,一身病服,看起来倒也楚楚动人。

  我们照顾了她一宿,四个大男人疲乏至极,尤其解铃,身体连遭重创,显得极为萎靡。黄珊珊这女孩别说是懂事,知道了前因后果也没怪罪解铃,只是开玩笑说,解铃现在欠她一条命。

  解铃笑着说,行啊,你要想取随时来拿。

  黄珊珊眨着眼道:“解铃,我要正经向你求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

  “你说吧。”

  黄珊珊说:“你们八家将去破我姐姐自杀那地方的鬼阵,能不能带着我去?”

  解铃哈哈大笑:“可以,不过你和我一样,属于伤残人士,只能打外围,不能进楼。另外,也得看你伤势恢复得如何。”

  黄珊珊做了个健美造型:“放心吧,本小姐身体刚刚的。”

  铜锁揉揉眼屎道:“珊珊,你啥时候做小姐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你给我滚。”

  这几天,解铃和铜锁给我制造机会。我天天往医院跑,让我妹妹在家煲好汤,我端着保温壶拿给黄珊珊喝。黄珊珊摔伤的事没告诉父母,只有她几个闺蜜和同寝同学知道,我每次去都能看见好几个青春烂漫的女孩说说笑笑。

  去多了,她们也认识了我,互相开玩笑,说珊珊可是班花,罗哥你要泡我们家珊珊,可得抓紧机会。

  我嘿嘿傻乐,黄珊珊瞪我一眼,反驳说我们只是好朋友。我听得意兴阑珊。

  这天我接到解铃电话,说八家将众人档期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到他家商量事,让我也去。他说这样的聚会拿到江湖上,日后谈起来也算美谈,这叫英雄会。

  我搓着手,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真想看看这些高人啊。

  黄珊珊更是不安分,听说有这样的热闹,非要见识不可。她恢复得挺好,我只好答应了。

  晚上,我们从医院溜出来打了车到解铃家,还没上楼就看到楼下停了好几辆豪车。我和黄珊珊对视一眼,果然来了高人。高人配豪车,这都是有讲的。

  到了解铃家,开门的是铜锁,还没进去就听里面热闹沸腾,人声飞扬。正在高声说话的人我一听就听出来,正是三太子的乩童小辉。我们走进厅堂,这里摆满了凳子椅子,乌泱泱一屋子人,真是高朋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