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七十五章 红灯入鬼阵

第七十五章 红灯入鬼阵

  周围人谁也没说话,就看赖樱在那手舞足蹈,像磕了药一样。跳了一阵,赖樱猛然全身栗抖,随手一抄,有人把准备好的火把递给她。赖樱就像杂耍的艺人,使嘴对着火把猛地一吹,就看到一条巨大的火龙从火把生出,蜿蜒盘旋直冲天际。深夜里,突然这么一束猛烈火苗窜出来,在人的视网膜上留下了极深的印记,这一切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周围又恢复一片黑暗死寂。

  “龙婆上身。”解铃喊道。

  赖樱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了,面目阴沉,眼神深邃,完全不像个小姑娘。她掐着腰站在八抬大轿前面,对着龙婆班众人说:“猴崽子们,又遇到难题了?”

  剩下七个人把轿子放在地上,一起下跪抱拳:“还请龙婆成全!”

  赖樱背着手,走路模样有点奇怪,像是拱起的大虾,在七个人面前转了一圈,拍拍二龙的脑袋:“小猴崽子,你是哪位?”

  二龙目光灼灼:“报告龙婆,我叫二龙,是龙婆班替补成员。”

  赖樱点头:“你名中带龙,暗合我龙婆班,确实是机缘。”随后她又问:“解铃,老木呢?”

  解铃沉默半晌才道:“老木舍身取义,已往生而去。”

  赖樱转着转着来到解铃的身边,用手摸摸他光溜溜的脑袋,面色阴沉:“解铃,你为龙婆班八家将之官首将,全身气血不足,真气涣散,还怎么激我降魔大阵?”

  解铃朗朗道:“禀告龙婆,虽然我不行,但我举荐一人可完成此行任务。”

  “哦?”赖樱疑惑。

  解铃站起身,拍拍巴掌,不多时有两个工作人员抬出一个蒲团。蒲团上端坐一人,正是刘洋的肉身。

  “这猴崽子有何来历?”赖樱问。

  “他叫刘洋,自愿进入无间地狱发愿堂,身在油锅心系亡灵,日夜诵咒,普渡众生。人间一日,地狱百年,如今已不知苦熬多少年月,身怀大慈悲,身具大智慧,有他代我入阵,此事定然能成。”解铃说。

  赖樱点点头,表情也有些动容:“不容易。那就请他上来吧。”

  解铃围着刘洋的肉身转圈,嘴里念念有词,大家悄无声息地看着。我偷眼去瞧王晓雨,这女孩咬着下唇,一脸的期盼,那种既希望又担心的小表情真真酥死个人。

  解铃咬破中指,鲜血淋漓,他把刘洋的帽子摘掉,刘洋居然也是个光头。我仔细打量他,这人说实话貌不惊人,也就是个普通人,扔进人堆就找不着,未见得有什么出奇之处。

  解铃用滴血的指头在刘洋光头上画符,嘴里念念有词,他画出的每一笔都极用心,指头行走得极慢,重似千斤,没写几笔,解铃便大汗淋漓,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往下淌。比较奇怪的是,他脸上的脸谱居然一点都没花。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慢慢收指,大口喘了几口气,看着刘洋的肉身喊:“老刘,回来看看吧,大家都在。”

  话音刚落,一直闭着眼睛的刘洋忽然睁开双目,目光冉冉如炬。他为肉身时,就是个普通人,可一活过来,顿时就感觉这人全身流光溢彩,散发出很难形容的气质。刘洋深吸一口冷冷的空气,伸了个大懒腰,慢慢念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铜锁在我旁边嘀咕:“丫就是去了趟阴曹地府,真把自己当诸葛亮了。”

  刘洋从蒲团上站起来,一眼看到解铃,不禁苦笑:“老解啊老解,我就知道,看见你准没好事。”

  这时,从人群里跑出个女孩,正是王晓雨,一下投到刘洋的怀里,一边哭一边捶他:“坏东西,你终于舍得醒了。”

  刘洋紧紧抱着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长长叹了口气。

  铜锁和李扬也来到了他的身边,能看出他们三个人有很深的友情,一起握着手,千言万语不如默默一视。

  有人把风衣给刘洋披上,刘洋看上去还真像刚从地狱回来的人,全身散发着阴森之气,而且眉宇之间,有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沧桑感,整个人的气质配上这件黑衣,简直帅到掉渣,就跟赌神似的。他一手拉着王晓雨,一手施礼:“老解,这么大的场面,到底要做什么,你就说吧,我心里好有个数。”

  解铃道:“八家将已齐,大家先上车吧。在路上,我说给你听。”

  解铃让刘洋开车,那辆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连王晓雨都不能上去。他们两人先走一步,开着车在前面,龙婆班其他人也都上了车,紧紧跟在后面。至于其他事,都由相关工作人员善后。

  我看着解铃和刘洋上了车,渐渐走远,心里酸溜溜的,自己啥时候才能混到跟他们平起平坐。

  我上了铜锁的车,坐在副驾驶。后面坐着圆通和二龙,车上是一干屌丝。我叹口气说:“怎么不上来个美女呢。妈的,不是和尚就是猥琐男,我也就这命了。”

  铜锁嘿嘿笑:“我这么有钱的富二代和你这样的人混一起,我说啥了。”

  圆通在后面道:“两位施主为色所迷,不知开悟自省,小僧实在是痛心啊。”

  铜锁回过头问:“大师,你想不想女人?”

  圆通道:“看女人是女人,看女人不是女人,贫僧已经到了看女人依旧是女人的境界。到了这层境界,想即是不想,不想即想。”

  铜锁发动车子:“得,得,你们和尚一个个全是卖嘴的,我是说不过你。”

  一辆辆车子排成一列,借着无边月色,我们驶出了朝阳寺。看去的这个方向,正是直奔工业园区的废弃厂房。

  大概在下半夜三点左右,车子停在路边。众人下了车,几乎没有说闲话的,一起朝着厂房走去。最前面的解铃和刘洋已经不再交谈,想来这一路上,他们把话都说了明白。刘洋一直抱着王晓雨,王晓雨缩在他的怀里,小女人无比幸福,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

  翻过土坡,我们来到厂房门口,那辆破碎的车居然还在,令人惊异的是,车里那个自杀的人,居然变成了人干。

  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自杀者完全就是一副木乃伊,像是身体里水分瞬间蒸发,皮肤又黑又干,整个贴在骨头上。嘴张的大大的,眼窝深陷,犹如破棉絮,情景十分恐怖。

  圆通摇摇头,双手合十,口念善哉。

  附身赖樱的龙婆皱着眉,看看说:“她的三魂七魄全失,完全被吸走了,好邪的法术。没想到,如今这个年代,还有如此高深莫测的阴邪之术。”

  她抬起头,看看这个厂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过去。整个厂房阴气弥漫,从四楼的窗口居然往外渗着肉眼能看到的黑气,雾雾漫卷,深不可测。都不用会道法,就算普通人见到这栋楼都知道里面肯定邪得要命。

  龙婆班八家将个个面色凝重,看样子这次之行,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考验。

  刘洋苦笑:“老解啊老解,我碰见你就没好事,你就把我往火坑推吧。”

  “这地方难道比你的无间地狱还要难解?”解铃笑着说。

  刘洋摆摆手,没多说什么。他使劲抱了抱王晓雨:“我该去了。”

  王晓雨当着大家的面,翘着脚尖在他腮边亲了一口,十分乖巧地退到一旁。

  解铃走过来,拍拍我:“老罗,别傻愣着了,赶紧的吧,你打头阵。”

  这句话没把我吓得尿裤子,我干笑两声:“还真让我去。”

  “赶紧的吧,大家都等你,我弄这么大排场陪你过家家呢。”解铃说。

  我硬着头皮走过去,小辉从一辆车的后车厢里取出数盏灯笼,一人一盏。连我在内,一共九盏灯笼,一一点燃,里面缓缓燃起红光。

  这些红灯笼亮的透亮、舒服、坦荡,拿在手里就觉得踏实,能够驱散无穷的黑暗。

  解铃招呼八家将围拢到我的周围,每个人用针刺破指头,在我的灯笼里滴血,顿时火焰更盛,红的犹如梦境。

  解铃道:“进入鬼阵后,八家将要在周边镇着阵眼,无法分心。到时候恐怕要你一个人进入核心地域,去面对圣姑。切记,破归鬼阵的关键就在这盏灯笼上,万不可让它熄灭。”

  我走在最前面,刘洋和赖樱尾随其后,其余六人在后面列成一排,我看着黑洞洞的厂房,心里直打鼓。

  刘洋在后面道:“兄弟,该你上了。”

  我提起红灯笼,深吸一口气,慢慢走了进去,他们尾随其后。一进入一楼,马上就感觉黑森森的阴气包裹过来,把我们完全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