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七十七章 秘密的核心

第七十七章 秘密的核心

  我们两个人来到那片建筑群的前面,我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先前我潜水时进来的幻境,大部分是低矮平屋,还有数栋风格独特的精舍。我看了很是感慨,转一圈终于回来了,这里即是我妹妹中邪后到的地方,也是围困解铃魂魄的地方。我们苦苦寻找,没想到这个神秘至极的所在,竟然藏在一栋废弃的厂房里。

  借着灯笼的红光看过去,这片建筑群的深处,隐隐有很多的人影在晃动。刘洋轻轻说道:“这里就是鬼阵的核心,建造这处空间的人很厉害,吸收诸多阴魂,居然自成一方世界。好了,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我吃惊的看他:“你不陪我进去?”

  “我刚刚还阳,身上的阴气太重,进去之后肯定会惊扰它们。我在外面给你吟诵地藏本愿经,用经文为你护法,到里面那些阴灵之体会看不到你的。”刘洋说。

  我紧张到爆,心狂跳:“进去之后,然后呢?”

  刘洋呵呵我:“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应该怎么做,你见机行事吧。”

  我看他,这人也太不靠谱了,里面的情况这么诡异危险,居然让我见机行事?!

  他拍拍我:“别那么大压力,随缘,尽自己能力做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他躺在迷蒙蒙的地上,伸个懒腰,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不再看我。

  此时只有我自己了。

  我深吸一口气,提着灯笼摇摇晃晃朝建筑群走了进去。这片建筑群,我无法想象它是以什么形式存在。说它实实在在存在吧,可进入它的方法只能通过魂灵离体,肉身还进不去。它既不在人间,也不在地狱。

  我知道这里并不是圣姑所说的净土,更像是进入净土的前站。

  汇集手头的资料,勉强可以推导出,圣姑在这里开坛讲法,席下听众都是死去的亡魂或是离开肉身的灵体。经过这里的洗礼,似乎就可以引渡到更深一层的境界,更深邃的空间,那个神秘的地方才是所谓的净土。

  净土比眼前这个地方更难想象,更不可琢磨,恐怕只有圣姑一个人才能说清楚。

  我缓缓走了进去,村庄里的光线比外面要强很多。抬头看天,甚至能看到夕阳和晚霞,四周群树环绕,是个相当幽静的所在。许多灰袍人走来走去,可没有一个能看到我,我提心吊胆和他们擦肩而过。

  我像个没头苍蝇,也不知方向,走哪算哪。走着走着,我忽然想起圣姑制作木偶的密室,直觉告诉我,应该到那个地方。

  可这里的建筑一栋挨着一栋,形似迷宫,走来走去完全迷失了方向。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精舍里灯火透明,许多灰袍人席地而坐,顺着人群的方向看过去,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在高高的莲花座上,圣姑盘膝而坐,正在讲法。

  我小心翼翼凑过去,在能听到声音的范围内停下,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听,说实话一句也听不懂。她说的每个字似乎都认识,但连成句子就完全听不明白,好像不是人类的语言。

  算了,她在这慢慢讲吧,正好让我行动。我抓紧时间,在这一大片建筑群里游荡。这一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在角落里找到那处藤屋。我看到周围没人,一个箭步窜上楼梯,慢慢打开房门。

  里面十分幽暗,和我上次来的情况差不多,四面隔板放着很多人偶,地上陈着一个案几,上面燃着红烛。唯一和上次所见不同的是,在房间的墙边,此时正竖着一个青铜的三足鼎。

  这口鼎特别怪,它是坐在一口底盘很大的炉子上。这炉子很是厚实,表面雕龙刻凤,纹理繁复精致,里面是烧开的水,咕噜噜冒着气泡。怎么形容呢,这炉子有点类似涮羊肉的铜炉。此时,这口青铜鼎封着盖子,正放在此炉的热水里相煨。

  这情景有点玄机,青铜鼎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不能直接用火烤加温,必须要用开水给煨热,这一层层的设计既精致又复杂。

  我慢慢走向炉子,还没靠近,就感觉一股热浪扑面,温度极高。炉子下面的炉灶里,隔着缝隙能看到红红的火苗在窜动燃烧,水中气泡随着温度不断升高不断地上下翻滚。

  我有些纳闷,难道圣姑藏在屋里偷着吃涮羊肉?

  在房间里走一圈,看着琳琅满目的人偶,我忽然心念一动,起了个歪念头。如果我把这些人偶都给烧了,会怎么样?很明显,这些人偶都是圣姑用来控制魂灵的,烧了人偶相当于解救了它们。

  虽然这种想法不是很靠谱,但我此时就是抱着破坏的心思,不干点什么对不起闯进核心区域的自己。我发现这口鼎后面的墙上,靠着一根长长的木棍,棍子头已经烧黑。一看到这东西我就明白,这根棍子就是用来疏通炉灶里火堆的。

  我拿着棍子,趴在地上,小心翼翼把炉灶大门拨开,里面火苗子烧得极旺,呼呼窜动。

  我到墙边随手捧了一大摞人偶过来,扔在地上,拿起一个就往炉灶里扔。炉门很小,那人偶落在炉子口,我再用木棍捅进去。

  火苗窜动,迅速把人偶吞噬,就在大火蔓延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人偶突然睁开眼睛,下一刻便烧得灰飞烟灭。

  烧了一个,我继续烧第二个,不多时烧了七八个。我一拍自己脑袋,这么干烧有啥意思,直接把火苗捣鼓出来,整个房间都给燃了算了。在干这个之前,我得先看看青铜鼎里闷的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灯光闪烁,火光冲天,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我疾步跑过去,趴着门缝往外看,那些灰袍人像疯了一样,到处跑着。整个村庄好像四处起火,形势很严峻。

  这时,我看到圣姑从黑暗中一步一步走来,方向正是我藏身的这间密室。

  我心中念头千转,构想了很多可能发生的场景,突然有个冲动,想和她面对面的对峙,直接单刀直入。可理智告诉我,这不靠谱,还是静观事变为好。我还是像上次一样,一闪身藏在镜子后面。

  只听“吱呀”一声,房门打开,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我听到她轻轻“咦”了一声,似乎非常的惊异。而且这声音听来还有些小女人的委屈,我心里好内疚,生出背着别人搞破坏的罪恶感。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圣姑轻轻说。

  我一拍腿,暗暗叫苦,来时提着的红灯笼忘藏起来,还扔在外面,难怪人家一眼就看出来。我也不躲了,索性大大方方,提着棍子从镜子后面站出来。

  圣姑穿着红色薄纱的衣服,盘膝坐在青铜鼎前,微微侧目对我说:“你闯了大祸,知道吗?”

  “你少在这装神弄鬼,”我大喝道:“你也用不着来诱惑我,我根本不吃你那一套。”

  圣姑没说话,单手掐法诀,朝着炉子凌空一指,说来也怪,炉灶里的火苗顿时消散熄灭,烧开的水也渐渐冷却下来。她看着青铜鼎出神,人就像傻了一样。

  我走过去,想用棍子拨拨她,想想还是算了,她毕竟是个小女孩,这么做太不礼貌。

  “把鼎盖打开。”她忽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心说话,这可是你让我打的。我怕其中有诈,不敢上手,就用棍子去拨弄。圣姑什么也没说,静静坐着看。我三拨两拨,盖子“哗啦”一声掉进热水里,迸溅出不少水。

  我不敢靠近,生怕有诈,站在远处探着身子往里看。

  青铜鼎里居然还藏着一个黑色大罐子。看上去有点像导弹砍掉前后两个尖头,剩下中间椭圆形的部分。罐子表面散发着浓浓的水蒸气,烟雾蒸腾,实在想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圣姑也不说话,眼睛茫然无焦,任由我去做这些事。

  我心脏狂跳,隐隐有种预感,所有的核心秘密就在这口罐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