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八章 水库

第八章 水库

  成鸿德重重趴在桌子上,好半天才迷迷糊糊苏醒。解铃道:“济公活佛已经走了。”

  成鸿德伸个大懒腰,打了个哈欠道:“怎么样,济公帮到你们没有?”

  我说:“济公活佛帮我们占卜了一个地址,说我二嫂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在那里,我们得赶紧赶过去。”

  成鸿德愣了愣:“这么急啊,那好吧,救人要紧。咦,这是什么?”他看到桌上黄纸叠成的纸人,纸人肚子上开着一朵红色的纸花。他伸手要去拿,忽然这只纸人毫无症状中突然燃烧起来,一团火燃过,灰飞烟灭。

  成鸿德脸色有些不好看,他看出这玩意相当邪,摸摸下巴严肃地说:“赶紧去,别耽误救人的时间。”

  我和解铃向他致谢告别,走出成家的农家院。我问解铃,济公活佛说的老七老八是谁。解铃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心不在焉告诉我,老七老八是阴间十二鬼差中的七爷和八爷。我吓了一跳,不敢继续问了,看看表着急说:“这不逗人玩吗,三个时辰才六个小时,这能干什么?”

  现在快到晚上九点,而我们还在这穷乡僻壤的农村,别说能不能到目的地,就算出村回城都要费一番周折。

  我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从济公推算时间开始算,三个时辰以后应该是夜里两点半左右。这时间真是紧张到没法说,一旦二嫂再失去下落,那能不能活着回来真就不好说了。

  解铃一直没说话,他眉头皱得很紧。我们一起出了村,来到外面公路上,大晚上的鲜有车辆经过。农村人晚上睡得也早,一阵冷风,周围一片沉寂,几乎没人影。

  说来也巧,就在我焦急等待几乎要火上房的时候,从村里开出一辆三轮车,后车厢拉了一车的破土豆。开车的农家大哥探出头看我们:“等车吗?要不要搭个便车,我回城。”

  我感动地几乎哭了,三步并两步,生怕他后悔,赶紧爬上三轮车后座。从兜里摸出烟递过去:“大哥,真谢谢你,我们有急事出村。对了,你这是上哪?”

  农家大哥接过烟美美吸了一口:“刚才城里来电话,让我马上拉土豆进城,明早赶个早市。你们是不是进城?如果不进城,我就没有办法了。我这边十万火急不能去别的地方。”

  我紧张得满头是汗:“那就先进城。”我有了主意,让铜锁开车先到城边路口等着,等三轮车到了,我和解铃马上转车,让铜锁拉着我们去,如此无缝对接,最是节省时间。

  我掏出手机刚要打,一转头忽然看到解铃,不由怔住。他表现得很奇怪,双手插着裤兜站在不远处,一直茫然地看着黑夜中的田野,根本没有上车的意思。

  我招呼他:“解铃,上车啊。”

  解铃怔了怔,慢慢走过来。他没有上车,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便签,把便签靠在三轮车的车门上,用圆珠笔快速在上面写了一串字,然后递给我:“这是你二嫂现在所在的地址。”

  我脑子嗡了一下,预感不妙:“你,你不和我一起来吗?”

  解铃道:“这趟你只能自己去了。”

  我一股火冲到脑门子,牙咬得咯咯响。解铃如果不去,就我这小身板加上铜锁那个废柴,遇到危险怎么办?现在还不知道二嫂遭遇到了什么,我能对付的了吗?

  三轮车的农家大哥不耐烦:“走不走?我着急。”

  解铃道:“师傅,谢谢你啊,你拉着我朋友走吧,我还有点事。”

  农家大哥打着火,吭哧吭哧开着车往前走,我探出头大声喊:“解铃,你他妈什么意思?”

  解铃摆摆手,转过身不再看我,他的背影在黑夜中显得有些落寞。

  我突然一下醒悟过来,刚才请乩济公的时候,济公曾经对他说不要入因果,不要扛业力,解铃当时就在那若有所思。我明白了,他很明显是不想搀和我的事,怕背业力惹麻烦。

  解铃啊解铃,你可真行,关键时候撤梯子,把我自己晾在这。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我还帮你找什么彼岸香的线索,我冒那么大风险深入金时光这样的险地,都是为了谁?行,行,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眼下解铃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铜锁,但愿这小子别犯怂。我打电话给铜锁,铃声响过很多遍都没人接,我气得睚眦欲裂,恨不能破口大骂。

  他不接我就打,三轮车沿着公路一路向前,二十多公里也不算太远,晃晃悠悠别看车速不快,可眼瞅着就要开回去了。

  打了十几遍电话,确实没人接,我冷静下来。这年头谁都靠不住,还是自己来。

  这时到了城边,晚上出租车也不少。我让农村大哥停了车,又给他上了一根烟,千恩万谢下了车。

  我在路边拦了几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一听我要去的地方,马上拒载,说对不起不能去。

  解铃写给我的地址是在二沟水库。这地方我自打进城上学到工作,这么多年就从来没去过,也就听朋友们聊起过。这地方算是城市里最险最偏的地区了,只有资深驴友才去过的神秘之地,一般人除非闲的蛋疼谁也不会往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钻。

  这大晚上的,出租车不敢拉这个活也可以理解。现在这么乱,社会上的人为了钱全都红了眼,谋财害命的事情这么多,谁也不敢大半夜往这么个鬼地方跑,一旦遇到歹徒了呢。被抢两个钱,甚至车毁了这都好说,命再万一没了呢。

  我在路边拦了七八辆车,司机只要听到去二沟水库,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看看表,十点多了,我真是急眼了,逢车就拦,不去我就硬上。还别说,下辆出租车的司机是个退伍兵,长得干瘦精明,听我去那个地方也是犹豫了一下,可能是艺高人胆大,他说去那也行,必须要这个数。一下就宰了我三百块钱。

  我也没和他计较,能把我送去就行。

  大晚上的,路上也没个车,跑起来嗖嗖的,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二沟水库。二沟水库顾名思义,这里原本是本市最大的蓄水库,后来不知怎么荒废了。大晚上到了这地方,夜深人静,万籁无声,只看到黑黝黝的群山,远远一汪大水,心里还真是打鼓。

  不得不说兵哥哥够意思,三百块钱花的不冤,一直把我拉到水库边的堤坝上。再往里,他就不敢去了,我把钱给了司机,车灯一开调头走了。看着车子走远,我这颗心啊,砰砰乱跳,一会儿我怎么回去呢?

  这里也怪,虽然天空挂着月亮,可黑云重重,光线很差。我一手捏着便签,一手用手机照明,很仔细地看看上面的地址。

  便签写的很清楚,二沟水库往北三里地,面东向西,踪迹自现。我是个方向痴,别说晚上了就算白天,都找不着东南西北。没办法,我在手机里调出指南针软件,让它指示方向,也不管对错了,朝着手机指向的北面摸黑走过去。

  手机电池也快没有了,得省着点用。往北走,地势越来越高,不知不觉进了山。

  大半夜的,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树影摇晃,实在有点恐怖。我气喘吁吁走了也不知多远,脑子里一直琢磨,二嫂怎么会被绑到这个鬼地方来?真是奇哉怪也。

  站在一处高地方,我手搭凉棚四下里看着,远远的地方,黑黑月光下,隐隐有一些散落的平房。我心念一动,莫非就在那里?

  我加紧步伐,连跑带颠,也是特别紧张,居然感觉不到累。很快来到离这些房子不远的地方。我多了个心眼,没急着过去,而是藏在土坡下面,探头去看。

  细细一看,就觉得不好。在这些平房的前面,竖着一道铁丝网。这道网相当高,大概二米多,还有道大铁门,上面挂着锁。透过铁丝网能看到里面的空地上摆着许多破烂,有的堆成了小山,看样子这地方应该是一座垃圾收购站。

  我仔细观察,大晚上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知这些平房里有没有人居住。

  又等了会儿,身上越来越冷,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我一狠心,去他妈的,不等了,进去看看。

  我猫着腰从坡后面钻出来,一路小跑来到铁丝网前。这次距离近了,透过网眼看进去,里面确实没有人。我轻轻晃了晃铁丝网,感觉还挺结实,心一横,豁出去了。我踩着铁丝网开始往上爬。

  铁丝网造的缺德,网眼特别小,手指头扒在上面根本没有着力点,勒得我手指头都紫了,好不容易爬了半高。突然之间,一直静悄悄的里面,突然亮起刺眼的大灯。灯光霎时铮亮,一下射了过来,晃得我眼都快瞎了。

  那一瞬间我几乎吓尿,心一直往下沉,心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