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十三章 预谋杀人

第十三章 预谋杀人

  我吓了一大跳。

  这些人都是道上混混,我没和他们接触过,不过用我的道德观去看,他们虽然坏总该有个底线,玩玩女人吸吸毒就算到头了,没想到冬哥直接说出杀人的话。

  冬哥看我们不吭声,他问:“你们相信甘九的话吗?”

  赵癞和我没说话,大刚道:“不怎么相信,说的太玄。”

  “就是。拿我们当傻子耍,”冬哥眼神发光:“他这一路上对我们呼来喝去,我早就忍不住了,要不是怕坏了上面的大事,我他妈早就一榔头砸死他。这深山老林就我们几个人,只要我不说,你们不说,悄无声息弄死一口子,是很容易的事。怎么样,干不干?”

  他扫了一圈我们。冬哥此时的神情和眼色不太对劲,有一种很难形容的亢奋,脸色微微发青,眼角眉梢带着浓浓的戾气。

  “大刚,你说句话。”冬哥眯着眼催促。

  大刚很明显挺怕冬哥,挠挠头皮,半天才说道:“行,冬哥说啥是啥。”

  冬哥直接点将:“老赵,你的意见呢?”

  “行。”赵癞挺痛快。

  冬哥看我:“稻子,咱们可都是自家兄弟,我是真拿你当我的兄弟处,你什么意见?”

  冬哥眼神太可怕,我不敢和他对视,垂着头不说话。

  冬哥不耐烦:“不同意,是不?”

  赵癞暗地里拽了我一下,我深吸口气,慢慢说道:“冬哥,听你的。”

  冬哥这才露出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不过,”赵癞说:“我们四个人出去得守口如瓶,谁也不能说出去,这件事如果让上面知道了,我们全都得死。”

  冬哥嘴角缓缓咧着,露出森森的鬼气,他盯着我:“谁要说出去,不用别人动手,我先杀他全家!”

  统一意见,我们散开,我拿着锤子垂头丧气钉着钉子。赵癞蹲在旁边,我实在忍不住说:“我可不杀人啊,别拖我下水。”

  赵癞道:“你没看见冬哥刚才的眼神?你要不答应,他能先捅了你!我太了解他,这小子出道靠的就是心狠手辣,尤其最近这段时间让他打残的人不在少数,下手越来越黑。你不杀人,我就能杀吗?当时候见机行事吧。”

  天空忽然轰隆隆作响,乌云翻腾,他催促:“快点支好帐篷,要下雨了。”他站起身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叹口气,心里遍布阴霾,抑郁得吐不出气来。看来这次进山是无法善了,要出大事。

  撑好帐篷,甘九也从定境中醒来,招呼也不打,自行找了一顶帐篷先住进去,告诉我们谁也不能打扰他。

  看他走进帐篷,拉上锁链,冬哥一口浓痰吐在地上。我在旁边看着他的脸,心里有些毛毛的。冬哥脸上透出一种很奇怪的气质,这种气质让人感觉非常可怕。

  我和赵癞躺在睡袋里,谁都没说话,我们就这么躺着,盯着帐篷顶端发呆。外面风很大,呜呜的,听来非常可怕,吹得帐篷哗啦哗啦抖响,像是有很多黑影正在从帐篷旁边掠过。

  这种沉默让我很不舒服,找话题说:“赵癞,你和俏俏怎么认识的?”

  赵癞沉默片刻,说道:“她被人欺负,我替她出头来着。后来她得了很重的病,不在夜总会干了,是我拿钱帮她治病,一直照顾她。”他顿了顿说:“我喜欢她,能为她做点事,我觉得挺好。”

  他说得很平静,语气里却能听出对这个女孩子有着极深的感情。

  我们没在说话,外面“噼里啪啦”下起大雨,雨点很大,砸在帐篷上,发出很响的声音。帐篷用的是太空棉,能够极好隔绝外面的温差,可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帐篷里有一股清冷的空气在盘旋,情不自禁浑身哆嗦。

  我裹紧睡袋,心想还是睡过去吧,要不然时间太难熬了。正迷迷糊糊,隐约听到赵癞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我也没做理会。

  这一觉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恍恍惚惚之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声音很是清幽,带有一定的旋律,听来像是某种乐器,清幽里又渗透着哀丧之感,呜咽如鬼,听得让人不舒服。

  赵癞一翻身坐起来,我也爬了起来,我们把帐篷锁链拉开,探头出去看。外面已经是黑夜了,浓云密布,几乎看不到月光。周围太黑,伸手不见五指。雨水还在滴滴答答下,空气极为潮湿,相当阴霾。

  赵癞摸出狼眼手电,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照射过去,只见靠近水潭的大石头上,甘九什么雨具都没带,就那么站着。他侧对帐篷,双手捧着什么东西,正放在嘴上吹。

  冬哥披着冲锋衣,戴着头罩出来,低声骂骂咧咧:“草你妹子的,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们四个人蹲在帐篷后面看着,甘九远远站在那里,似乎没看到我们,还在一心一意地吹。他如果吹好听点也就罢了,那声音沉缓悠长,呜呜如夜风临窗,狼嚎鬼哭,大半夜听得人全身森寒。音之幽幽,如鬼火跳动。

  大刚咬牙切齿:“冬哥,现在弄死他得了。”

  冬哥的脸被蒙蒙细雨打湿,他摇摇头:“不行,等找到那个什么灵砂再说。我们必须完成任务才能出山。到时候就说找灵砂的地方特别危险,甘九中了机关埋伏,死无葬身之地,尸体都找不着了。”

  “怎么会有机关?”大刚傻乎乎问。

  冬哥骂:“盗墓小说都白看了,那些墓穴不都有机关吗?毒箭毒砂什么的,咱们四个到时候统一口径,对对词,别说漏了。”

  这时甘九已经停下声音,冒着雨慢慢走过来。冬哥站起身,像换了一副面孔,憨笑着说:“九哥,你吹的是啥啊,恁的好听。”

  甘九淡淡道:“这是古埙,这里地势不俗,风水古怪,我正在用埙音作灵气定位。”

  我在旁边说:“楚霸王四面楚歌的时候,刘邦让人吹的就是埙吧。”

  甘九看看我,笑:“小罗不错,还知道这样的典故。大家带好工兵铲,帐篷不要动,简单带点必要的东西,马上跟我走。”

  大刚苦着脸:“九哥,这大半夜的光线那么差能干什么?明早再说呗。”

  甘九凝重地说:“不行,地表灵气稍纵即逝,西北方有些古怪,和师父的羊皮卷一处地点暗合,我们过去看看。今晚大家辛苦辛苦,你们做的这些事我都看在眼里,出去之后上面不会亏待大家。”

  冬哥招呼:“九哥讲究人,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就卖卖力气。”在他眼里,甘九已经是死人了,现在迎合无非就是猫戏老鼠。

  我们四个带了工兵铲,拿着尼龙绳头灯钢管等物,背着登山包,跟着甘九轻装简行。虽然打着狼眼手电,刺破雨幕,可是今天不知怎么,黑得邪乎,可视度极差,根本就看不清道路。

  甘九往哪领我们就往哪走。

  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大概四十多分钟,眼前又出现一潭深水。周围悬崖上并没有瀑布流下,潭水周围长满了地表植物,看样子这里的水和我们驻扎的地方不一样,应该能够饮用。

  甘九用罗盘定位,来回走了几趟,用脚踩踩:“就是这,挖!”

  这里是在崖壁后面,避风不避阴,潮气特别重,大刚用铲子一拨弄杂草,地上无数的小虫翻涌往外跑,手电光下,黑麻麻一片,让人头皮发麻。

  冬哥咋咋呼呼:“赶紧挖,谁也别偷懒,九哥说话不好使咋的?”

  我们戴上劳保手套,握着工兵铲,头上戴着头灯,开始吭哧吭哧挖坑。下过雨,这里又潮,地表土壤很软,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出一大堆。

  甘九打着手电在旁边照着,我们四个人你一铲我一铲开始狂挖。

  挖了大半个小时,挖下去快一米了,已经挖出很明显的坑,四面的雨水顺着土坑边缘往里流,头灯光芒照射下,能看到细细密密的小雨还在飘着。

  甘九说:“停什么,继续挖啊。”

  冬哥不易察觉地冷笑一声,脸上杀机陡现。挖着挖着,他用铲子头轻轻敲了敲我们三个的铲子,我们一起抬头看他,冬哥做了个眼色。

  我心脏狂跳,他真是动了杀心。虽然还没找到九转灵砂,可此时此刻,估计已经到了他忍耐的极限。

  我一边挖,脑子里一边转,怎么办?让我杀人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也不能看他们杀人而坐视不管。我打定主意,不管什么境地都不能违背自己良心,如果一会儿冬哥发难,我就先对付他。冬哥看似强壮,其实让酒色掏空了身子,应该不难对付。关键是大刚,这小子又粗又壮跟牛一样,不知赵癞能不能应付得了。

  冬哥停下铲子,伸个懒腰,忽然说道:“九哥,好像挖出东西了。”

  我们三个都停下来,冬哥眼神犀利,对我们使了眼色。我紧张得都快尿了,紧紧握住铲子把,牙齿咯咯作响。

  甘九果然走过来,站在坑边用手电照照,其实他什么也照不出来,这个地方不知怎么搞的,极其背光,手电光到这里微弱不少,黑暗凝如实质,紧紧包裹着我们。

  “挖出什么了?”他问。

  冬哥慢条斯理地说:“不知道啊,硬邦邦的,好像是石头吧,要不委屈你老下来看看?”

  甘九不疑有诈,一纵身跳到坑里,挤到我们中间,蹲在地上看:“在哪呢?”

  这时,甘九正好背对我,他的后脑就在我的铲子边。

  冬哥看着我,做了个封喉的小手势,意思是赶紧让我动手。我汗如雨下,紧张到爆,几乎喘不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