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十四章 是什么

第十四章 是什么

  冬哥一个劲使眼色,我紧紧捏住铲把,甘九蹲在地上浑然不觉。赵癞和大刚盯着我,蒙蒙细雨飘散,气氛紧张凝重。

  此时我已经构思出最恰当的选择。那就是,先干躺冬哥,再联合赵癞制服大刚。杀人的活儿我是绝对不会干的,这是底线,也是大原则。

  这时,甘九忽然道:“唔,有点意思,这东西有点古怪,继续挖。”

  他站起来,跳到坑外,用手电继续照亮。冬哥茫然地眨眨眼,我们也有点懵了,这甘九是装傻呢,还是察觉到我们的杀机,使的缓兵之计?大刚从上衣兜里摸出狼眼,把手电光亮打到最大,照着地面。

  在坑的中央部位,黑褐色的泥巴里,还真就露出一块白色石头的尖端。我们面面相觑,一起蹲下身仔细看。大刚戴着手套把上面粘的泥巴都抹掉,那块石头完全露了出来。

  这石头应该是很大一块物体的一角,这物体显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经过人工打磨,它的尖端边角呈很明显的棱形,上面隐隐还有阴刻的图案。

  甘九在外面喊:“赶紧挖啊,挖出来就知道是什么了。”

  我们四个互相看看,有点难以置信,好家伙,还真挖出东西了。我长舒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了,不用和冬哥翻脸,也不至于弄死甘九。剩下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

  接下来的气氛极为古怪和尴尬,谁也没有说话,我们四个真是卖了苦力,吭哧吭哧挖着。细雨飘飘中头灯的光亮,甘九手里手电的光,几道光柱全都射在坑里。

  挖下又了大半米,那块石头渐渐露出全貌。它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螺丝帽,紧紧扣在什么东西上。石头上浮雕着十分古怪复杂的雕刻。

  我对于古代雕刻了解不多,但大致有点印象,无非跑不出什么云山雾海,仙人仕女之类。这块石头的雕刻就很是奇怪了,上面除了古文外,还雕刻着一个形似大葡萄的东西。

  这“葡萄”图案极大,上面耷拉着许多宽厚的叶子,下面是椭圆形的果实。我们用手套借着雨水把它擦干净,图案愈来愈清晰,数道光芒射过去,看得更加清楚。

  甘九猫着腰,手指沿着这图案的纹理缓缓滑动。我看到,在图案椭圆形的果实里,还刻着一个赤裸的小人。这小人是个男性,全身赤裸,双手翻掌向天,双腿岔开,腿中间的鸡鸡耷拉着,他正仰天而看,好像正在做什么功法。小人的一左一右分别刻着两行字,左面是“身不动”,右面是“精自由”,在他脚下还有一行字,是“通任脉”。

  大刚抹了把脸,傻乎乎问:“九哥,这石头盖子下面是不是藏着一大堆葡萄?”

  “葡萄?”甘九冷笑:“你们怎么想的,仔细看,这东西是葡萄吗?这是人的五脏六腑!”

  我们几个仔细一看,顿时倒吸冷气,图案上那些厚实的叶子其实都是人的肺脏,而下面形似葡萄的果实正是人的心脏,上面有很多血管通联,雕刻的风格既粗糙又诡异。

  我发现图案旁边还有很多细细密密的小字,赶忙掏出手电,边照边读:“人有三关,夹脊尾闾玉桃也,尾闾在夹脊之下,尽头处可通内之窍,从此关起一条髓路号曰漕溪……”

  正读着,甘九突然回过头,手电光十分不客气地晃我的眼,厉喝一声:“闭嘴!”

  我促由不及,眼睛刺疼,连退两步,一屁股坐在泥水地里。甘九大声喝道:“我告诉你们四个,今晚看到的东西,日后谁也不准说出去!要不然后果自负,死无葬身之地!”

  就听冬哥说:“九哥你别生气,你让我们出去说我们也说不出一二三,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话说回来了,这些都是干嘛的?”

  我揉揉眼,满脸是泥,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冬哥走过来把我拉起,用手拍拍我屁股上的泥,低声说:“看见了吧,根本不拿你当人。”

  这句话很轻,轻飘飘吹进耳朵里。我看着甘九,心里燃起一团火,气得咬牙。不让看就不看呗,能不能好好说话,妈的,这样的人确实欠收拾。

  甘九把我们撵到坑外,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台极为精致的微单,打开闪光灯,对着石头连续拍照,围着石头转了一圈,把上面雕刻的图案和文字全部拍了下来。

  完成这些,他收好相机,从坑里爬出去,让我们四个把这块石头抬下去。这块石头如同一块宝盖,好像扣在一口井的上面,我们现在要把石头抬走,露出里面的东西。

  冬哥此时也不急着弄死他,这事既古怪又玄妙,我们也都好奇,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我们四个人凑到石头前,一起往上抬,这一搭手就知道坏事了。这块石头就跟泰山一样,使了吃奶的劲头,纹丝未动。我和冬哥且不说了,大刚和赵癞都是膀大腰圆的主儿,可无论怎样用力,脖子青筋都蹦起来了,那石头还是动也不动。

  甘九看的摇头,跳进坑里,和我们一起往上抬。别说,他这一上手,很明显感觉到石头动了,“嘎吱嘎吱”居然抬了起来。

  我的亲娘啊,这小子得多大的力气?!雨雾中,我们四个面面相觑,这甘九绝对不是个好相与的主儿。

  那石头终于抬了起来,露出下面的井身,只觉得从边缘冒出股股寒气,我戴着手套都抵御不住,手指头冻得发僵。

  我们五个人,抬着笨重的石头盖子,一直咬牙坚持到坑边,往上面一扔。这石头有多沉吧,一落地就把周围的土壤压下去很明显一截,敦敦实实像是块石磨。

  此时的土坑里,露出一口白石堆砌的老井,井口森森然,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我们擦擦脸,顾不得休息全都凑过去看。一到井口,就感觉里面阴寒之气翻卷,下面就像是冰窖,也不知哪来的这么大冷气。

  赵癞用手电照了照,光亮根本射不下去,也就到一两米的距离,光芒便被黑暗完全吞噬。

  我正聚精会神看着,忽然一道光芒射过来,甘九用手电照着我的脸,冷声道:“你,下去。”

  我脑子顿时炸了,耳朵鸣鸣怪响,让我下井?!

  甘九不耐烦,急躁地说:“赶紧下去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咬了咬牙,心中燃烧起团团大火,恨不能窜过去和他拼命。我看看冬哥,希望他能说句话,而冬哥和大刚幸灾乐祸看着,根本没有劝说的意思。

  一直沉默的赵癞,忽然说道:“还是我来吧。”

  甘九不满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冬哥拍拍赵癞的肩膀:“小赵,下去小心点。”

  赵癞点点头,他看看我,没多说什么,勒勒裤腰带,把住井沿,慢慢垮进去。我们用手电照着,里面的井壁凹凸不平,可供下脚的地方很多,完全可以不用登山绳。

  赵癞转动一下头灯,戴的更舒服一些,深吸口气,把住突起物,开始往下爬。

  开始还能隐隐看到他的身影,爬下去之后,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黑暗里。

  一下去,这人就像彻底蒸发了。雨还在一直下着,没有停的意思。

  我站在井边,全身冻得哆嗦,嘴唇都白了,赵癞怎么还没上来。

  冬哥叼上一根烟,用打火机打了几次,都因为下雨而没擦亮。他看上去也非常烦躁,把烟扔到一边,用脚碾了两下。

  甘九一直用手电照着井下,忽然转过头,对我说:“他如果上不来,你下。”

  我没说话,说实在的,这个时候我也动了杀机。冬哥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又瞅瞅大刚,大刚面色阴沉,用手摸了摸别在腰里的军刀。

  事情已经明朗化了,甘九对于这口井势在必得,我们一个个都将成为炮灰。我们不弄死他,他就得弄死我们,赵癞完蛋下一个就是我,我完蛋了下一个是大刚,大刚要是再挂了冬哥也跑不出去。

  所有人默不作声,气氛很是压抑,几双眼睛全都聚精会神看着老井。又等了一段时间,甘九对我说:“你下。”

  我看看冬哥,冬哥脸色阴郁,给大刚使了个眼色。蹲着的大刚伸个懒腰,慢慢站起来。现在是发难的最好时机,如果我再下去挂了,只剩下冬哥和大刚,那成功的几率就会降低许多。

  我们三个人呈品字状向甘九靠拢,甘九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面对三个杀气腾腾的大男人居然毫不动意,依旧催促我赶紧下井。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井里有人急声说话:“快!快拉我上去!”

  我们同时长舒了一口气,赶紧跑到井边,就看赵癞全身哆嗦,脸色惨白,从井里往外爬。我们几个连拉带拽把他弄出井,一到井外,他“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粗气:“哎呦我草,差点没死在里面,太他妈冷了。”

  “下面是什么?”甘九着急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