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十七章 炼丹

第十七章 炼丹

  我实在没想到,甘九会突然发难。一瞬间,恐惧、委屈、害怕各种情绪包裹而来。我就觉得特别委屈,一直计划杀甘九的人是冬哥和大刚,我这人畜无害的小透明,甘九偏偏拿我下刀,我他妈冤不冤。

  我紧紧握着插在胸口的刀把,那股撕裂一样的疼痛一阵阵袭击着神经,我疼得张不开嘴,稍微一点动作的撕扯都会让我痛彻心扉。

  我看到赵癞抽出刀一声不吭就要过来和甘九拼命,大刚和冬哥也不甘示弱,全都亮出了家伙。

  甘九到是很沉稳,微微笑着:“你们不要慌,我是给你们试验丹药的药力。”

  赵癞气得脸都变形了,紧紧握着狗腿刀,一字一顿说:“稻子如果死了,我就拿你一命偿一命。”

  甘九笑:“这里只有我才能救罗稻,杀了我,他可真是死定了。”广杂页巴。

  他面对三个如狼似虎的大男人,神色不慌不忙,慢慢蹲在我面前。他拍拍我的肩膀,把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说:“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还没到发挥作用的时候。”

  我挨了一刀,脑子都麻木了,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思考。他说的话就像风一样轻飘飘飞走,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死在这里。

  甘九抬着我的下巴,让我张嘴。我忍着强烈的剧痛,慢慢张开嘴,他把刚才从罐子里倒出来的药丸塞进我的嘴里。

  我在他的示意下,忍着疼痛,咀嚼了两下,里面射出一股辛辣的味道。我实在是嚼不动,囫囵吞了下去,那滋味就像是咽下枯木头。

  甘九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一只手拽着刀把,毫无征兆中突然往外一抽,强烈的刺疼差点没让我昏厥。我惨叫一声,眼见得一条血线喷出去,溅到他的脸上。

  甘九一张瘦脸,星星斑斑全是血点子。

  我的伤口开始大量往外喷血,赵癞站在旁边心如死灰。他们这些混混都有砍人和被砍的经验,看到我失血这么多,又是在深山古观里,连个急救止血的措施和设备都没有,这种情况下,只能干瞪眼等死。

  我瘫在地上,胸口不断起伏,失神地看着灰色的天花板。实在没想到,我罗稻最后居然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道观里。

  甘九把我的衣服扒开,里面内衣直接用刀挑断,我身上全是血,眼皮子如同灌铅般沉重,怎么睁就是睁不开眼睛。

  隐隐约约中,看到甘九又从罐子里倒出几粒白色药丸,放进嘴里嚼碎,然后吐在手上,又抹在我的伤口。

  这把刀是贯胸而过,我胸口刀伤周围全是他涂抹上那黑黑的药末子。

  我再也支持不住,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醒来,头疼欲裂。眼神很茫然,盯着眼前的东西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

  我靠在一根殿柱上,面前是一堵黑黑的墙,身后不远处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正是甘九,他的语气很平淡:“从今天开始,大家跟着我在这里炼丹,一切听我指挥。”

  随即是冬哥的声音,一听声就知道他炸了:“九哥,你嘛意思?!让我们跟你炼丹?可笑不可笑?上面不是让我们来找什么九转灵砂吗?”

  甘九道:“唯一知道九转灵砂下落的陈道长已经往生,这地方我刚才查看过,根本没有埋藏的线索,与其找不到,莫不如我自己炼一炉。后面那重院子我看过,有藏书阁也有炼丹室,各种设备都保存良好,居然还有一口天然的炼丹井,简直是机缘天作。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些东西就是给我准备的,让我修行大成。”

  一直沉默的赵癞问:“炼九转灵砂不是还要退火吗,就算炼制成功,也要退火很长时间,我们怎么拿出去交给合先生?”

  甘九大笑:“谁说我要炼九转灵砂?那是小丹,无非是给俗人凡人食用的。我炼就要炼九转七仙丹。说来真是机缘巧合,刚才在藏书阁我居然找到了这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古籍记载服用此丹,能够尸解成仙!”

  他的声音极其狂热,把我们都震住。我靠着柱子,大气不敢喘,心想这甘九的野心也太大了吧,他居然要成仙?

  甘九继续道:“实话告诉你们,我师父新收一个小徒弟,看不上我们这些老人喽。跟着他,我一辈子也别想出头!自从师父派我这趟任务,我就在搜集古籍资料,这座双仙观目前是炼丹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而且此处远避深山,谁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如此好的闭关环境,加上这里收藏的炼丹秘籍和设备材料,我有信心在一年内炼出九转七仙丹。到时我成仙而去,再也不用为红尘俗物所扰。这是每个修行人的终极目标!师父啊师父,感谢你恩赐我这么好一个机会。哈哈……”他狂笑。

  在场的人全都不说话,我呆呆听着。甘九心思深沉,手段高超,能强烈感觉到他要成仙的这股执念,真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大刚冷哼一声:“如果我们不听呢?”

  甘九“唉”叹了口气:“其实你们这买卖不亏,能够亲眼见证一个活人飞升成仙,这是多么难得的机缘啊。再说你们应该盼着我成仙而去,这样你们才能获得自由。而且成仙之后我的脾气会好很多,至少不像现在,说杀人就杀人。”

  说到最后,他语气平淡,聊到杀人就像说早饭吃什么一样那么平静。

  冬哥没说话,一直在冷笑。

  甘九道:“你们早就对我有了杀心,是不是?我早就知道了,可我一直没计较,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你们对我还有用。”

  “去你马来隔壁的。”一声暴喝,正是大刚,随即脚步声响。我眼眉一挑,我靠,拼起来了。我胸口还是疼得钻心,来不及计较,我翻身摔在地上,把头面向大殿,努力要看清发生了什么。

  大刚和冬哥两个人一左一右拿着刀直扑甘九。此时的甘九身上装束全变了,他已经脱下冲锋衣,露出里面一身灰色的开襟道袍,头上长发拢起扎成发髻,这幅扮相配上他满是胡茬子的瘦脸,有一股无法掩饰的阴森之气。

  甘九一手持法礼低头吟诵咒语,另一只手的袖筒里毫无症状中,突然落出一柄两边开刃的古剑。这柄剑又细又长,满是铜锈,看上去古朴无光。

  他不动是不动,一旦动起来形似脱兔,闪过冬哥一击,随即出手如电,一剑从大刚的下巴捅进去,剑尖随即从头顶刺出。就在这么电光火石的一瞬,大刚死了!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大刚满头满脸都是血,双眼瞪得大大,嘴居然还张着,像是要说什么,一股股鲜血顺着下巴往下淌。

  平时那么狠的冬哥,被眼前这极度残忍血腥的一幕彻底吓住了,拿着刀不敢动作。

  甘九一只手持剑,剑身还插在大刚的脑袋里,另只手做了个极其诡异的手势,三指叠起,另两指伸开,用这个怪手势在大刚的脸上点了一下。那架势特别像某种超度的仪式。

  然后他退后一步,慢慢拽出古剑,大刚应声而倒,重重摔在地上,砸起一地的灰色烟尘。

  鲜血飞溅而出,在尸体身旁形成非常诡异的图案。

  甘九盘膝坐在大刚尸体的头前,低低吟咒,不时用手蘸着大刚身上的血,再用指尖轻弹出去。

  整个大殿里充斥着血腥之味,灰蒙蒙的道观此时阴森诡异,充满着令人心悸的压抑。我看到冬哥和赵癞全都瘫软在地上,身上的豪气和杀气早就荡然无存。

  甘九做完这一切,忽然抬起头看到我,问:“罗稻,没事了吧?”

  我猫在墙角,一直躲着他,谁知他眼这么尖。甘九让赵癞把我扶到大殿,他对我说:“上衣脱了。”

  我稍一动作还是很疼,不过比刚挨刀时候强多了,赵癞帮我脱掉外衣。我看到伤口居然已经愈合,虽然还能看到长长的刀痕,肤色却很红润,而且隐隐还有些痒。

  甘九笑:“知道丹药的厉害了?这就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结晶。刚才你服用的仅仅是红升丹里的中品乌云散,能够快速愈合伤口,止血止疼。区区一中品的效果已然如此,如果炼出上品,那就更不得了。”

  冬哥已经完全萎靡,有气无力地说:“九哥,我们真的要在山里呆一年?”

  甘九说:“九转七仙丹,为渡人成仙的绝品之药,能不能炼出来还的看天公是否作美。一炉的炼制时间不过七日七夜,我之所以说一年,是因为这种丹药失败率很高,如果败炉只能继续炼,炼出来为止!如果我真有成仙之命,第一炉便能结丹,那恭喜你们了,一个礼拜就能出山。”

  赵癞垂头丧气地说:“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进山前你要我们多准备食物,拿这么多东西,原来你早有藏在这里闭关的打算。”

  甘九道:“知道就好。小赵,小冬,你们把大刚的衣服扒掉。”

  “什么?”赵癞和冬哥都愣了。

  “全身的衣服都要脱掉。我炼丹需要一具尸体。”甘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