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那些事儿

返回首页阴间那些事儿 > 第十八章 囚禁

第十八章 囚禁

  道观满是血腥气,甘九盘膝坐在地上,那把满是鲜血的古剑横陈在他的膝头。甘九微微合目,双手结着奇怪的法印,嘴里念念有词。

  此时此景实在是阴森。赵癞和冬哥已经丧失了反抗的心思,我挨了那么重一刀,就算有神丹妙药,也不可能恢复得那么快,基本上是废人一个。

  我身上没有力气,靠着殿柱坐着。赵癞和冬哥走到大刚的尸体旁,强忍着刺鼻的血腥味,很费力地把大刚身上的衣服扒光。

  时间不长,大刚尸体已完全赤裸,他死时有很大的怨气,双眼始终没有闭合,一直看着天花板,冒的血让他的身体像血葫芦一样。

  鲜血的艳,死人的冤,再配上灰蒙阴霾的道观背景,像沉沉的大石头压在心里,让人极度压抑,喘不上气。

  甘九看了看裸尸,让赵癞到后院去打水。

  赵癞轻车熟路从侧门进去,我想到刚才在昏迷的时候,他们一定勘查了整座道观。

  赵癞这一去时间有点长,大殿里沉寂无声。冬哥面色惨白,坐在角落闷闷不说话。而甘九一直在看着大刚的尸体,若有所思。我就更不敢出声了,默不作声看着眼前一切。

  大概七八分钟后,赵癞提着一个黑漆漆的木桶走回来,桶里晃晃悠悠洒出不少的水,看样子还挺沉,他提得相当费劲。

  “把尸体清洗干净。”甘九吩咐。

  赵癞看着大刚的尸体,咽了下口水自言自语:“大刚兄弟,冤有头债有主,有怪莫怪啊。”水桶里飘着水瓢,他拿起瓢舀了水,从尸体的头部开始顺着身体慢慢一路浇过去。

  大殿里死寂无声,活着的人都在默不作声看着,整个气氛阴森压抑到无法描述。

  一桶水用尽,基本上把大刚从头到脚浇了个遍。尸体下面流着一滩水,把地上的灰尘和血迹都冲淡了许多。

  甘九站起来,慢慢走到尸体前,只见他探出右手,快速在尸体几个部位连戳几下,还没等我们看明白怎么回事,大刚的尸体忽然“腾”一下坐了起来!

  赵癞正聚精会神看着,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水瓢都扔出去多远。

  冬哥更是目瞪口呆,短短时间里他像是老了十几岁,形容枯萎,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完全没有我刚认识他时那种飞扬跋扈。

  甘九用手又戳了一下尸体的腰部,大刚突然站起来,浑身水珠还滴滴答答往下落。

  我浑身汗毛直竖,后脊背发凉,轻轻咽下口水,颤抖地看着。

  甘九环视我们三人,慢慢说道:“只要你们尽心帮我办事,没有二心,我是不会害你们的。我若成仙,你们几个都算是我的俗世弟子,此乃大机缘。或许我心情好,也会点化你们一起成仙。你们不用害怕,尸体并没有活过来,这是借尸傀儡术里很简单的入门法术。”

  我一听这个法术名称,顿时愣了,以前和解铃配合抓圣姑的时候,圣姑就用过这种的法子接连控制了梁小秋和黄珊珊。我内心的惊骇如波浪翻滚,难道……难道甘九的师父就是圣姑?

  甘九让冬哥和赵癞架起尸体,让我们一起随着他到后院的炼丹室。

  我扶着墙勉强站起来,跟在他们的后面。从前殿侧门进去,便来到了后面。这里风格完全出乎我的想象,进门便是个小小巧巧的院子。这院子极其精致,虽然不大,可方寸之间机巧盎然,有几棵老松树,树早已枯死,只剩下枯条鬼枝,蜿蜿蜒蜒,看上去像原大的盆景。中央有一处八角的凉亭,上面雕梁画栋,画的都是仙人驾云的飘渺图案,亭子里居然还坐着一个泥塑雕像,它穿着不知哪个朝代的古服,面如冠玉,双眼狭长,看起来极是妖异,正在自斟自饮。

  院子里还有口古香古色的深井,山石砌成,井口冒着肉眼可见的寒气。

  围着院子一圈是各式厢房,都紧闭大门。

  院子要说最诡异的,应该是它的采光。这里可是深藏道观之中,属于观中院,而且道观还在山洞里,形成一处全封闭不露天的密闭环境。这样的环境里为了采光,在院子四周的角落居然设有铁器的灯台,大概一米八的高度,灯台上有大大的灯盏,此时里面正燃着火,照明度还真不错。这些火应该是甘九他们刚刚点燃的。

  没有自然光,完全靠灯台的火盏来取明,这就使得院子从里到外透着那么一股说不清的味道。看上去有点人工制作的虚假,好像玩具一般,院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拖着黑影,闪烁不定,阴阴沉沉。

  呆在这里让人非常不舒服,抑郁阴霾,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在院子里呆了一会儿,让我极度渴望外面的阳光,大自然的色彩。早知道这里如此诡异,还不如在外面爬大山呢。广东台弟。

  甘九领路,带我们到了西边的厢房。他推开房门,里面阴森黑暗。他用手电照了照,房间面积很大,很是空旷。地上没有铺石砖,还是原色的泥土,最为奇怪的是,房间中央居然放置了一台超大的装置。

  甘九手电转动很快,我也就仅仅看个大概。这玩意大概能有两米多高,乍看上去像是导弹发射架,四周一圈用铁架子固定,中央是个环环相套的柱形体,大圈扣小圈,底座架圆盘,匆匆一瞥就觉得结构相当复杂,不知是用来做什么。

  甘九道:“你们两个把大刚的尸体放进屋里。”

  赵癞和冬哥无奈,架着尸体摸黑进了屋,往地上匆匆一扔,赶紧出来。甘九把门关上,对我们说:“明日开始干活,先准备炼丹前期用的东西。”

  我们皱着眉头,真是苦不堪言。

  甘九把几个背山包的行囊都给收走,交给他统一管理,然后把我们三个赶进一处柴房。这柴房里有个超大的笼子,里面可能以前养过什么大型猛兽,这都多少年了,依然腥气刺鼻,差点没把我熏吐了。甘九这个缺德的,把我们全都赶进去,然后把笼子门外挂上大锁。

  甘九从包里翻出一点食物,顺着笼子栅栏扔进我们身旁,告诉我们这是晚饭,省着点吃。谁也别想起坏心,他明早过来开锁。

  他走出柴房,关了门,这里是一点光都没有,顿时黑了下来。

  我们三个谁也没说话,冬哥和赵癞坐在墙角也不知想什么。我是唉声叹气,真他妈是倒霉催的,进山出大力就不说了,现在还挨了一刀,又被囚禁,明天还要干活。这样的深山古观里,我居然成了阶下囚,这一关也不知要关到猴年马月。

  想想我们老罗家,大哥他们都能疯了,二嫂还没找回来,我又失了踪。

  不知怎么想起了解铃,他要在就好了,肯定会有办法对付那个甘九。解铃啊解铃,你让我独立处理问题,没想到一上手就给我最高难度。

  二嫂也不知怎么样了,我怎么那么倒霉呢。想到这,我破口而出:“赵癞,我他妈让你害死了。”

  赵癞在黑暗中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我们怎么办?赶紧想办法。”我说。

  冬哥的声音传来:“有个鸟办法。那甘九是个狠角色,杀人不眨眼,你还被捅了一刀是个废物,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我一听就火了:“好,我拖累了你们,你们跑吧,我一个人留下。”

  赵癞不耐烦:“吵吵什么,留点力气明天干活吧。赶紧睡,你们一个个也不嫌累。”

  冬哥道:“马来隔壁的,有朝一日我如果能出去,肯定要把甘九碎尸万段,砍成一万段都他妈不解恨……不过先从他手里拿到标香的货源……妈的,这时候要能来一口标香,我他妈死了也值。”

  我心念一动,问:“标香到底是谁做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冬哥也就有什么说什么:“我就知道金时光的货是甘九提供的,他那半吊子水平肯定炼不出来标香,我估计是甘九师父炼出来的。”

  “甘九的师父是谁?”我心砰砰跳,问道。

  冬哥打了个哈欠:“不知道。”

  “那么标香怎么炼呢?”我又问。

  冬哥泛了毒瘾,困意袭来,一个劲打哈欠:“不知道。他们防范得很严密,我就知道可能和怀孕的女人有关系。谁知道呢,邪了吧唧的。”

  爬山的这段日子,我看见好几次,冬哥在抽特制的大麻烟来解毒瘾。现在关在笼子里,烟也没了,毒瘾上来抓心挠肝。冬哥有点坐不住了,在笼子里走来走去,哈欠一个接一个,不停砸吧嘴。

  他可真是烦人,我又不敢说什么,赵癞一直沉默无声,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我身体很虚弱,靠在墙上就睡了,这一晚上睡得极不踏实。让冬哥烦死了,他也不睡觉,一会儿走走,一会儿摇着栏杆,一会儿不住地呻吟:“来一口吧,求求你,给我来一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