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章 梅花易数

第二章 梅花易数

  第二天,天只是蒙蒙的亮,王胖子就把我拉了起床,梳着自己那两寸头发,自恋得问我说:“海生,你看我帅吗?行吗?”完了之后,他又自言自语,好像袖子长了一些,改了袖子之后,他又自言自语,好像肚子大了一些,要不要改改。

  我……尼玛的,胖子你死心吧,你这大肚腩,就算怎么改也是一个弥勒肚。

  就这样,胖子自言自语了一个多小时,我的耳朵也被他折磨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胖子居然在青松叔的柜子里拿了一套西装穿了上去,奇葩的是,他居然套得上去。

  一路上,只要我们走过的地方,那必定是百分百的回头率。

  这不废话吗?见过哪个学生穿着西装来上课,而且,还是到农村里去拔草。

  只不过,这一次,胖子注定失望了,因为司丽晶老师生病了,所以这一次由另外一个老师带队。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胖子的雄姿英发瞬间瘪成了一根大苦瓜。

  路上,同行者一直向我们投向异样的眼神。

  “胖子,你能不能把青松叔的西装脱下来再说?”我戳了戳的胖子的后背,悄然道:“大热天的,也亏这你受得了。”

  胖子原本被太阳晒得像一个瘪了的茄子,谁知被我这么一问,他马上精神焕发。还挺了挺鸡胸,小声的得意道:“嘿嘿,海生你就没注意到四周的美眉向我投来的那些崇拜的眼光吗”

  ……死胖子,你确定人家的眼神是崇拜,不是在骂你神经病吗?

  ……………………………………………………

  时隔秋收的季节,土地里也是一片忙碌。带队的老师给我们分配了每个区域的任务。

  我和胖子被分配到一个角落里摘花生米,另外的同学也各有各忙的。

  “独眼怪,大胖子……你们俩给我过来。”娇脆悦耳的声音在我们耳旁响起,只不过这声音里却包含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声音的主人是个瓜子眼,丹凤眼的小美女,不过,这美女一点都不可爱。

  她叫作姚依容,即使在全级也是排得上前十的美女,同时,她也是省城一个大老板的女儿。自小优越的家境塑造了这小妞嚣张跋扈,娇生惯养的个性。在她的眼里,为她服务那是理所当然的,全世界围着她转,那是毋庸置疑得。

  不用说,她这次点名叫我们两个,一定又没好事。

  “唉,你们两个过来,帮我把草给除了。”姚依容颐指气使,朝着我俩命令道,那小瓜子脸在太阳底下晒得红通通的,看起来的确是很可爱。

  “没空……”我撇了撇嘴,丝毫不买账。胖子屁颠屁颠的准备上去帮忙,被我一把给拉了回来

  “你要是敢去,兄弟都没得做。”放了一句狠话之后,胖子只能悻悻然得缩回了迈出的右脚。

  “你……陈海生。”姚依容气得脸色煞红。

  我翻了翻白眼,继续蹲下去收花生,不再去管这脾气骄横的大小姐。自从上次姚依容把卫雄写给他的情书当众读出来之后,我对她再也提不起一点的好感。

  卫雄,是我来到广东这么久,除胖子外,结识的第三个兄弟。上次,卫雄写了一封情书给姚依容,她非但不领情,还把这情书当众读了出来,读完了之后,她又当众撕开,一点都没有顾虑到他人的感受,还沾沾自喜得在众人面前炫耀,自以为很了不起。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中总会认识一个故作清高不可理喻得女孩,总有一个猥琐得节操掉地的哥们,总有一个叼着烟为你拿起手中那把刀的兄弟,这……或许就是青春。

  当然……还有一个温柔善良,缅甸害羞的女孩……比如,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

  “海生哥,强哥。我姑妈今天知道我来了,特意煮多了几个朋友的饭,你们待会儿一起过去吃好不好?”声音的主人正站在我俩的面前,摆弄着手指,紧张兮兮的等待着我俩的答复。

  这女孩叫梦雪,也是死胖子认的干妹妹。她并不算特别漂亮,但属于那种天生可爱型的,而且,善良的过分。有时候被人欺负了,还会替别人找理由,这样的性格也常常受到别人的捉弄。

  一次,胖子在看到她被淘气的同学捉弄时,强行替她出头。从此,连带着我,一起成了她的好朋友,胖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一定要认她当妹妹。

  “小雪呀,你放心,待会儿我和海生一定去。咱家的姑妈,我这当大哥的总得去拜访拜访。”胖子搂着我得肩膀,恬不知耻道

  我也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毕竟对于一个这么善良的女孩,我也实在狠不下心去拒绝。

  梦雪得了答复之后,满心雀跃的走了,我和胖子,则是继续蹲下来收土豆。

  “唉……海生,你看我这干妹妹咋样,虽然要胸没胸,要身材没身材,但是贵在有一颗纯洁的心,不如,你就……”胖子挑了挑眉毛,猥琐得笑道

  “滚……”

  碰到这样的大哥,真可谓是遇人不淑了。

  我不再理会胖子,继续蹲下来摘着花生。

  “啊嚏,啊嚏”突然间,胖子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他看了下四周,然后皱着眉头在手上掐算

  “不对劲呀!真奇怪。”一边掐着,胖子一边低声自语。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有什么不对劲的。”

  胖子掐算的方式是以梅花易数起卦。

  梅花易数,为奇门易学中的一绝。虽然预测的结果虽不如子平预测这么全面,但对某一样事的卜测特别的准,而且简单入门。

  他依据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先天八卦的数理,随时随地可以起卦,并且取卦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用声音,方位,时间,动静,地理,天时,人物来起卦。

  前些年的时候,青松叔带着我们两个去拜访过他的师叔,清秋老人。那一天,也有一位中年女子的慕名而来求测。

  一开始,清秋老人啥都不问,不问八字,也不和那女的聊天,只是问那中年女子:“你要测什么事?”

  中年女子答了一句:“我要测婚姻。”

  仅仅是一句话,清秋老人就准确的道出了这女孩多少岁结婚,又是多少岁离婚,什么时候又找了一个男朋友,那男朋友的身高是多少,哪里人。现在和中年女子又是产生了什么矛盾。

  吓得中年女子以为是清秋老人是神人,就差跪下来叩拜了。

  在外人看来,清秋老人的确是很神奇,不需要八字,也不和别人聊天,就问别人要测什么事,马上就测出了有关这方面的过往。

  其实,清秋老人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占卜了,而且占卜的方式,不是行内人根本就不知道内情。

  他用的正是梅花易数。梅花易数占卜某一件事特别的准,比如说婚姻,财运,等等。而且起卦的方式非常得多,当时清秋老人是以中年女子为上卦,坐得方位为下卦,在配合当时的时辰出爻,以梅花易数测出了中年女子的过往,以及遇到的困难。

  行外人不知道,以为清秋老人背后长了一只眼睛,能洞穿人的过去未来。

  这也正是梅花易数的神奇之处,只要你问了,即使是根据你问的时间,穿的衣服,说话的声音,等等都可起卦。不过,这梅花易数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事不测,不动不测!”是以,清秋老人要问清楚那中年女子要测什么事,方能起卦。

  曾听说在古时候,也有人闻狗声而起卦,测出什么时候有客人的到来,感梅花落而测出何时有窃贼。

  如今,王胖子就是突然打了几喷嚏,就以这几声喷嚏,他站的方位起卦,配合时辰出爻。只不过对于胖子的占卜,我完全就没当回事。因为这货总是闲的蛋疼,动不动就起卦,有事没事都起卦。而且起卦的本事还不是一般的渣。十次都蒙不对一次,连梅花心易的境界都没有达到,更不用说和青松叔,清秋老人媲美了。

  不过,我也不打扰他,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在胖子卜测出结果时,狠狠的打击他一下。

  “坎为水,震为木,坎坐下为子水,震坐下为卯木,子卯相刑……爻中又见鬼爻……而伏鬼属水”胖子断断续续的喃喃自语着,突然之间,他紧张的抓住我的肩膀,瞪着眼睛大叫道:“海生,不好了,我们快跑,有水鬼,要死人了……”

  我切了一声,不以为然得说道:“大白天的,哪来的……”

  “不好啦,不好啦,有人掉下水里了……”忽然,不远处的河边传来了噪杂的惊叫,惊叫声中带着惶恐

  卧槽……居然真的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