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四章 慈悲观音要吃肉

第四章 慈悲观音要吃肉

  两个大男人一个小孩被抬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喝饱了水,就差变水鬼了。

  幸好三人还仅存着一丝呼吸,在大伙又是捶胸又是吹气的努力下,硬是把这三人从阎罗王手里抢了回来

  这时候,胖子跪倒在地上,朝着河边虔诚的念着度亡经,或许他的目的是为了超度河中的冤魂。

  “海生哥,你要不要等下去我姑妈家换一身衣服?”小梦雪凑了上来,眨着两颗明亮的眼睛,盯着满身狼狈得我。

  我全身湿漉漉得也忒难受,想都没想就说了一声好。反正经过这么一闹,估计不少学生都被吓蒙了。哪还有心情继续呆在这儿,就连那带队的老师,心理承受能力也不是一般的差,居然被这么一小茬子事吓得脸色发白。

  走过去跟领队的说了一声,然后我叫上正在念经的胖子,跟着梦雪一起去她姑妈的家。

  梦雪的姑妈就住在这附近的村里,她说她姑妈今天知道她要来,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还让梦雪带着几个同学一起去吃饭,好热闹热闹。

  三人嘻嘻哈哈得走在乡村的小路上,感受着这异于城市喧闹得清新自然。

  这里没有城市的高楼,没有川流不息的汽车,有得只是一种久违的宁静,漫步在乡间的小路,听书上鸟声清脆悦耳,观鱼塘鲤鱼溪水闹波,踏着石板路,感受着难得得闲散自在。

  此刻,我已彻底得沉醉在这浓郁的乡间风情之中,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泥土中夹带着的芬芳空气。

  “噗噗……”又是一声细不可闻的噗呲声,来得这么突然,还夹带着……熏臭。

  “靠……死胖子,你又放屁”我连忙咳嗽几声,使劲的呼气,尼玛的,我感受清新的空气,居然吸进去了胖子放的屁

  胖子站在一旁的小路上,双手垂放于丹田,一脸陶醉之色。他横了我一眼,鄙视道:“爷这是在体验自然之道,下放浊气,你懂毛……”

  ……说大话也不眨眼,放屁就放屁,扯什么浊气

  不理会正在一旁自恋着的胖子,我拉着梦雪扬长而去。

  “你们等等我呀”胖子在后面大叫,追了上来。

  “哎……前面那是干啥了?”走着走着,我们突然发现前面的小道上沾满了人,而且里面还有哭声传了出来

  我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梦雪就大叫一声“姑妈”往人群里冲了进去。

  等我们推开看热闹的人群之后,却看到地上有一个老妇抱着一个小孩子痛哭,而梦雪就着急得在一旁叫着:“梅姑妈,表妹”之类的话

  我和胖子忙走了上去,问梦雪这是怎么了。梦雪说她也不知道,刚才她看到有这么多人围在她姑妈的门口,担心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姑妈抱着她的小表妹在地上痛哭。

  我俩着急之下连忙转问抱着孩子的那个老妇,也就是梦雪的姑妈。可是她就只是抱着孩子痛苦,口里还奇怪的叫着:“观音娘娘呀,求你放过我那苦命的女儿吧,求你放过她吧。”

  也正因为梅姑妈的这句话,我和胖子才注意到了他抱着的那个小孩。

  这一细看,吓了我们一跳,这孩子的眼睛是睁开着的,那是眼睛一片空洞,根本没有活人的神采,而且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哭了,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很明显就是丢魂了。

  丢魂的事,在小孩子身上常有发生,因为小孩子心灵纯洁,很容易见着脏东西,也很容易被这些东西吓着。轻者发烧,哭闹。重者则像个傻子一样,只会傻笑流口水,即使你打他骂他,他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只不过,这虽然像傻子的神态,但不一定绝对是成了傻子。如果魂魄脱离身体的时间不长,通过一些方法招得回来,那还有久。反之,如果魂魄离体的时间越长,迷失在阳间的时间越久,一旦消散,那就永远也救不回来了。

  “怎么样……”我悄悄的戳了下旁边的胖子。

  胖子神色凝重的皱眉道:“满面黑暗如煤灰,阴沙元光在印堂,三火暗淡险事多,定是地狱行尸鬼。”

  胖子的话让我心里一个咯噔,紧了一下。

  我和胖子各有所长,胖子的法术虽然略逊于我,但他跟着青松叔精修易术与堪舆相术。而我虽然也跟着青松叔学堪舆,但是这两样东西一点都不及他。

  如今听他话里的意思,梦雪的表妹恐怕不是丢魂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招惹了某些灵体

  胖子朝我支了个眼神,我心神领悟的点了下头,跑到一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双手抚额,手掐指决,跺脚三下:“天之神光,地之神光,眼前开光,咒至眼开,…………”

  这是开灵眼的咒语,修出了灵眼之后,可凭着灵眼咒而开眼,开眼之后,按看镜之法,可看到缠绕在癔症患者身上的形态,分辩出是何种灵体。

  只是当我回到原来那地方,朝小孩身上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的灵体附身,没看到任何的灵体形态,只是在小孩的身上看到一些灰蒙蒙的气息,还有一些小脚印,这脚印很小,似乎是某种动物的脚印。

  我附在胖子的耳边,悄悄得告诉他两个字:“撞邪。”|

  外行人以为鬼附身和撞鬼都是撞邪,但实际上两者完全不一样,鬼附身才是真正的撞邪,因为灵体在身上的关系,或多或少得,病人都有一些出于常人的动作表现。这一种,不需要什么道士,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撞鬼,这得需要有道行的人才知道了,因为你撞鬼,鬼不一定在你身上,可能鬼整到你被车撞死,你都没见过人家一面,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所以,我只要说出这两个字,相信胖子也能判断出是怎么得一回事。

  “能根据痕迹看出是何种灵体而为吗?”胖子小声的问道

  我沉吟片刻,告诉他,我只能根据痕迹判断出这不是孤魂野鬼所为,而是开出了灵窍的野仙,

  野仙,也就是动物修成的精怪,多在灵气结晶处修行,开了灵窍。这些野仙也分为正邪两种,修正道的野仙,会寻找自己的弟子,传授弟子本事,让弟子替人驱邪消灾,这类野仙,也叫出马仙,以香火为食,修功德而证神位。

  第二种则是以人气,人的魂魄,精血为食,增进自己的修行,或是钻进死人的肚子里,以人体为胄甲修炼。这种野仙,我们一般不把他叫仙,而是根据本体,在后面加上精怪两字。

  现在我正是根据着这孩子身上的爪印判断出了是野仙所为,但关于野仙的事情,我也只限于听说,根本就没遇到过。就连这野仙的本体是什么,他勾走孩子的魂魄又是为何?现在孩子的魂魄在何处?是不是被吃了,我都是一无所知。

  就在我俩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老头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抓着梅姑的肩膀道:“快,快抱着小雨进屋,我让人烤好了乳猪,准备好了花生油,我们现在就去祭拜观音菩萨,求它原谅我们,放过小雨。”

  而梦雪,管那老头叫明姑丈。我两很奇怪,什么时候野仙和观音菩萨扯上关系了。

  我们想向明姑丈问清楚原委,可他着急得只顾准备东西祭拜,心思都放在了小雨这孩子的身上,根本就没空管我们。

  后来,我俩把实情告诉了梦雪,梦雪逮着一个亲戚一问,这亲戚才向我们道出了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