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五章 原来是邪神

第五章 原来是邪神

  这亲戚告诉我们,原来这一切都得从梅姑(也就是梦雪的姑妈)家供奉的观音娘娘说起。

  她们家供奉了观音娘娘没多久,每隔三五日,这观音娘娘居然向梅姑一家子托梦了。说要吃三牲五肉,还让梅姑一家子多烧金银珠宝。

  起初,梅姑一家子也吓了一跳,吓一跳的原因不是因为观音娘娘向他们索取俗物。而是因为观音娘娘托梦了,那就证明自家的神是有灵的。于是乎,一家子兴高采烈得准备了三牲五肉,金银珠宝供奉观音娘娘。

  可后来,观音娘娘似乎很不满足,每隔三五日就托梦一次,让梅姑一家子买东西供奉他。一开始,只是猪肉这些东西,到后来,这观音娘娘越来越不满足,要的东西也从猪肉变成了乳猪,烧得东西也越来越多了。

  这时候,梅姑一家也感到了奇怪,都说观音娘娘慈悲为怀,是吃素的,怎么现在总是向自己家讨肉?

  于是,梅姑一家就准备把观音娘娘给送出去,不打算再继续供奉了。可这时候,观音娘娘居然托梦给梅姑,说看上了她的女儿。让梅姑选一个黄道吉日把女儿推到河里,从此做她的童子,侍奉她左右。

  对于这么无理的要求,梅姑一家自然不肯答应。毕竟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即使在信神佛的人也决不狠得下心肠来对自己的孩子下毒手。最后,观音娘娘昨晚托梦给梅姑,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今日内梅姑不肯把自己的女儿当祭品送给它,那它就自己来收人,并且要梅姑一家从此永无宁日。

  今天中午,梅姑的女儿(小雨)在门口和隔壁家的孩子好好的跳着绳子,突然之间就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于是,也就发生了我们先前所见的一幕

  “草他妈的,这是个什么破观音,老子现在就去把他砸了。”最激动莫过于胖子,挽着袖子就准备冲进去把观音的神像给砸碎。

  我连忙抱住胖子,说道“别着急,他家的供奉不是什么观音娘娘,而是神像被精怪入主了,供奉的根本不是正神。”

  是的,这梅姑家里供奉的不是什么正神观音。空有观音的皮相,但神像里住得却是邪灵。尤其是我刚才向那亲戚问了句,梅姑的神像开光了没有,那亲戚说没有,就更加肯定了我的推测。

  供奉神灵的习俗,自古皆有之,无论是富商巨贾,或是寻常百姓。多数家里都会供奉着一位神灵。有一些是希望神灵能够护佑自己,帮助自己的事业。有一些是为了消灾化难,护佑平安,经过专人的询问,这才决定供奉哪一位神灵。

  但是,供奉神灵却很有考究,不是随意买个神像回家安了就是供奉了,必须请专人开光,择日而请。如果没有经过开光,那神明就请不下来,法身不到位,神像也只不过是一尊泥塑,空有其表而已。

  这个时候,就有一些“无头鬼”(死后无人祭拜,在阳间游荡的孤魂)或是邪灵精怪趁虚而入。

  一般来说,这些邪灵鬼怪目的不一。最初,他们只是闻香火而来,想有一个安生的地方。等他们不满足香火贡品了,就会冒充神灵托梦,向人们索取他想要的东西。如果不给,他就会弄得你寝食难安,家宅不宁。

  我把这些一一和胖子道来,胖子听完之后撇了撇嘴:“管他什么无头,邪灵的,总之他丧尽天良想要一个小姑娘的性命就不对。他行恶,老子就有义务收了他。”

  说完之后,胖子握着拳头就准备往屋里冲去。

  我拉住胖子道:“你这样贸贸然的进去,万一把这野仙吓跑了,我们上哪捉去?”

  我说的话是事实,鬼都有五通,何况修成的精怪。以胖子这么贸然的冲进去,恐怕没进到门口,那野仙就心生感应溜走了。这玩意难不难对付先不说,但如果它一旦溜走了,天下之大我们也不知道去哪儿捉它。

  更怕它等我们走了之后再回来找梅姑一家算账。到那时我们可就变成了罪人,好心不成反害了人家。

  胖子挠了挠头,问我:“那你说咋办?”

  我沉吟片刻,思考了下对策。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悄悄的布下一个阵,神不知鬼不觉的困住邪灵。即使邪灵最后警觉想逃跑,也在这阵法之内,逃不出我的视线。

  于是我把胖子和梦雪拉到远处,悄悄得说了一段话,

  胖子听完之后大手一甩:“好,我们现在就兵分两路,你去布阵,我去画符。然后回到梦雪的姑妈家集合。”

  胖子离开之后,梦雪怯生生的问我道:“海生哥,那我现在应该去干什么呀?”

  我神秘的一笑:“你现在就只管跟着你姑姑进去拜神,待会儿你就准备看戏吧。”

  梦雪进了屋子,胖子去准备符咒了。而我,自然而然的也得布阵去了。

  我先是在梅姑家兜了一圈,看了一下地形,接着我掐了一个法指,念了请师咒,一闭气,在屋子周围走起了九曜星君的九曜罡步。

  我要布得阵名曰九曜阴阳,布此阵的目的,乃是踏九曜罡步请九曜星君降下法力,布下的天地牢笼。

  九曜星君并非只是一位神明,里面包含了太阳,太阴,金德,木德,水德,火德,土德,计都与罗睺,合共九位星君在里面。而九曜阴阳阵里也包含了阴阳五行,天地平衡的力量。一旦阵势布成,阵中的任何鬼怪都逃不出去。

  只是这完善的九曜阵布置起来甚是麻烦,不仅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寓意的物品来扶持,中间镇眼还要太极阴阳图为眼,又需要立窥天旗之类的。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去哪找这么多东西出来,但我又恐迟则生变,只能踏着九曜罡步,以自身为媒介,布下一个九曜阵的趋型。

  即使只是九曜阵的趋型,也有够我受了。因为整个走步的过程中,我不能透气,更要注意自己的步伐不能走歪。

  但凡修道之人都知道,请师下来之后,我们都必须憋着一口精气在嘴里,无论是走禹步布阵,或是画符用兵,我们都必须一气呵成,期间不能泄气,一旦泄气,那这符咒法阵就不灵了。

  而九曜又有九个星君的力量在里面,每个星君都有不同的禹步,所以这过程不是一般得繁琐,需要不停得变换步伐,但是又必须让这些禹步连接起来,布成一个阵,中间不能断开,更不能呼吸,一旦不小心呼出了一口气,或者说脚蔑了一下,那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彻底白费了。

  我整个脸因为脑充血而涨得通红,差点就憋不住了。幸好,这时候及时完成了九曜阵的最后一步。

  完成了九曜趋型之后,我在代表金德星君的镇眼上埋下了几枚随身带着的五帝钱,不敢有片刻的停留,马不停蹄的就往屋子里跑。

  这时候胖子也刚好赶了过来,我两互相打了一个ok的手势,走进了屋子里头。

  屋子里摆放着一个观音娘娘的神像,是陶瓷做的,做神像的雕刻师傅应该是个好手,把这观音娘娘勾画得慈眉善目,栩栩如生。

  只是这神像未曾经过开光,白白的被精怪糟蹋了。如今这慈眉善目的观音神像,流漏出一丝无法掩饰的邪气。

  梅姑正抱着孩子,在地上哭哭啼啼得朝着桌子上的神像跪拜,口里念着求观音娘娘原谅之类的话。

  我看了一下神桌上的东西,有乳猪,花生和油,还有另外一些肉。心里大概明了这这么贪吃的邪神是什么玩意了。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应该是只成精的老鼠

  果不其然,当我悄悄得用灵眼观察着这神像的时候,看到一个形似老鼠的东西,坐在神桌上大口大口的咬着猪蹄。

  我和胖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点点头。两人同时迈开步子走上前,假装低着头虔诚得朝着那观音娘娘的神像叩拜。

  弯下腰的时候,胖子猛得一抬头,手掐白鹤指,喝了一声“敕”大手一挥,五张符咒从袖子中飞出,以观音娘娘为中心,稳妥妥得包围了整个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