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六章 怒斩邪神

第六章 怒斩邪神

  在胖子把符咒甩出去之后,屋子里的人都变得无比慌乱。更有人上前捣乱,说我们在冒犯观音娘娘。

  我紧紧守在胖子的身后,拦住这些要上来捣乱的人,大吼了一句:“这是邪神,不是什么观音娘娘,你们都瞎眼了是吧。”

  “邪神,这怎么可能,这明明是观音娘娘呀?”

  “对呀,我看这观音娘娘还挺慈眉善目得……”

  那些无知的人被我的吼声吓得一愣,一个个你眼望我眼,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是真的,海生哥说的都是真的……”这时候,梦雪也站了出来,替我和胖子辩解。然后向梅姑他们解释了事情的始末。

  我丝毫不管身后的争吵,凝神聚气的守护在胖子旁边,不让任何人打扰胖子。

  自胖子把符咒扔了出去之后,那老鼠精虽然精明,见势不妙就躲回了神像里面,但还是被符阵死死的困着。接下来的,就是看胖子如何施法把他降服了。

  胖子所画的符咒都是黄纸红字,符头都是雨渐耳,此乃紫薇讳令,借二十八星宿的力量而书符。

  现在,胖子口中正念着二十八星宿的名字,引动了符阵。

  “胖子,是时候了”我轻轻的推了一下胖子,提醒道

  胖子点点头,从神桌上拿了三柱清香,左手掐着指诀,右手握着红香,香头在观音的神像上转了几圈,一直从身体转到了头顶。

  在旁人看来,胖子好像在用香转着圈圈一样,但开了灵眼的人就能看到随着胖子的旋转,香头散出一根根红线,把里面的老鼠精死死的绑着。

  绑好了老鼠精之后,胖子开始和他谈判。胖子让这老鼠精把勾走的魂魄放出来,让她回到女孩的身上,不然就斩了它。

  我在一旁翻了翻白眼,斩就斩吧,何必那么多废话。

  虽然被绑住,但那老鼠精一点都不服软,呲着两颗大獠牙,满是凶狠的看着我和胖子,当胖子说出魂魄这两个字的时候,这老鼠精似乎听懂了,舌头舔了一舔嘴角。那意思很明显,魂魄已经被他吃了,而且还很好吃

  我脸色一变,止不住的冲天怒火从脑起,这混蛋居然吞食了小雨的命魂,还如此不知悔改。

  于是,我吼了胖子一句:“赶快斩了他,你还犹豫个屁。”

  胖子面带不忍之色,摇头道:“海生,我记得爸说过。每一个鬼魂生前也是人,都有一段故事,我们要做的是了解这些冤魂的故事,化解他,超度他,并非是一昧的斩杀他们。先送后驱,这永远是我们做道士对他们的尊敬。”

  我反吼道:“可这不是鬼魂,是野仙,老鼠修成的精怪,而且他刚才吃了一个小孩的命魂你知道吗。”

  胖子摇了摇头,轻声道:“可你想过没有,正如猛虎觅食,狮子博兔一样,老鼠贪婪嗜吃,都只是天性。没开灵智之前,他们只会凭着本性生存,开了灵智之后,又有谁去教导过他们行善,去告诉过他们什么是善吗?我们断章取义的认为鬼一定是恶的,野仙一定是害人的?这又对吗?我们有没有给过机会给他们?这对他们公平吗?”

  “公平,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公平。我从一出生就被人唾弃,被人当成了瘟神,谁又不是看我的外表,又有谁愿意施舍一丝同情给我,你想想看,这对我公平吗?”

  我指着那梅姑的女儿向胖子冷笑:“你再想想看,上天对这小女孩何曾公平。年纪小小就被一个老鼠精勾去了魂魄,,她从此就会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傻子你知道吗?你替老鼠精着想。那你有没有替这小女孩想过。”

  胖子被我问得一阵语塞,可他还是下不了手。

  我骂了他一声“迂腐”从他手里抢过了那柱红香,手掐剑指运起法力就是一斩,香无火自燃,吓愣了屋子的所有人。

  胖子面露不忍之色的转过身,而我依旧脸色如常的握着红香,看着那老鼠精的魂魄被熊熊烈火中燃烧。

  随着烈火的燃烧,泥像里的老鼠精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吱呀一声,使劲的挣脱了束缚。观音娘娘的神像冒出一个黑烟,烟里还弥漫着一股烤焦的味道。

  这时候,屋子里响起了一阵咚咚的声音,紧接着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硕大的老鼠从旁边一个隐秘的柜子里钻了出来。这老鼠至少比往常所见的大几倍,脖子长了一圈长长的鬓毛,双眼是赤红色的。因为神魂受伤,嘴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看见这个老鼠钻了出来,我也楞住了,没想到这老鼠精居然如此狡猾,魂魄躲在泥像里吸取香火,但是本体却藏在了隐秘的柜子里。

  可惜,他出现的太早了,为了以防万一,我一早在屋子外面布下了九曜阵,即使他能走出这个屋子,也走不出我的阵法。

  直到大老鼠跑远了,大家才回过了神,拿着扫帚凳子,兴冲冲的跑出去捉老鼠。

  我和胖子也跟着大伙走了出去,正如我所料,那老鼠精并没有冲出这个阵法,反而还被定在了代表着金德星君的阵眼上,不用想,一定是我埋在地上的五帝钱发挥了作用,缠住了他的脚。

  我从一个大叔的手里抢过锄头,准备上前去把这老鼠精给锄死。

  就在我走到这老鼠精身前的时候,嗖的一声,我眼前一花,那老鼠精被一根筷子穿肠而过,彻底的死了。

  我愕然的转过身,就看到胖子拿着握着另外一根筷子在我身后站着。

  他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我虽然不知道你做的还是对的,但我知道我们是兄弟,患难同当,罪孽不能你一个人扛,要折寿,也是我们一起折。”

  我呵呵一笑转过身,那眼角的湿润没人能看到。

  ……………………

  ……………………

  老鼠精被斩死了,但是梦雪表妹的魂魄还没有找到。事情并不算完结。梦雪和大家解释了事情的始末,大家也终于理解我和胖子刚才这么做算是事出有因。

  可是,正当我和胖子为斩了邪神之后而衷心得感到喜悦时,这些梅姑家围观的亲戚不仅没有感谢我们。反而还有些人来指责我们两个,说我们斩死了老鼠精,害小雨彻底得变成了一个傻子。如果不是我们,老鼠精受了贡品之后就会放过小雨了。

  胖子本就善良,如今被他们这么一说,心里居然默默的承受了他们的责骂。反而是海燕,看到有人指责她的干哥哥,这个生性淳朴的姑娘居然握着拳头,脸红耳赤的跟他们争吵。

  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是,正抱着孩子痛苦的梅姑愤然而起,拿着扫帚把这些三姑六婆都赶了出去。

  梅姑哭着和我们说:“小道长,我知道你们都是出自一片好心,姑姑我也很感谢你们。你们不用自责,不要去管那些人。我知道即使祭拜了那妖怪,它也不会放过我们小雨,永远不会知足。这是我家小雨的命,怨不得别人。”

  梦雪告诉我们,这些三姑六婆的都极度惹人讨厌,有事的时候他们瞎捣乱,帮不上忙还指手画脚,说的永远都比做的多。

  梦雪的话让我心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我突然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那时候,我和胖子跟着青松叔到浙江去给人办事,那户人家是一个企业的老板。

  他生意场上的对手请来一个降头师,给孩子下了蛊。

  那降头师下的蛊十分狠毒,居然咬住了孩子的命魂,若是强行驱之,恐怕孩子的命魂都会受伤,从此变成一个傻子,当时的情势可谓是十分危急。

  最后还是青松叔技高一筹,用了一个偏门的方法引出了孩子体内的蛊。当时所有的人都把青松叔当成了神一样看待,夸青松叔道法如神。

  对于所有人的夸奖,青松叔却脸色如常,不卑不亢。

  回家的路上,胖子向青松叔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夸奖道:“爸你真厉害,你看那些人个个差点把你当神拜了。也只是你面对他们的夸奖时还能那么淡定,要是我,早飘飘然起来了。

  那时候青松叔问了胖子一句话:“如果你爸输了,那孩子的命魂就被蛊吃了,你说到时候那些人是竖起大拇指继续夸你爸,还是想把你爸爸剥皮生吃了呢?

  接着,青松叔又转头问我:“如果你知道失败之后你会遭万人唾弃,那你还会去救吗?”

  我摇头说不会,道士又不是神,如果成功之后被人夸奖,失败之后被人当仇人,那我不如不费这个劲。毕竟我也是出自一片好心去帮人,无缘无故的要被人骂,我才不当那傻子。

  而接下来,青松叔则向我们说了这么一段话:“人生有百态,人性有百丑,他人不会去管你是出自好心还是恶意,只会去看你的结果,有时候你出自好心去办事,但一旦好心办了坏事,你就会遭受万人唾弃。是以修道者的性应当如同上善若水般宁静,面对嘲笑夸赏,仍能平静如水。修道者的心也应当如老树盘根般坚定,莫理是非言论,只要你知道自己是对的,那你就继续走下去。太过在意别人,也只会失去了自我,变得不像自己。”

  当时我们觉得青松叔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们没有切身的体会,所以终究是纸上谈兵,缺了些经验。如今当我们独自斩去邪神的时候,深深的领悟到了青松叔的这一番话。

  这些对着我们肆意诽谤的人,有多少在我们斩鼠精的时候出过力呢,现在老鼠精死了,他们反倒一戈,指责我们害傻了小雨。没人知道小雨的命魂已经被老鼠精吃了,更没人知晓我们身上背负了多重的罪孽。

  我现在才真心的领悟到,修炼者踏百途,走千里,修的不仅仅是神通法术,还有一颗真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