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七章 招魂

第七章 招魂

  虽然斩了邪神,可大家并没有感到开心。一个正常的孩子从此变成了一个傻子,换谁能开心起来呢。

  胖子蹲在门口处,一片颓废之色。

  我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胖子,你不用太难过,不管我们斩不斩他,小雨的命魂都被他吃了,结果都不会改变。我们斩了他,也只是为民除害而已。”

  “唉……”胖子颓废的叹了口气,久坐不语。

  梅姑和明姑丈抱着小雨痛哭着,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

  我两见到这样的情景,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留在这里也帮不到什么忙,就起身准备告辞。

  “海生哥,强哥,下雨了,你们把伞拿去,别淋湿了。”梦雪拿出一把伞,递到我俩的手里。

  也不知道何时,屋外下起了蒙蒙的雨丝,似乎也在替小雨而感到悲伤。

  然而,就在我接到梦雪那把伞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根据我的判断,这雨伞里面居然藏着东西。

  在仔细摸索的时候,我更加的惊讶了,因为这伞里面的,居然是一个魂头。

  是的,是一个魂头,伞能藏阴,只要听过女鬼大闹广昌隆这个故事的人都知道,雨伞是魂体的庇佑之所,如果在一些晦气特别重的地方开伞,很有可能就会招惹了脏东西回来。

  难不成,这梅姑还在外面招惹了脏东西回来。我打开雨伞一瞧,彻底的愣住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惊喜若狂,因为雨伞中的那个魂头居然和小雨长得一摸一样。吓得我赶紧把雨伞关上,把小雨重新关进了伞里。

  “胖子,胖子你快看,你猜我打开雨伞看到了谁……”

  胖子没好气的推开我的手,无力道:“我怎么知道你看到了谁。”

  我抓住他的肩膀使劲的摇了摇两下,大喜道:“我刚才在雨伞里看到了一个和小雨一模一样的魂头。”

  “卧槽,你不是说真的吧。”胖子一个激灵,抢过了伞打开。这一打开,他也愣住了,因为伞中的魂头的确和小雨的样子一摸一样,毫无疑问,那就是小雨失去的命魂。

  “赶紧关上呀,万一魂头飘远了我们就找不到了。”因为命魂离身,是毫无意识的,一旦走远了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我连忙提醒了胖子一下。

  胖子连忙关上雨伞,高兴得和我拥抱在了一起。

  不过,我心中也是疑惑,小雨的魂头不是被老鼠精吃了吗?怎么会藏在雨伞之中。仅仅疑惑不到片刻,我就想通了。

  那老鼠精托梦说看上了小雨,它要的是小雨完整的灵魂,并非仅仅是一个命魂。所以,它勾出了小雨的命魂之后,又把命魂藏在了雨伞之中,只需要等小雨死了之后,三魂齐聚,那它就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小雨了,想到这里,我也不禁惊叹这老鼠精的狡猾,虽然这老鼠精开了灵窍没多久,但这份智商,已经远远超过……胖子了。

  胖子永远是个愣头青,乐天派,他也不去管为什么小雨的魂头为什么还藏在这雨伞里。总之,命魂还在,知道小雨还有救就行。

  梅姑一家子看到我们又蹦又跳得,虽然没有说啥,但脸上都有一点不悦之色。说起来也是,人家的女儿被精怪给害了,你还开心得像要过生日一样,换一般人早拿扫帚扫你出去了。

  眼看着他们的脸色越来越怪,我也不敢迟疑,连忙把实情告诉了他们。他们一听小雨还有救,抓住了我的手,紧张道:“小道长你说的是真的,我家小雨还有救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然后我和他们说:“只要我们替小雨招一下魂,让小雨的命魂回到自己的身体,那小雨就会回复自然了。不过,你得给我们准备几样东西,我们才能够招魂。”

  梅姑和明姑丈连声答应:“只要你们能救回我女儿,要什么东西都行。”

  我把需要的东西都列了出来:“黄纸,朱砂,毛笔,白布,竹竿,还有问路米。”

  仅仅不到十分钟,两人就把东西给准备好了,毕竟事关女儿的性命,两个当父母的也非常着急。

  东西拿来之后,胖子让梅姑和姑丈把所有的门都关上,然后胖子迫不及待的开始画符,又将符咒贴在了门窗上。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魂头走失,离开我们的视线范围。

  我把雨伞定在了桌子上,又将小雨抱到了床上,接着把问路米分两路,一直洒到雨伞的位置。

  问路米的通常都是神婆所用,用来打开鬼门关,接引鬼魂上来。但同时也可用来招魂,因为问路米本就是引魂所用。

  我让梦雪用白布和竹竿做成了一个招魂旗,并且吩咐梅姑和姑丈两个,一会儿梦雪摇动招魂旗的时候,他们就使劲的叫小雨的名字。

  胖子盘膝而坐下,准备念动招魂咒,在大家都准备好了之后,我啪的一声,打开了雨伞。小雨的命魂出现在屋子里,除却我和胖子之外,没人能看的到。

  此刻她一脸迷茫之色,在屋子里徘徊着。

  在我的点头示意之下,梦雪缓缓的摇动了招魂旗,而梅姑丈和明姑姑,则是一遍又一遍的哭喊着小雨的名字。

  这是道家的招魂科仪,米是用来引路,旗是用来招魂,亲人喊魂是为了借那丝血缘关系呼唤迷茫的命魂回到命主的身上。

  如果是我阴山派的招魂,那就直接方便的多了,直接去庙宇里借兵将,请兵将押命魂回来。但一时之间我又不知道去哪儿找庙,而且小雨的魂魄就在屋子里,根本犯不着去找。但是魂魄又不像是面包,不能直接塞进去,所以我们才选择了这个招魂方式。

  起初,小雨仍然是迷茫的在屋子里转着圈,随着两位至亲的呼喊,他走进了问路米的范围内,一步一步得走向自己的肉体,眼看着她距离肉身越来越近了,我和胖子都有点激动。

  最后,她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自己的躯体之中。这时,我连忙拿起毛笔蘸着朱砂,点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朱砂有宁神定惊的作用,我这样做正是为了安定小雨那刚回躯体的命魂,防止魂头再次脱离躯体。

  魂头刚进身体的时候,小雨全身颤抖了两下,过了半响,她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我看她似乎稳定了,才松开了手中的朱砂笔。

  “好了,没事了……”我松了口气,朝梅姑和明姑丈他们说道

  两人狐疑的问我:“真的没事了吗?”

  我刚想确定的说没事了,躺在床上的小雨哇的一声大哭,睁开眼睛,哭着喊了几声妈妈。

  这下子吓坏了梅姑,连忙把小雨抱进怀里。但同时我知道他们的心都安稳了,会哭,那就意味着没事了

  只不过小孩丢魂之后,通常都会大病一场。所以小雨现在的身体还是非常的虚弱,胖子又写了两剂宁神定惊的药方,让梅姑照着抓药给小雨喝。

  半天之后,小雨渐渐的回复了神色。梅姑和姑丈两个进屋子拿出两个大红包,硬是要塞给我们。

  本来我们不想要,可一想到这是因果钱,就取了五十出来,把其他的都还给了梅姑。

  干我们这行的,最怕就是沾染因果,不管是欠别人因果,还是别人欠你因果,都不是我们乐意看到的。所以我们每次替别人办事或者卜测的时候,人家都会意思的给我们一些香油钱,而我们也乐意收下。这并非是我们贪心,而是因为这钱是因果钱。收了钱后,因果两清,谁也不欠谁的。穷人给多了我们也不要,富人给少了我们也随意。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了,一开始只是些雨丝,没过多久就大雨倾盆了。一时之间我们也走不了,这时候梅姑又一定要我们留下来吃饭,说是为了感谢我们。

  无可奈何之下,我们就答应打扰梅姑一晚上,明天再走。可是当梅姑准备把神桌上的乳猪等东西来做饭的时候,我们脸色发青,差点就想吐了。

  为什么?因为这些东西刚才那老鼠精都吃过了。虽然老鼠精吃的是肉里的精气,并没有真实的咬到。可我们两个一想到这肉被老鼠吃过了,心里就觉得怪怪的,无论如何都吃不下。

  后来,梅姑问我们两个为什么不吃的时候,我们把原因说了出来。明姑丈哈哈大笑,冒着雨去村头打包了几样小菜回来。

  等明姑丈把这些菜打开的时候,胖子简直是欲哭无泪。这些菜里有鸭肉,牛肉,狗肉,黄鳝,还有水鱼汤。

  因为五显华光大帝被鸭和牛救过,所以华光弟子对这两样都很尊敬,不吃这两样东西。而且学了武法之后不能吃无鳞鱼和乌龟,吃了就会破武法,无鳞鱼也就是指没有鳞甲的鱼,比如黄鳝和泥鳅。至于说狗肉,那几乎是修道者都不吃的。

  我还能咬两口鸭腿,吃些鸭肉,可胖子就苦了,明明肚子饿了咕咕叫,可是一桌子的东西除了那被老鼠咬过的乳猪之外,没一样能吃的。但是在梅姑和明姑丈面前,胖子又不能像家里一样随意。只能哭着脸,用力的扒饭。梅姑和明姑丈问起我们两个的时候,我们怕明姑丈又冒雨出去买东西,都不敢说实话。

  我笑嘻嘻得说我就喜欢吃鸭子,对其他东西没胃口。而胖子,硬是在牙缝里挤出了一个笑容:“那啥,我最近在减肥。”

  差点让我憋不住,吞下去的鸭肉都差点喷出来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