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八章 水鬼再现

第八章 水鬼再现

  这场暴雨一直下到了晚上,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梦雪劝我们在他姑姑家住上一晚,明天大家在一起走。

  我转念一想,觉得也对,天黑路滑下暴雨,即使给我们一把雨伞也走不回去了。于是,我们就在梅姑家住了下来。可是当我知道梅姑家只剩下两个房间的时候,我的心情瞬间郁闷。

  两个房间,梦雪睡一间了,那剩下的一间,毫无疑问就是我和胖子睡了。

  对于胖子的睡梦功,我已经不止一次得领教过了。第一次孖铺,我就被他的鼻鼾吵得整晚失眠。

  第二次,我被他一脚踹了离床三米远。

  第三次,他感冒鼻塞,睡到半夜,鼻子猛得使劲呼气,鼻涕鼻屎全部喷到了我的脸上。

  如果没有意外,今晚将会是我们第四次孖铺……为了防止再有类似的情况出现。我果断比他早睡了一个小时,还是睡在里面。这一次就算鼻鼾再大,那也吵不醒我。就算你使劲的踹,我还是在床里面。

  愿望永远是美好在,而现实往往则是骨感的……人算不如天算,神通不敌天数,智慧始终不敌胖子。

  半夜……我总感觉有人在蹭我的脸,而且还有点湿湿得,我睁开眼睛,有种差点想下床去拿把刀把胖子砍死的冲动。

  这货双手双脚抱着我,脸往我的脸使劲的蹭,哈喇子流了一脸,即使是睡着了仍然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在不停得梦呓着:“晶晶姐,晶晶姐,小晶晶,你在哪里呀”

  我欲哭无泪……死胖子,你这是该有多想猥琐司丽晶呀,连睡觉也不放过她。

  无奈之下,我只得使劲的掰开他缠在我身上的手脚,搬了被子和枕头,到了地板上去睡。

  虽然地板上很冰凉,但总比被死胖子搂着蹭口水要好的多。

  或许是因为今天经历了一系列的事,又呛了水,精神上太疲惫了,没过多久,我就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窗外,雨不停的下着,虽然已经小了很多,可还是呼呼的挂着阵阵的寒风。

  在所有人都无法察觉的角落,地上的水迹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紧接着,这女人慢慢的出现的站了起来,似乎是由水迹凝聚而成的。她站在窗外,静静的盯着熟睡中的两人。

  “海生,海生,陈海生……”迷迷蒙蒙间,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这声音好亲切,好像是姐姐。

  “姐姐,是你吗。”我迷迷蒙蒙的叫唤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追寻着声音的来源,发现那是在窗外传来的。玻璃上,有一个女人的影子,因为雨水和玻璃的关系,我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我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心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她是我的姐姐,没错,她是我的佳佳姐,我终于找到她了。

  我翻开窗户,爬了出去,紧紧得跟着这个影子。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只知道她是我的姐姐,我要跟着她走。

  突然间,一阵叮铃铃的声音传了出来,也正是这声音,让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声音来自我脚下绑着的那串小铃铛,或许有人会以为这是女孩子才会带的饰物。但我的脚跟,绑着的这串小铃铛却和道家的法器追魂铃一样,只要有邪师摄魂,或者是鬼怪来袭的时候,它都会预警。这是青松叔炼制给我的,胖子的是脖子的小八卦镜,而我的,就是这串小铃铛。

  铃铛只是响了片刻就裂开了,但也就是这片刻,让我一个激灵的清醒了。

  眼前的根本就不是我姐姐,而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她站在不远处的雨里,朝着我招手,叫着我的名字。

  好险……如果不是因为我脚下绑着一串铃铛,恐怕我就着了这女鬼的道,被她迷住魂魄了。

  铃铛响的声音很小,特别是在下着雨的网上,被雨声覆盖,根本就听不出来。

  清醒之后的我也不动怒,而是继续装着被鬼迷的样子,像一个无意识的傀儡,一步一步的跟着红衣女鬼的方向走。我心里也很好奇,她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而且,我又是什么时候招惹上她的?

  一直跟着她走,走出了梅姑的房子,紧接着,我终于知道这女鬼为什么找上我了,因为,她把我领到了河边,正是今天差点淹死了三个人的那条河。

  如无意外,这女鬼就是这河中的冤魂,今天早上拉替身的女鬼。

  “海生,过来,过来我这里。”她已经走到了河边,朝着我招手

  我悄悄得背着手,左手剑指在右手上画了一个雷的花字。花字不同于符咒,乃是给道士应急而用。如果你在碎不及防的情况下遭遇了恶鬼冲身,那就用花字来护身。毕竟敌人不是傻子,不会眼睁睁的看你画完符之后对付他。

  而我现在画的,乃是一个雷子向外三圈,这是茅山五雷掌的花字,阴山派本就结合了茅山,普庵等派的法术。所以阴山中除了诡异的驭阴法之外,还有着其他门派的法术,五雷掌就是其中的一门。

  我慢慢的走向那红衣女鬼,差不多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我嘴角划起一个冷笑的弧度,就准备用五雷掌好好的招呼她。

  “妖怪,看法宝……”忽然间,一声大喝从我身后传来,紧接着红衣女鬼一声尖叫,趴在了河边。

  不用看,一定是胖子了,只有他身上带着定鬼的八卦镜。

  “胖子,你不是睡死了吗?咋出来了?”我转过身,惊讶的看着胖子。

  胖子撇撇嘴说道:“真以为我是猪呀,要是有鬼来了我都不知道,那我也不用当道士,干脆回家卖番薯算了。”

  “这么说……你一早就跟着来了?”

  “恩……”胖子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

  “嘿嘿,我本来想着在差不多的时候登场把你救回来,这样你就会对我感激涕零,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以后替我送花洗脚得不再话下。不过,我看你悄悄的背手画花字就知道你没被迷住。所以才提前出现,履行我华光派道士降妖除魔的职责、”胖子大义凛然道

  我……真心的无语了,什么叫差不多的时候登场,是在我被水鬼拉下水的时候吗?现在知道我意识清醒就跑出来抢风头,还抢的这么道貌岸然,恐怕世界上这么没品的人也独有胖子一家了。

  “咳咳,感谢的话晚点再说……现在我们先把这女鬼收了吧。”胖子似乎招架不住我鄙视的眼神,连忙岔开了话题。

  突然间,咔嚓一声咔擦,胖子手中的八卦镜瞬间裂成了碎片。那被八卦镜定住的女鬼,瞬间脱开了枷锁,想逃回水里去。

  “艹”

  “卧槽,这一次性的玩意就是不禁用”

  两人同时骂了一声,冲了上去。胖子的八卦镜和我脚下的铃铛一样,只不过都是开了光打了法力下去。都是仿制品,根本比不上真正的法器,顶多也就只能用一次。

  眼看着水鬼就要逃了,我连忙握着五雷掌冲了上去。而胖子比我更快,在我还没冲到那女鬼面前的时候。

  一件衣服从我头顶掠过,包住了准备遁走的红衣女鬼。

  还是晚了一步,被这死胖子给收了。

  胖子用的是罩鬼咒,原本罩鬼的是道士身上的道袍。但只要功力稍微有些层次的道士,不用道袍也可以罩鬼,即使是衣服,那也是收鬼的武器。

只不过,咒敕法在了那衣服上,但衣服终究还是比不上道袍,所以也并不能彻底得降服这红衣水鬼,只能拖延片刻的时间。

但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握着五雷花字的我,片刻的时间,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虽然不甘头筹被胖子拔了,但我还是在衣服包住水鬼的瞬间跑了上去。在她还没挣扎开衣服的时候狠狠得来了个五雷掌。

女鬼发出了声渗人的惨叫,被胖子的衣服死死裹住,再也失去了逃走的能力。

胖子拍了拍手,来到那女鬼身前并肩站着,从感觉上判断,这是个有些道行的女鬼,只不过她倒霉,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