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九章 红奶奶

第九章 红奶奶

 “你们这两个混小子,快放开我红奶奶,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俩还没说话,红衣女鬼就先发夺人,对着我两怒目相视。

  胖子呲了呲牙,对这红奶奶说道:“那啥红奶奶是吧,明明是你自己造孽要来勾我兄弟当替身。为啥现在看来好像你受的冤屈比我两还大似的?”

  红奶奶虽然被胖子的衣服包着,但气势丝毫不弱。

  “谁叫他今天救了我的替身,害我白白的失去了投胎的机会,我不来找他我找谁去。”红奶奶怒目而视,恶狠狠的瞅着我

  卧槽,你害人你还有理了?我救人居然还错了。

  这叫红奶奶的水鬼气焰实在是十分嚣张,我气不过,就想着在上去给她补一个五雷掌,让她好好瞧瞧我的厉害。

  刚走一步,就被胖子扯了回来。

  “胖子,你干啥呢。”我问

  胖子把我拉到一旁,附耳和我轻声的说:“海生,这事儿好像真是你错了?”

  “什么?”我诧异的看着胖子,我救人我还有错了。

  胖子悄声告诉我,由于水鬼多是冤死惨死在水中的,而且死后无法离开那个区域,所以,地府允许它们在七月十五的时候出来寻找替身,这些替身多是命有水患,先天容易夭折的人。而我今天救了那个小孩,则等于毁了红奶奶投胎的机会。

  最后,胖子补充道:“这是你自己犯下的因果,你得处理好,如果你一掌轰了她,就是断了她投胎的机会,再犯了一个孽”

  我不知道这是因果循环,自有注定,还是鬼魂为了投胎不择手段,如果是我的做法,我管你投胎不投胎的,反正惹了我,我直接干掉你。

  可是我现在身旁多了一个胖子,以胖子的性格,如果我真干掉这红奶奶,恐怕他会马上和我翻脸。

  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杀也不是,留也不是了?想到脑残还没能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尼玛的,当道士也太累了,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简直就比鲁迅笔下的啊Q还憋屈。

  最后,胖子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他走上去劝那女鬼:“红奶奶,你看这样行吗?我们兄弟俩明天买些纸钱房子男人的烧给你,你拿了这些之后好好回你的地盘做你的水鬼,从此一心向善,有人下水你救一下,没人下水你也拉下水救一下,这样功德积多了,说不定不但能够轮回,还能够在地府里谋个阴神的职位?你怎么看?”

  红奶奶顿了半响,问了胖子一句话:“你觉得在我这河里会掉下水的人多吗?”

  胖子看了看这可怜的小池塘,都不够三分地,而且看那几个农民今天下水,水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是到脖子那儿,除非是水鬼拉人,否则淹的死人才叫奇怪。

  胖子瞅了半响硬是从肺里憋出了句话:“那啥,有个伟人叫李宁,他不是说过一句话吗?一切皆有可能。”

  关于胖子这段用肺说出来的废话,红奶奶自然是不答应。但是她又奈何不了我们两个,而我们两个呢,也想好好的超度她,替自己积些德。毕竟我们也怕放她回去之后她继续的害人。

  或许是红奶奶这水鬼看到了我们的诚意,终于松了口。只不过当我听了红奶奶的条件之后,心头就有种把她一掌打的烟消云散的冲动。

  这红奶奶的条件只是一句话:“你们替我找一个徒弟,我要当烟鬼。”

  所谓烟鬼,就是替人过阴占卜的鬼魂,而烟鬼的徒弟,指的就是民间那些给人过阴的婆子了。

  我们人把这种婆子称为过阴婆,相花婆。香港那边叫神婆,问米婆。

  这类人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被鬼魂或者阴师找上,与鬼魂签订契约。他们赚钱,而鬼魂则积累香火和功德。由于鬼魂并没有经过敕封,并不是正神,没有仙位,所以这些婆子通常不会告诉他们的师傅是鬼,遇到人只会说我请来的是天上的某某大神。

  如今这红奶奶让我们给她找一个徒弟。无非就是为了积累功德,成为地府的阴神之类。但是这类人体质特殊,比道士还稀少,人海茫茫的,你让我去哪儿给你找个徒弟。再且说了,这类人长时间和鬼接触,身体定然不能长寿,就算找到了,你确定人家愿意当你的徒弟吗?

  我非常郁闷的和胖子说:“我想……还是回家拿令旗,请五鬼把她押到地府里去算了,免得我看得眼冤。”

  说完,我转身就走,准备回胖子家去拿令旗,调遣五鬼兵将。

  “别呀……你这样就不怕造孽吗?把鬼送进枉死城里,万一跑出来又是一恶鬼呀。”胖子扯住了我劝道

  胖子的话的确没错,水鬼多是冤死的人,怨气不散,即使我强行请五鬼兵将送他进地府,那她也只能在枉死城里徘徊。在枉死城里徘徊一天的怨魂,相当于阳间修行一年,如果一旦让她重返人间,那定然又是一个棘手的恶鬼。

  只不过,现在有啥办法呢?我宁愿把她送进地府里也不愿这么麻烦,满世界的去给她找徒弟。要知道我们道士都有戒律在身,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有上苍垂听,如果我答应了红奶奶,除非我死了,否则都要对自己的诺言负责。

  一旦我答应了,那我这辈子没替她找到徒弟之前,岂不是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又不能把她留在这世界继续害人,左想右想,我还是把她押回地府,自己背一些孽债算了。

  “别跑呀,我真的想到了一个不用这么麻烦,也不用把她送回地府的办法了。”胖子使劲的扯住我。

  我翻了翻白眼,转过身问他什么办法。

  胖子嘿嘿一笑,在我耳边附耳道:“兵将。”

  我恍然大悟的一拍脑壳,是哦,我可以收红奶奶为兵将。阴山的法术,本来就是重阴的法术,以前学阴山的还时常到坟地,或者发生车祸的十字路口,收取这些恶魂替自己办事。

  别以为收鬼替自己办事是十分阴孽的事情。孽与不孽,损与不损只看道士个人。如果你收了鬼魂之后,是去整人,为了私欲而迷惑少女,或是为了钱财替别人迷合。这自然是造孽的事情。但是你收了恶鬼之后是用来替别人驱邪,替别人消灾的话。那你就是在积德,你积德了,自然而然的,你手下的鬼魂也会分到功德。

  只不过,这些年来由于有青松叔在的关系,我都是跟着学东西,没怎么和别人斗法或者自己处理事情。而且养兵将还需要花钱。隔三岔五得供奉点水果香油蜡烛米。细算起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所以,我一般都不养兵将,如果有需要用到兵将的地方,我都是去庙宇里借。

  如今胖子提出了这个办法,让我收红奶奶为兵将。虽然以后在供奉上花多点钱,但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在我应允了之后,胖子这个谈判专家就上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得打动人家红奶奶。

  谈判僵持了十分钟,最后红奶奶瞥了我一眼:“好吧,奶奶我就暂时委屈当这小子的兵将,只是你们得答应我,一旦我有看上的徒弟时,你们不能拦着我离开。”

  ……我,尼玛的,这到底是你求我还是我求你,就算是我求你,也不带这么看不起人的。

  由于我身上的令旗和容器都在胖子的家里,所以一时之间也收不了红奶奶,只能让她稍等片刻,我和胖子回梅姑家去拿雨伞,让她在雨伞里呆上一段时间。

  路上,我越想越觉得郁闷,就和胖子吐槽道:“胖子,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一个阴山派的道士了,都完全没我阴山派的风格了。”

  我说的是实话,以前我在李枫口里听说我们阴山派的弟子都是很逍遥自在的,想干嘛就干嘛,收兵将直接拿米和红纸祭炼就是了,哪像现在,瞻前顾后,还得问人家鬼愿不愿意。

  胖子嘿嘿一笑,答道:“鬼也是人身自由权嘛,你总得让自己选择选择,你想想,要是你娶媳妇直接抢走就算了,那人家不愿意,你上床也没意思呀。”

  我……,就算鬼有人身自由权,这和媳妇上床又有什么关系。

  一路无语,我决定不再搭理胖子,回到梅姑的家,我拿了今晚收着小雨的那把雨伞,跑到河边把红奶奶给收了起来。

  接着和胖子回到房间就倒头大睡。

  第二天,我以怕下雨为名借走了装着红奶奶的雨伞,告辞了梅姑一家。

  “哎……有时候真喜欢农村,你看那牛粪和泥土的味道,闻起来是多么的清香”胖子走在乡间的石子路上感叹。

  “……前面那胖子,你给我站住。”

  胖子刚一感叹完,后面就突兀得传来了追喊。

  我们扭头往后面看,只见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老头子向胖子追了过来来。

  “卧槽,快跑呀!”我和梦雪还没反应过来,胖子拉着我们撒丫子就跑。

  “胖子,你挖了人家祖坟了,用的着那么慌张吗?”我边跑边问

  “我钱用来订花给晶晶姐了?”

  “这跟你订花给司丽晶有个屁关系”

  “有关系,我昨天买朱砂黄纸的时候没钱,抢了就跑,你没看那老头现在认出我了,来追债了吗?。”

  “靠,那你还不跑快点。”

  这时,梦雪在旁边弱弱的说了句“哥,你没给钱我们现在给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跑呢?”

  胖子“……………”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