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一章 迷合降

第十一章 迷合降

  胖子的第一次送花行动便是这样不算轰烈的开始而平淡的失败。即使猛虎嗅蔷薇的故事再美,可用在胖子这天生少了一个心眼的坑爹货上根本就无法诠释他的美好寓意。

  他一直逮着我不停的问:到底我为什么会失败?晶晶姐为啥生我的气呢,我怎么会失败了。

  对此,我只能翻着白眼答了句,问你妹去。

  闲着无聊,加上肚子饿了,我就到学校的汤粉店里买了份三块钱的猪杂粉,填饱我的五脏庙。胖子仍在自顾自顾的说着什么没道理呀,没天理的话。丝毫没有管我这个旁观者的感受。

  傍晚的时候,我和胖子到学校里的操场上逛了一圈,没想到,居然真让我们遇到了熟人。

  这熟人,居然就是班里的泼辣女姚依容。

  那男人看着有点帅,剪了一个中分的刘海,那张脸比一般的女人还要白。他正像一个护花使者一样紧紧跟在姚依容的身后。

  只不过这中分男好像不大受姚依容的待见,虽然落花有意,可看姚依容的样子似乎十分厌恶他,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用羽毛球拍恶狠狠的指着他,口里也不知道说着些什么威胁的话。

  或许是那中分男被姚依容骂怕了,就停住了脚步不再跟上去。而姚依容呢,干脆在草坪上坐了下来,和几个女的聊着天,彻底的无视那中分男。

  我向身边的胖子问了句:“那男的谁呀?”

  胖子撇了撇嘴:“欧耀阳,一个二世祖而已”说完了之后,胖子又补充了一句:“一个像猪但是又想拱花的二世祖。”

  瞧那眼神,听那语气,明显是赤裸裸的妒忌人家比他帅。

  我和胖子干脆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看着操场上熙熙攘攘的学生。看书的看书,打球的打球,散步的散步。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太阳也逐渐的西下,夕阳嘛,总会散出最后一丝余晖,不炎热,但很有诗意。

  我看着操场的另一头举行的篮球比赛,而胖子则是把眼睛盯在那些打羽毛球的女孩身上。现在是炎热的夏天,女同学们多是穿着短袖短裤,曼妙的身材总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让一群群的色狼大饱眼福。

  “34.85.92……”胖子掐着手指,喃喃自语着

  我扭过头看了他一下,疑惑的问他:“胖子,你在干啥呢。”

  胖子手一甩:“别吵,我在用这些女孩的三围起卦,看看我和她们的缘分有多深!”

  我……梅花易数,就是被你这死胖子这样糟蹋的吗?

  撇了撇嘴,我扭过头去不理这死胖子。可是就在我扭头的刹那,入眼的一幕让我眼神一凝。

  胖子口里叫欧耀峰的那中分男,居然悄悄的在姚依容的背后撒下了一些东西,隔着太远,我并不能看到他撒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那些东西撒在了姚依容的影子上。

  紧接着,欧耀峰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让我倒吸了一口人气。

  欧耀峰手里拿的是一枚钉子,在夕阳的照耀下,散发着白色的寒芒。

  人骨钉,这欧耀峰手里拿的,绝对是用人骨做成的钉子,是的,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身为阴山派的弟子,本就喜欢在坟墓里,用骨头这些阴性磁场的东西修炼,要说对人骨这玩意熟悉的,除却搬山卸岭,非我阴山派莫属。

  “胖子,快看……”我使劲的推搡了胖子两下。

  “靠,别搞,正烦着呢”胖子随意的把手一甩,砰的一声,正中我的眉骨。瞬间,我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眉骨是人身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加上这死胖子的力气又是这么大,一时之间我也是痛得睁不开眼。

  等我痛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姚依容正气鼓鼓的朝我俩的方向走了过来,欧耀峰正跟在她的身后,像个苦力一样替她拿着羽毛球拍和衣服。

  走过我俩身边的时候,姚依容恶狠狠的盯了我和胖子两下:“看什么看?”

  我双眼望天,悠然的说了句:“奇怪,猪怎么会对我说话?”把这小妮子气得脸色煞青,跺了跺脚骂了句:“你有种。”气得转身就走。

  欧耀峰似乎在哄着这位泼辣的小公主,姚依容骂她时,欧耀峰还一脸的陪笑,但是我看到欧耀峰趁姚依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的头上拔下了一根头发。

  等他们走远了之后,我才使劲的推了推胖子

  “别闹了胖子,有情况。”

  胖子愕然的问我:“有啥情况?”

  我跟他说那欧耀峰要对姚依容下术,胖子不信,说我瞎扯。我把刚才见到的和胖子一说,胖子仍旧半信半疑的说不可能吧!

  于是,我把胖子领到了欧耀峰站着的位置。

  这一看,我愣住了,因为地上有一圈圈白色的花瓣,欧耀峰刚才居然是在对着姚依容的影子撒花。

  胖子撇了撇嘴:“我就说你疑神疑鬼嘛,人家刚才可能是在洒花营造下浪漫的气氛也不一定。”

  我并不相信胖子的话,因为在我看来他的解释太扯了。就算要营造浪漫的气氛,也没必要用到人骨钉呀,而且他刚才拔下姚依容的头发又是为什么?

  我蹲下来,拿起地上的花瓣一闻,通过辨别,我发现这居然是山茄花,说起山茄花可能没人认识,但是曼陀罗这名字应该很多人知道了,欧耀峰撒下的正是曼陀罗的花瓣。而且,这曼陀罗的花瓣上还有别的味道。

  我闭上眼睛,仔细的闻了一遍。这花瓣里有尸油,桑树枝,还有酒香……。

  迷合,这欧耀峰居然想对姚依容下迷合,瞬间,我也被脑子里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胖子见我独个儿在那一惊一乍,就推了推我,问我咋了

  我把手中的花瓣伸了过去,让他自己闻。

  胖子打了个喷嚏,皱眉的得说了句尸油。

  我摇了摇头说,这里面不仅有尸油,还有桑树的枝末和酒香。

  胖子再仔细嗅了下,说好像还真有,他问我:“这欧耀峰用这玩意来干啥。”

  我告诉胖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欧耀峰是在对姚依容下迷合。尸油在尸体里提出来,有爱情油一说。曼陀罗也有催情的作用,刚才欧耀峰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迷醉姚依容的神魂,给她下迷合。

  日落黄昏的时候,是一天阴阳交际的时候,这时候的阳气在渐渐的变弱。而民间流传,一个人的影子就是灵魂一说。欧耀锋选择在这个时候,在姚依容的影子上撒下花瓣,目的就是为了迷醉姚依容的神魂。我之所以敢这样猜测,是因为这些花瓣里面有桑树枝和酒香。

  桑树,通丧之意,他和槐树一样,都是阴木。我曾在古籍上见到过,如果要让一个鬼喝醉,那就用阴木来搅拌供奉,这样鬼喝了之后,就会像人一样大醉。王胖子以前也常用这个缺德的方法来逗弄小胖所以,阴木拌酒可以就是迷醉魂体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欧耀峰洒下这些花瓣,在借由人骨钉而冲散姚依容的阳气目的就是让阴气侵蚀她的灵魂,加上尸油和曼陀罗的作用给他催情。

  这种方式,是迷合术的一种。其渊源也是由和合篡改而来。

  说起这和合术原本也为道家正术,主要是通过奉请和合二仙这两位正神来增加夫妻,亲人间的不和,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所以如果有夫妻间产生小吵闹,或者说父子间产生了小争吵,用和合术能够快速的让他们和好如初,而且没有副作用,道士也愿意做。因为这些都是正缘,他们的争执不和都是流年运程所引起的。道士替他们和合,也是在行善积功德。

  但是,和合术经过有心人的捣鼓,就演变成了迷合。迷合虽然由和合而来,但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迷合主要是把两个毫无缘分,或者说是孽缘的两个人合到一起。这类人或者是拆人家庭的小三,或是为了一己私欲。施术者多半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这种迷合很鸡肋,需要隔一段时间的喂另一半吃符水,如果符水中断,或者是受术者反噬,那积累的怨气就会加倍的爆发,通常靠迷合来维持感情的人,都没有好的下场。

  在迷合术流传到了泰国之后,降头师将他们加以篡改,美名其曰的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爱情降。但说白了,只不过是利用迷合来满足自己的淫欲,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这类的降头罪孽更深,因为他们面对的对象,多是那些与自己没有关系,但又年轻貌美的女子。

  毫无疑问,欧耀峰所用的,应当就是迷合降,至于说他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为了把姚依容拖上床。

  在我把这些和胖子说出来之后,胖子吃了一惊,连骂那个欧耀峰禽兽,还扬言要上去宰了他。

  我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问胖子:“你说这事应该怎么办,我们帮还是不帮好?”说实在话,姚依容的确很漂亮。但再漂亮,我对这种高高在上的人也没好感,但是我又不忍心看着她被迷惑,所以我把选择权交给了胖子。

  胖子没有丝毫的犹豫,义正言辞的说道:“帮,让我们遇到了就得帮,我王伟强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有一颗除魔卫道,正义凛然的心。遇上这样的事,那我自然就得挺身而出。”

  大胖这句话说的有棱有角,正义凛然,差点让我也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可是,在胖子说了一句……

  “尼玛的,这么好的一棵白菜,老子都没调戏过,怎么能拱手让人呢?真不岔。”

  我……胖子仍然是那个猥琐的胖子,刚才一定是我眼花了。

  既然决定要帮,那我们就着手准备家伙,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弄着姚依容的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才行,否则我也想帮也无能为力。

  “这有啥难?交给我,我帮你搞定。”胖子拍着胸脯,言辞凿凿,似乎弄到人家的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是件没啥大不了的事。

  许久之后,胖子神神秘秘的拿来了一本小本子递给我,我问他这是啥。胖子大大咧咧的告诉我:“全校前十校花的出生年月日,家庭背景,三围爱好啥的全在这里,姚依容的也在。”

  我满脑黑线:“胖子,你记这东西干嘛?”

  胖子嘿嘿一笑:“我就用她们的三围和八字起卦,看看我和她们哪个有缘分!,不过……”

  “不过你放心,现在除了晶晶姐,任何女孩在我眼里就是一堆骷髅,不对,是粪土,绝对的粪土。“胖子拍着胸脯解释,脸不红,心不跳。

  对于胖子的话,我信才叫脑残,我丝毫不怀疑他是测过这些美女和他没一点的缘分这才撒手去追人家司丽晶。

  不过,既然姚依容的八字和地址找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我和胖子赶回了家写了几张我阴山派的符咒,拿着令旗就往外跑。要问我去干什么?自然是去庙宇里借兵将。

  迷合一术,就在我阴山的鬼王法里,鬼王法里包含了调魂,迷合、冲开、叫魂、驱魂、锁魂、等法术。民间其他诸派的迷合,泰国降头的迷合降,本就是从我阴山派流传出去的,说起迷合。我阴山派才是鼻祖,迷合驱魂之术,天下何人能及。

  我毫不迟疑的说,阴山法里,的确有些阴损异常,置人于死地的法术。但我还是那句老话,再阴的法,也只不过是一种法而已,无正邪之分。有正邪之分的,只在用法之人。人把法术用在好处上就是善,用在坏处上就为恶。心术在不正的,即使投身于某个大派大教,无论修来的神法还是正法始终都还是替自己的欲望和钱办事,心境坚定的人,不管源自于何处,修的是何术,始终都能秉承一颗向善的心。

  每个门派都会流传一些禁术,但祖师爷流传下这些法术,只在于弟子了解这些法术的原理,遇到被这些法术谋害的人,能够根据原理而解开。当然,无论是名门正派,或者是民间道人,都存在一些不顾戒令,为赚取钱财而做违背良心的弟子。

  人不能因为某个门派的法术和名字断定这个门派的正邪,更不能因一些谋逆的弟子对这个门派而妄下定论。君不见,名望在高的名门大派,也有披着导善的外衣谋取钱财的“高人”。君不见,游走四方的民间道士,祝由巫师,也有为人驱邪消灾而丢去性命的无名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