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三章 请兵2

第十三章 请兵2

  “转身,听封”我几乎是不耐烦得吼了出来,红奶奶这才不情愿的转过了身。

  “奉阴山大法主,鬼力大王敕令,敕封……”念完了咒语,我朝着红奶奶的背后打了一掌,这掌叫镇阳掌,阴山盘古法里有一门手法为镇阳,镇阴。镇阳对人可以打散人的阳气,对鬼可以提升阴气,反之镇阴也是一样。同时打在红奶奶身上的,还有敕封他为西方领兵将军的玄讳。

  “胖子,烧五鬼钱寿金”敕封好红奶奶之后,我便让胖子往火盘里烧五鬼钱和寿金,接着,我开始面朝西方,手掐请阴指,脚踏五鬼步。念动了调兵的口诀。

  “奉请神化身,化作城隍来扶身,月虚三声响,太岁领阴兵,……兵来坛前听吾令,神兵急急如律令,敕”敕令之后,我把坛前那碗米往地上一倒,在翻过来。这是阴山借兵的规矩。碗中生米反盖地上,再翻过来,剩下多少米,就意味着你能借多少兵将。

  兵将借来之后,自然是说明用意了,接下来又必须念动冲开咒告诉兵将们前往的地址,还有姚依容的八字,接着再配上酉时冲开符。符咒燃烧的那一刻起,我便挥动令旗,指挥着这些兵将前去姚依容的家里。

  当红奶奶领着这些兵将前去的时候,我便点燃了一盏煤油灯,在坛前盘膝坐下。这盏油灯是我们阴山道士的魂灯,如果斗法之时,或者因为其他因素魂灯熄灭的话,兵将和道士本人的神魂就会受到伤害。

  本来一般行法的话是用不上这盏魂灯的,但是我想跟着这些兵将一探究竟,看看那欧耀阳玩的什么鬼把戏,才立下了这盏魂灯。

  为了怕行法之时被别人打扰,我留下了一些兵将在左右,并没有全部调走。

  夜慢慢的深了,红奶奶领着阴兵去到了姚依容的家里。也幸好姚依容的家里没有门神和土地一类的神灵,否则我又得错开门神才能进去了。

  姚依容的家里很大,佣人很多,但是红奶奶还是根据八字找到了姚依容的房间。奇怪的是姚依容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真是奇了,你不是说欧耀峰要对姚依容下术吗?为什么到现在了还没动静”说这句话的是一旁的胖子,他现在正掐着一个手诀,以一个另类的姿势坐着,让我顿时无语。

  胖子用的是华光派的玄眼神通,华光大帝左右侍立着左右两只似夜叉的小鬼。两个并非是什么野鬼,而是千里眼和顺风耳。所以,华光的法术里也有两门秘法,玄眼和耳报,虽然没有传说中的千里眼顺风耳那么夸张,但是这两门神通也的确很了不得。我是透过阴兵看到的,而胖子正是用玄眼看到的。

  只是这玄眼每用一次,就得消耗很大的元气,用完一次之后,至少四十九天内是不能再重复用,如今胖子居然用这玄眼的神通来看热闹,不知道青松叔知道之后会不会砍了他。

  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我都忍不住犯困了。而姚依容家还没有任何的特殊情况出现。

  我几乎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难道这欧耀峰并没有对姚依容下迷合降。

  就在这个念头突然冒过我脑海的时候,忽然间,躺在床上的姚依容突然发生了变化,她的脸突然急促的变红,身体不按常理的扭动,口里虽然不知道梦呓着啥东西。但很肯定的是这妮子思春了。

  突然之间,我的脑海闪出了另外一个可怕的念头,这欧耀峰用的,难道是梦中交魂术。

  梦中交魂术是一种邪术,让中术者日日夜夜寝食不安,激发内心深处的欲望,犹如吃了春药一样,此时施术者在灵魂出窍,与中术者的神魂交融。这种邪术远远比肉体的淫欲要严重的多。控制肉体,并不能控制心灵与魂魄。而梦中交魂,则是让一个人做春梦,对下术者产生莫名的情愫,甚至投怀送抱。所控制的,也是心灵和魂魄。试问一个女人的心全部系在了一个男人身上,那这个男人还有可能得不到女人的肉体吗?

  如此说来,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欧耀峰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迷醉姚依容的神魂,把一个人灵魂里的欲望彻底的释放出来。如果这时候,欧姚峰的神魂在出窍,进入到姚依容梦中的话,自然而然的就可完成交魂。说无关于身体,但身心的影响远远比身体要大的多。

  想到这儿,我便念动法咒,命令红奶奶带领的兵将躲到一旁,等欧耀峰的灵魂出窍来了,给他来个突然袭击,大刀往鬼子身上砍去。

  “卧槽,开始了,居然热得准备脱衣服了,要不要那么精彩……”胖子在一旁留着口水,一脸的猪哥相。

  姚依容的脸越来的越红,或许是灵魂被迷醉的太厉害了,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产生了一些反应,并且慢慢的越来越激烈。

  这时,我不敢大意,反而凝神聚气的注意着她房间的动静,照我的估计,姚依容已经被催情催到了一个临界点,欧姚峰的神魂出窍也应该来了,不来,就无法入到梦中进行神魂交融了。

  果不其然,房间的窗子刮起了一阵阴风,一个鬼魂悄然的溜了进来,直奔床上的姚依容而去,敲这鬼魂的样子,确是欧耀峰无疑。

  “福生无量天尊,两位道友,你们为何在此调兵驭鬼,可是在做谋害他人之事?”

  关键时候,一段文绉绉的话在小巷中响起。

  也不知何时,小巷里跑进了一个斯文的眼镜男,这眼镜男穿着一套白色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就一书生范,说起话来也是文邹邹的。

  “圣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窈窕淑女,不可妄求。我观两位道友相貌堂堂,为何做如此丧尽天良之事,须知行法为恶,皆有因果报应,我劝两位道友放下手中屠刀,皈依上善若水……”

  我还没说话,这眼睛男就开始唠叨了一大堆,而且他说的啥玩意,都是咬文嚼字,实在让人费解。

  这眼睛男给我的感觉好像古代的读书人,但奇怪的是,他为何念着道家的揭语?难不成他也和道家有关系。

  我并不敢对这眼睛男有任何的轻视,不说别的,仅仅是那份气质,就让我感到棘手了。无他,这眼镜男读书居然修出了儒家人的正气。

  儒家人非道家,也非佛家,而是一群读圣贤书,尊孔子圣人的读书人。这个世界除了道士僧侣之外,还有三种人一般鬼怪是不敢近身的。第一种是市井屠夫和混黑的狠人,身上煞气重,第二种是军人,第三种便是读圣贤书,一心为天下的读书人了。

  古时候,读书人不尊鬼神,只尊君臣,但是一样鬼神不敢侵。因为读书人笔下有正气,为的是天下人。只要读书人心存正义,那就会有儒家的气运庇佑,即使不尊神佛,邪灵精怪一样不敢近身。

  相传,宋末学者张载的一幅字,便吓得鬼神纷纷避让。张载,也就是说出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句豪然状语的大儒,这样的书生,别说鬼怕,连神都敬佩。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化,现在读书也变了味道。别说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就连儒家论语中庸大学这些汉家典籍能读的流畅的都几乎没有。读书的目的再也不是为国家生民而读,而是为了日后的个人名利,又或是为了考试能够及格。丢下了中华汉家的千载传承,埋头在数理化英的瀚海中,殊不知,这些汉家的千载传承里融汇了古代大儒修身治国的感悟,处世为人的哲理在其中。是我们汉家文化最原始的精髓。读多了气质也会产生变化,洞晓其中经义,达至修身齐家治天下之境界者,更可修出连鬼神都退避三尺的正气。

  如今这眼镜男的身上,居然让我周围的兵将产生了一种恐慌的感觉。毫无疑问,这眼镜男至少达到了古时读书人修身的境界,使他身上有儒家的气运庇佑,所以阴灵才会畏惧他。

  但这种感觉,也仅仅是让我感到棘手而已。现在姚依容那边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我自然容不得这眼镜男瞎捣乱。

  我一边掐着法指对着那头的红奶奶下令,驱逐欧耀峰的魂魄。一边敕令周围的兵将去把这眼镜男给赶走。

  眼镜男看着这些阴兵朝着他冲来,也不害怕,而是慢吞吞的在怀中掏出了……一支毛笔。

  卧槽,这眼镜男是干啥,他是要写字吗?难不成他是要现场表演下书法,学那大儒张载,以正气入笔,写字吓走这些阴兵。

  没来得及惊讶,这眼镜男居然掐了一个指决,接着,在他口中居然念动了咒语

  “道法并不多,南降北山河,只消一个字,降尽世间魔。”

  念完了咒语,他居然虚空画了一个敕字。这一字并非是朝着冲上去的阴兵而落,而是朝着空门打开的我冲来。

  我压根就没料到他会来这招,所以大意的把所有的阴兵都发了出去。更没想到他不对付那些兵将,反而擒贼先擒王得来动空门大开的我。

  我令旗一转,想招这些兵将回防,却还是慢了半步。瞬间,我被这敕字的气息撞到了我身上,让我忍不住闷哼出一口心头血,五脏六腑都好像要炸裂开来。

  神坛上的魂灯也瞬间熄灭,那一边除去红奶奶之外,所有的阴兵都消失了。但是红奶奶也不见得好,因为她是我敕封的兵马将军,与我神魂相连,我受伤了,她自然也不好受,魂灯熄灭没到几秒,她马上与我断了联系。

  断了联系之前的唯一一个画面,是红奶奶被欧耀峰打的节节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