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四章 缠斗

第十四章 缠斗

  这就是文法斗的危险,施法时必须全身贯注,容不得半点分心。即使天踏下来了,你也不得离开法坛半步,如果有外力相扰,那道士本人就会遭到反噬。

  起初,我正是怕会遭到干扰才留下了部分兵将。加上我想胖子也在这里,双管齐下,应该能护住我的周全。

  可是,我低估了这眼镜男的狡猾,放着冲上去的阴兵不打,反而冒着危险来对付空门打开的我。更低估了胖子的不靠谱,

  当这眼睛男来了之后,他居然还在闭着眼睛专心致志得用玄眼偷窥姚依容发情,直到我受伤了,他才回过神。

  回过神的胖子又愣着看了看吐血的我,再扭头看了看眼镜男,才哦的一声恍然大悟,意识到了这眼镜男是来砸场子的。

  这反应……未免也太迟钝了吧

  “海生,我来拖住他,你快去救依容美女,绝对不能让他给那禽兽沾污了。”回过神的胖子一声大吼,起了一个形意虎形拳的姿势,朝那眼镜男就冲了过去。

  我:“……尼玛的,刚才你干什么去了,我都吐血三升了。”

  魂灯被灭,我的脑袋越来越沉重,几乎一瞬间就想晕倒。但被胖子这么一吼,想到姚依容还身陷危险之中,我硬是咬破了舌头,用痛楚来刺激自己清醒。

  胖子已经和那眼镜男战到了一起,胖子用的是形意拳里的虎形炮拳。形意之中,以龙虎之形最为猛烈。其中虎形主力,以一气之吞吐,猛虎扑食之勇而成拳。力起涌泉,劲发尻尾,自背而达于脑,而后由脑下注于丹田,施于猛虎下山一扑,有如排山倒海之势,虎形之中的挨身炮又是近战的猛拳,拳拳如炮轰,只可前进,不可后退。

  胖子的形意虎拳虽然在意境上差了一点。但也得了青松叔的真传。不过这虎炮虽猛,那年轻人也不是吃素的,硬是用广场大妈的太极卸走了胖子的大部分力,哪怕胖子的拳头在硬,也只落得个憋红了脸,有气无力出。

  “卧槽,你发什么呆,快点去呀”混战中,胖子又憋红着脸朝我吼了一句

  “好……这里交给你了”我也不敢婆妈太久,清醒片刻之后,立马就踉跄着跑出了小巷,朝着姚依容的家里奔去。

  双腿发软,全身流出了虚汗,可是姚依容的家距离着北帝庙还有两条街的距离,估计我跑到那都会断气了。

  “滴滴,朋友,你要坐车吗。”一辆摩托车帅气的一个转弯,停在了我面前,打了两声喇叭

  我……尼玛的,都什么年代了,我还跑个屁,有车也不会坐,硬是费那脑残劲。

  “师傅,到……”

  急速的爬上了摩托车的后车,向司机报了姚依容家的地址。

  “快点,加快点速度,我有急事呀……”一想到情势危急,我又忍不住催促了下摩托司机。

  摩托司机是个满口金牙的中年大叔,他回头朝我咧嘴一笑:“没问题,看我的。”

  头还没彻底的转过去,就呼的一声加大了油门

  卧槽……有必要上到一百多的时速吗?

  下车之后,我在这小区里四处找着姚依容的家。三更半夜的我也认不出门牌号,只能根据姚依容家是有钱人的特征,专门找着那些又大又漂亮的房子。

  没想到,居然真被我蒙对了。

  一栋五层高的别院,突兀得耸立在小区里,与四周的房子相比,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别院四周都被漆花的铁栏紧锁,门牌号和姚依容的地址对应,如无意外,这应该就是她的家了。

  可是四周铁门紧锁,我根本就进不去,难不成敲门?

  我要是和人家说你家小姐被鬼那啥了,估计人家不是拿扫帚轰我就是打精神病院的电话。想了想,我果断还是选择了最迅速,最直接的办法,爬墙。

  可是……我刚爬上铁栏的钩子,就卡在了那里,硬是动弹不得,最后我一使劲,硬是把裤子给扯破了。

  坑爹的是当我跳进院子里面,脚还没站稳,就看到一只大狼狗从角落里向我扑了过来。

  这狼狗有我一般的身高,张着两排大獠牙,瞧那姿势,似乎是想把我生吞了。

  千钧一发之际,我画了个封狗咒的花字在手心里,朝着那狼狗扑来的方向就是一掌……

  封狗咒一出,狼狗刚好把我扑倒,两排牙齿闪着寒光,差点就一口把我咬了下去,而我的封狗咒也刚好打在了狼狗的身上。

  “呜呜……”近在咫尺的狼狗居然呜呜的叫唤了两声,猛的一放开我,然后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的狗窝。

  这么管用……我诧异的看了看掌心。这封狗咒是华光的小术之一,胖子过给我的。当初,胖子在过给我这个法术的时候,极度猥琐的说这封狗咒能降服一切恶犬,让狗不敢朝你叫唤,是半夜采花,进屋表白的必备法术。

  起初,我不信,如今实践一次之后我信了。而且我也进到了姚依容家的院子。

  只是这房子有几层,我怎么知道姚依容的房间在哪里?万一找错了怎么办。

  不对,我来过这里?

  即使脑袋有些犯浑,可我感觉这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对了,我透过兵将看到过这里,姚依容的卧室,就在房子的二楼。

  使劲的拍了拍脑袋,我顺着记忆里卧室的位置,爬上了二楼。

  果然没错,在二楼拐角的一个房间里,我找到了红奶奶。

  此时,红奶奶正孤身与那欧姚峰的神魂缠斗。因为魂灯被灭的关系,红奶奶的魂体也是很虚弱。而且欧耀峰身上似乎有东西护着。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料想应当是护身旗之类的法宝。法师道士灵魂出窍的时候,或是在神坛摆下护身旗,或是放上护身法印之后,才敢灵魂出窍。

  两者实力悬殊之下,红奶奶节节败退,差点就支撑不住了

  我忙不迭的拿出令旗,悄悄的念动了法咒

  刚把法术准备好,红奶奶就被欧耀峰一掌打得失去了战力。

  打败了红奶奶,欧耀峰嘿嘿淫笑了半声,朝着床上的姚依容就扑了过去。

  就是现在……

  瞬间,我从窗户跳了进来,在欧耀峰刚好扑到姚依容身上的时候,我的令旗也到了。没有丝毫的心软,我拉着令旗就往他身上一打

  “啊……”欧耀峰一声惨叫,被令旗的煞气所伤,差点被打的魂飞魄散。

  打铁要趁热,我正准备念动法咒把他的魂魄给收了。突然间,一阵剧痛从我脑袋里传来,让我瞬间失神,掐法指的手也用来揉头了。

  而欧耀峰也趁这一瞬间溜之大吉,不过,我相信阴山令旗的威力,这一打下去,就算欧耀峰的魂魄成功回到自己的肉身,恐怕也会彻底的变成一个傻子,即使他有害人之心,也无害人之力了。

  “臭小子,你怎么现在才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了,不仅你派给我的兵马全不见了,而且我好像被千斤大石砸了一下似的,魂魄差点就散开了。”红奶奶虚弱朝我说道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向红奶奶道歉:“难为你了红奶奶,刚才法坛上发生了点意外,我……”

  话没说到一半,红奶奶就打断了我:“好了好了,别解释那么多了,你快看看床上那小女孩吧。你再来晚半步,恐怕这小女孩就得被那恶鬼吃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床上的姚依容,忙拿出冥玉把红奶奶收了进去,然后强忍着精神上的疲惫,去看躺在床上的姚依容。

  欧耀峰被赶跑了,可是姚依容还没回复正常。仍旧在床上脸色通红的梦呓,全身扭动不安,额头上甚至流出了香汗。

  “喂,醒醒。”我用手拍了下她的脸,谁知道姚依容居然抱着我,还把口水往我脸上蹭。

  “醒醒”这一次,我几乎是吼出来的,还啪啪的往她脸上甩了两巴掌。

  可能是受了刺痛,姚依容醒了。一开始,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还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接着,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啊”的一声尖叫。

  我看到她醒,本来是松了口气,可是瞬间,我松气马上变成了生气。因为这姚依容尖叫完之后,不分青红皂白,就朝我脸上来了一拳。

  如果是平时,这一拳对我来说是个小意思。可是刚才魂灯被灭,我是忍着神魂上的疲惫,抽脂体力爬进来的。

  如今看到她没事,我的精神早已到了疲惫的临界点,那口气还没松下,就看到一个拳头朝我的脸轰过来。

  砰的一声,拳头打在了我的眉心上,这拳头的威力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女人的。打得我眼睛都冒起了金星。

  最后,我实在是受不了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我看到姚依容那种气得愤红的脸,还听到了一些嘈杂的声音。相比是我刚才吼的太大声,惊动了屋子里的其他人。

  第二天,我是在拘留所里醒来的,警察同志说我半夜爬墙偷进民宅,意图盗窃和……猥亵妇女。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