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五章 点打

第十五章 点打

  我能怎么办?自然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跟他们解释,可是鬼神之说如何能说服这一大票警察。

  最终,警察叔叔念我是初犯,且在姚依容不追究的情况下,把我送去了劳改所服从改造。

  一个礼拜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胖子把我从劳改所里领了出来。

  路上,胖子一脸无奈的跟我说:“海生,我已经把事情和姚依容说了,可是她情绪很激动,硬是说我是为了救你撒谎的,还说你想对她……”胖子越说越激动,甚至忍不住对姚依容破口大骂。

  “得了,胖子,你激动个什么?你忘了上次在浙江青松叔对我们说的话吗?”

  胖子楞了一下,问我说:“什么话?”

  “人生百态,人性百态,须以平常心对待,道者之心明如镜,也淡如水……。”我把当时青叔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给胖子听。我记得青松叔说过,好心可能办成一件好事,也可能办成一件坏事而使自己走到风口浪尖之上。所以,为人处事只需问心无愧即可,无需理会太多的闲言碎语。

  “我真服了你,要是我被造谣成一个色狼,还传遍了整个学校。我就算不活也先找造谣者拼命去。”胖子在一旁小心嘀咕道

  “你说啥?我是色狼,还传遍了整个学校?”我抓着胖子的衣袖,激动道

  胖子点了点那猪头,很确定的说:“是的。”

  我:……姚依容,我和你不共戴天。

  “唉,你知不知道啊?关于这件事情,学校里流传了很多版本。有人说你三更半夜溜进姚依容的房间,准备那啥人家。又有人说你裤子都脱了,被姚依容的七大婶八大姨用扫帚驾着送到了派出所。还有一个最激情的版本,就是你做事做到一半的时候,姚依容家的大狼狗冲进了房间,咬到了……”

  “闭嘴。”胖子越说越扯淡,这尼玛的到底什么玩意,什么那啥人家,还有我的裤子是被铁栏勾破的,关姚依容屁事,更扯淡的是……有姚依容家那只大狼狗的事吗?

  胖子撇了撇嘴,斜了我一眼:“小样,刚才你不说保持平常心,上善若水吗?咋现在……你等会儿?”

  话说到一半,胖子突然把视线转到了别处,然后脸色就是一阵涨红,往那地方走了过去。

  我朝着胖子走的方向看去,没啥呀,就一大群老大爷和老太太,其中一个老大爷似乎在教授这些人太极拳。

  走近一听,还真是,而且那老大爷说的头头是道:“太极拳的要领,就是借力打力,以己之道还施彼身,这叫以柔克刚……。”

  胖子随手捡起一根铁棍,甩着走到人家老大爷面前,在手里掂量着:“大爷你再说一遍看看。”

  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脑抽的胖子拉走了,否则人家的儿子女儿一来,我们两个免不了再进一遍派出所。

  一直到了凉茶铺坐下时,胖子仍旧唠唠叨叨嘀咕,说什么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太极了,像个乌龟一样慢吞吞之类的话。

  “得了,你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太极和你有仇吗?”我把铁棍从胖子手里抢了过来,

  “哎呦……别碰”不小心碰到了胖子的手臂,他像踩到狗屎一样跳起来。

  这时侯我才仔细看他的手臂,发现他手腕的位置居然有些红肿。我就问他是怎么一回事,胖子撇了撇嘴:“还不是那个沈源宁。”

  沈源宁……?

  “就是在巷子里和我打架的那个?”

  我哑然失笑,原来那晚那个眼镜男姓沈,胖子肯定是在人家的手里吃了暗亏,这才记恨上了人家。不过想想也是,太极拳讲究以柔克刚,借力打力。而胖子的形意拳刚盛无比,眼镜男的太极,恰好克制着胖子擅长的虎炮拳

  “说说,那晚我走之后,你和那眼镜男打的怎么样了?”我开始对那天晚上的打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胖子摆了摆手:“别说了,这沈源宁压根就不是个爷们,只知道闪,一点力气都没有。”

  “哦,说说!”瞬间,我心中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胖子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啥好说的。”

  “你妹……有啥不好说的。”我笑骂道,最后在我的催促下,胖子才不情不愿的说起了那晚的经过

  那天晚上,我走之后,胖子在小巷里和沈源宁缠斗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用胖子的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两个字,憋屈,三个字,非常憋屈。

  胖子说,那沈源宁明明像个娘们一样,没有半点的力气,但每一次都能巧妙的运用太极的推手,把胖子击到他身上的力气加倍的反弹回来。

  不过,胖子这么多年的形意也不是白练的,即使力气被反弹回来,可他就是硬杠着上,一个一柔克刚,一个越战越勇……最后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停下来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

  双方对持之后,沈源宁开始口若悬河的向胖子说起了大道理。直到这时候,胖子才明白他对我们产生了误会,就不耐烦的道出了实情。

  知道我们是在救人不是害人之后,这眼镜男居然自刮了五巴掌,还给胖子行了个大礼,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沈源林,说改日定会登门造访。

  听胖子说完之后,我倒是愣了一下,要是说生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也没什么好惦记的,不过这沈源宁还真是有趣,知道真相之后居然能够坦然认错,还自刮了几巴掌。

  用过去的话说,这是有古晋贤之遗风,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愚,还愚的有趣。除此之外,我对这沈源宁的师承也感到非常的好奇。虽说儒道不分家。但两者追求的境界根本就截然不同的,道家的思想讲求无为清净,抛却七情六欲,白日飞仙。而儒家则讲求忠孝礼仪,为国为民,两者根本就很矛盾。但这沈源宁为何这么奇怪,身负儒家的浩然正气,却还有道家的修为,而且修为还不弱。

  “现在呢,你准备咋办,还回不回学校?”胖子问了我一声,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回了,现在我的名声已经臭过学校的厕所了,现在风头又这么猛,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现在,我们先回禅易堂吧。”

  禅易堂是青松叔的风水馆,禅易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青松叔这一生最引以为豪的就是梅花易数,而梅花易数又分三种境界。梅花心易,梅花炁(qi)易和梅花禅易。

  心易者,卦由心生,数由心起,炁易者则是迈向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无卦之境,禅意者则通向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的卦我两忘之境。和宋代禅师青原行思提出的参禅三境:“看山是山,看水师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有异曲同工之妙。

  参禅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梅花易数也是,渐变到最后也和参禅一样,只求四字—返璞归真。

  青松叔给风水馆起这个名字,一来是因为梅花易数,二来也是为了勉励胖子,希望胖子能够在修行的路上克克业业,早日达到梅花禅易的境界。

  不过,我估计青松叔这理想悬,别说啥,就说胖子用梅花易数来测女人三围这一件事,我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你说,今天我们会不会有生意上门呢?”胖子搓了搓手,一脸的财迷相。

  我翻了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拍苍蝇也不一定。”

  禅易堂的生意并非是不好,而是因为青松叔太忙了,无暇去照应。一年三百六十五日,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青松叔是往外跑的。所以这禅易堂也是时开时不开。用青松叔的话说,在开门的时候来的,是有缘人。来的时候寻不到人的,则与我们无缘。

  所以,通常有事找的人都没啥耐性,看到没开门就去找别人。如果仅凭禅易堂的收入,别说温饱了,就连我们的学费都交不起。

  开了禅易堂的大门之后,我和胖子提水打扫了馆里的卫生。没想到,下午的时候还真的有一笔生意上门了,

  大约是两点多的时候,一个叫李逊的男人躺在担架上被抬了进来。

  李逊虽然躺在担架上,可他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痕。只是那脸色忒怪异,明明脸红得像个烧茄子,可是一摸额头,完全没有发烧。

  待我像这李逊询问他哪儿不舒服的时候,他捂着胸口很困难的憋出了几个字:“我……我全身很痛,胸口……难受,说不出……话。”

  他这一开口,马上让我吓了一跳。话说的断断续续,胸口好像被千斤巨石压住。

  我一翻开他的衣服,吓了一跳,发现他的身体和脸一样,红得像烧茄子一样。身上虽然没有任何的伤痕,但手一摸,他就像被针扎一样喊痛。

  瞬间,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李逊得的根本不是什么病,他这分明是中了武法之中的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