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六章 隐姓高人

第十六章 隐姓高人

  文武二法的传承是民间道派的特色,上回已说过,文法指的是驱邪避灾,驱鬼点将,开光圆光,画符用兵等法术。而武法指的则是点打,玄打,寄打,翻秘打,避棍等秘法。

  所谓点打,乃是画一个花字在手中,轻轻拍打在他人身上,即可让对方失去攻击和反抗能力。,轻者受伤,重者丧命。而玄打,是建立在点打之上,可控制伤势发作的时间,非功力高深者无法办到。

  寄打,是武法的入门功法,类似于硬气功之类。由师傅过功之后,勤加修炼,即使被多人拳打脚踢也不会感到痛。曾流过到江湖术士手中,作为街头表演之一。门派不同,寄打的方式也不同。比如茅山法教的寄打,起眼看青天,师傅在眼前,乃是请门派先师护身,千打不疼,万打不痛。梅山师公教的寄打,则是把他人击打的力量全部寄到山石之上。

  翻秘打,和太极一个原理,将对手击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加倍的反弹回去。最后一个避棍法,并非是指可避棍打,而是画七星花字于棍子之上,手持棍子与兵器交锋,兵器皆断,从而震伤对手。

  我相信很多人都曾在祖辈的口里听说过这么一些故事,或许,这个故事就和在神灵庙里中邪的人一样,你们也曾经亲眼目睹过事情的经过。

  故事之中,某个人在走路的时候,被人不经意的拍了一下肩膀,回家之后便卧床不起,没过多久便吐血身亡,而在他死后,肩膀上会浮现一个红色,或者青紫色的掌印。

  这就是武法中的玄打,可控制伤势发作的时间。在江西民间,又将类似的手法称之为“五百钱”说白了,其实和道家的无法有异曲同工之处。

  在改革开放的前期,民间仍有隐姓在山野之中,精通武法的高人。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武法却已接近失传。即使现在各门各派中仍有流传,但也不复往日之盛况,有些弟子入门只是学文法,连武法都没接触过。

  一来,是因为文革时期打迷信,破四旧的原因,使得许许多多的道家师傅不得不隐姓埋名隐迹于某个山村角落。随着他们的逝去,许多高深的武法已经失传。

  二来,是因为武法太过凌厉,一旦传到心术不正之人的手里,就会衍生大祸。毕竟道士是有五弊三缺在身的,若是因一时愤怒,动则就取人性命。师傅把武法传给这些徒弟,岂不是在造孽?所以许多弟子一开始便是学画符的文法,须考察很长一段时间,看弟子的品行德心是否及格,这才决定是否传授武法。

  三来,民间法教的传承和道教不一样。传授一样法术,只需师傅开金口过功,徒弟再修炼七七四十九日便可运用。日后徒弟再自己勤加修炼的话,法术就会用的越来越灵活。正因如此,对师傅的功力也有很高的要求。如果师傅功力不算特别高,传下的法术效果也会变差,当然,徒弟可以用勤奋修炼来弥补,但这也需要时间。

  所以武法虽然也在闾山派,梅山师公教,茅山,华光等派中都有流传,但由于修行武法中的条件太过苛刻,却不是每个弟子都能接触。即使有缘接触,也多是一些似懂非懂的半吊子,并不能发挥武法应有的威力。而且学武法有个师训,非性命悠关的关头,不得显露武法伤人,只可用来护身。也就是说,即使你被十个八个大汉围殴,只要打不死你,你顶多只能够用寄打护身,不得以点打伤人。这也是许多外行人不知道家中有武法的原因,即使偶尔看见过武法显露,也以为是文法之中的法术,根本就分不清楚

  在众多民间道派之中,道家华光派的武法在众多民间道派中可谓是郝郝有名,冠绝天下极阳。即使是其他门派的道士,也会寻一个华光的学师,求学武法。但武法对弟子的心性特别的考究,所以一般不轻传。即使有很深的血缘关系,如果儿子是哪种胡作非为的人,那么父亲宁愿带着武法进棺材也不会传下给儿子去害人。

  唯一有点例外的就是师父和我,入门没多久,师父就传了我阴山派的阴雷点打。只是因为阴山派几经动荡,传下来比较完整的也只是鬼王文法,即使是李枫,纯纯正正的阴山派传人,掌握的盘古武法也只有那么一手。

  但是,像我和李枫师父这么例外的却是少有。比如青松叔虽然和胖子是父子,但也只是传了武术,并没有传下武法,由此可知,武法对弟子的要求何等苛刻。

  如今,开门的第一趟生意,就是有人中了武法中的玄打而受伤,怎能让我不吃惊。因为玄打动则就伤人性命,能够控制伤势发作时间,以及玄打之后只是伤人,却不打死人的,功力不可谓是不高深。

  当下我也不敢迟疑,连忙叫了胖子一起来查看李逊的伤势。

  胖子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让我去拿一碗米水(洗米的水)外加两枚硬币。

  拿来了之后,胖子把硬币扔下水里浸泡十分钟。然后拿着硬币,使劲的往李逊的胸口上刮。

  被胖子这么一刮,李逊当即痛不欲生的哭喊,最后我俩硬是定住了李逊的手脚,让胖子继续刮下去。

  没过多久,李逊的胸口就被胖子刮出了一个碗大的手掌印。这时候,胖子才回转过身,点头向我确认道:“的确是中了武法,而且听他说他是回到家才发作的,无疑就是武法中的玄打。”

  只是,这时候胖子和我也不明白了。照道理说,能够将武法运用得这么极致的人,年纪应该很大了,心性也比一般的道士要淡然得多,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以点打伤人?

  我问那李逊,你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之前有没有人用掌拍过你的胸口?

  被我这么一问,李逊愣了一下,随即支支吾吾的说:“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李逊说,今天早上他被一个老头子推了一下,回到家没多久,就感觉胸口闷,接着全身发痛,简直就是痛进骨头里面,抬一下手臂都难。

  李逊的话让我们更加的确定,他是中了武法之中的玄打。只是看他的说话的语气支支吾吾,神色中似乎隐瞒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其中的事情必定另有隐情。这是我听了李逊的话后下的一番结论。首先,那老头绝对不是要害李逊。如果这老头是个见钱眼开,收人钱财来害李逊的邪师,那李逊绝不会活到现在。既然不是邪师,那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这李逊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触犯了人家,这才被人下了点打施以惩戒。

  “如果你不将实情告诉我们,恐怕你会因为经脉阻塞而死掉,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我说的是实情,但也加了恐吓的成分在里面。

  “别……两位师傅你们一定要救我。我说,我什么都说”李逊神色惶恐,深怕我们丢下他不管。

  在我们半带夸大的恐吓下,李讯终于将实情给道了出来。

  原来,这李逊是一个街头骗子,在街上倒卖一些玉石骗人。起初李逊给别人看的是真的玉,可在打包的时候,他立马偷龙转凤,换了一块假玉上去

  但让这骗场老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以前一直顺风顺水的骗道生涯,终于在今天遇上了硬茬子,这硬茬子自然就是那老头。据李逊说,老头是想买一块玉佩送给自己的孙女当生日礼物。

  李逊当然不会放过送上门的冤大头,便按照往常一样,谈好了价格之后偷龙转凤,换了一块次等货给人家

  换了假玉之后,李逊也不楞,赶紧准备转移地盘。可就在他刚收拾好东西的时候,老头发现了这是一块假玉,原路折返,让李逊给个说法。

  只是这到嘴的鸭子,怎么可能让他飞了呢?这李逊自然是不肯,当即就当起了泼皮耍起了无赖,还带着一些托挖苦人家,连人家的孙女都问候到了。老头一怒之下,往李逊的胸口拍了一掌,这一掌很轻,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李逊回家之后,立马就变成了这一幅模样。

  “你问候了人家孙女啥?骂的啥话?”我好奇的问道

  李逊低着头,羞愧道:“我一时心急,骂了她孙女是当婊子的。”

  我……尼玛的,要是换我,我就不是玄打你,是踹死你。

  我把眼睛转向了胖子,询问他应该怎么办。

  胖子托着下巴沉吟片刻,扭头便问李逊:“那老头长什么样子,你形容下给我听听。”

  “鹰钩鼻子,眉毛很粗……”李逊一边说,一边比划了几下。

  没想到,胖子听了之后神色一变:“居然是他!”

  哪个他?他是谁呢?我好奇的杵了杵胖子。

  胖子摇头支吾道:“没,没谁呢?”

  我料想胖子定然有所隐瞒,但是现在也不是问这些的时候。眼看着李逊是越来越严重了,如果在不救,恐怕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因为经脉阻塞而挂掉。

  我拍了下胖子的肩膀:“喂喂,你现在别只顾着想呀,倒是快点想办法救人家呀!”

  没想到胖子愕然的看着我:“怎么救?”

  “靠,你问了大半天,结果你不知道怎么救?”我破口大骂

  “我没问呀,一直都是你在问?”

  我…………貌似真是我一直在问。

  我摆了摆手,没好气道“能不讨论这些吗?现在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人家吗?”

  胖子摇头说:“我虽然一直跟着我爸,对武法也了解一些,但是武法好像要特殊的方式才能解,我不会,除非……”胖子顿了一顿。

  我追问道:“除非啥?”

  “除非我爸在,以他对武法的造诣,定然可以破解。”

  我……胖子,你能不用肺说话吗?

  最可怜的是李逊,受的刺激忒大了,随着我和胖子的谈话,一下子燃起了希望,现在又扑通一声掉进了万丈深渊。但这又没完,胖子马上又给他来了个刺激。

  “还有一个办法,除非能找到那个老头。”

  这让李逊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愕然的问胖子,那应该怎么样才能找到老头。

  胖子指了指李逊:“自然是问他。”

  接着,我们问李逊,是在哪里骗这老头的?毕竟李逊行骗的地点很有可能那是老头经常出没的地方。

  李逊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们,仔细到了哪条街,哪个点。

  我俩人弄清楚之后,安排着李逊在屋子里休息一会。马不停蹄的向那地方赶去。

  没办法,虽然我俩跟着青松叔跑了几年的江湖,遇见的事也不少了。但我们对武法的了解却很局限,一来是现在精通武法的人少了。二来是因为武法太凌厉,即使有武法在身,人家也不显法。

  临走之前,我向李逊拿了几千块钱,这几千块钱是李逊在老头那骗来的。如今之计,唯有把钱退回人家,求人家高抬贵手,原谅李逊。若是一般不熟悉的人,我对此行也没多大的信心。但听刚才胖子说话的语气,他似乎和这武法高人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哎……海生,你和强哥去哪呢?我有事找你们呢?”刚一出门口,就遇到了一个同学。

  “奇了,他怎么会来这里?”这同学的名字叫元邱,与我和胖子并没有太大的交接。我们三个也不是很熟,如今贸贸然的看到他登门造访,我也确实是挺惊讶。

  只不过我和胖子现在都急着去找人,暂时也顾不上他。就让元邱在屋子玩一下,有事也等我和胖子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