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七章 杨七爷

第十七章 杨七爷

  出了禅易堂之后,胖子反而不着急了,悠然自得的在街上乱逛,这里看一下,那里看一下。

  我催促了他一下:“胖子,你倒是快一点呀,那李逊还在禅易堂里等着呢!”

  胖子撇了撇嘴道:“不急,让这骗子受些皮肉之苦也好,不然他不长记性,治好了还是那副德行。”

  “对了,你说元邱来找我们什么事?”胖子话锋一转,询问我道

  我想了想,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以前元邱看到我们,也和别人对我们的态度一样,见到就兜圈走。若说我们有什么交结吧,顶多也就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里,我和胖子替他侄女解了胎神

  胎神是什么?别说行外人,即使是我们行内人,也无法透彻的说出个以然。只知道,胎神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一种煞,小孩子特喜欢招惹。

  一旦惹了胎神的小孩,通常都有以下几个表现,快节奏不停的眨眼睛,咬自己的手指,吃自己的指甲,严重者吃自己的头发,双耳之上的轮廓有一圈毛发是泛白色,直起来的。或是眼睛赤红,高烧不退。

  当时我们看到元邱那侄女的时候,就见到她正在吃自己的头发,而且还发着低烧,外加上我们得知她有个孕妇的亲戚正寄宿在她的家里,我们百分百的确定,元秋的侄女就是惹了胎神。

  因为胎神通常是带在孕妇的身上的,如果小孩的流年运数比较低迷。外加上常年累月和孕妇接触在一起,那很容易就会惹上胎神。老人们常说,撞着了孕妇之后,除了要说一句对不起,还得等孕妇走了之后,悄悄的往外吐一口口水。他们说这是因为孕妇晦气,其实不然,是因为孕妇身上带有胎神。只不过,老人的方式有点小题大做,这胎神对大人的影响并不大,针对的只是小孩,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小孩,只是流年运数比较低迷的。

  元邱的表妹,就是因为常年累月的和那怀孕的亲戚接触过多,加上流年运数低迷,这才惹上了胎神。只不过这胎神是很小儿科的玩意,估计路边一些摆摊的随便都可以处理,自然难不倒我和胖子,三两下手势就替她侄女除了胎神。

  胖子还算了下他侄女的八字,属于火命冬生,日主天干较弱,先天火气不足,身子喜欢生病的那种。于是,胖子又开光了个小木葫芦给他侄女带上。

  别看木葫芦表面看起来是件饰物,其实功效大着,如果家中有久病不患者,可放三只木葫芦在床头,或者悬挂在天医,延年,生气这三个方位,能起到改善风水磁场,治疗疾病的作用。因为葫芦在风水中代表药石和健康。

  而木葫芦五行属木,元秋的侄女是火命冬生,火气弱,胖子这么做,也是根据五行相生木生火的原理,帮扶下元邱侄女的火气,让她的八字五行达到平衡。

  因为这一件事,元邱也知道了我和胖子是道家人,对我们的态度也大为改观。只不过印象虽然改变了,但我们三个平日里也甚少来往,这回他突然之间登门造访,实在是让我和胖子摸不着头脑。

  “到了,应该就是这里了。”聊着聊着,我俩来到了李逊说的那一条大街。

  在街上,我们寻到了李逊说的那个位置,在一家馄饨店的门口,门口处还摆着一张空桌子,地上也有着一些传单。想必这就是李逊就是在这里行骗被人家老头逮到的,可是现在已经人去桌空了,别说老头,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我问胖子:“这条街那么大,我们该去哪儿找呢?”

  胖子沉吟片刻说:“我去问一下吧。”

  我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说着,我就准备去问旁边的商家,今天早上有没看到两个人在这里发生过冲突的。

  可是,胖子居然不问这个,他逮着人家就是问:“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出名的赤脚中医,在哪个地方落脚。”

  所谓赤脚中医,也就是那种没牌照的,私人的那种,但没牌照不代表没本事,以前很多走江湖的道医也没牌照,但那医术,即使是大医院里的医生都拍马不及。

  可是……胖子这时候问中医干嘛?要治病吗?

  我很疑惑,但胖子一脸神秘,让我不要管。于是我也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任由胖子瞎搞。

  胖子连续走了几家商铺,出来后就对我说了一声:“走吧。”,接着,他率先一步,把我领进了一个小巷。

  我推了他一下,问道:“胖子,你带我来这干嘛呢”

  胖子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叫我不要说话。接着胖子居然皱着鼻子,像个狗一样,在巷子里到处乱嗅。片刻之后,胖子深呼了一口气,向我招手说:“跟我来,很快就找到了。”

  我一头雾水的跟着他拐进了巷子的一个角,走到了另一个小巷。

  这时候,我才闻到巷子里弥漫着一股药材的味道,越深入,那味道就越来越激烈。

  “应该是这里了?”胖子停在了一间瓦房子前。

  我四周的看下了下,这瓦房子看起来有的破落,门墙的砖头都开始脱色了,简直就是就和农村里的平房没啥两样。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这房子四周弥漫着一股陈年药材的味道。

  我正感到疑惑的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从屋子里走出了一个老头。这老头约莫六七十岁的年纪,重要的是这老头鹰钩鼻,前疏后清眉,和李逊形容的一模一样。

  “七爷……”一看到这老头出来,胖子的表情瞬间变得很谄媚,川剧里的变脸都没他变得这么快。

  “哟,这不是小强吗?你怎么知道七叔在这里的?难得你有心来看七叔,快进来。”与胖子不同的是,这叫七爷的老头一看到胖子眼睛就发光,逮着胖子坐看又看,热情到令人难以置信。

  他们两个果然有奸情……这是我对胖子和七爷下的结论。

  “七爷?我……”胖子吞吞吐吐道,看来是准备道明来意了。

  “来来来,先进屋在说,外面风大,别吹坏了身子。”话音未落,我们俩就被七爷扯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之后,我才知道巷子里的那股药材味怎么来的,分明就是在七爷的屋子传出来的,炙好的麻黄,晒干的鸡骨草,平肝息风的天麻……那些见过的,没见过的药材,慢慢的摆放了一大堆在屋子里,至少占了屋子四分之一的地方。如此说来,这七爷应该是个资历深厚的老中医了,胖子之前询问街上的商家找中医,想必就是找七爷。

  想到这里,我更觉得他们两的关系不一般,对七爷如此了解,又能凭着中医的味道找到七爷住的地方,说两人没关系谁信。但是我跟了青松叔这么久,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七爷这号人物?

  “七爷,我……”这时候,胖子又准备开口,但瞬间又被七爷打断。

  “都说了多少遍了,别叫七爷,叫七叔。你这孩子,怎么总是这么见外。”

  吓得胖子一怂,连忙改口叫了七叔。

  “来来来,你们先坐下,我到屋子拿点东西去。”七爷招呼我们坐下,又转身跑进了房间里。

  趁着七爷离开的这段时间,我悄悄问胖子:“喂胖子,你怎么管人家又爷又叔的,这老头到底是你的爷还是你的叔呀?”

  胖子悄声苦笑道:“他姓杨,名字叫七叶,大家都尊称他叫七爷,但是他一定要我管他叫七叔,没办法。”

  “额……七爷的父亲真是出类拔萃,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一个天生就是爷的名字。”

  胖子撇嘴:“有啥出类拔萃的,我看他父亲就是笨。要是我,绝对不给自己的儿子取个名字叫七叶,要叫也是叫”大叶”,以后谁见到我儿子都得恭恭敬敬得叫一声“大爷”,老子又是大爷的爹,想想就觉得威风

  我只能无语的抚额,

  “大爷”……敢情胖子你是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了妓院里的嫖客了。哟,王大爷,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看我们的小红,,我们家小红可是盼你盼得连天上的星星都掉下来了。

  即使胖子现在还没结婚,可我已经开始替他的儿子感到悲哀了。也不知道谁会这么倒霉,投胎当胖子的儿子,摊上这样不靠谱的老子,真可谓是三生不幸。

  “来来来,小强,我们很久没见,先来喝上两杯,让七叔看看你最近有长进没。”这杨七爷居然从房间里搬出了……一箱啤酒。

  谁知道,胖子一看这啤酒马上就怂了,吓得躲在我身后,看着啤酒就好看看见洪水猛兽一样。

  这时候,杨七爷已经倒了两半杯在桌子上,对我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虽然不知道这杨七爷搞得啥名堂,但我觉得胖子的反应未免也惊诧了一些,不就是半杯啤酒吗?白酒我们都能喝去一瓶,啤酒算啥,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吗?

  我倒是想看看里面有啥名堂。胖子没动,我就先拿起了其中半杯,先干为尽。

  杨七爷笑眯眯的看着我举起了酒杯,而胖子吓得神色一慌,连忙扯住了我的衣袖,惊慌道:“别呀,别喝。”

  可是已经晚了,胖子叫出声,我这杯酒都喝下肚子了。

  没啥呀!我拿着酒杯,纳闷的看着胖子。

  胖子咽了口唾沫:“你真的没事?”

  我摇头,没事呀?

  谁知道,这没事刚一说完,一股劲猛然得从我肚子里涌了上来。我的脸瞬间像喝醉酒一样,快节奏的抽搐着。而且更离谱的是,我身上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动也动不了。

  紧接着,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连天上的天花板都在晃动

  再一看杨七爷放在膝盖上的左手,握着一个剑指的手势,我心里才“草”了一声,知道自己中招了。

  这杨七爷,居然连待客都下了“千斤坠”在啤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