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八章 武法千斤坠

第十八章 武法千斤坠

  千斤坠,是道家上乘的一门武法,说到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人误解为武术中的千斤坠。

  武术中的千斤坠,是一种梅花桩功,讲求内外气三合一,马步一开,即使被多个壮汉拳打脚踢也难撼身形。

  而道家武法的千斤坠,却比武术中的千斤坠要神奇的多,不仅可以运千斤稳身形,更可箍鬼、坠物,有多种效用。画花字于手,轻轻拍打在人的身上,中术者犹如被千斤巨石压身,动弹不得,严重者更会被压得五脏六腑都碎裂。以剑指画花子于物体之中,每画一圈则重百斤,画十圈就力重千斤,即使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如果被下了千斤坠在其中,十个大汉也无法抱的起来

  杨七爷现在用的千斤坠,效用类似于第二种的坠物,乃是用剑指对着啤酒画花字,把法术下在酒里,即使千杯不醉的酒鬼喝了这半杯下了千斤坠的啤酒,也会脸色发青。所以千斤坠又有一个名字叫竹叶青。以前,道家的师傅们常常以这手法试探弟子的修为,看看徒弟能够承受多少斤的重量。

  说实话,刚一知道自己被下了千斤坠之后,我也很吃惊。特别是出现那种猛一下子好像全身被石头压的碎裂的感觉时,也的确吓了我一跳。

  只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只会害怕的楞头青,只是瞬间的失神,我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而且更巧合的是,我刚好知道这千斤坠的解法,但我并不着急着解开,第一,我也很想试试以我现在的修为能够硬抗这千斤坠多久,第二,我绝不能就这么简单的倒下,若是一个小小的法术都能瞬间击倒我,那我有什么面目当阴山派的弟子,有何面目去见苦心教导我的李枫师傅。

  那令众多门派闻风丧胆的阴山法教,怎会有废物的弟子,即使死,我也绝对不可以丢阴山派的脸。

  凭着这股信念,我硬是咬牙硬撑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已经分不清楚身上流的是血,还是汗。即使全身都弥漫着骨头要裂开的感觉,我也死忍着,没有哼出半声。

  人活着,总得有信念和信仰,在信念面前,痛苦都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

  我毫不示弱,与杨七爷四目相对。这一次,不是长辈和晚辈的交锋,而是两个不同门派的对持。

  一开始,杨七爷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眼里也无法掩饰那丝惊讶。

  啪啪的声音从我的肩膀传了出来,我知道,那是我肩膀的锁骨承受不住重量,已经产生了移位。

  “海生,你没事吧。”胖子惊慌的上来扶住我。杨七爷也站了起来,手掐剑指,看来是准备给我解咒了。

  可是,他快,我比他更快。

  “天皇皇,地皇皇,女人来到主师房……吾奉太上老君敕”一声敕令一跺脚,就感觉到身上的压力一松,于此类推,重复了二十多次,终于瓦解了这下在我身上的千斤坠。

  千斤坠一破,我整个人瞬间虚脱,全身上下的力气都已消失殆尽,连说话都困难,只会大口大口的喘气。

  二十多次的解咒,并不代表着杨七爷给我下了两千斤,而是我和他的法力悬殊,要以数倍的繁琐来解除他简简单单下给我的法术。

  “好……这年轻人不错,居然硬抗了我三百斤五分钟。而且就算锁骨受伤了居然还能念咒解除我的法术,不错,真的不错。”杨七爷的话里丝毫不掩饰对我的赞赏,可是,这句话却让我心里充满了苦涩。

  只是三百斤,我却花了几乎十倍的时间来解法,解一个咒法就这么麻烦,我又该如何打败玄苦。

  “这是那烂皮树的徒弟?这烂皮树不咋地,可收得徒弟不错,有几分血性。”杨七爷嗯了一声,对我很满意。

  “不是,他不是我爸的徒弟,是我的兄弟,我干爹李枫的徒弟。”胖子很自豪的搂住了我。

  我呵呵一笑,硬是稳住了身形,沉声道:“阴山派李枫门下,陈海生。”

  没想到,杨七爷却是吃了一惊,瞪着眼睛惊诧的问我:“你是阴山那疯子的徒弟?”

  我疑惑的看着他,什么疯子,他是说李枫吗?这杨七爷看起来和李枫师傅,青松叔都认识,但是他们又是什么关系,杨七爷刚才居然管青松叔叫烂树皮。这外号我还是第一次听,也是第一次知道有人敢这么称呼青松叔的。

  “原来如此,难怪你刚才一进来,我就感觉你身上的气息和我华光的功法格格不入,却没想到你是那疯子的徒弟。”

  杨七爷盯着我看了好久,随即拍着我的肩膀,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海生,若是你能把修来的法术用在正途之上,日后的造诣绝对不在我之下,我希望你谨记善恶因果,切莫走了岔路误入邪途。否则那时只会害了你一辈子,也将是我玄门之祸。”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直看着杨七爷,一字一眼道:“七爷的教诲,海生谨记在心。但这尘世的善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七爷您说了算。自古以来,善恶早已被天下人的悠悠之口颠倒黑白。我不敢说我所行之事在所有人的眼里都为善,但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

  “好……好一个问心无愧,。”杨七爷听了我的话后哈哈大笑:“你知道吗?七爷这一生见过多少傻子一辈子就败在一个愚善这两个字上,认为道士天生就得戒嗔戒怒,见鬼不杀,见恶人不惩。却不知修道就是一个渐变的过程,须得哭过笑过,骂过恨过才能看破,总说什么顺其自然的鸟话,实际上就是遇到了麻烦不作为,把顺其自然这四个字当成了借口。又有多少人披着导人向善的外皮,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前者修相不修心,硬是把心中的想法误导成了是神明的意愿,一辈子都在走岔路。后者修道只问欲,又何曾问心无愧。你小小的年纪能有这番感悟,实在是难得,难得呀!”

  七爷哈哈大笑,招呼着我和胖子坐下,重新给我们倒了两杯酒。

  胖子看着桌子上的两杯酒,还是有点害怕。

  后来,七爷说了句:“放心吧,小强,这是普通的啤酒,没有千斤坠的。”

  听了七爷的话后,胖子嘿嘿一笑,半撒娇道:“七叔,我知道你老人家对我最好了,怎么可能舍得用千斤坠来压我。”

  一个一百五十斤的人在我面前装嫩撒娇,差点就让我忍不住把喝下去的酒吐了出来。

  我连忙岔开了话题,向七爷说起了李逊的事。

  谁知道,七爷听了之后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不是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吧!”

  “额……”我俩语塞,这问题,很简单吗?

  “当然简单了”,七爷一拍大腿:“我就是小小惩戒了那骗子,封住了他的气穴一阵子,只要开一剂活血化瘀,疏通气管的中药喝下去把气泄出来就好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街边卖凉茶的都会呀。”

  我:“…………”胖子:“…………”

  这意思,是在说我俩连街边卖凉茶的都不如吗?

  七爷看着我俩楞神的模样,乐得哈哈一笑,:“这不怪你们,山相医命卜,你们这年纪不可能样样都精通。”

  说完,七爷跑到屋子放药材的地方用黄纸包好了两剂中药递给我们,七爷说,只要那李逊吃了这两剂药之后,把闷在身体里的气泄出来就没事了。

  我接过中药,把钱递给了他。

  谁知道七爷却摆了摆手:“这样吧,钱我就不要了,你和小强替我去买一块上好的玉送来给我,只要不耽搁我孙女的生日就行了,。”

  我和胖子答应了下来,但随即,我又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向七爷问道:“七爷,说句实话,以你的本事应该不缺钱呀?怎么会住在这……”说完,我看了看房子破落的四周,那意思不言而喻。

  七爷爷微微一笑,背手望着门外.似是自问,又像是对我们说的。

  “你说,人这一辈子住多大的房子,死后占的地方又有多少。生前拥有再多的钱,死后到了阴间,又能花多少呢。”说完,他乐呵的一笑,指着屋子里的药材向我们说:“七爷这辈子就喜欢这行,你别看每一株药都是死物,但其实他们都有灵气,每一株药,都是七爷的孩子,他们一起同心协力跟着七爷我去救人。这其中的乐趣,远远比钱快乐的多。”

  七爷的话让我瞬间明白,他这并非是穷,而是一种对金钱的淡漠,对人生的洒脱,这是一种心境,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

  在我们临走的时候,胖子又神色古怪的转过身,挠着头问七爷:“那啥,七叔,你真的结婚了吗?连孙女都有了?”

  谁知道七爷听了之后,脸居然涨红一片,他慌忙得像胖子解释:“七叔我没结婚,只是认了一门干亲,那是我干孙女。你知道的,七叔我心里一直只有……”

  话到一半,七爷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硬是把说出去的话收了回来。

  “赶紧滚,小孩子管那么多干嘛,你要是有心就有空的时候多跟海生来看看七爷就是了,别管那么多废事。”七爷甩手,不耐烦向胖子下了逐客令。

  胖子嘿嘿一笑,拉着我跑出了七爷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