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十九章 生意

第十九章 生意

  出来之后,胖子小心翼翼的嘱咐我,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告诉他爸,也就是青松叔,而且更不能在他爸面前提起七爷这名字。

  听胖子的语气,似乎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刚才我听那七爷对青松叔的称呼“烂树皮”就体会出了这两个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差。

  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八卦,死缠着胖子让他给我八一八这两老的陈年旧事,有何奸情。最后胖子被我缠得不耐烦了,才道出了一件事情。

  “七爷他是我爹的师兄。”

  这消息虽然让人惊讶,但是也说不上劲爆,当然满足不了我的好奇心,于是我继续缠着胖子追问:“师兄弟的关系不是应该很好吗?为什么我看他们好像不共戴天一样?”

  “哎,你烦不烦呀”胖子一甩手,打在了我的肩膀上

  瞬间,我的脸憋成了一个苦瓜脸。不是胖子的力气太大,而是他的手刚好拍在我移位的锁骨上面。

  有人说,当人受伤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开始并不会感觉到疼,只会在过后才能感受到。比如出车祸的人,有可能被车撞了还能站起来走几步,跟没事一样。但过后有可能脑震荡中手术都不新奇

  这是因为在受伤的时候,意识和肉体会有短暂的分离。

  比如我现在就是,一开始过度的亢奋,没感觉到疼。出来之后,肩膀就渐渐的感到酸痛。尤其是被胖子用力一拍之后,那痛就翻江倒海的涌了上来,我跌坐在地上,左手完全动不了。

  “喂喂,你没事吧,别吓我呀。”胖子蹲下来,紧张的看着我。

  我跟他说肩膀很痛,锁骨走位了。

  胖子二话不说,挽起袖子:“来,我帮你揉揉。”

  “你行吗?”

  “行,绝对行,专业跌打二十年,专治各种不服……不对,专治各种男士跌打,女士闪腰。你得相信你兄弟我。”

  这一次,我再次选择相信了胖子,让他给我推拿。

  可是,不到片刻,我马上后悔了,我的信任换来的只是胖子无情的蹂躏。

  “靠,死胖子你放开我,你轻点,轻点呀,不要那么用力,痛死我了”巷子里传出了我悲痛欲绝的哭喊。

  胖子抓着我的左手,满头大汗:“你忍着点,很快你就感到很舒服了。”

  说什么都不肯放开我,可是他手势实在是太渣,痛得我受不了。于是我俩开始在小巷里拉扯,最后,胖子被我一拉,整个人扑倒在了我身上。

  “靠,我都说了,我再用力扭一扭,你很快就舒服了。”胖子整个人骑在我身上,使劲的抓着我的手臂。

  偏偏这时候,有一大妈领着一个几岁的小男孩在小巷子里路过,她捂着鼻子,对我们不忍直视

  “我蹉(广东俚语),大白天的两个大男人在这里乱搞,还叫的这么大声,真是造孽了。”大妈说完之后,双手捂着小孩的眼睛,语重心长的教导:“小宝别看,看多了生针眼。”

  大妈这话气得我气血逆流,如果有盆子的话,我绝对吐血三升给她看,不带假的。

  更坑爹的是,我胡乱的挣扎想撇开胖子,不知道怎么着居然抓住了那小孩的手。吓得大妈差点跪下。

  “两位大侠,我求求你们了,你们要搞就自己搞好吗?不要看上我儿子,他还小,不懂事呀。我全家就这一个儿子,我和他爹还指望他继承香火,我求求你们了。”

  我:“……”胖子:“……”两人互望一眼,心有灵犀的一个90度的弹跳,整整齐齐的落在了大妈的面前,。

  胖子汕汕一笑:“那啥,大妈,你误会我们了。”

  大妈趁这时候一把拉过孩子,给我和胖子一个“我懂的”眼神,拉着孩子落荒而逃。留下我们在后面欲哭无泪。

  大妈呀,我该怎么向你解释,其实我不搞基,我真的只喜欢女人。

  大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胖子幽怨的盯了我一眼:“都怪你,叫的这么大声。”

  我:“…………”尼玛的,到底是我大声还是你不靠谱。

  ……………………

  一路上带着憋屈和郁闷,我和胖子拿着中药回到了禅易堂。

  李逊虽然躺在担架上要死不活的唉声叹气,但估计一时片刻估计还挂不了。

  我和胖子煮了一服中药,给他服下。最初,我很好奇这中药怎么泄气,不到片刻,我彻底的懂了。

  这李逊喝了不够半个小时。居然在禅易堂噼里啪啦的放起了屁,搞得禅意堂没有一点儿禅意,还像个粪渠一样臭。

  只不过能放屁,就意味着他身上的经脉通了,已经无伤大碍,接下来好好调养下身体就是了。

  虽然这李逊被七爷惩治过了,但我和胖子怕他好了伤疤忘了疼,出了禅易堂之后继续骗人,就添油加醋的撒了个慌。

  胖子画了三道符咒给他,骗他说:“你要想你的病完全的好,你就得按我说的去做。”

  这李逊吃了中药之后,伤势已经好转了很多,这个时候他对胖子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王师傅你说,我一定按照你说的去做!”

  胖子吩咐李逊道:“你拿着这三道符回去,分三天烧一张来喝,每天晚上的六点钟,你须得面朝东方磕够九十九个响头,诚信忏悔。还有,你从现在开始,回到你以前骗人的地方,找到被骗的那些人,把你从他们身上骗的钱都还给他们,钱还光之后,你的病自然就会好了。”

  其实李逊的病吃了中药就会好,但为了把他引上正途,胖子画了三道无伤大碍的去病符给他,半带骗半实话的恐吓他,让他把钱都还给受骗的人。虽是谎言,却是善意。而且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每个人总得为自己犯的错误负责,来路不正的不义之财,用多少就得还多少。

  李逊领着符咒和药走了,走之前,他信誓坦坦的向我们保证,回去之后一定按照我们的去做,绝对不敢有半点含糊。

  李逊走了之后,我和胖子这才招呼起了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元邱。

  胖子大大咧咧的往元邱身边一坐,搂着她肩膀问道:“那啥,元邱你这次来找我俩有啥事,不会是叙旧吧?”

  元邱被胖子那么用力的一拍,差点踹不过气,随即他深呼吸,看着我和胖子,满是真诚的说了一句话:“我想和海生,还有伟强哥你们合作。”

  我和胖子狐疑的望了他一眼,异口同声的问他道:“合作什么,我们可不会做生意。”

  元邱摇头说:“不,其实只要你们愿意,有大把的生意可以合作,没有你们的话,这生意我自己一个人也做不成。”

  “你倒是说说,啥生意,杀人犯火违背良心的我们可不会去做。”胖子对元邱的话也产生了一丝好奇,事先就道明了原则。

  这时候,元邱却卖起了关子,反问我们:“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海生你和伟强哥是道士吧?”

  我翻了翻白眼,这不是废话吗?不是道士,上次谁帮你侄女去的胎神。

  元邱指了指自己,接着道:“你们知道我家是干什么的吗?”

  我和胖子茫然的摇了摇头。

  元邱说:“我家是做典当拍卖生意的,无论是古董,还是房产,车,我们都涉及。上到名流仕绅,下到地痞流氓,我家都有接触过……”

  “说人话,直接点”我一摆手,直接打断了这家伙的废话

  “我想和你们合作,如果我以后发现有什么鬼怪灵异需要道士才能解决的事情,我介绍给你们!但是我要从中抽一成的“水”费,其他的都归你们,怎么样!”元邱伸出了两只手指,满是希冀的看着我们。眼神里充满了真诚和期待。他最后再次真诚的咬牙道:“海生,伟强哥,我是真心实意想和你们合作的。”

  我还没说话,胖子就一拍元邱的肩膀:“成”

  我:“……”胖子,你还能在干脆点吗?

  虽然元邱给出的建议感觉不错,可依照我的性格,还是觉得要考虑清楚一点好。

  我把胖子拉到一旁,责怪他道:“胖子,你就不用想清楚吗?答应的这么干脆?”

  胖子双手抱拳,义正言辞道:“为他人消灾解难是我辈中人的本分,况且我老爹教了我那么多本事,我应该发挥所长,这才不负老爸对我的孜孜教诲。”

  “说人话”

  “我最近偏穷,连买花给晶晶姐的钱都没有了。”胖子汕汕一笑,羞涩道

  我:“…………”

  最后,经过我俩的商议,觉得元邱的建议也没有不妥。虽然青松叔也带着我们两个看过几趟风水,去过几趟地方。但说白了,我们的历练还少的可怜。试问温室里的花朵怎么经得起风吹雨打,常年累月被母亲保护的雏鹰,又怎能学会翱翔天际。所以,我和胖子觉得这不失为一个磨练的好机会。

  但我俩人也不是鲁莽的人,更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胖子拿了元邱的八字综合面相测了下,得出了元邱虽然为人精明有生意的头脑,但却不是奸诈小人之后,这才答应了元邱。

  在此之前,我也和元邱约法三章,第一,违背良心的事情我们不做,第二,害人的事情我们不做,第三,不管多少钱,还得看我们愿不愿意做。我们不愿意,随时可以走人。

  元邱很爽快,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好,既然这样,我们三个从此就是合作伙伴了,如果以后有生意,我第一时间就介绍来给你们两个。”

  放下这句话,元邱满心欢喜的走了。

  元邱走后,胖子有点不明所以得问我:“哎,坦白的说,我有点不明白这元邱的做法,他介绍生意给我们,还只抽一成的水费,这和没赚钱有什么区别。

  我抿嘴一笑,摇头道:“看似没赚钱,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大赢家,这其中的门道多着呢。”

  “哦?”胖子疑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只说了两个字:“人脉”

  随即,胖子也恍然大悟。

  是的,正是人脉,有人说在这个世界上,钱并非是最值钱的,最值钱的是智慧,其次就是人脉。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

  而现在的官宦达贵,富家商人,大部分都会请风水师到家里看风水,又有多少人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要请到我们这些修道之人的。元邱的家虽然是开拍卖典当行的,但和大部分的人只是生意上的来往,并不熟络。他利用它手中的人脉关系介绍生意给我们,在通过我们和这些人脉的关系更上一层楼,营造自己的关系网。

  虽然我们做道士的对这些并不在乎,但对一个商人来说,人脉的重要远远大于金钱。所以,这元邱才送了一个大大的苹果给我们吃,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那照你这样说,我们白白让人占便宜了。”胖子掰着手指细算道。

  我摇了摇头:“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有元邱在,我们不是也得了很多磨练的机会吗?而且你刚才也看了元秋的八字。日主天刚生于冬季,降生于辰时,是一个蛟龙出水命,且八字中水木伤宫见财宫,命诀也有云:”水木见官官有旺,伤官伶俐势莫当,大展才能天下扬。纵不朝中登虎榜,也是侍家好儿郎。”所以就算没有我们,他以后的成就也绝不会低。”

  “更何况他财官印俱旺,有财星化泄伤官气势,所以八字流通,绝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胖子补充道。

  我鄙视道:“既然知道了,你还问个屁。”

  胖子挖着鼻孔挖苦我道:“其实你说的我早知道了,我就看着你说的那么高兴,不忍心打扰你而已。别忘了,说起命卜之数,爷我比你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翻了翻白眼,任由胖子一直自恋。

  只不过,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元邱走后不到三个小时,也就是下午的时候,就给我和胖子来了个电话,说有生意上门了,让我们跟着他去处理下。

  效率之快,出乎了我和胖子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