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章 风水

第二十章 风水

  元邱给我们介绍的第一个客户,是一个地产公司的老板,只不过他找我们并非是看楼盘的风水,而是看家里的。

  这老板姓刘,除了是一名地产商人之外,还是一个热爱古董文物的收藏家。当我和胖子去到他家的时候,立即楞在了那里。

  铜鼎,书画,瓷器,琳琅满目,即使没有仔细去数,屋子里的古董起码也超过三位数。我和胖子也跟青松叔去过一些有钱人家,那些富商家里也有一些古董文物,可跟这位刘老板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初去刘老板家时,这刘老板对我们的态度不冷不热,为什么?因为我和胖子的年纪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什么有本事的人。

  不过,我和胖子也不是很在意。我们这一行有一个不好的通病,那就是以年纪说事,风水道士,越老越吃香。越年轻的越容易被人怀疑是神棍。

  “两位小师傅,这一次我委托你们来,是想让你们替我瞧瞧,这屋子的风水有没有问题,还需不需要改改?”没有太多的闲聊瞎扯,刘老板很快就步入了主题。

  来之前,元邱已经跟我们说过,我和胖子,是第十一批请来的风水师。在此之前,刘老板已经请来了十批的风水师傅,又是改门庭假山,又是改风水镇物的,弄得够呛。但弄来弄去,始终都没有办法解决刘老板一家的问题。

  据元邱说,在一年前,刘老板一家就开始无缘无故的做梦,梦里一家人常常被蛇虫鼠蚁爬满全身,害的这一年里全家都睡不安稳,吃不下饭。

  我和胖子拿出罗盘,观察起了房子的四周。

  风水之道贵便贵在“势”与“气”。所谓势,看得是先天形势,气,看得是屋子的方位是否与环境的风水相对应,是否藏风纳水。

  风水学的派系便是由“峦头”与“理气”组成。峦头注重先天形势,龙穴砂水。理气注重的是宅屋方位,九宫飞星。两者结合,在先天形势的基础上理气,使宅屋的风水与天然形成的山水搭配,在选择有利的年月日时区建造宅屋,以宅向协调,达到天地人三合。所以,即使如今的风水界分成了峦头和理气和两个派系,但两者在风水堪舆中缺一不可。

  两个派系并非单一只用某种堪舆方式,而是注重某一样,以另外一样为辅而已。

  从刘老板房子的格局之中,不难看出有注重峦头和理气高手的手笔。而且这块地的风水先天就很不错。前有青龙来水,后有秀山背靠,本就为大吉之地。这栋房子坐落在这风水宝地之上,只要坐向和风水地协调,想要旺财旺子孙,并不困难。

  我和胖子里里外外转了好几个圈,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房子的风水格局先天就不错,宅屋坐向也是经过专人的指点,屋子四周又没有什么寺庙,坟地之类的影响,应该不会有什么阴灵做崇才对。

  看了半会,胖子对我说道:“海生,我们要不要问一下刘老板的八字。”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不用吧,看他房子的格局,指点他的风水师应该是很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会忽略。”

  在堪舆风水之中,不仅仅要看阳宅的风水形势,还要看宅主的八字。一命二运三风水。风水再好的阳宅,也要适合命主的八字才行。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风水好的房子张三住进去大富大贵,李四住进去反而一落千丈的原因。终归到底,八字不合,风水难助。

  这是最关键的,但也是最简单的。如果风水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那这风水师可以直接不用混了。

  照我想,这屋子的宅向,门窗,包括每一间房间的位置,都恰到好处的配合了形势与九宫飞星的理气,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问题都忽略了。

  为了预防万一,胖子还是向刘老板拿了八字。他是64年甲辰年生,东四离卦命人。而这屋子坐东向北,为东四震宅。离属火,震属木,五行木生火,宅助人旺。屋子里的摆设也没有什么相冲的地方,绝不会是八字与阳宅风水不合。

  “胖子,你说会不会是他的屋子被下了镇物,还是他在外面招惹了东西回来。”

  此时,我想到了除却风水之外的这两个可能。镇物,说白了就是镇宅之物,如钟馗像,天师像,八卦之类,即使是一片叶子,一个葫芦,也可为风水镇物。但是这镇物得看你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否则非但不吉,还有大害。

  比如:在家中南放上竹叶三片,可使家人平安吉祥。因为竹叶属震木,木能生火,三片竹叶代表离火之数,在古时候又有竹报平安一说。但是如果把这竹叶放在东北,西北方,则随时有可能使母亲儿子出现肠胃方面的疾病。这是一种风水的磁场感应,可以影响到一家人的汽运。

  而且这风水镇物并非一定要行内人才能下,即使是一些老泥匠,对镇物之道的了解一点都不输给我们行内人。

  为什么,因为镇物的祖宗就是鲁班他老人家,最早会下镇物的,也是学鲁班的弟子,对镇物之道记载的最详细的,莫过于鲁班书。鲁班的出生又是一个木匠,所以一些老木匠即使不是鲁班弟子,但对镇物的了解,未必就会输于风水先生。

  我以前也曾听闻过这么一个故事,一户姓徐的主人家,在建造房子的时候,克扣木匠的工钱,万般羞辱他们。于是木匠恼羞成怒之下,就在房梁上放了一张手持弓箭的小人。那姓徐的主人家住进去没多久,夜夜做恶梦,梦到有个手持弓箭的将军天天射自己的心脏。后来,这姓徐的人家得了心脏病,郁郁而终。

  这故事里的情景,和刘老板家发生的何等相似,所以我就猜想,刘老板的问题会不会不是因为风水,而是家里被人下了镇物。

  胖子听了我的话之后,摇摇头:“这不可能吧,照道理说如果被下镇物的话,住进去就出事了,你没听他说,做恶梦是一年前才出现的吗?”

  “你忘了,有些镇物是需要流年引动的。比如说在一个金锁上画上一个鬼怪的模样,放在东南方,只要主人行到金运时,家中长女就会出现厄运和死亡。”

  胖子一听,也觉得是这个理。

  “那我们就到处看看,顺便问问刘老板建这房子的时候有没和谁发生过矛盾。如果没,那就有可能是在外面招惹东西回来了。”

  我们搜寻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特别是房梁之类的地方。但很遗憾,别说镇物,连饰物都没有

  我们又问了刘老板,他说建房子的时候,他还多给那些木匠钱了,根本就不可能和谁发生矛盾。而且,刘老板这段时间都呆在亲戚家里,也不存在招惹了脏东西回来的可能。

  第二个可能性也失败了,我和胖子实在是找不出其中的原因在哪里,一度陷入了僵局。

  这时候,刘老板却对我们出言安慰。

  “两位小师傅,你们也不用太纠结了。我请了那么多风水师来看过,他们改来改去还是改不好。以你们的年纪,看不出来哪儿有问题也是正常的。”

  可能是我们敬业的态度感动了刘老板,他对我们说话都变得温和了。

  元邱也在一边悄悄附耳道:“海生,伟强哥,你们也不用勉强,要是实在帮不了就算了。我找你们来只是让你们看看风水,也不想你们为我感到难堪。”

  我向元邱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但是这事,我还真的管定了。第一次和胖子出来单干,我们总不能丢了禅易堂的名头。

  最好的方式,就是体验一下,那梦中被蛇虫撕咬的感觉。经历过之后,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

  想到这里,我就问刘老板,能不能在他的房子里住一晚,让我们也体验一下那恶梦。

  刘老板愣了一下,随即说:“这自然是欢迎,屋子里空余的房间有大把,你们喜欢就随便挑一间,喜欢住多久就住多久。”

  “那行,我们就打扰了。”胖子眉飞色舞,毫不客气。

  刘老板安排佣人去煮晚饭了,我和胖子,元邱三个无聊的在屋子里瞎逛。

  “好字呀,,下笔有泼墨者的磅礴大气,运笔有成风者之恢弘之趣,好字,真是好字。”猛然间,元邱的一声大叫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围了过去,元邱正狂热的盯着橱窗里的一幅字,而这幅字,居然是宋代书法家米蒂的参政帖。

  胖子也围了过来,看到这幅字,撇了撇嘴:“有啥好看的,写的乱七八糟,还没这像尿壶的杯子有用,不想用来喝水了,还可以用来尿尿。”

  元邱听到胖子如此不解风情的话,气的转头怒目而视。元邱的反应并不奇怪,我在老围村的时候也见过一些卖字的老头,如果遇上不懂书法就瞎评论的人,这些老头多会跳起来脸红脖子粗的和别人争吵。无他,只因对书法爱好达到了一种常人都无法理解的狂热程度。

  可是,转头之后,元邱也愣住了。

  “额,伟强哥,那不是杯子,也不是尿壶,是利簋(gui),是用来吃饭的。”

  胖子愣了一下,指着橱窗中的那玩意说:“这东西居然可以用来吃饭,你不是开玩笑吧。”

  元邱点点头,解释道:“这东西名叫利簋,。他的由来还得从周武王讨伐商朝时说起。据传,周武王在甲子日这一天,岁星当位时告捷,大败商朝,在阑地军中,赏赐了铜给一位名叫“利”的官员。这位叫利的官员用周武王赐给的铜,铸造了这件簋纪念其祖父,因是在周武王大捷时铸造的,所以又叫做武王征商簋。”

  “等会儿”就在元邱夸夸奇谈的时候,我一吼打断了他。

  “海生,你也发现了这利簋的珍贵之处吧!”元邱洋洋得意道

  我摇了摇头,指着胖子手中的罗盘道:“胖子,你仔细看手中的罗盘。”

  胖子额了一声,低下头看了下罗盘。

  “靠,怎么会这样,罗盘的指针怎么会转的这么紊乱。”

  此刻,胖子手中那罗盘的指针,正极快速的转动。

  罗盘是用来堪舆风水,探索磁场的工具,天池中的指针会变得混乱转动,无非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磁石。因为磁石的磁性很强,如果屋子四周摆了很多磁石,那必定会造成磁场的混乱,干扰罗盘的探寻。

  第二个,是因为这地是极阳地或者极阴地,阴阳不平衡,跑到其中一个极端去,罗盘在这样的地方也会发生紊乱。

  但是刘老板的屋子,并没有磁石之类的东西,更不可能是极阴极阳地。排除了这两个可能,那就只能是最后一个。

  屋子里存在着灵体之类的阴性物质,罗盘遇到这些东西,瞬间发生了紊乱。

  当胖子拿着罗盘离开这橱窗的时候,罗盘瞬间恢复了正常,放近,又发生了紊乱。橱窗里的全部是一些青铜器,不可能有铁和磁石一类的东西影响磁场。

  “海生,该不会问题就出在这啥玩意上……”

  “是利簋。”元邱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管他什么大鬼小鬼,问题该不会就出现在这上吧。”胖子指着那利簋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把手指向了利簋旁边的一个东西上。因为据我观察,罗盘靠近这东西时,指针是最紊乱的。

  我指的那东西,是一个类似于米缸的玩意,人们管这东西叫瓮。如果我猜的不错,问题应该出现在这东西上面。

  元邱皱了下眉头,茫然的问胖子:“这古董有问题吗。”

  胖子也摇了摇头,茫然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和你都把重点都放错地方了,不是屋子的风水出现了问题,也不是招惹了什么脏东西,而是因为这瓮,是一件有灵气的古董,是它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