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三章 摊事了

第二十三章 摊事了

  人山人海,足足有过百人,一见到和胖子走进校门就向我们涌了上来

  一个个面目可憎,额头上都绑了一根红色的绸带,上书八个字:“发奋图强,驱逐色狼。”无语的是,有一位仁兄的红带上居然写错了字“发奋图强”写成了发“粪”图强。

  当胖子一脸诧异,不顾涌上来的人群向这位仁兄提出疑问时

  “唉,兄弟,你上面写错字了”

  这位仁兄羞涩的一笑:“俺是来你们学校修厕所的,看见那么多人,就忍不住凑了下热闹。俺读的书少,不识几个字。”

  胖子哦了一声,恍然大悟。

  紧接着,两人似是很有默契一样,胖子一个后退,紧紧把我护在了身后。这位头上带“粪”的仁兄也是瞬间一个后退,义正言辞的跟着众人喊起了:“发奋图强,驱逐色狼”的口号。变脸之外,连川剧演员都拍马不及。

  我:“……”有必要弄得这么夸张吗?别说我和姚依容没啥,就算我俩有啥,也不关你们屁事吧?

  奇葩的是,后面有人抬来了一幅大旗,上面写的字念起来居然还这么顺口:“众人合力,众志成城,驱逐海生,保护女神。”

  我:“……”恨欲狂,泪满腔。老天爷,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我只是来考一个科考,我容易吗我。

  望着熙熙攘攘围上来的人群,我和胖子欲哭无泪,差点就招架不住了。这时候,我想起了另一位好兄弟,卫雄。以他的个性,肯定会背着一把大砍刀站出来。怒吼一声:“谁敢动我兄弟。”绝对把这群混蛋吓得屁都不敢放一声,我俩哪会像现在这么被动。

  雄哥雄哥在哪里,兄弟兄弟好想你。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闭着眼睛,心中对这位行事大刀砍斧,风风火火的好哥们的思念简直就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你们这群混蛋,都给我滚开。”

  咦,难道真的是卫雄回来了?不对呀,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像个女人的,卫雄难道去泰国了吗?尼玛的,他去泰国怎么不吱一声,好歹也把王胖子一起带去呀。

  我睁眼一看,眉毛瞬间凝聚成了八字,开口说话的不是卫雄,而是让我堕入这次风波的始作俑者,那个我绝对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姚依容。

  她就这么站在我们面前,对峙着汹涌的人群,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巾帼须眉之风。

  被姚依容这么一吼,这群龟孙子瞬间闭嘴,空气里静得连树叶掉地都听得见。

  其中一个龟孙子一鼓足勇气走上来:“依容你不用害怕。我会保……啊”

  保护的护字还没说完,就换成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悲鸣。姚依容狠狠的一脚朝他的小腹踹去。

  踹得他足足离地……三米远。

  姚依容干脆利索的拍了拍手,环视众人道:“谁还要多管闲事的。”

  众人倒吸凉气,退避三尺。

  这小妞,绝对练过……,望着她那干净利索的模样,我和胖子不寒而粟。踹人这码子事,她一定不是第一次干,看她那干净利索的飞腿就知道。

  胖子望着呆若噤蝉的众人,悲天悯人道:“这些男人,为啥就这么喜欢犯贱呢。”

  这时候,司丽晶领着一大群老师及时来到,把围观的众人都驱逐开了。

  胖子一见司丽晶,表情立马从悲天悯人换成了笑脸如花般的谄媚:“晶晶姐你来了呀,来得正好,我正准备把这些闹事的学生绳之于法然后给你送去呢。”

  我:“……”胖子,恐怕你也是这犯贱男人里其中的一个吧。

  司丽晶横了我一眼,语气不咸不淡:“陈海生,你在外面干什么是你的事,但是请你不要把不好的风气带到学校来,校园是学习的圣地,我不希望你的言行举止玷污了这块神圣的地方。”

  说完,脸一冷,转身就走了。而胖子,彻底撇下了我这个生死兄弟,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司丽晶后头,亲昵的叫着晶晶姐。

  我:“……”能告诉你们,我从开始到现在就是一赤裸裸的受害者吗?

  当所有人都散开之后,只剩下我和姚依容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似的对峙着。

  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小样,论定力你怎么可能比的上我这修道的。

  许久之后,姚依容咬了咬牙。开口道:“陈海生,我家过几天举办一个聚会,到时候你和胖子一起过来,我哥想见你。”

  我翻了翻白眼,反驳道:“你聚会就聚会,关我什么事,再说了,你哥谁呀,想见我我就得去见他,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姚依容听了这话,似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跳起来像个母老虎般像我怒吼:“陈海生,你都害成我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红着眼框转身就跑。

  这小妞,居然哭了。我在后面挠头,感到莫名其妙。这姚依容说的话啥意思,明明我才是受害者,怎么好像是我害得她名声扫地一样似的。

  “海生哥,你没事吧”

  我转过身,只见梦雪气喘吁吁的站在我的后面。看着如同惊弓小鹿似的梦雪,我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海生哥没事,这不,全部人都走光了。”

  梦雪拍拍小胸脯:“这就好,你不知道呀,自从伟强哥哥在班里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大家都说你半夜那啥了人家姚依容,现在越传越厉害,还有人传姚依容怀了你的孩子了呢。”

  我:“……”这就是谣言,赤裸裸的谣言,麻痹的,就算我做了什么,有可能这么快就怀孕了吗?不对,这件事情和胖子有啥关系,还有胖子接了啥电话?

  “强哥那天在班里接了一个电话,原话是这样子的”

  “什么,你是警察局的,你说啥?海生昨晚出现在姚依容的闺房里,还衣衫不整。警察叔叔,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发生这样的事我很痛心,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警察局把海生这禽兽逮回来揍一顿。”

  小梦雪张着泪汪汪的眼睛,很诚实的把胖子重复的话给我说了一遍。

  我:“……”死胖子,原来谣言的源头居然是他传开的。难怪姚依容刚才说是我把她害惨了。准确的说,是胖子这混蛋,把我们两个都害惨了。

  我现在的心,简直就被岩浆填满了,只要胖子一出现,老子绝对火山爆发揍死他。

  “海生哥,你没事吧。”小梦雪拉着我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强忍着吐血的感觉,硬是在牙缝里憋出了笑容:“没事,海生哥好着呢。走,我现在就和你找你家伟强哥去。”

  其实我早已咬牙切齿,暗地里把拳头握得嘎吱嘎吱响,只要被我看到胖子这坑货,我绝对毫不犹豫得下手把他揍成猪头。

  走着走着,胖子没找到,我却发现了旁边的梦雪有点不对劲。

  “梦雪,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怎么脸色好苍白,还有,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梦雪的额头有个隆起的小包,像是撞倒的。而且她依旧脸色苍白,流着虚汗,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

  梦雪犹豫了半响,看四周没人之后,这才靠近我小心翼翼的说:“海生哥,我告诉你一件事哦。”

  “嗯,你说吧”

  “你也知道我喜欢画画。”

  “恩,咋了。”

  梦雪咬了咬牙,继续道:“最近学校的画室要装修,我晚上都到以前那废置的画室里画画,……可是,昨天晚上,我在那画室里看到,看到了。”

  说着,梦雪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全身一个激灵,惊慌的大哭起来。

  吓得我连忙把她抱住,安慰她别哭。

  “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让我先……不对,那是我妹。”这时候,消失许久的胖子也出现了。一出现就张牙舞爪的逮着我臭骂一通:“陈海生你个混蛋,还说对我妹妹没意思,你现在看看你,都干得什么缺德事,你的手放在哪个地方了。”

  我一瞪眼,怒视着胖子吼了句:“闭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接着,我拍了拍梦雪的后背:“慢慢说,别着急,有海生哥和你胖子哥在,你不用怕。”

  胖子这时候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再敢开玩笑。

  梦雪缓缓的抬起了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断断续续道:“前天晚上,我在画室里练习着画画,可是到了12点钟的时候,画室里的灯全部都关了。我在开灯的时候,就看到……”

  梦雪的眼里再次出现了恐惧:“就看到墙壁的黑板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只红色的小鸟,就好像有人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出来的。那只小鸟的颜色,好像鲜血一样的红,,而且小鸟居然是没有脚的。

  “紧接着,窗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她的头发很长很长,我看不清楚她的脸。我一眨眼睛,她就出现了在画室里面。我很害怕,使劲的往画室外面跑,那女人一直追着我,嘴里喊着很奇怪的话,我听不清楚。”

  “我跑到了楼梯下面,她还是在后面跟着我,后来我就撞倒在了柱子上面,晕了过去”

  说完整件事情,梦雪的小脸变得无比苍白。

  “妹妹,你是说对面那小楼的画室吗。”胖子托着腮子,指了指对面那破落的小楼。

  梦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再次如同惊弓小鹿般把头缩进我的怀抱里。

  “介尼玛的,什么混账东西,竟敢欺负我妹妹,让我逮住他一定要他好看。”胖子抓住我的肩膀:“海生,今晚我们就去那画室瞧瞧吧。”

  “恩,言之有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件事要做。”

  胖子疑惑道:“啥事,很急吗?”

  我盯着胖子,目露凶光,狠狠的咬牙切齿道:“这件事就是……揍你。”

  话音刚落,我不给他回过神的机会,握着拳头就上去对他使劲的一顿狠揍。

  “靠,海生你疯了吗?”

  “死胖子,让你在班里接电话,让你叫的那么大声,让你毁我和姚依容的声誉毁的那么开心。我让你喜欢大嘴巴,不揍死你我就不叫陈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