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四章 画室

第二十四章 画室

  胖子,你确定不用准备多一些东西吗?”

  “不用,这不是有符和拷鬼棒吗,你怕毛线”

  “不是怕,我觉得预防万一还是拿我的令旗过来要好些。”

  “别,你那令旗威力太大,轻轻一打,鬼至少魂消三丈。”

  漆黑的夜色里,斑驳的树林中,隐约闪露出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正窃窃私语的交谈着。

  不用说,这两个黑影就是我和胖子了。今天考完试之后,我和胖子决定折返回学校,夜探这诡异的画室。

  胖子身穿华光道袍,手执符箓和拷鬼棒。而我则穿着一身休闲符,手中也拿着符箓和拷鬼棒。

  符箓有两种,一种是关圣帝君斩邪符,一种是六甲收魂符。还有一根用桃木黄纸炼制的拷鬼棒。

  桃者,五之精也,故能压服邪气者也。古人认为桃木有除鬼避邪的作用,能压制百鬼。甚至于最早的门神,都是用桃木做成的两个小人。而用桃木符箓炼制而成的拷鬼棒,威力更甚于普通桃木,这是道家中常用的法器之一,需配合天蓬拷鬼咒来使用。

  关圣帝君斩邪符和拷鬼棒都为斗法所用,最后一张六甲神将收魂符是用来收鬼的。虽然作战计划的步骤清晰了。可是……我总感觉这一身行头有点不靠谱

  “胖子,你确定这样行吗?”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我心中始终有种不好的感觉

  胖子撇嘴:“别废话,万事有我在。”

  我……能告诉你,就是因为有你这不靠谱的因素在,我才会这么担心的吗?

  顺着夜色,我和胖子拨开半人高的杂草,走到了画室小楼下。

  “我妹说就是这里的三楼了,上去吧。”胖子看着这五层高的破旧小楼,扭了扭腰

  “胖子,等会儿。”突然之间,我听到了一阵叮铃的声音,这声音是从胖子的脚下传来的。我掰开他的脚,在他站着的那个位置捡起了……一串小铃铛。

  这串铃铛很细小,但很精致,我从没看过,居然有铃铛是紫色的。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自小我就喜欢铃铛,尤其听着那阵铃铃的悦耳声,我就感到很舒服。现在看到这串铃铛,简直是让我眼前一亮。

  “别管那些破烂了,先上去再说。”胖子回身催促了下,打开楼梯的铁门,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

  我把铃铛装进口袋,跟在胖子的后头,走进了这栋小楼。

  白天的时候,我们曾经观察过这个小楼,虽然算不上十分破旧,但从外头上看,围墙被岁月的侵洗早已脱落了几层皮,整栋楼显得毫无生气。

  楼梯里没有半点儿灯光,我跟在胖子后头,凭着感官,我们顺着台阶一步步的往上踏。

  或许是因为构造的问题,空荡的楼梯里响起了咚咚咚的声音,那是我们的脚步声,但透过墙壁的折射,却仿佛是从发白的墙壁里传出,再透入空气里来的。

  朦胧间,我感到皮肤有点痒,空余的右手往空气里胡乱的一抓,抓到了一把粘稠的东西,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这是蜘蛛结成的网。仰头一看时,楼梯的天花板透漏着暗沉色的白,在漆黑的夜晚发着迷蒙的白光,一闪一闪。

  即使没有灯光,三层楼的距离走起来也不是很困难。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一直被一种不安的感觉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但这种不安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它随着我的呼吸,砰砰的跳动。这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无形的压抑。

  我曾经在全是坟头的山里祭练过令旗,我曾经到过乱葬岗里寻找骷髅头提炼阴气,但那时候,我的心从没像今晚这么压抑过。

  夜再深沉,我也不会感到害怕。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四周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它好像是潜伏在丛林野堆中的猎豹,只要我稍微露出一点疲惫,它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把我撕开。

  “胖子,我们回去吧。”走廊上,我皱着眉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回头诧异的问我:“你怎么了。”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今晚的气氛很怪,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准备一下再来吧。”

  “恐怕是你大惊小怪吧,我们以前办事时,不是遇到过比这还渗人的夜晚吗?有啥好怕的呢。”胖子毫不担心的答道:“都来到门口了,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说话的时候,我们也来到了梦雪说的那个画室,胖子一马当先的推门走了进去。

  我即使再犹豫,也只得跟在胖子后头走了进去。

  进了画室之后,胖子打开了画室里的白炽灯。翘着二郎腿坐上了桌子。

  “也没什么怪的呀,我怎么感觉不到一点儿阴气。”胖子盘膝而坐,在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苹果,擦了两下就往嘴巴里送。

  我无语的摇摇头,这吃货,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带吃的。

  画室并不大,只有50来平方。空荡的教室里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几张书桌,许是太久没有来过了,讲台上和不少的桌子都已经布满了灰尘。

  在画室的后头,仍遗留着过去一些学生的作品,用油纸密封着,上面也布满了灰尘。

  整一个教室,唯一让人觉得干净的是教室中间那张紫色的课桌和椅子,和铃铛的颜色是一样的,看起来在不久之前应该有人来过。

  那个人,想必就是梦雪了。

  走廊之外,月色越深沉,我的心,越来越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对鬼最熟悉的阴山弟子,我居然感受不到丝毫的鬼气。若说灵觉,我阴山派对这些东西是最敏感的。可是,坐在这里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别说什么阴魂,阴气都没有。

  我走到黑板那里,婆娑着那光亮的黑壁,和普通教室的黑板一样,这块黑板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可是梦雪竟然说,她前晚在这画室的黑板上看到了一只没有双脚的小鸟。

  “难道,是我的步骤不对。”

  我皱着眉头,细想自己是否遗漏了某一个细节。

  据梦雪说,血色的小鸟和长发女人是在她画画的时候才出现的。这样子说,那很有可能只有在画画时,这一切奇怪的现象才会出现。

  难不成一定要作画,这个女鬼才会现身。

  有这样的原因并不奇怪,一些游荡在阳间某个区域的鬼魂,总会记着身前最喜欢的事情。或者是临死时的某个画面。如果这个画面一旦重演,就有可能触及他的回忆,从而引他现身。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段故事。古时候有一个书生,嗜书如命,在一间破庙之中研读书籍,后来,他感染风寒死在了这间破庙之中。临死之时,他仍手捧一卷书,做着细心研读的姿势。

  此后,没当有人路过这个破庙,并且在书生临死前的地方读的地方挑灯夜读时,破庙里总会响起一阵阵令人觉得寒颤的读书声。

  这就是冤魂的执念,但这种情况却是例外中的例外,一百件里,也未必会出现这么一件。

  一般而言,阴魂不会无缘无故去犯人,即使你住的地方,是阴魂生前曾经住过的。但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两者就相安无事。不过,如果你动了他的东西,或者说不小心把床放在了他冤死的位置上,压着他,那他现身搞你也不奇怪。

  还有一种比较例外的,就是上述的第一种。做着同样的事情,勾起了阴魂对生前过往的回忆。不过这种情况鲜少有。除非是一些书痴,画痴,死后仍然保留着对这些东西的狂热。

  那这徘徊在画室的冤魂,会不会是一个画痴呢?

  我一边这样想着,走到了梦雪的位置上,打开了画板。在我们学校,椅子和桌子,是平衡的。人坐上去,在把画板放上去盛着而作画。

  我打开画板,拿出了彩笔,准备作画。

  说实话,我画画的水平很渣,唯一会画的就是鸭子。而且还是因为儿时流传的那些民谣的关系。

  有一段民谣是这个样子的,“妈妈教我写2字,我考试“鸡蛋”差点把她给气死,老妈挑起棍子揍了我“三下”,我从屋后逃回了家门口。”2字,鸡蛋,三下,最后一笔从尾巴转回到鸭子的嘴巴,一个鸭子,彻底成型。虽然有点不伦不类,可是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满足的。

  “哈哈哈,笑死我了,为什么这鸭子的嘴巴这么尖,我横看竖看,咋感觉这是一个长了鸡嘴巴的鸭子。”胖子咬着一半的苹果,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

  我脸一红,迅速撕开了画纸,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那么厉害,你来画。”

  胖子嘿嘿一笑道:“不说这个了,你说为啥过了这么久,那啥小小鸟和女人还不出现。”

  小小鸟和女人……为什么本来阴森恐怖的场景,在胖子的嘴里说出来,我总忍不住想歪……到底是我不纯洁,还是胖子太猥琐,任何的事情从他嘴巴里说出来,似乎都变了味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只鸟,你问我也没用。”我白了他一眼,郁闷道。

  胖子挑了挑眉头,凑了过来,只不过那表情为什么这么猥琐,眉毛居然还不停的抖动

  “海生,夜深无人,我们来吹一下吧。”

  我擦,吹……吹你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