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五章 欧耀峰重现

第二十五章 欧耀峰重现

  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一个无比猥琐的抠脚大汉,淫笑着凑过来,我们吹一吹吧?换谁身处我这个位置,估计不是吓得报警就是直接从二楼跳下去。

  “干啥呢?这么大惊小怪,你不喜欢吹,我自己来。”胖子随即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面掏着。

  我一脸的不解,倒是想看看他……咋吹。

  三秒钟之后,胖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递给我一根

  “要不要来吹一支?”

  我……尼玛的,胖子你动词用错了吧,烟是抽,不是吹吧。

  胖子轻蔑的盯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看着土包子一样。他做了一个嘟嘴的姿势。

  “烟抽进来,不是还得吹出去吗?”

  ……这解释,我甘拜下风。

  胖子不耐烦道:“你到底要不要来吹一根。”

  我摇了摇头说:“这不好吧,青松叔好像不允许我们抽烟。”

  青松叔不允许我们抽烟,并非是管得我们太严。而是因为烟是邪火,会导致肝火过燥,抽烟过多会打坐的时候没办法入定。

  “我就觉得那烟放着太浪费了,而且我们又不常抽,只是现在无聊的时候抽一根而已。”胖子咂巴着嘴道:“来一根吧。”

  的确,禅易堂里堆着那么多别人送来的烟,不抽真的感觉挺浪费。

  我接过一根,叼在嘴里,伸手问胖子拿火机。

  “我没带火机呀,你没吗?”胖子诧异着问我

  ……抽烟不带火机,你也算奇葩了。

  不过幸好,我口袋里似乎还有一小盒火柴,一想到这,我把手伸进了口袋,把火柴掏了出来。

  一不小心,刚捡起的紫色也顺着火柴掉了出来,砸在地上铃铃响。

  我把打火机伸给胖子的同时,同时弯腰去捡铃铛。

  就在我弯下腰的瞬间,画室里的白炽灯闪了两下,然后,彻底的熄灭了。

  “胖子,小心”

  我一边提醒胖子,一边拿着烤鬼棒护在胸前,先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断电了呢?

  啪的一声,胖子重新打开了灯。

  “靠,海生,你看后面。”胖子张大着嘴巴,手指着黑板。

  我转过身一看,也呆住了。黑板上真的出现了一只血色的小鸟,每一笔都勾画得浑然天成,唯一让人奇怪的,就是这小鸟居然没有双脚。

  血液从小鸟的断脚中流出,一滴一滴的流到了地上。此刻我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墙壁上的小鸟,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血液从小鸟的断脚中流了下来,但是主人的画技太高超,两者居然融汇成了一种奇妙的意境,哀伤,彷徨,而且不阴森。

  忽然间,一阵风从窗外刮了进来,老旧的窗户被拍打得吱呀吱呀的响。不知何时,窗外已经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长发女人,我无法看清楚那女人的脸,但是我知道她在注视着我。

  仅仅是一眨眼的瞬间,就好像电影里头蒙太奇式的转换,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时候,我背着的剑指也敕好了符咒,手腕一个扭转,剑指夹着关帝斩邪符直扑女鬼的面门。

  “还给我,给我”女鬼那算不上幽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抬起了头,让我看清楚了掩藏在长发下的那张脸,瞬间,我愣住了。

  “天罩地罩,年罩月罩,日罩时罩,普天罩下,一切无道邪鬼,……”

  我愣住的瞬间,女鬼的手也朝我掐了过来,可是她快,胖子更快。一件道袍凌空飞起,狠狠的朝他罩了下来。

  “啊……”女鬼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身躯彻底被道袍包裹。

  这道袍不同于上次罩红奶奶的衣服,货真价实被祭炼过的,用起罩鬼咒的效果至少是上次那件普通衣服的几倍。而且眼前的女鬼和红奶奶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胖子瞬间的跳上前,把道袍包成了一个球形。

  一切完了之后,我还继续的楞在那里,保持着剑指敕符的姿势,动也不动。这女鬼,我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切,还以为是多厉害的“家伙”没想到一个罩鬼咒就搞定了,连烤鬼棒和符咒都没机会用得上。”

  胖子拍了拍手,推了正在发愣的我一下:“喂喂,你干嘛了。”

  我跟胖子说,这女鬼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胖子猥琐的笑道:“哪里,小电影里还是格子漫画里。”

  我摇了摇头,都不是。

  就在刚才女鬼抬起头的时候,我百分百的肯定,我以前曾经见过她,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到底在哪儿见到过。

  “管他哪儿见过呢,总之现在我们可以收工回家了。”胖子把烟一丢,走出了画室。

  我跟在胖子后头,走了出去,就在我的脚踏出画室的瞬间,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胖子,你等一下。”皱着眉头,我总感觉哪儿不对劲。

  胖子伸了个懒腰:“我说海生,你到底走不走呀,我困死了。”

  我让他等等,我说我心里现在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危险不仅没有解除,反而越来越逼近我们了。

  胖子在前头掐着腰,不耐烦的等了我两分钟。

  “都说没事,是你自己疑神疑鬼而已。”胖子一甩包袱,走了下去。

  下到楼下,他又不停的念叨着我

  “都不知道你咋回事,见鬼越多,反而胆子越小了,亏你还是驭鬼无双的阴山弟子,那胆子都给回你师父,我干爹去了。”

  胖子不停的念叨着,我心神不定的走着。

  就在这时候,我的心猛得绷紧了一下,一股阴冷的气息从脚蔓延到我全身。

  “小心,胖子。”

  话一出口,我就听到了一种“嘶嘶”的声音,一个小黑影从胖子的左边飞了过来。

  胖子茫然的转过身,问了句:“你说啥?”

  千钧一发之际,我迅速挡在胖子身前,用拷鬼棒把向胖子扑来的黑影打了出去。

  黑影落地之后,我和胖子惊呆了。

  透着灰白的月色,我们看清楚了躺在地上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这居然是一条色彩斑斓的小蛇。它虽然已经被我一棍敲成了两半。可这两半的身躯,居然还在地上不停的扭动,而且这蛇断口处流出来的血,居然是黑色的。

  “桀桀,陈海生,王伟强,我们又见面了。”阴冷而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黑影慢慢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是你……”我和胖子同时惊呼出声。

  来人居然是上次神魂出窍,欲对姚依容不轨的欧耀峰。他穿着一身古怪的袍子,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冷笑的看着我们

  怎么一回事,他的神魂不是被我的阴山令旗打中,此刻应当是变成了一个白痴才对吗?为什么他现在居然能够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

  并非是我对自己没信心,而是这一切太过诡异了,被阴山旗打中的魂魄,至少魂消三丈,更别说活魂了,但偏偏,欧姚峰现在就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我瞬间下的结论。

  “桀桀,上次你那一旗之恨,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不仅破坏了我的好事,还差点让我变成了一个傻子。不过,你怎么也没想到,我不仅没变傻子,而且还练出了一身本事。”欧姚峰舔了舔嘴唇,冷笑道。

  我皱了皱眉头,指着地下那短成两截的小蛇问他。

  “这就是你说的本事。”

  上一次,我看到欧耀峰对姚依容落迷魂降,自然也能猜想得出这地上的小蛇是他操纵的,蛇降也是降头的一种。只不过欧耀峰的蛇降,未免也太小儿科了吧。

  “旁门左道而已,烂的不能再烂,你有啥本事,尽管使出来,小爷我接着”胖子掂量着手中的拷鬼棒,对欧耀峰出言讥笑道

  欧耀峰嘿嘿的一声冷笑:“是不是旁门左道,你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说完,他整个身子都缩进了黑袍之中。

  我和胖子正诧异着他搞什么鬼,突然之间,他松开了黑袍。

  紧接着,一大堆蜈蚣,蜘蛛,蛇之类的毒虫从他的身下跑了出来。

  “靠,这家伙是开动物园的吗,这么有爱心,养了这么一大堆小动物”胖子擦了擦眼睛,惊叫出声。

  毒虫慢慢的朝我们逼近,我和胖子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但很快,我们发现自己不能再退了。因为毒虫把我们围成了一个圆圈,慢慢的朝我们逼近。

  “胖子,你身上还带着什么东西。”我皱着眉头,转身问胖子道。

  拷鬼棒和符咒是用来打鬼的,根本就不能用来对付这些毒虫。一些近身的花字肉搏法术也行不通,毕竟对手是一大堆虫子,不是人。而我的令旗也没带在身上,虽然我可以请鬼附身。可是除开将魂之外,若是我请来别的鬼仙上身,先别说请来之后送不送的走是一回事,而且这法子对我的身体伤害也太大了,还会折寿。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请鬼仙上身的。

  胖子干脆利索的摊开双手道:“没带。”

  我:“……”这是天塌下来当被盖,死到临头当投胎的节奏吗?没带任何法器,底气居然还这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