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六章 相争

第二十六章 相争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只要你能够拖住这些虫子半会,我就可以一把火把这些破玩意给烧了。”胖子信心十足,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葫芦。

  看到这个小葫芦,我眼前一亮,迫不及待的说道:“你快一点,我尽力拖住他。”

  胖子毫不迟疑,掐着法指念起了请师咒。

  “敬请华光马天君法通天地大神通,额上三眼透三界手提金砖治邪精,身边发出三昧火囊中派出火鸦兵千里顺风随吾身风火二将随吾行……”

  胖子所准备的,是华光的地火决。

  五显华光大帝本是释迦佛祖殿前的莲花灯芯,虽然后来成为了道家的灵宫马元帅。可华光大帝的原身仍旧是天生火灵。除却玄眼,耳报,武法之外。华光大帝留下来的火决,也是霸道极阳。

  现在这关键时刻,我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了胖子,想方设法得拖延时间。

  令旗不在,我无法调遣兵将。被这么多的虫子围着,我也无法用花字肉搏。现在,只有试试锁魂了。

  锁魂一术,在我阴山鬼王法之中,但也并非是我阴山派独有。其他道派也流传着一些锁魂的法术,他们把锁魂称之为拘魂。一个法师,如果要害一个人,不一定需要找到受术者的生辰八字,指甲毛发。有些功力深厚的法师,只要你站在他面前,他看着你,随时可以拘走你的一个魂头,对你下咒。

  而你也茫然不知,回到家后只会越来越倒霉,大病小病,大灾小灾都一起涌过来。

  只不过,这种法术很鸡肋。先不说有报应,再者就是,这法术只能在法师修行的地方或者是供奉神坛的老家才能用。出到外面,过了一个市,这面对面拘魂的法术就未必灵光了。

  因为法师拘魂,所借的也是本地阴神的力量。而本地的阴神通常都不会跟着法师本人走远,他就和出马仙一家,在一个地方灵光,出了别的地方,未必就能真的请到仙家替人办事。

  只不过,这鸡肋也是相对他派之人而言。在我阴山派中,这种鸡肋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为什么?因为我阴山派本身就注重阴,常年累月的跟鬼在一起修行,身上积累的阴气一点都不必鬼少,所以我们即使不借助阴神的力量,一样可以锁魂,而且威力还比一般法教的拘魂术大。

  阴山锁魂的凌厉之处,就是攻击一个人的灵魂,只看施术者的控制,伤害可大可小。严重者会立即变成一个神魂受创,立即晕厥,醒来之后马上就变成一个傻子。

  我掐着五鬼指,紧紧的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欧耀峰,念起了锁魂的咒语。

  “天法锁,地法锁,拜请阴山老祖放金锁。金法锁,银法锁,灵祭起,金锁锁元神,锁起……”念到最后,我一跺脚,手用力的一抓。

  奇怪……怎么是空的。良久之后,我放开了手,发现其中空空如也,没有一丝触感。

  难不成……这欧耀峰没有魂魄,可是……不对呀?

  就在这时候,毒虫已经爬近了我们的身边。

  这欧耀峰所做的一切都很怪异,他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置我们于死地,反而故意害拖延了时间给我们准备。他是对自己的信心太足,把我们当猴耍吗?

  来不及多想,既然锁魂不行,那我就只有迷魂了,就算欧耀峰没有魂魄,那这些毒虫总该有了吧。

  我急忙摘下了一片树叶,放在嘴里,用唱民谣的方式,把咒语融入到民谣之中,吹起了树叶。

  迷魂术也在阴山鬼王法之中,首重一个迷字,迷惑人的心智,迷惑百兽虫灵的心智。

  当我用树叶催动迷魂咒的时候,欧耀峰也愣了一下,躲在黑袍之中也念起了驱动毒虫的咒经。

  地上最初出现了这么一幅奇特的情景,那些毒虫骚乱的在地上动来动去,一会儿往前移,一会儿往后退。最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致的往前移动,只不过,那步伐再度慢了不止半拍。

  我终究不是玩蛊虫的行家,只能拖延着蛊虫前进的步伐,并不能完全的控制他们。

  渐渐的,我全身冒出了冷汗,差点就踹不过气了。心中也只能默默的祈祷胖子能够快一点。

  就在我紧咬牙关,差点就撑不下去的时候,终于听到了胖子的一声怒吼

  “天之天光,地之地光,日之灵光,月之精光……”

  “海生,闪开。”

  接着,腰间一股大力传来,胖子把我拉到了后头。他全身赤红,青筋直冒,像是在岩浆里洗过一遍澡似的,连拉着我的手,都冒着一股热气。

  “咕噜。”胖子拿出酒葫芦,咕噜的吞了两口酒,然后就是呼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了炽热的火焰,围绕着我两人的四周烧出了一个大火圈。

  那些毒虫被火焰燃烧,发出难闻的腥臭味。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胖子的后头,我开始觉得头晕,开始觉得透不过气,摸一摸自己的脸,好像筋骨都突了出来,再一看自己的手……天啊,怎么会变成了一片青紫色。

  瞬间,我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我中蛊毒了。

  怎么可能,我压根就没被毒虫靠近过,怎么可能就中毒了,难道……

  难道是刚才上楼梯时缠到的蜘蛛网。我心中泛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欧耀峰的从容,我在楼梯口感到的不安?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了这是欧耀峰给我们下的局。难怪他这么从容不迫,原来就等着我和胖子消耗法力,让蛊毒侵蚀我们的身心。

  对了,胖子走在前头,如果说蜘蛛网沾到了我,那一定也沾到了胖子。

  我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连忙朝胖子大叫了一声:“胖子,快住手,别再喷了。”

  可是,在我话音刚落下的时候,胖子也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咳咳……怎么会这样?”胖子脸色涨红,咳出了两口黑血。他指着我的脸,像看见了鬼一样大叫:“你的脸,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毒,楼梯上的蜘蛛网有毒,我和你都沾到了,这欧耀峰是在故意等我们消耗法力。”我撑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王八蛋,真他妈的卑鄙。”胖子大声得咒骂

  “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画室的?”胖子涨红的脸上划过一丝困惑。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俩同时的摇了摇头。”

  摇头不代表我们心中没有答案,只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个可能。我和胖子来画室,唯一知道的人就是胖子的妹妹,小梦雪。

  我和胖子同时摇头,是觉得这个可能太过荒诞。依梦雪的性格,看到一只小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她是这么的善良纯真,怎么可能会加害我们这对犹如亲生的大哥。

  “哈哈,两位大侠这是怎么了,刚才是谁口口声声说要把我给斩了,怎么,现在都哑巴了,不说话了。”

  那一头,欧耀峰不再隐藏他那嚣张的气焰,尽情的对我们数落。

  “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等待了多久,你们坏了我的好事,还差点让我变成了白痴,为了重聚无缺灵魂,我忍受了多少折磨。”

  “本来,我找不到你们两个,打算给那小女孩下降头,让她成为我的女奴,供我玩乐。但是就在我昨晚亲眼看到她被那女鬼吓得晕倒的时候,我改变了主意。我知道,她一定会去找你们这两个当道士的大哥。”

  欧耀峰在深沉的夜色中把玩着手中的那只蜘蛛,并不着急对我们下手,看来,他在施舍他那自以为是的同情心,让我们当一个明白鬼。

  “我亲手布下了这个局,在楼梯口放下了宝贝毒株,我知道,那是去画室的必经之路。废置小楼里的蜘蛛网,谁会注意到呢,你们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欧耀峰哈哈大笑,神情中丝毫也不掩饰那份得意。

  “不过你们放心,那小女孩我的确很喜欢。等你们死后,我会好好的侍候她。哦,不对,是让她做我的女奴,好好的侍候我……”欧耀峰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眼眸中露出一丝狠色:“现在,你们都给我去死吧!”一声怒吼,双手一挥,漫山遍野的毒虫再度蜂拥而来。

  “你这王八蛋,你敢搞我妹妹,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胖子赤红着眼,不顾伤势就要冲上去和欧耀峰拼命。

  可是,我们现在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哪还提得上半分力气。还没走出半步,胖子就已经跌倒在地。

  那满山偏野的毒虫瞬息而至,速度比原先快了不止一倍。本来四周的毒虫被胖子的地火烧得差不多了,可是,在欧耀峰的身上窜出了不止一倍的毒虫。瞬息间,就已经爬到了我们身前。

  难道,我和胖子今天真的要陨落在这里了吗?我心里一凉,看着那毒虫朝着我们步步得逼近,我甚至可以闻到毒虫身上那熏臭,那令人想作呕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