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七章 救星到

第二十七章 救星到

  “道法并不多,南降北山河,只消一个字,降尽世间魔”

  就在我俩差点被毒虫侵蚀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平地挂起一股猛烈的热风,那些爬行在我们周围的毒虫,瞬间燃烧了一大半。

  “是他,他怎么会来了这里。”来人正是沈源宁,就连这咒语,也是千篇一律的没变。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就已经闪到了我俩的身前,挡在我们前面,与欧耀峰对持着。

  我正准备开口问他,沈源宁却在瞬间往我和胖子的口里塞了一颗东西。

  “这是我师门的解毒药,你们快吞下去。”

  药丸一入口,我就感到身体的晕眩感少了一些,只是,这药的味道怎么这么奇怪呢?有点骚,有点咸。

  “书呆子,谢谢你了。”胖子挪动着苍白的嘴唇,虚弱的说了一声。

  沈源宁稽首回礼道:“举手之劳,强哥实在不必太过客气。”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

  “强哥真是客气”

  “哪里哪里!”

  我:“……”你大爷的,两个活宝能不能不那么让人吐血,现在生死关头,还互相客气你妹呀。

  “你们这几个王八蛋,是不是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我还没说话,欧耀峰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我明白,这被赤裸裸无视,找不到存在的感觉,的确让人很抓狂。

  沈源宁转过头看了欧耀峰一眼,接着天然呆的转过身问我和胖子:“他是什么人。”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坏人。”

  “你们这群王八蛋,去死吧。”欧耀峰气急败坏,控制着毒虫朝我们爬来。

  “道法并不多,南降北山河,只消一个字,降尽世间魔”

  招式依旧是老招式,只不过这一回换了武器,沈源宁不再用那只干枯枯的毛笔,而是转用了一把画满了符咒的符扇。

  咒语一落,便是虚空一扇,打出一阵炙热的罡风,把毒虫卷得七零八落。

  还真别说,扇子轻摇,书生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只不过,书生并非单纯的书生,还是一个道士。强弩也不是人,是一堆虫子。

  “没看出来,这沈源宁还挺厉害的?我悄悄的在胖子耳边说道。上次被沈源宁破了法坛,我还不知道他居然这么厉害。

  胖子撇嘴:“他这是一招鲜,吃遍天。”

  我:“……”胖子你这是赤裸裸的妒忌人家吗?

  否管一招还是半招,总之沈源宁的出现,彻底的扭转了局面,本来处于下风差点挂掉的我们,瞬间凌驾在了欧耀峰之上,狼狈的角色也因此对换了,从我们,换成了欧耀峰。

  那些毒虫还没靠近我们,就被沈源宁的符扇的七零八落。而且扇出的罡风中还夹杂着一股炙热的气息,类似于华光地火的感觉。

  毒虫被扇的落地之后,瞬间就被这股气息烧得冒出了一股青烟,成百上千的毒虫,没过些许的时间,再次消亡了一大半。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见手下的毒虫被消灭的差不多,欧耀峰也失去了底气,神色慌张的盯着沈源宁。

  沈源宁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朝着空气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身上也被人下蛊了,而且还是一个蛊王,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沈源宁没有回答欧耀峰的问题,反而步步逼近。

  在沈源宁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欧姚峰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

  “你怎么知道的?”欧耀峰脱口而出道

  他的话,证实了沈源宁的猜测,也让我心中一凝。看来这事,远远没有我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这欧耀峰的背后,似乎还有人。

  “带我去找他。”沈源宁再度逼近。

  欧耀峰连连后退,随即他一咬牙,狠声道:“痴心妄想,你接的我这招再说吧?”说罢,他双手一挥黑袍,似乎是想再度对我们发生攻击。

  见此情况,沈源宁赶紧回身,紧紧的守在我们身前。

  可那欧耀峰只是虚招一晃,在沈源宁后退了之后,他往操场后的树林里逃走

  “赶紧去追他,不要让他走了?”我向沈源宁催促了一声。

  沈源宁一点头:“正有此意,我也想看看他背后的人是谁。”说罢,转身就去追欧耀峰。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

  平地里突兀的响起一声渗人的惨叫,连沈源宁也被这声惨叫吓得停住了脚。

  “啊……啊……,”发出惨叫声的,居然是正在逃走的欧耀峰。

  此时他双脚跪地,眼睛都流出了赤红的血液。他双手捂住肚子,好像在压制着什么东西。

  “不要,师傅,求你……不要。”欧耀峰口吐白沫,瘫倒在地上。

  我和胖子,沈源宁三人小心的防备着这欧耀峰,担心他又耍什么花样。

  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我们瞬间头皮发麻。

  只见欧耀峰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起来,皮肤的外围蔓延着一圈圈青紫色的花纹,筋骨都冒出了皮表之上。

  “救我……”他赤红着眼睛,向我们伸出了一只手。但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他的皮肤又迅速的瘪下来。

  如果说他先前是一个胀气的皮球,那么这一眨眼的时间变换,他瞬间变成了一个干枯的木乃伊。

  这一幕让我们三人头皮发麻,心里直打寒气。我跟着青松叔这么长的时间,这么诡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可是诡异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一波夹杂着一波,高潮不止。

  我们三人正松了口气的时候,却听到啪的一声,犹如鸡蛋破壳般的声音。紧接着……

  一条足足两米长的黑蛇居然从欧耀峰的口里钻了出来,这黑蛇吐着蛇信子,幽绿色的蛇眼在夜里散发出诡异的寒芒,老人常说,没毒蛇是圆头的,剧毒蛇是三角扁头的。这黑蛇,很明显就属于剧毒的那种。

  黑蛇出来之后,居然在欧耀峰的尸体那儿转起了圈圈……接着,扑哧一声,蛇头宛如弓箭般一伸,居然一口……把欧耀峰的尸体吞下了肚子。

  虫师,这欧耀峰居然是一个虫师。望着这一幕,我连肚子里都感到冒冷气。

  虫师这个职业,比降头更狠毒,比蛊更诡异。

  自古以来,苗疆以蛊闻名于世,泰国以降头立足于身。其实后者只是融合了蛊术和中华的一些符箓之术,自成一家。所以降头师下虫降,手法上和苗师很是类似。

  但于这两者之后,诞生了一个新的职业,虫师。

  这个神秘的职业起源于云南,融汇了苗疆的蛊术,泰国的降术,犁头巫家甚至少数民族道家法教的符箓之术,自成一家。虽起源于云南,纳百家之所长,但是却几乎遭受了云南所有宗教的追杀,泯灭于世。

  一方面,是虫师这个职业太过阴损,他们认为虫是低等的生物,要想进化,首先就得吸取人气,获得人性。每一个虫师,第一个豢养的本命虫,首先就得以新生婴儿的生命为祭品,先将婴儿剥开肚子,让毒虫钻进去生吃,一直把婴儿吞食到渣都不剩,其恶行令人发指,即使是民间一些不惧五弊三缺,为钱卖命的法教狠人。你若是骂他的作为和云南虫师无异,他都会脸赤脖子红的跳起来骂你:“呸,别把老子和那群畜生比。”由此可见,天下百家,不会有任何一家对这虫师有好感的。

  其二就是虫师的传承,师傅收徒,必在徒弟身上种下一蛊,苗疆之中,以身养蛊是一种禁忌,可虫师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仅种了,而且还立下了一个规矩。如若弟子的修为超过师傅,可以吞噬师傅的蛊王,增加自己的修为。反之,如果师傅要把徒弟身上的蛊王提炼出来,要徒弟死,徒弟也不得不从。

  在青松叔的口里,我曾经听过有关于虫师的秘闻,虽然了解得不多。可我明明听到青松叔说,虫师这个职业早被犁头巫家和萨满等少数民族的法脉联手消灭,早应该消失于世才对,为何,如今我又见到了虫师的影子。

  “虫师……他妈的这混蛋居然是一个虫师,这丧尽天良的职业不是早应该消失了吗?”胖子瞪着圆咕噜的大眼睛,破口大骂。

  虫师的特点与苗师不同,苗师即使违反禁忌,以身养蛊,也都是为了保命所用。如果一个苗师被人追杀的无处可逃,那他就有可能放出自己身上养的蛊王与敌人拼命。同时,蛊王一出,苗师也会宣告死去。而虫师身上的蛊王,出来之后不是先对敌,而是把寄主吃得渣都不剩,然后再帮寄主对付敌人。

  这欧耀峰肯定是个虫师。但他的本命蛊王似乎不是自己放出的。他还有很强的求生欲望,只是本命蛊被别人控制了。

  那人是谁,毫无疑问就是欧耀峰的师傅,仅从欧耀峰临死前大喊的那声师傅就可以分辨的出。他背后的人怕沈源宁追寻着欧耀峰找到他,毫不犹豫的弃车保帅,催生了欧耀峰体内的本命蛊王。

  我已经来不及去想那人的身份了……因为,那黑蛇吃完欧耀峰之后,居然掉转蛇头,朝我们爬了过来。准确的说,是蛇头一伸,飞扑过来的。

  沈源宁深呼吸了一口气,念动了那声老土的咒语,手执法扇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