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八章 小胖带来的援兵

第二十八章 小胖带来的援兵

扑通一声,沈源宁以一个完美的弧度,从半空中飞回来,跌倒在我们两个身前,就连法扇,也被弹到了一边。只不过那怪物并不好受,用蛇尾把沈源宁弹回来的瞬间,也受到法扇的攻击,被弹出了数米之外。

  只不过,怎么看都觉得这毒蛇受得只是皮外伤,根本就没有伤到内脏。仅仅片刻不到,它就扭转蛇头,缓缓的朝我们爬了过来

  “咳咳,这到底是什么怪物,皮真硬……”沈源宁吐了一口闷血,挣扎着站起了身子。

  胖子着急道:“别管什么玩意了,现在到底还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斩了他,斩不了他,挂的就只是我们了。”

  此时我心里也是暗暗的着急,我和胖子虽然吃了解毒药,可毒性还在,根本就动弹不了。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沈源宁了。

  可是,当我们把最后的救命稻草交到沈源宁手中时,他居然坚决果断的摇头说:“没有。”

  我:……

  胖子:“卧槽,那不是等死吗?”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辈修道之人,既已修道,何惧殉道。”沈源宁注视着远处那诡异的黑蛇,挺直了腰板,毫不畏惧:“今天我沈源宁身死在这里,但净明道还有无数个沈源宁。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我净明的前辈会将这些祸害世人的邪魔妖虫斩杀殆尽,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弘我无上大道。”

  “我还有老师没泡。”胖子脱口而出,毫不知耻

  我:“……”沈源宁:“……”

  “嘶,嘶”片刻不到的时间,那毒蛇重新爬到了我们面前,吐着蛇信子,一双绿眼幽幽的盯着我们。

  是的,它只是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盯着我们,如若是平常的毒蛇,受到攻击只会激发凶性,可是这黑蛇,居然丝毫没有失去理智,反而还冷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我心里一沉,传闻果然非虚,虫师以胎灵祭奠毒虫,居然真的让这虫子衍生了灵智,临阵对敌,居然还学会观察敌人了。

  这黑蛇观察了我们许久,似是看到沈源宁已经不具备威胁性了,扬起蛇头,吐出一口熏臭的浊气,挣着血盆大口,朝我们咬了过来。

  瞬间,我和胖子站了起来,与沈源宁站到一起,毫不畏惧的面对着这毒蛇。

  当毒蛇扑到身前的时候,三人迅速闪开。沈源宁拿起了符扇,在度扇出了罡风。我和胖子选择了最古老的方法,肉搏。

  当然,这肉搏并非是以单纯的拳头硬碰硬。我画上了阴山的阴雷花字,胖子的手里也画上了五雷花字,两人都选则了近身性的法术和黑蛇玩起了游击战。

  只是这人的怎么比的上毒蛇,即使是练过武术的人,也远远没有野兽的灵活性。不到片刻,三人都被蛇尾扫到了一边。

  这黑蛇似乎于别的毒蛇不一样,别的毒蛇逮着猎物就是吞食,而他居然是先是用蛇尾把我们击倒,再悠悠然的吞食我们。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猫,猫捉老鼠之前,都是先玩弄一番,把老鼠玩弄的毫无斗志,玩到残之后,再生吃它们。

  只是……这黑蛇的第一个目标,为什么会是我。三个人瘫倒在三个不同的方向,尼玛的,最帅的是沈源宁,肉最多的是胖子。我又瘦又瞎眼,长得又丑,为什么第一个选上的会是我。

  就在我心里感到非常不岔的时候,毒蛇的头已经伸到了我的面前,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蛇信子几乎都可以舔到我的脸了。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怪物,我真的很害怕,尤其这蛇又臭又腥,样子长得还他妈的恐怖。

  我心里一凉,以为自己要死在这怪物的手里。可是……

  我睁开眼睛,居然发现自己毫发无损。然后……黑蛇居然朝着空气干呕了一下,摇摇蛇头,嫌弃得看了我一眼,然后扭转蛇躯,向一旁的沈源宁爬了过去。

  我:“……”就算我又瘦又丑,你大爷的好歹给我一些存在感呀,你不吃我,舔两下意思下总该行了吧。你这叫什么事,难道我真的沦落到连畜生都嫌弃的地步吗?

  “哈哈哈,这蛇他居然……他居然不愿意吃你。我长见识了,原来你比欧耀峰那恶心的干尸还不如。人家蛇大哥连尸体都吃,就是不愿意吃你,哈哈,海生,你长得该有多造孽呀,连人家蛇大哥都嫌弃你了。”胖子捶胸顿地,哈哈大笑。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我现在绝对可以射死胖子。

  “卧槽,你干嘛朝我走过来,我也不好吃呀。”似乎是黑蛇看不惯嚣张的胖子,本来它是向着沈源宁走过去,硬是在半路上掉头,朝着胖子爬了过去。

  我心里一紧,着急的惊呼道:“胖子,快走呀你这混蛋。”

  可我忘了,胖子现在和我一样,也受了重伤,根本就动不了。

  眼看着毒蛇离胖子越来越近了,我心里越来越凉。虽然胖子很欠揍,很猥琐,可是他是我的兄弟,如果他死了,我等于在这世上又失去了一个亲人。

  “你这混账,快来吃我呀。”我朝着毒蛇破口大骂。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他很快就爬到了胖子面前。

  胖子凄然的一笑,朝我说了声:“兄弟,记得帮我和晶晶姐说一声,我爱他。”

  不……绝对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兄弟被蛇吃了。

  我挣扎着身子,想让自己站起来,可我的腿骨断了,根本就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蛇一步一步的逼近胖子,看着他,向胖子睁开了血盆大口。

  我闭上眼睛,流出了泪水,眼睁睁的看着兄弟被吃,但我却无能为力。我仰天怒嚎,但一切都徒劳无功。

  然而,就在我痛彻心扉的时候,啪的一声,然后是扑通的一声重响,像是重物跌倒在地的声音。

  接着,我居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海生,海生。”这声音好亲切,而且好稚嫩,在哪听过。

  小胖,对了,是小胖。师傅曾经说过,如果阴山道士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将魂就会带领兵将前来,守护道士本人。小胖是我的将魂,一定是他把兵将带来了。

  我激动的睁开了眼睛,可是睁开眼睛时,我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胖子的身前飘着一个粉嘟嘟,穿着红肚兜的小孩,的确是我的将婚小胖。可是……小胖身后的都是什么玩意,尼玛的,两排穿着盔甲看不见脸的阴魂站在他的身后,像是等待将军检阅的士兵。

  我调遣过兵将,可都是一些幽魂野鬼,即使是冲身厉鬼,也没用小胖身后的那么猛。随着弟子修为的精通,是可以请地府里层次比较高的兵将没错。可师傅不是说过,将魂不能调遣超出道士本身修为所能调遣的兵将吗?

  那现在闹得又是哪一出,小胖身后的这些兵将,煞气冲天,气势凛然,生前定然是镇守一方的将士,根本就不是一般孤魂野鬼可以比拟的,也不在我能力调遣的范围之内。

  兵将之中,军魂是最难驯服的一种之一,连道士本人都非常惧怕。因为军人生前多是镇守一方,浴血奋战的将领,他们受命于帝王家,有帝王的帝威辅助,加上杀人无数,煞气不是一般的重,一般的道士见到就跑,别说驯服了。

  如今在我的面前,小胖的身后,居然整整齐齐的站着两排军魂,而且根据盔甲来看,还分辨不出是哪个朝代的,怎么能让我不吃惊。在我的印象之中,别说我,就连我师父,也调动不了这么恐怖的兵马。

  “嘶嘶”就在我沉浸在震惊之中时,那黑蛇已经被激发了凶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争开血盆大口,朝着小胖一行“人”咬了过去。

  我刚想出声提醒,可是……马上我的嘴巴又变成了个O形。

  因为在小胖的前面,毫无预兆的出现了一个虚影。这个虚影一出现,地上都荡起了灰尘。

  压力,冲天的压力……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我看不清楚那虚影的模样,只看到他身上穿着盔甲,应该也是军魂一类。但是这军魂给我的感觉太可怕,可怕到我脑海里完全提不起半点和他争斗的念头。

  他一出现,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冲天的杀气。如果让我形容我现在的感觉,那就是冷,由头彻尾的发冷。冷得心寒,寒到意识和身体都开始脱离

  这是一种气场,一种无形的气场。如果是身居高位的人,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谈吐说话都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畏惧。如果是久经沙场的兵将,或是为钱卖命,杀人无数的杀手,就会让人感到有一种发冷的杀气。

  屠一是为杀,屠百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是雄中雄。这军魂生前到底杀了多少人,死后才能凝聚这么浓厚的杀气。

  这是一种无形的压抑,压抑得让人精神奔溃,让人想自杀,从精神上彻底的击溃对手。那黑蛇已经被他的气势压制的发狂了,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蛇头撕咬自己的尾巴,把自己咬的遍体鳞伤。

  我还是第一次阴魂有如此浓厚的杀气,即使是道家神明中以杀证道的关圣帝君,也绝对没他这么霸道。

  他到底是谁?小胖是怎么把他请来的?

  这个念头刚出。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一声冷“哼”这声冷哼里充满了不屑,还有漫天的煞气。

  冷哼是小胖面前那军魂发出的。

  他只是简简单单哼了一句,那黑蛇居然发出了嗷的一声惨叫,身躯就好像烟花爆炸一般,瞬间四分五裂。

  于此同时,我的脑海如遭五雷轰顶,被这声“哼”震得脑袋嗡嗡作响。连鼻子都溢出了鲜血,只是瞬间,我也晕了过去。

  晕过去最后的一个念头,我还在想这军魂到底是谁。作为驭鬼无双的阴山弟子,没被敌人弄死,居然被自己将魂带来的兵将震晕了,尼玛的我可真算阴山派开派以来的千古第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