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二十九章 甘素心

第二十九章 甘素心

  我抚着脑袋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回到了青松叔的家里面。一睁开眼,就看到胖子和沈源宁两个一左一右的把我夹在中间。

  我使劲的推开他们两个,从床上翻起来,然后,我居然能走能跳了,完好无损,就连身上的毒也消失了。

  不对劲呀?我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手掌,发现黑线神马的都没了。

  胖子和沈源宁都在熟睡之中,我各自往他们的脸上打了两巴掌。

  “喂喂,醒醒”用力拍下去的时候,沈源宁醒了,可胖子还像在做梦一样,怎么推都推不醒,逼于无奈,我只得往他身上大力的踹了两脚

  当我的42码大鞋在胖子的衣服上留下第五个脚印时,胖子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胖子和沈源宁一样,脸上都充满了茫然。

  “我这是在哪?”胖子茫然的挠了挠头,呆头呆脑的盯着屋子看了许久,这才咦了一声说:“这不是我的家吗?”

  我:“……”真的服了,胖子你该有多愣,愣到连自己的家都得瞅个半天才能记起来。

  “唉,我记得我们明明受伤了,怎么一觉醒过来,居然回到了家里。”胖子使劲的敲了敲发蒙的头。

  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只记得昨晚好像那个穿盔甲的虚影出现之后,我就被他的杀气震晕了过去。照这情形看,胖子和源宁也被震晕了。只不过晕倒之后是怎么回到这里的,我也是不知。

  “难不成,有鬼?”胖子脱口而出道,说完之后,他才呃了一声,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么白痴。

  三人面面相觑了许久,皆是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动作,同时奔向我的房间。我和胖子是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至于说沈源宁,他是下意识的跟着来的。

  推开房门,三个人同时走了进去。房间里有张小神坛,神坛上郝然有个红色的小棺材。

  棺材里供奉的正是小胖,昨晚的事情,定然和小胖有说不出来的关系。那冲天煞气的军魂,我至今都想不出来小胖是怎么招出来的。

  透过灵眼,我看到小胖正在棺材里头呼噜的熟睡。我掐动法决,把他从熟睡中叫醒。

  小胖飘出了棺材之外,两只粉嘟嘟的小拳头揉了揉眼睛,好像还没睡醒。

  他一出来,就朝我嘿嘿的傻笑,叫着:“海生,海生,我肚子饿了。”说完,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我和胖子互看了许久,怎么都不相信这人畜无害的小胖子居然能够调来像昨晚那么猛的军魂。

  “小胖,你老实告诉我,昨晚那穿着盔甲的军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询问他道。

  小胖茫然的摇了摇头,片刻之后,他说话了。

  “海生,我肚子饿了,我肚子好饿!”

  我:“…………”满脑黑线,这是答非所问的节奏吗?

  胖子一拍桌子,拿起一根柳枝条,假装恐吓小胖道:“你说不说,不说我揍你。”

  “呜呜,海生,我肚子饿,我肚子真的好饿了。”小胖被胖子吓得大哭,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嘿嘿,小胖哥,小胖爷你说吧?说出来什么元宝蜡烛,山珍海味我都供奉给你吃。”一计不成,胖子又生一计,从恐吓变成了奉承。

  可是小胖就是不吃他那一套,无论他是连哄带骗,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总之除了摇头,就是说肚子饿。

  见此情形,我也不忍心再迫问他,忙点燃了三柱香,插在了棺材前的香炉上。又从锅里勺了几碗白米饭,放在了桌子前。

  小胖看到了黄香和米饭之后,这才破涕为笑,满足的飘回了棺材里。

  看着他这幅十足小孩子的模样,我和胖子忍不住莞尔一笑。或许,小胖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或许师傅说的没错,每个将魂都有一种不为认知的本事。只不过这世界的事情,不是每一件都能够清楚的找到答案,一条路是弯的,你非得打破沙锅问到直,这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只需要知道,小胖是我的亲人,他不会害我,这已经足够了,至于说那个军魂,管他呢,要遇上时始终都会遇上。

  “海生,大胖子的衣服我放到了抽屉里。”棺材里的小胖补充了一句。

  “卧槽,对了,我的道袍呢?”小胖这一提醒,胖子这才记起了他的衣服里还收着一个女鬼,连忙打开了抽屉。

  打开抽屉,看到那衣服完好无损的时候,胖子才松了口气。

  “这里面是什么?”沈源宁凑过来问了下。

  我说这是我们昨晚收回来的女鬼,沈源宁愣了下,问我:“这女鬼和昨晚那个黑衣人(欧耀峰)有关系。”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把事情的原委跟他说了一遍,沈源宁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原来你们昨晚三更半夜去学校,是为了收这女鬼。”

  “那你呢,你昨晚三更半夜跑到学校里又是为了啥”胖子插嘴问了一句

  沈源宁挠了挠头:“昨天我考试把“中庸”落在了学校的花园里,昨晚我才想起来,连夜去学校里找书,这不,就遇到你们了。”

  我:“……”胖子:“……”果然是书呆子。

  中庸是什么?儒家的著名古籍,古人修身齐家治天下不得不读的书籍之一。这沈源宁为了一本中庸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摸回去学校,真是当之无愧的书呆子,配的上这个称号。

  “对了,我们要不要看看这女鬼是何方神圣,为啥冤魂不散得吓唬我妹妹。”胖子指着道袍说道

  沈源宁点了点头道:“这也好,阴灵遗留在世上,多半是因为有未了之心愿,或是冤仇未报。如若我们能够洞悉其中因果,化解她的怨念,这未必不是功德一件。”

  说干就干,胖子关上了门和窗,不让阳光照射进来。接着一念指决,翻开了道袍。

  一个白衣女人的魂魄突兀的出现在这屋子里,因为被道袍封印过久的缘故,她的魂体还是很虚弱。

  她一出现,就逮着我哀求:“求求你,把它还给我,还给我。”

  “卧槽,怎么会是……。”胖子看到这女鬼,口都结巴了。

  这女鬼的模样,也是好熟悉,可是我就是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不就是学校里出名的才女,甘素心吗?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经胖子这么一提醒,我这才猛的一下想起,原来我是在学校里的某张报纸上看到过她。甘素心,我们之前的学姐,学校里有名的才女,在水墨画和素描的造诣上连一些专业老师都自叹不如。

  可是,她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幅模样,又怎么会变成了冤魂,徘徊在画室里面。

  而且,她让我还她啥玩意,我记得以前只是我认识她,可她不认识我呀。更别说我拿过她什么东西了。

  “求求你了,把那东西还给我,求求你了。“她楚楚可怜的向我哀求。

  我……尼玛的你得告诉我,我到底拿了你什么东西呀。

  “学姐,你到底是想问海生拿什么东西?“胖子插嘴问了句,

  “那个铃铛,你昨晚拿出来那个,我求求你,把他还给我?”甘素心哀求道

  我下意识的往裤袋里掏,把捡到的那个铃铛给拿了出来。

  甘素心一见到铃铛,尖叫一声朝我抓了过来,可她是个鬼,怎么可能抓到实物呢。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铃铛掉到了地上。

  她蹲下身子,手使劲的往地上抓,可是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她是一个鬼,铃铛是实物,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绝不可能抓着这一个铃铛。

  我忽然间想起,昨晚我和胖子在学校里待了大半晚,她都还没出现,可是当铃铛从我裤袋掉出来之后,她立即就显身了,还一直死追着我,口里说着什么还给我还给我之类的话。毫无疑问,是铃铛引出了她,这串铃铛,对生前的甘素心仍旧很重要。

  抓了很久都无法抓住铃铛,甘素心放弃了。她哀怨的朝着那串铃铛,喃喃自语的叫着“致远,什么的。”

  “致远……学姐你是在说苏老师吗?”胖子疑惑得问了她一声。

  甘素心点头,又慌忙的摇头。

  “不是,不是苏老师,他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随意玷污他的名声。”甘素琴的语气变得很紧张。

  我觉得他的语气很怪,似乎在掩饰着什么。可胖子感觉不出啥,还以为她怕那苏致远老师,就对她说了声:“学姐你放心啦,我以后见到苏致远老师的时候,不会跟他说见到过你的。”

  谁知道,甘素心听到胖子这句话之后,立马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见到过苏老师,这怎么可能?他不是死了吗?”甘素心质问着胖子,连语调都高了好几分。

  胖子说:“这怎么可能,前两天我才和海生见到过苏老师,怎么可能死了呢?”说罢,胖子把眼睛看向了我。

  甘素心也朝我看来,似乎在期待我的答案。

  我点了点头,确定了胖子的话,这苏致远是学校里比较有名气的美术老师,我也见过几次,不可能会认错人。

  “不会的,骗我,你们是在骗我,致远他明明已经死了,他死了。”

  甘素心不愿意相信我们的话,可是经过我们后来的询问,发现她口里的素致远和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肯定还活在这个世上。至于说甘素心怎么认为他死了,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还没来得及问,突然间,甘素心居然朝着胖子冲了过来。

  “我记得你,你叫王伟强,你还给我送过花,我求求你,求你带我去见致远一面,就见他最后一面好不好,见完了之后,你要收我要杀我,我都听你的”

  她突然逮着胖子哀求,确实是把我们吓了一跳。

  胖子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见不得女孩子求,女孩子一求他心就软了。何况这甘素琴之前还是胖子的梦中情人……之一。

  “学姐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包在我身上。”胖子答应了下来,非常干脆利索,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连忙瞪了胖子一眼,问甘素心:“你先给我们说说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在决定帮不帮你。”并非我多疑,这是惯性的警戒心。能帮的事,一定会帮,帮不了的,那也无能为力。做任何事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这是我的准则之一。

  在我们三人的注视下,甘素心缓缓的说起了她的故事,准确的说,那是她和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