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三十章 上邪与荆棘鸟

第三十章 上邪与荆棘鸟

  那一年,她豆蔻年华,才女之名素扬天下。也正是那一年,在她的生命里走进了一个男人。

  他们相识在学校的一间小画室里。他是她的美术导师,大学里的一个教授。

  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与众不同。眼里充满了看破尘华的沧桑,跟他在一起,她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男人给她上的第一节课,画了一个没有脚的小鸟。

  男人说,这只小鸟的名字叫荆棘鸟,是一种能够飞跃森林的鸟。它没有脚,也没有家,尽情一生,也只能在风中翱翔,到处漂泊,累了的时候也只能在梦中休息。它的一身只能落地一次,这一次,就是它生命的结束。

  这是男人给她上的第一堂课,她永远的记在了心里,记在心里的同时,这个男人也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她深深的被这男人的才华折服,她渴望呆在他的身边,希望无时无刻的见到这男人。

  后来,她恋爱了,恋爱的对象是这个男人,她的老师。虽然知道对方有家庭,有孩子。可是她仍然不顾一切,犹如飞蛾补火的投入了这个男人的怀抱,将她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她最爱的这个男人。

  以铃铛为信,以上邪为誓。两人说好了今生今世,永不分离。他说会对她一辈子好,她信了,从此一代才女,甘心的当他的第三者,不奢求他能给她名分。只奢求两人今生今世能在一起,即使让她犹如生活在黑暗枯井中不见天日的老鼠一样,永远不为世人熟知也好。她也心甘情愿。

  可是,世间良缘总多波折,这一秒,山盟海誓,下一秒,谁有肯定不是形同陌路呢。在一个下雨的夜晚,男人给她写了一封信。信中,男人怀了绝症,医生说他活不过一个月了。所以男人想去旅行,在有限的时光里踏遍山河的每个角落,让自己的身体随着自己的足迹,静悄悄的回归自然。

  这是一封遗书,也是一封无言的绝情信。那一晚,她哭的肝肠寸断,她不相信这个男人就这么离开了她。男人的绝情,换来的只是她更加的深情。她萌生了一个谁也无法理解的念头。她想死,跟着这男人一起去阴曹地府。

  今生,与你相恋,却注定不能再续情缘。死后,与你同做一对孤魂眷侣,我也心甘情愿

  同样的晚上,她走上了与他初相识的那栋画楼,临终前,她写了一封血书,带着这封血书,她走到了画楼的楼顶,一纵身,往地上跳了下去。

  随着她的跳下的,还有一封血淋淋的手绢。上书: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这是她和这个男人相恋时定下的誓言,如今男人走了,她也一心随男人去了。

  可是,她并不知道,自杀的鬼魂是无法投胎的,只能在枉死之地徘徊。她月复一月,日复一日的徘徊在小楼的四周,却总等不到那个男人的鬼魂。

  直到有一个,一个女孩的出现,让她由衷的感到愤怒。

  这个女孩坐在她身前坐着的位置里,还偷走了她的铃铛。

  她愤怒了,这是男人送她的定情信物,她临死的时候忘了带走,遗留在了与男人初相识的画室之中。

  当女孩把她的铃铛放进口袋的时候,她从黑暗中走出来,追着那个女孩,想要回她的铃铛。

  女孩被她追到楼下,撞到柱子上晕倒了。可她忘了,她是一个鬼,就算铃铛放着,她也拿不走。

  于是,她只能不甘心的离开了。一直到第二天晚上,两个男人又重新来到了画室之中,其中一个男人的手上,还带着她的铃铛。

  这两个男人,毫无疑问就是我和胖子了。故事里的两个主角,就是甘素心和苏致远。

  当她说完了所有的故事之后,一切脉络都已清晰明了。梦雪应该是在画画的时候看到了她的铃铛,觉得漂亮,就拿走了。当她追着梦雪想要回那一串铃铛的时候,梦雪吓得撞到了柱子上晕倒了。

  第二天晚上,我和胖子重回画室,想替梦雪出一口气。在楼梯下的时候,我又重新捡起了那串铃铛。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和胖子在画室里等这么久,她始终都不肯出现,而铃铛一响,她马上就现身了。原来,这铃铛对她,竟然如此重要。

  “呜呜……真的好感人,学姐你真傻。”整个故事说完,胖子也成了一个泪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沈源宁凭景抒情,居然……旁若无人得念起了雁邱词。

  说实在话,听完了甘素心的故事之后,我心里也觉得很不是滋味,甚至很同情她,觉得她很傻,我甚至不明白,她到底对苏致远爱得有多深,才使她做了一个以死殉情的决定。

  我敬重她那份至死不渝的感情,但是,我不赞同她的做法。父母予她生命,她可曾报答。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她却忘了父母的恩情。甘心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她可曾想过,白发人送黑发的父母,又是何等悲拗。她重情,可她自私,她随心所欲的践踏自己的生命,但却不去考虑她朋友,亲人的感受,为了自己的悲痛而导致所有人都痛不欲生。她的罪过,盖过了她对苏致远的那份感情。

  当然,逝者已逝,这些话,我只能永远的藏着,绝不可以再用来刺激她。

  可是,我现在心里却有了更大的疑惑。

  她明明说苏致远给她留了一封信,信中,苏致远还患了绝症。可是,我和胖子前段时间才见过这苏致远,没病没痛,生龙活虎的,好得不能再好,怎么可能是一个绝症病人。

  为了查明真相,我和胖子决定带着甘素心,去向苏致远问个明白。不管是认错了人,或者是其中另有隐情,不去上一趟,甘素心永远不会死心。

  但是,苏致远住哪里,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带着甘素琴去找他?

  就在大家陷入两难的时候,我给胖子提了个主意,让他向那位晶晶姐打听一下,随便想一个借口,拿到苏致远的地址。

  对此,胖子自然是很乐意,屁颠屁颠的拿起电话打了个给司丽晶。过程很顺利,没有任何的阻碍,我们就拿到了苏致远的地址。

  知晓了苏致远的地址之后,我和胖子用伞把甘素心装了进去。

  带着他,我们前往苏致远住的地方。

  …………

  “是这里了吗?胖子。”

  眼前出现的是三栋小区民楼,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栋。

  胖子低头看了下记下来的地址,点头道:“是这里没错。”

  接着,我和胖子根据纸上的地址,来到了苏致远的家门口。

  苏致远的家在三栋楼其中的一栋,是四楼。

  我们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正是学校里的美术导师,我们认识的苏致远。但我们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甘素心认识的那一个。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开了门后的苏致远朝我们问道,显然,他对我们两个还是有点印象的。

  胖子刚准备把伞打开,就被我出手按住。我朝他使了个眼色,现在还不能确定甘素心是否和这苏致远认识,不能贸贸然的打开伞。

  我假装笑嘻嘻的和他说:“苏老师,我们是来向你请教一些有关于画画的问题的。”

  苏致远这才打开门,把我们迎了进来。

  趁着苏致远去冲茶的这段时间,我仔细的观察起了他的屋子。屋子不算大,但却颇有诗意。墙壁上都挂放着一些油画,画的署名都是苏致远。

  我不懂画,但是我觉得他画的真心不错。

  在一张桌子上,我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有苏致远,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和小孩。这女人长得有点肥胖,甚至有点难看。但是照片里的三人都笑得挺灿烂,从照片上分析,似乎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来来来,尝尝我泡的铁观音,甘香怡人。”苏致远从厨房里走出来,递给我和胖子两杯茶。

  当我们三人坐下来之后,苏致远问我们

  “你们在画画上出现了什么问题,不妨说出来,看看……”

  “不知道苏老师你认识甘素心这个人吗?”一坐下,我直接打断了苏致远的话,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致远的表情变了,本来还是一脸和煦的三月天,立马阴沉的向倾盆大雨的五月景。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什么素心不素心的。如果你们不是和我讨论和画有关的话题,那么请你们马上出去,不要留在这里、”

  说完,他立即起身,准备把我们给赶出去。


  看到他这幅紧张兮兮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心中定然有鬼。

  我笑了笑,不慌不忙道:“苏老师不想见到我们,那不知道苏老师你想不想见到这个“人呢”?

  说完,我打开了雨伞,把甘素心的鬼魂从里面放了出来。

  “啊……你……你,……你,这不可能。”苏致远吓得瘫倒在地,神情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