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三十一章 女鬼泪

第三十一章 女鬼泪

  苏致远脸色发青,指着甘素心大吼大叫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明明死了,怎么还会在这里。”

  “她是死了没错,但是你别忘了,这个世界有种东西叫鬼。被害死的人,还会变成厉鬼。”我嘴角撇起一丝冷笑,冷眼看着苏致远。

  事到如今,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如果说之前还有隐情的话,那么在这一刻,彻底宣告明了,特别是在苏致远看到甘素心鬼魂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惊恐。

  试问不做亏心事,怎怕半夜鬼敲门。

  “致远,你不是告诉我,你患了绝症,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为什么你到如今仍然还活着。”甘素心步步逼近,语气森然的质问着苏致远。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苏致远吓得步步后退,神色惶恐的朝着甘素琴惊叫道。

  最后,他甚至一咬牙,拿起一把水果刀,朝着甘素琴的身体刺了过去。

  可是,鬼是虚无的,除了我们道士,普通人怎么可能对她造成伤害。

  所以,苏致远的这一刀,注定了落空。

  但这一刀,虽然没有伤害到甘素心的身体。但却彻底伤透了一个痴情少女的心。

  甘素心的灵魂开始颤抖,她抚着刚才苏致远划过的位置,喃喃自语道:“你居然想杀我,致远,你忘了吗?我是你挚爱的素心呀?你放了吗?你说过生生世世永远都会保护我的。”

  “现在,居然拿刀想杀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说到最后时,甘素心状若疯狂,仰天咆哮。在他四周,衍生了一阵灰蒙蒙的气息,我知道,这是一个女鬼的怨气。这时,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带着怨恨的阴魂。

  如果说前一刻,她知道自己被骗,是愤怒的。那么这一刻,她已是痛得伤心欲绝。曾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那个人,一纸谎言让自己甘心步入了死亡的深渊。曾以为可以厮守终身的那个如意郎君,毫不犹豫得对她扬起了亮堂堂的尖刀。其中的痛,痛彻心扉。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甘素心只是一昧得重复着为什么,她的眼神此刻充满了茫然。

  我知道她现在的感受,任何一个人,当心中那份为对方固守的信仰被对方无情摧毁时,都会这么茫然的问自己,为什么。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就连自己都分辨不出,自己过去做的,是对还是错

  她的痛心不仅我能感受的到,就连一旁的胖子,也情不自禁的叹息了一口气。

  她的心情我们懂,苏致远却不懂,他不仅感受不到甘素心的痛楚,还以为甘素心的模样是要取他的性命。

  他惶恐的跪在地上,磕着响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因为那封信而自杀。我只是想让你离开我。”他就这样一直磕着头,不停的忏悔。

  “呜呜,素心,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你的,我只是怕这事被我老婆知道了,她就会和我离婚。”苏致远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惧的直摇头,:“不,她不能和我离婚。我的一切都是她给我的。如果她和我离婚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不再是什么大学教授,不再有现在的生活。我不想再过那种流落街头,饱一顿饿一顿的日子,不要,不要。”

  “我呸,就你这玩意,人面兽心,也配当什么教授。你就算披着再道貌岸然的外衣,也掩饰不了你那颗龌龊的心。“胖子恶狠狠的朝着苏致远吐了一口唾沫。

  而我,直接用行动证明自己,朝着在地上不停磕头的苏致远狠狠的来了一脚。

  尼玛的,这种衣冠禽兽,简直就是浪费国家的米。死到临头了,仍然坚持着自己那份微不足道的虚荣心,不仅丝毫不悔改,还惦记着那狗屁的名誉和地位。

  甘素心不顾他的忏悔,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他逼近。甚至,伸出了两只手……从我们的角度看,那是准备掐苏致远脖子的节奏。

  我俩正准备着是不是要阻止下甘素心,因为看她的姿势,似乎是想让苏致远以命偿命。作为一个道士,看到一个鬼魂光天化日的害人不管,好像有点不称职。

  可是我们还没有说话,情况却再度发生了变化,当甘素心的手快要触及苏致远的时候,他居然猛的一个转身。在我们还没反应的时候,将水果刀抵在了……胖子的脖子上。

  “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他”苏致远状若疯狂,狠狠的威胁着甘素心。

  可他不知道,他劫持的人是一个道士,而且,这个道士还会武术。

  只是瞬间,趁着苏致远失神。胖子一个反擒拿,扣住了苏致远的手腕和肩膀。

  或许是惯性,胖子在扣住苏致远肩膀的同时,还狠狠的把他的身体往前一推。

  砰的一声,苏致远的头撞在墙壁上,彻底的晕倒在地上。

  “致远……”甘素心惊慌了叫了一声,飞扑到了苏致远的身旁,她想伸手去扶起苏致远,去摸他的脸,

  “致远,你知道吗?如果你当初和我说实话,我会放下我的执着,藏着对你的爱,从此不再相扰。即使让我孤独的过完这一生,忍受着思念的日夜煎熬,又何尝不可。可是……”

  “可是你为什么自作聪明,扔下一封遗信来骗我。我曾以为天长地久的誓言,原来抵不过犹如黄土一样的虚名,敌不过这残酷的现实”

  她就这样坐在晕倒的苏致远身旁,旁若无人的说着。

  “致远,你告诉我,是我错了吗?还是这个世界错了?为什么你们男人,可以对一份感情毫不犹豫的撇弃。而又是为什么,一段感情过后,却在我们女人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人生这么长,但这印记却跟着我们一辈子,直到死。”

  我和胖子都没有说话,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是的,很奇怪,作为一个道士,居然听着一个鬼在倾诉她的感情,倾诉她的心事,而且,听得还是如此入神。

  良久之后,甘素心站了起来,在我和胖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着我们说了一句

  “谢谢,谢谢你们带我来看致远的最后一面,此生,我已再无遗憾。”

  说完之后,她缓缓而起身,朝着墙壁隐去。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衍生的怨气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却瞪大了眼睛,心中如遭雷击。一个鬼魂不是要杀了仇人之后,或者经由道士超度,她的怨气才会消失吗?为什么,为什么她没有杀苏致远,她应该很恨苏致远才对。

  “等会儿……”我忍不住出声阻止了她

  “你不是很恨苏致远才对吗?为什么,现在又不恨了?”我望着她,轻声的问。

  她望了苏致远一眼,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即使他恨我,他想杀我。可我仍然爱着他,我下不了手去伤害他。”

  随即,她又摇头轻语:“这一切的一切,终归到底,还是我太傻了。我已经想通了,不想再去留恋,一切前尘,且当是过眼云烟吧。”

  这一次,她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隐入了墙壁之中。我知道,她放下了执念,准备投胎去了。

  为何,我却看到她转身的那一刻,眼角流下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学姐……”胖子张口,最后还是把即将说出来的话吞回了肚子里去。或许,这是甘素心最好的结局。

  而我在她消失的那一刻,用手接下了她眼角流下的那颗水珠。

  这是……一个女鬼的眼泪吗?我不可置信的望着手中那颗泛绿的水珠,它给我的心灵带来的太大的冲击。

  老人们不是常说,鬼是不会有感情,更不会流眼泪的吗?那么,我手中握着的这颗是什么。它从一个女鬼的眼中滑落,不正是一颗鬼眼泪吗?

  刹那间,我迷茫了,迷失在传统与未知上。

  我发现,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在我眼里,一直认为,鬼只是我的兵将,只是替我办事而已。除了小胖和我姐姐之外,我没有把任何孤魂野鬼当成是朋友。我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件死物,一件我手中的兵器而已,我让他们杀人,他们就得去杀人,我让他们行善,他们就必须行善。正如老人们从小告诉我们,屎一定是肮脏的一样,从小我也错误的认为,鬼一定是害人的。即使我惩治他们,斩杀他们,都理所当然。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他们错了,我也错了。错的离谱,只会用世俗的眼光去看浮华的外表,却从来没有用心去体会万物的内在。

  屎是臭的,可是,谁又曾用心看到他渗入泥土之中,孕育了百花万物。鬼一定是害人的。可是,现在在我的眼前,却有一个鬼魂,即使死了,也不愿意去伤害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我一直以来,只学会用眼睛去看事,却没有用心去观世界上的万物。我空有满腹前人教导的理论,却忘了一个道士,所修的,不外乎真定之心而已。

  甘素心走了,留给我瞬间的顿悟。我不敢说她对,但是,我绝不敢说她错,她有一份对爱的愚痴,没有想过她的亲人,朋友,自私的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但是至此至终,她都没有去害过任何一个人。

  她是一个鬼,一个在我生命里,悄然走过的善良女鬼,颠覆了我对过往了认知,颠覆了我那颗在俗世中浮沉而变得冷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