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一章 前往安徽,相似的梦

第一章 前往安徽,相似的梦

  转眼,聚会的时间到了

  聚会的地点并不是在广东,而是在安徽。

  有钱人家总是这样子,有事没事总喜欢散财,请上一大堆朋友同学去旅游,美名其曰的是聚会,个中的目的却并非如此。汉高祖他老人家有句老话,富贵若不还乡,等同锦衣夜行。放到这个社会上可以领略为,有钱不搞聚会,像咬隔夜鸡腿。

  但凡是前身贫苦,后世富贵,又或者是天生投身于富贵人家的人,总喜欢来上这么一场奢侈的聚会。前者或是为了扬眉吐气,一扫憋屈,或是喜欢那种众星簇月,求一种自我安慰,告诉大家,他妈的老子有钱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胡汉三,你们谁敢看不起我。其实这种人,最缺乏安全感,他们的钱包里,总会放上一大堆钱,如果钱包空了,他就会觉得很没安全感他们这样做,也是掩盖自卑,宣泄压力的一种方式。

  后者多数为了显摆,或是自以为高人一等,对他人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其实也未曾想过,大家都是一个妈生的,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你只不过好运一点投身在富贵人家而已。老子英雄不代表儿子好汉,你爸有钱不代表你能守住家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敢说风水不会轮流转,谁又敢欺少年穷。

  我对姚依容谈不上有好感,或许反感更多一些。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她是上述的后者,自认为出生高人一等,地球没了我不能转的那种人,尽情花着老子来之不易的钱,满足着自己的虚荣心。

  这一次,我也不知道她是第几次举行的聚会,反正我和胖子是在被邀请的名单之中了。

  总之信中说明了一个情况,管吃管住管玩,包来回车费,尽显土豪风范。

  临行前的一天,我和胖子买了前往安徽的火车票,带上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坐着夜行的列车,来到了安徽的巢湖。

  只不过,聚会的地点却是在庐江。据说,姚依容的父亲以前就是在安徽做生意的,后来来到了广东。安徽就不常回了,在庐江那儿也有些家业闲置了下来,这些家业之中,还有着一栋民国时代的古堡。

  所以,我和胖子只得从巢湖走水路,坐轮船转到了庐江。

  到了约定的地点之后,我才发现来的人还真不少,零零总总有那么十多个。其中,胖子的妹妹,梦雪也在这里。

  “海生哥哥,大哥,你们也来了呀。”梦雪瞅见我们两个,像个小兔子一样围了上来。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青青。”梦雪拉着旁边的一个女孩朝我们说道。。

  “你好,那女孩抬起头,”轻轻的跟我们打了一个招呼。

  她抬起头的瞬间,我愣住了。

  “梦……你是小梦吗?”我抓着那她的手,压抑不住的激动,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颤抖的

  “你干什么,你抓痛我的手了。”青青大叫:“你神经病呀你。”

  “海生你干嘛,你松开她呀。”胖子用力的扯开了我的手,把我从失神中拉了出来。

  梦雪也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那叫青青的女孩也躲在了他的身后。

  回过神的我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手足无措的向她道歉。

  梦走了,她不是梦,我心中的梦,早已离开了这个人世。

  许是碍着梦雪的面子,青青没有朝我发脾气,只不过,眼神里瞅着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好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她拉着梦雪的走,去了另一头。而我,也只能在一旁静静的沉寂在回忆里。

  胖子轻轻的推了我一下,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问胖子拿了支烟,轻轻的点着,我没回答他,因为我现在的心很痛很痛,那个久违的倩影,再次涌上了我的心头。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曾经深爱的无可自拔的人。即使是一个身有五弊三缺的道士,也不会例外,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名字。梦,一帘幽梦的梦。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她时,是在孤儿院的门口。为了一个小孩的气球,她爬上了那棵三米高的梧桐树。

  当她从树上跌下来时,瘦弱她却没有哭,而是第一时间记起了那个哭泣的孩子。

  她低下头,说了一句:“别哭,气球姐姐已经帮你拿回来了。”

  自此之后,这个女孩的身影彻底的映入了我的脑海之中。

  或许是冥冥中的安排,这个女孩,后来成了我高中的同桌。她很瘦弱,甚至,一点都不漂亮,唯一的特点就是她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但我就这样爱上了她,爱的不可自拔。人在青春懵懂的时候,总会有一份最初,最真纯的情感。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她的外貌,而是一种感觉,一种心痛的让你心力交谇,恨不得倾尽一生去保护她,去呵护她。

  人生的旅途中,或是因为一时惊艳,或是因为日久生情,总会对异性衍生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叫喜欢,但不一定是爱。喜欢与被喜欢的人无数,但能让你感觉到心疼的人,只有那么一个。这个人,就是你的爱人,但她未必能陪着你度过这一生。所谓的爱,大多都被残酷的现实伤的支离破碎。

  梦就是让我感觉到心疼的人,她坚强,她善良,她的一举一动,都牵绕着我的心。但我知道,我是一个五弊三缺的人,传承的时候就犯了孤字,当我爱上一个人时,我只会害死她。

  所以,最初我把这份真挚的感情,永永远远的掩埋。

  我年幼时曾写过一首很幼稚的诗,这首诗的名字,叫藏梦。

  青瓦色的亭檐下,眷恋你身影的朦胧,

  可惜,我只能藏在心中。

  梦藏花落葬花梦残

  思语如梦忆汝藏梦

  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我犹如身处在梦中,感受到心中那份雀跃而不安的心。没有人知道,我心里藏着一个梦,这个梦,只属于她一个人。

  没有人知道,当时的我,是多么的快乐。每一天,我都会提早的去到班上,等她来到的那一刻,我会假装很冷漠得跟她打一个招呼:“你来了。”

  夏天的时候,我总会从班上到学校门口,买两瓶饮料,然后走回去。假装漫不经心扔给同桌的她:“我到楼下买饮料了,顺便给你带了一瓶。”其实,我根本不喜欢甜的东西,更不喜欢饮料。

  她笑嘻嘻的接过去,一口一口斯文的喝着。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却由心得感到很满足,觉得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享受她那份恬静的笑容。

  后来,我还是忍不住心中的躁动,给她写了一封情书,爱一个人,恨不得她明白自己的心意。恨不得用一生一世永远呵护她,告诉所有的人,她是我的。她受伤了,从此我来安慰。她哭了,只能是我把肩膀借给她。我不舍得欺负她,任何人都不能动她一根头发

  我以为她见到我的信后,会嫌弃我,而我也会因此而死心。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居然真的这样走到了一起,她毫不嫌弃我那生人勿近的鬼眼。为了她,我留了长长的刘海,盖住了我的瞎眼,我不希望我和她走出街的时候,会遭受任何不经意的指指点点。

  我曾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直到天荒地老。可是,一场横祸,让她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人世,也破碎了我的梦。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我亲眼目睹我的爱人,横死在我面前,即使我是驭鬼无双阴山门徒,也无法找到她的灵魂。

  我知道,她的死,是因为我。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五弊三缺的道士。这个道士命犯一个孤字,只能一世孤独,常人可以享受的爱情,在这道士的生命里,遥不可及。

  她死后,我被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足足折磨了两个月。说不出的痛楚,不,不是痛楚。那是一种比痛楚更加痛苦百倍的抽搐。或许是在你吃饭的时候,或许是在你睡觉的时候,它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涌上来,让你想哭,让你情不自禁的去想起她,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一种针扎的痛,它一点一点的爬满你的心脏,随着你的呼吸,它缓缓的,有节奏的抽搐。当抽搐越来越强烈时,你回感到整个人,整个灵魂,整个心脏,都是空的。

  我在愧疚之中度过了两月,后来,我找到了那个撞死他的司机。

  我取了他的脚下的土,拿了他的八字,给他下了一个厉鬼阴风的法术。

  没过多久,这司机受不住精神的煎熬,自杀死了。我用他的生命,祭奠了我的爱人

  而我,也因此被青松叔狠狠的惩罚,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只是,肉体的痛楚,永远无法掩盖我精神的缺失。

  从此之后,我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我不敢再去爱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的爱情,永远都是孤字的陪葬品。

  我以为我的心,就此而冷漠。可是,命运让我再一次遇见了她,即使我知道,这个女孩叫青青,她不是梦。但是这一刻,愧疚仍然如潮水般向我涌了上来,尘封的记忆再次被唤醒,我才记起,在我的生命中走过一个叫梦的女孩,我亏欠她,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