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三章 周瑜墓前的争吵

第三章 周瑜墓前的争吵

  第二天早上,在吃了一顿奢华的早餐之后,我们大伙出发了,去体验一番庐江的风水人情。

  既然来到了庐江,那有一个地方,是绝对不能不去的,周瑜周公瑾的墓。

  周瑜,何许人也,汉末第一名将,弱冠之年识伯符,一骑白马开吴疆。为江东基业一生呕心沥血,最后病卒于巴丘,留下了千古绝唱长河吟。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留下了赞美周郎的墨笔,如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杜牧的赤壁。马之纯的《周郎桥》,戴复古的满江红,岳飞之孙岳呵的题赤壁,等等等,成百上千,数之不尽。

  他是我生平在最敬佩的人之一,同时,他也是玄学历史上最神秘的人之一。他不是道士,然而他却以道家的奇门遁甲,在桑落洲上修建九洲八卦阵,让洲与洲之间互为联动,修缮了九洲,疏通了九条江,把水汇入大泽之中,让桑州百姓从此不再饱受洪灾之苦。

  他布下的这个九宫八卦阵,无论道教还是法教的后人,都会忍不住从中细心去感悟。然而越是感悟,越觉得这周瑜神秘莫测,这九宫八卦阵,规模之大,气势恢宏,居然有包藏宇宙,吞吐万物之机。

  奈何,这样神秘莫测的饱学之士,却成了罗贯中虚构的三国演义里的牺牲品。子虚乌有的三气周瑜,硬是让后世人误以为这翩翩美周郎是一个气量狭窄的阴险小人。

  可叹,这样一位少年将军,到头来背负了千古的骂名。世人只知三国演义,有多少人读过三国正史,又有多少人懂得真正的周公瑾。罗贯中为了捧起诸葛亮,掘弃了一个本应流传千古名将。

  不管是悼念也好,或是为了满足心中的好奇也好,既然来到了庐江,我觉得,总得凭吊下这位悲情的传奇人物。

  在我的提议下,大家来到了位居于庐江南边的周郎墓旁。

  这个墓建立在东汉末年,即使几经修缮,也掩盖不住岁月在石碑上留下的悲凉。

  当我用颤抖的手抚摸起那破旧的碑梁,却忍不住心生感叹。

  明朝蜀汉肆风狂,坠天罡,亦仓皇。鞠躬尽瘁,才智付国殇。曾许伯符成霸业,临月望,更心伤。当年赤壁战吴江,箭弩张,焰飞扬。塌前复叹,犹记小乔香。

  一代名将,不是战死沙场,反而暴病生亡。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充满了不甘,未能辅助孙权成就江东霸业,未能和小乔厮守一生,这一定是他终身的遗憾。

  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周郎身损,从此曲有误,又是何人来顾。又有何人,能在醉酒之时,听出曲中之误。

  “闹不懂,一个小气鬼的墓而已,有什么好来看的。要看,我们就去成都看诸葛武侯陵,诸葛亮他老人家才值得我们大家去瞻仰。”

  “你说谁小气,什么狗屁的诸葛武侯,有什么资格和公瑾相比”我怒不可遏,注视着说这话的主人,那站在姚依容身边的郑阳。

  或许是因为遭到了我的挑衅,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郑阳对我怒目而视。但是有这么多人在,好面子的他不敢立时对我发作,而是卖弄起了他那自以为是的学识。

  “诸葛武侯他老人家有何比不上周瑜这小气鬼,草船借箭,赤壁之战,六出岐山,三顾茅庐,哪一样是周瑜能够比拟的。这周瑜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小气鬼,一个霸占着小乔的好色贪财的小人而已,无才不识,怎么可能和诸葛亮武侯他老人家相提并论。”

  我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笑声中对郑阳充满了鄙夷。

  “你笑什么?”郑阳涨红了脸,像极了一个跳梁小丑。

  “我笑你无知,笑你白痴,笑你没看过三国正史。”我丝毫不掩饰对他的鄙视。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我一字一眼道:

  “公瑾,古有“姿质风流,仪容秀丽”之赞,即使后世亦有美周郎之称。纵望公瑾一生,只爱小乔一人。足见公瑾之专情,身处封建朝代,即使再美丽的女人也可以当做一样货物,若为权势,周瑜大可把小乔献给曹操换取荣华富贵,但是他有吗?”

  “公瑾才占天下三分,弱冠之年许伯符,横扫江东,立不世霸业,伯符死后,公瑾大可将江东占为己有。公瑾有么?江东风雨飘渺之际,你可曾见,是谁第一个占出来,稳定了孙权的地位。才冠三国,却宁愿甘居人下,只为与伯符兄弟之义。这样重情重义的人,你敢说他无情无义?”

  “中军将内退蒋干,擒黄祖,赤壁挥羽扇,谈笑间破曹瞒雄兵百万。识人才,得鲁肃。为江东添虎将一名,虎铠燕翎,伦巾飞扬,一骑白马,三分天下。曲有误,周郎顾。一曲长河,万世流传。这样的一个男人,你说他无才无识?你敢吗?”

  我连问了三个问题?与郑阳争锋相对,丝毫不落于下风。我承认,我是偏激了,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偏激,或许是因为我太喜爱周瑜的缘故。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不逊色于那写出满江红的岳飞。

  郑阳听了我的话后,丝毫不显急,反而言辞凿凿的反驳:“即使是真的,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诸葛武侯他老人三气吐血而亡,有什么可以值得自豪的。”

  “三气周瑜,纯属子虚乌有。草船借箭,不过是写书人为了美化诸葛亮捏造出来的而已。周瑜病死之时,是在建安十三年。那时候诸葛亮才被刘备刚请出山,两人根本就没有过任何的交接,何来的草船借箭,何来的三气周瑜。”

  “再者说了,三顾茅庐,当真可笑,时逢天下乱世,民不聊生,居然还有人可以鞠躬于南阳,高卧隆中,口口声声说不求闻达于诸侯,却自比管乐张良,刘备死后他还掌握了整个蜀国大势,你不觉得这英雄,虚伪了一些吗,功欲心太重了一些吗?”

  说完之后,我不再理会郑阳,而是静静的站在周瑜墓前,凭古怀悼。可叹一代人杰,赤壁旁羽扇纶巾,借东风破曹瞒。千年之后,一场历史无法掩盖的史迹,却徒劳为他人做了嫁衣

  “你混账……”争吵不过,郑阳憋红了脸,再也无法保持他那翩翩君子的形象,踹了周瑜的墓碑一脚。

  接着,就握着拳头向我冲了过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郑阳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一场骂战,居然演变成了一场打斗。

  他赤红着脸,扬起拳头狠狠的朝我胸口来了一拳。

  可是……当我握着拳头,准备反击的时候,他却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而且他击在我身上的拳头,居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当他跌倒之后,我握着的拳头,也停在了半空之中。在外人的角度看,怎么看都误以为是我打倒他的。

  “陈海生,你这是干什么,我请你来,不是让你打我朋友的。”姚依容骂着我,扶起了郑阳。

  我没有说话,只是皱起了眉头。

  这郑阳是在干什么,装可怜,博取同情吗?可是为什么他脸色苍白,全身冒着虚汗,连脚都站不稳了。论身材他比我高,论拳头,他比我大,怎么会这么不禁打?

  在几个男人的帮助下,姚依容把郑阳扶着上了车,回去那古堡休息。

  郑阳被扶走之后,我仍旧愣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样子,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但怪在哪里,我又说不出来。

  他们走后,胖子走了过来,看着我握紧的拳头,吞了口唾沫道:“乖乖,海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我摇头解释,说郑阳是自己跌倒的,不是我打的。

  可是这理由不够充分,连胖子也不相信。

  最后,我也懒得去解释了,他们爱咋想就咋想,反正我又不是为别人而活。

  在周瑜墓那里逗留了十多分钟,我正准备和胖子到别的地方转悠一下。

  却只见梦雪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神色慌张和我们说道:“不好了,海生哥,伟强哥,你们快来看看,青青她出事了。”

  什么?我脑海中划过一道霹雳,青青,不就是那个像小梦的女孩吗?她怎么会出了事?

  没来得及细想,我和胖子跟着梦雪一阵小跑,跑到了附近的一座荒山上。

  梦雪和青青几个女孩,和我们是分开来玩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她们居然跑了那么远。

  在那座荒山的山顶,有几个女孩围在了一起,对青青进行着施救。

  我上去一看,青青脸色苍白的晕倒在了地上。她这种情况,我和胖子却从来没有碰到过。

  探她的鼻息,还有呼吸,但很缓慢,好像随时要断气一样,脉搏也是,流动得比常人都要缓慢几倍。

  “奇了,她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她有什么隐病吗。”我托着下巴,自言自语。

  这时候,一个女孩在胖子的追问下,哭哭啼啼的说了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青青她只是回答了一个老太婆的话,就变成了这样子。”

  “你说什么,她回答了一个老太婆的话?什么话?”我抓着那女孩的肩膀,着急的追问。

  怪不得我着急,因为这类似的情况我也听说过。在法教之中,流传着一种隐秘的法术,这种法术采用的和绝教传承的方式一样,用的是问答玄机的方式。只要你和他说一句话,看着他的眼睛,那你就有可能被他拘走了魂魄,莫名奇妙的中了他的术。

  可是,当女孩把所有的事情缓缓道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娘。

  他妈的,居然又是野仙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