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道士笔记

返回首页阴山道士笔记 > 第四章 青青死了

第四章 青青死了

  那女孩儿说,“我刚才和青青两个人在山顶上玩,突然之间,就有一个穿着皮裘大衣的老奶奶出现在我们面前,那老奶奶佝偻着身子,看起来非常苍老,可是她走路的样子很快很快,就一瞬间,她就从那儿走到了这边。”

  女孩指了指一米外的巨石。

  “当时青青没发现她的异常,还好心好意的上去问她是不是迷路了。谁知道这老奶奶居然诡异的一笑,还扬着皮裘大衣转了个圈。她问了青青一句话,你看我像人吗?青青很奇怪的看着她:老奶奶你开什么玩笑,你不就是人吗?然后青青就晕倒在地上,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听完了整个过程,我和胖子苦涩的一笑。这很明显就是野仙在讨口彩,夺人气呀。

  在东北的时候流传着一个故事,如果你在深山野林遇到过一些怪异的老太老头,如果她问你,你看我像不像人,这时候你必须得说:你像个乌龟王八蛋,这样她就会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如果你回答说像,或者说你就是人,那你马上就会被这些野仙夺走人气。

  这类似于问答玄机的方式,无论是修道之人,或者说修出了灵窍的动物,冥冥之中说话都有上苍垂听,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干扰着。我们南方管这种方式叫问答玄机,可用来收徒,也可用来下术。江西,东北叫讨口彩。道士有时候用讨口彩的方式避过天机的惩罚。而一些心术不正的野仙,就用这种方式来夺人气。

  人气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三魂七魄的气脉。许多人都知道三魂七魄,却不知道三魂七魄里有条气脉。三魂七魄之所以不分离,靠的就是这气脉支穿。这气脉说白了就是一股无形的气,一般人称之为阴阳气。老人口里常说过一句话,人人身里都有一口阴阳气,说的就是这意思。

  如僵尸吸血一样,吸走的不仅仅是人的血,还有血液里的精华。野仙讨口彩,夺走的也是三魂七魄里的精气。

  修行之人,可将这口精气贯穿阴阳,融于三魂七魄之中。但普通人不一样,别说不知道这股气,就算知道了,也找不到方式来修炼。

  如今这青青正是野仙夺走了这口精气,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只是,这两个女孩未免也太胸大无脑了。即使他们不知道野仙夺人气的事情,六月天的出现个穿着毛裘大衣的老奶奶,她们总该有点警惕心才对。

  “奇了,我记得爸曾经说过,如果这口阴阳气离开人的身体半个小时,那人就会死了去。我们刚刚从周瑜墓跑到这儿来起码都过了半个小时,怎么这青青还活着。“胖子托着下巴,语气中充满了疑惑。

  谁知道,他的话刚刚说完,青青脖子一歪,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青青……“我惊慌失措的大叫,抓起了青青的双手。

  入手处,一片冰凉,冷如雪霜,就连最后一丝虚弱的呼吸都没有了。

  为什么?我不甘的仰天怒吼。这贼老天,既然你让我遇到了和梦相似的她,为什么又立即夺走了她的性命,连一个虚假的机会都不舍得施舍给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透彻心扉的冰凉,再一次,我看到“梦“死在我面前,而我却好像第一次一样,除了无力,还是无力,只能看着她在我面前静静的死去。

  “野仙,老子要将你挫骨扬灰。”

  我发誓,不管是这野仙是什么来路,我就算翻遍整座山头都要把她翻出来,打残她的肉身,让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我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了令旗,一步一步的走向深山老林。

  “唉,海生,你干什么?”胖子叫了一声,也跟在了我的后头。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或许,此刻的我心中只有仇恨。

  “海生,你听我说。”胖子挡在了我面前:“现在我们贸贸然的冲进去,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不如我们准备好东西再过来吧。”

  我淡然的摇了摇头,,扬起了手中的令旗:“不用,我有这个。”

  说完之后,自顾自的跑向了深山老林。

  胖子随后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了上来。

  随着我们的深入,慢慢的在空气里闻到了一股尿骚味,闻着就让人觉得鼻子发痒,慢慢的,这股尿骚味越来越重。

  而在地上,还有着一些似乎是尾巴拖过之后留下的痕迹。

  根据判断,我隐约的猜出了这野仙的来历。她的本体应该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猫。在动物仙中,体味最骚的动物有三种,黄鼠狼,狐狸,和猫。

  而我只所以判断是猫,是因为上次在偷取死人白布的时候,这股味道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外加上猫都有一种习惯,就是喜欢偷偷的跑上神坛拉屎。广东有句谚语叫作神台猫屎,神憎鬼厌。青松叔家里的神坛,自然而然的也遭受过一些野猫的毒手。所以,若说我对哪种动物是最熟悉的,莫过于猫。

  天慢慢的黑了,路也越来越难走。即使是在普通平常的小路上,也未必能够认的清楚路。何况这儿是在深山老林。

  不过,我并没打算靠我和胖子两个人一直找下去。两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即然要玩,那我就和她玩一次大的。

  阴山重阴,调兵遣将无人能及。初时能以魂制魂,或附身蛊惑。之后开八门鬼路,点兵控将。

  古时候姜子牙撒豆成兵,而我阴山派却能草木皆兵,身处秽地,以人血为引,草木为媒,招四方五鬼降临。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或者家里都供奉着先人的神主牌。但在汤商之前,还没有诞生神主牌这玩意,人们供奉祖先,就根据先人的模样,用木头雕刻成一个人偶,这就是人主。先有人主,再有神主。而在人主之前,还有一种草主,以草扎成的人偶)

  阴山的点兵,说白了就是用草人或者纸人做一个肉身,请来四方五鬼附身在其中。这些拥有了肉身的鬼将不等同于一般的放魂。攻击力极其猛烈,无论人鬼,皆能受到实质的伤害。

  本来,我并没有打算用这门法术。因为这些法术,都是以寿换之。四方五鬼,不是四个方向五只鬼,请来的可能二十四方鬼,甚至更多。请的鬼越多,身体承受的阴气就越重。而且外人不知道的是,即使你送走了这些恶鬼,但你请他们下来时,多多少少他们都会吸取一点你的人气。折寿,这是必然的。

  但现在,我已经没有精力去想那些了,天越来越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差,早没有了和这老猫继续玩下去的耐性。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总之,我一定要将她挫骨扬灰。

  我根据感觉,调转了方向,来到了山头的另一边,这儿全是一堆堆突起的坟头。

  我从树上摘下许许多多的树枝,绑成了一捆一捆放在地上,作为五鬼的肉身。

  在阴山的记载中,只需要将草木上刻一个人样即可,根本就不像电影里说的,需用稻草折成一个个草人。而这门禁忌法术之中,最阴最狠的是以尸身为容器,招五鬼而驱之。

  只不过,这术却是阴山典籍中的禁忌之术,如果招来了十恶不赦的怨灵,怨灵一旦与尸体融合的话,就有可能超脱了道士本人的控制。到那时候,尸鬼不叫尸鬼,叫孽了。这种孽的恐怖,就连道士本身都有吞噬,普通的符咒法器咒语根本无用,必须用奇门之术,借山河之脉镇杀,或以天雷地火等威猛的法术彻底轰杀。

  所以阴山鲜少有人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招鬼,怕就怕一旦成孽,到处枉杀人命,致使生灵涂炭。到那时,极有可能遭到天地的惩罚,要么被雷劈死,要么就阴气侵身,彻底消亡。

  虽然,以上的都只限制于传闻之中。但我也决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招鬼。我也怕尸鬼融合,成使生灵涂炭的尸孽。阴山虽狠,但不是猪狗不如。即使你站在自以为正义的角度,像社会商所谓上流人士一样鄙视我们是痞子败类,那也无所谓。只不过,请你记住,我们可以被你形容成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痞子。但我们绝对不是烧杀抢夺,奸淫掳掠的人渣。

  五鬼的肉身容器做好之后,我找了一个坟头坐了下来,从中找出了尸体的头骨。

  即使这样做有点缺德,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点兵请鬼,最好的地方就是坟墓。用头骨祭炼,是为了激起他的怨恨。他越怨,我请来的阴兵就越猛。

  胖子眼睁睁的看着我挖人家的头骨,面露不忍之色,他欲言又止,似乎还想劝我。

  “海生,真的一定要这样子做吗?”

  “必须这样做”我静静的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那满是尸油的手,打开了怀中的盒子,把令旗倒插在头骨之上。

  请鬼需用符,但现在无符无纸,唯有以人血为墨,天地为纸。

  我拿出一把小刀,缓缓的隔开了动脉。用滴下来的血,在地上画起了五鬼请兵符。

  当符咒画好,我屏息而坐,手掐请阴指,缓缓念动了请兵的咒语。

  “天开地府鬼王令,六方阴圣助鬼王……吾奉鬼王大帝亲敕令,一请一方吊死鬼,二请二方冤死鬼,三请四方枉死怨魂无主游魂,五请……”